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五卅运动”前奏曲

2021-04-20嵇钧生

金山 2021年4期
关键词:工人俱乐部

嵇钧生

编者按:

1921-2021年,中国共产党走过了百年的辉煌历程。为充分展示中国共产党百年伟大成就和宝贵经验,《金山》杂志开设专栏,以文学的形式回顾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不懈奋斗的光辉历程,记录广大人民群众在党的领导下所取得的辉煌成就及生活发生的巨大变化,颂扬我们身边的模范共产党员和优秀党组织的感人事迹及奋斗精神,展望未来,鼓舞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继续前进。

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了。为了人民解放,无数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抛头颅洒热血,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迎来了新中国。今天,我们在党的领导下,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时,更应铭记我们的先辈。那么让我们回顾一下被誉为“镇江共产主义思想播火人”的嵇直青年时代的人生片段吧。

写信先生办的工人识字班

1922年秋,在沪西纱厂林立的小沙渡工人区,一家杂货铺门前出现了一个挂着“代写书信,不取分文”牌子的书信摊,摊主是位学生模样的年轻人。那时的纱厂工人多半是从江、浙招来的贫苦农民,没有几个人识字,更不用说写信了。写信不要钱的消息很快在工人间传开了。

这位写信先生就是镇江人嵇直。“五四运动”时期,嵇直先后在镇江求己学堂(五条街小学前身)、扬州美汉中学和苏州东吴大学就读,期间积极参加和领导学生运动,被学校开除。回镇江后,经李轫哉介绍,到镇江乙种商业学校(润商小学前身)当了英文教师。

在教学同时,他与同事陈斯白、柳建等进步青年创办《新镇江周报》,开办“星期演讲会”,到码头等公共场所揭露社会黑暗、宣传进步思想,引起了地方当局的注意。他们早就怀疑嵇直是“过激党”,于是利用权势,强迫学校解雇嵇直,并警告嵇直的父亲,要他管束好儿子。在此情况下,嵇直辞职。

1922年初,嵇直到上海进入东南师范专科学校,担任学生自治会会长,3月经张秋人和施存统介绍,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由于不满学校现状,嵇直和同学王环心、王秋心、黄俊等发动罢课斗争,驱逐了市侩校长,请来正在上海的陕西名人于右任,又请邓中夏、瞿秋白等来校讲课,为把学校改造为培养共产党干部的基地——上海大学打下基础。

不久,张秋人告诉嵇直,团中央决定派他转入南方大学,目的是开展沪西地区工人运动。嵇直到校后,每天去工厂周围转悠,调查情况,经过仔细观察,终于发现免费为工人写信的途径。

他向工人宣傳:“你们不识字,连名字都不会写,做睁眼瞎子,一辈子不得出头。”

“我们小时候家里穷死了,哪有钱上学?现在要养家糊口,更不行了。”一些工人说。

“那我办个识字班,不收一分钱,你们愿意学吗?”嵇直问。

在嵇直动员下,终于办起了有四个人参加的识字班。

嵇直对学员说:“私塾先生教书是从百家姓、三字经教起。但是我们要学身边活的知识。”于是他从《新青年》《劳动周刊》以及工人生活中找活的教材,编成专题,每周讲三课。

在讲省港大罢工时,嵇直指着地图说:“这就是被英帝国主义占领的香港。”接着讲罢工的由来,引导工人明白,香港工人和内地工人是一家人,团结起来坚持斗争,就一定能胜利。

嵇直把诸如“为反对资产阶级的剥削和压迫而斗争”“打倒帝国主义”,以及“无产阶级联合起来”等词句抄在纸上,先解释词义,再诵读和抄写。这样每一堂课教一些生字,增加一些关于工人自身的知识,大家都很满意。

沪西地区的第一个青年团组织

参加的人愈来愈多,一个识字班已不能满足了。经张秋人同意,嵇直发展同学徐玮另办了一个班。

1924年初冬的一个早晨,嵇直正做早饭,忽然闯进一个穿着制服的人。他打量四周后问道:“李启汉到哪儿去了?”嵇直很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李启汉?因为怕是密探,没有作答。

来人看到对方怀疑自己,便解释:“我穿的是银行门警制服。我原是同兴纱厂工人,现在当了门警。”

“那你有什么事?”嵇直仍以怀疑眼光打量着来人。

“以前李启汉在时,我听过他的课,后来他突然不见了。前天我听说这里有个识字班,也是讲工人的道理,所以来打听一下。”

“李启汉被巡捕房抓走了,我们正想法营救。”嵇直看到来人态度诚恳,便同他交谈起来,“那你怎么离开纱厂了?”

