APP下载

斜月沉沉

2021-04-20魏向阳

金山 2021年4期
关键词:年关王静静静

魏向阳

华灯初上的街道与往日不同,街上人流如织,糖炒栗子的香气与男女老幼的笑语在空中轻舞飘飏,流光溢彩的年画与烛影摇红的灯笼相得益彰,大年三十的晚上,人间一派喜乐祥和。此刻,王静盯着一盏灯笼里的灯火出了神,那随风摇曳的小小灯火,在清泪涟涟的眼眶中晃荡。

“送你三月的风,六月的雨……”听见手机响了,王静朝脸上急匆匆地抹了一把,缓缓按下接听键。“喂,静静,快回家吃年夜饭,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糖醋鲤鱼。”

“你先吃吧,我晚点回来。”

话刚落音,紧接着就是嘟嘟嘟的忙音,电话那头的妈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任由手指无意识地在手机屏幕上划动。

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三年前的除夕夜,王静的爸爸眯缝着通红的双眼,摸进了家门,他已经连续上了两个夜班了,每逢年关,总是镇供电所最忙碌的时候。

“爸爸!你回来啦。快坐坐坐,吃饭吃饭,妈,我爸回来了,可以上菜了。”王静看见爸爸回来了,连忙大呼小叫了起来。

“回来啦。”端着菜碟的妈妈笑着招呼,爸爸报以微笑。

“爸爸,快吃,饿了吧?我们都等你呢!”王静乐呵呵地说道。

“老王,吃完稍微休息会,晚些跟我出去办点事吧,能行不?”

“行,你到时候叫我一声,我要是睡得太死……”

見丈夫面有难色,妈妈赶忙插道:“算了算了,你好好休息吧。”

这句话倒激起了爸爸的兴趣:“没事,我不睡了,路不太远的话,吃完咱就走。”

“不远不远,就咱那个初中同学,你还记得不?她家开车20分钟就到了。你还能开车不?”

“没问题!快吃,吃完就走。”

王静急忙阻拦道:“爸,你看你都这么累了,别开车了吧,明天去也成嘛,反正放一天假呀。”爸爸眨了眨布满血丝的双眼,有些犹豫了,转头问妈妈:“明天成不?”妈妈随即面露失望。

爸爸有些心疼了,忙说:“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必须去。”

王静没法,只好叮嘱父母:“爸,慢点开,妈,你注意着点啊。”

“乖女儿,等我们回来。”

谁也未曾料想,这句爽朗的回答,竟成了绝响。

“送你三月的风,六月的雨……”铃声再次响起,王静看了看表,已经11点了,年关将至。回去吧。她在心里默念。

“静静,我去给你热饭,饿了吧。”见王静已经伫立在门口,妈妈赶忙起身,忙活了起来。

“你休息吧,我自己热。”说完这句话,王静有些后悔了,她看见妈妈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王静不忍再看,径直进了厨房。

“静静,过年了,妈给你包了个大红包,我们静静就要长成大姑娘了。”说着,妈妈笑吟吟地把红包递到王静的手上。

“长大有什么用?爸爸能回来吗?都怪你!大过年的出去干什么?!”王静突然被一股强烈的悲愤裹挟着,一抬手把红包打翻在地,几张鲜红的纸币散落一地。

“啊,嘶——”妈妈手上的旧伤被王静碰疼了——是那场车祸中留下的。妈妈面带痛苦,可还是弯下腰去捡红包,泪水模糊了双眼,她怎么也捡不起那几张纸币。摸索了半天,最终气喘吁吁地放弃了,心里的苦楚一股脑地涌了出来,一下子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此情此景,王静的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融化了,这是父亲走后三年,她第一次见妈妈哭泣,她原本以为妈妈一点也不在乎爸爸。正当她迟疑地弯下腰准备搀扶妈妈之际,只听妈妈说:“都是因为这,”她指着那几张纸币,“你上大学这几年,家里的积蓄已经见底了,能借的我和你爸都借了,我和你爸那个同学在国外工作,一年里只有除夕回来一天,我们两个人的面子才够登门借钱,爸妈没本事,不是有钱人,我们连你上大学都供不起啊,静静,你受苦了,呜呜……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爸,呜呜……”

“我还以为……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说是去借钱?”

“我们不想让你有压力,只想叫你安心上学,我们这辈子算完了,就盼着你大学毕业,找份好工作,嫁个好人家,能过上好日子啊!”妈妈的泪水如决堤般奔流,王静再也坚持不住了,眼眶中涌泉一样的眼泪,在暖暖灯火的辉映下,变成了一股涌遍全身的暖流。

“妈,对不起!”王静说着,扑向了妈妈的怀抱……

窗外,斜月早已高高挂在中天,默默地守护着世间万物。

点评:

小说的特点是,场景集中,事件集中。女儿的怨气,在回忆中给了非常明确的说明。全篇的叙述语言干净、利索,说明作者叙事的基本功较强。如果事件写得再复杂一点,即再增添一些细节,矛盾更尖锐一点,冲突再多一点,效果会更好一些。

猜你喜欢

年关王静静静
年关
醒着
The Development of Contemporary Oil Painting Art
花的姿态
Income Inequality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冰与火的运动——冰球
凤岗鬼事
年关有感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跺跺脚
现代年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