“我是因为参加五一游行,被厂里开除的,只好暂时给银行看大门。”双方回答。

“你叫什么名字?愿意来这儿学习吗?”觉得此人是可靠的,嵇直便询问。

“我叫孙良惠,一定来。”说完便告辞了。

此后,孙良惠果真常来,给嵇直留下很好的印象。

不久,为了加强力量,嵇直向张秋人提出发展徐玮和孙良惠入团的想法。

“你了解他们吗?”张秋人问。

“徐玮是海门人,接近群众,有鼓动能力。我们在东吴大学就是同学,因为搞学运被开除。到上海后,他思想进步,办识字班很有成绩。”嵇直答道。

“孙良惠呢?”张秋人又问。

“我打听过,他原来的确是同兴厂工人。他在识字班表现很好,在沪西人头熟,吸收他,对工作会很有好处。”嵇直答。

于是张秋人说:“那约个时间,我和他们谈了再决定。”

1923年1月。张秋人来到嵇直的住处,徐玮和孙良惠早就到了。相互介绍后,张秋人说:“嵇直同志介绍了你们的情况,听说你们都积极要求入团,请谈谈想法。”

“我中学时就参加学生运动。最近看《共产党宣言》对我启发很大,无产阶级只有团结起来才有力量;只有参加组织,才能找到正确的方向。”徐玮首先谈了自己的感受。

“我是工人,过去受资本家压迫,以为只是因为我们厂的资本家和那摩温坏。到识字班后,懂得许多道理,知道工人必须联合起来,共同奋斗。”孙良惠也说了自己的体会。

“那你们是不是能遵守纪律,严守机密,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

“能。”两人异口同声地表示,“我们一定不怕牺牲,决不动摇。”

张秋人随即说:“那我现在就代表中央接受你们入团,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团员了。”接着宣布成立上海共产主义青年团第四支部,嵇直任书记。

两人参加组织后,思想觉悟提高很快。1925年5月,孙良惠担任了中华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周恩来在1941年给嵇直的一封证明信中证实:“工人党员孙良惠为嵇直同志所介绍,是一个很好的同志。”1927年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成立革命政府,徐瑋当选为青年委员。“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两人先后为革命事业壮烈牺牲,忠实履行了自己的誓言。

沪西地区的第一所工人补习学校

不久,同兴纱厂发生了工人痛打“红头阿三”(印度巡捕)的事件。

当时,一位女工在下班经过门卫时,一个“红头阿三”常借搜身之机侮辱她。她只好忍气吞声,到家后常不由自主地痛哭。她哥哥知道后,便约几个好友,下班时藏在一边,当妹妹被调戏时,就一拥而上,把“红头阿三”狠揍了一通。消息传开,工人无不拍手称快。很快就有人被捕了。

嵇直得知后,立刻写了“反对人身搜查”“释放被捕工人”等标语,到工房张贴,还动员工人联合起来向厂方斗争。但工厂不但没有搭理,反而将那位女工开除了。

事后嵇直向中央汇报,认为问题出在同兴厂没有工人组织,不可能形成整体力量。建议扩大识字班,成立一个大型的工人补习学校,在各厂建立中坚力量。此建议获得中央批准。

于是他们在小沙渡路租了三间平房,并将门前空地用篱笆圈起来,作为习武健身场地。

当时社会上提倡平民教育,他们便名正言顺地挂了“小沙渡沪西工人补习学校”的牌子。学校有了活动场所,工作出现了新气象,听课的人愈来愈多,课后也有人留下来聊天交流,自编自演文明戏,深受大家欢迎。补习学校成为当时上海地区一所高声望的工人学校。

沪西工友俱乐部的诞生

1924年夏,一天,张秋人约嵇直到中央机关去见一位同志。张秋人对嵇直说:“这位是中共中央委员项德龙同志,他搞工人运动经验丰富,现在是中央工人运动委员会书记。由他来指导你们的工作。”

原来他就是从安源来的项英。他热情地对嵇直说:“我一到上海就听说沪西工人补习学校办得很好。但是根据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的经验,只有把工人通过一定的组织形式团结起来,才能发挥阶级力量。”“沪西地区有五万多工人,应当尽早成立俱乐部,作为团结工人、开展工人运动的基地。”随即指示嵇直拟一个俱乐部章程,并说:“沪西地区工厂分散,不可能很快在一个厂形成力量。为了有利于团结各厂工人,目前章程上不要有过多的政治色彩,主要提团结互助、改良待遇这样一些内容。”

于是嵇直拟订了一个“沪西工友俱乐部草章”。在“总纲”上写明“本部由沪西工人组织之……以联络感情,交换知识,互相扶助,共谋幸福为宗旨” 。“草章”交由项英转中央审定,同时在补习学校和工房附近宣传俱乐部的宗旨,吸引广大群众参加。

经中央批准,沪西工友俱乐部成立大会在一个星期天的上午举行,约有30余人参加。会议由孙良惠主持。项英发表演说,明确俱乐部是沪西工人自己的组织,目的是“联络感情,交换知识,互相扶助,共谋幸福”,希望大家回去后动员更多的人参加,为争取工人权益而努力。

嵇直介绍了俱乐部章程,并回顾两年多来由几个人的识字班,扩展到几十人的补习学校,如今又进一步发展为工友俱乐部的过程。他说:“过去工人受剥削以为是命苦,即使有个别人反抗,不是被抓,就是被开除,不知道联合斗争。现在我们懂得要团结了,希望大家把俱乐部当成自己的家,共同支持,不断发展。”

接着按照章程规定,公举工人孙良惠为主任,嵇直任秘书委员,徐玮和两位工友为干事。

最后嵇直把自己的白色硬壳帽倒放在桌子上说:“今天俱乐部成立了,这是工人自己的组织。各位部员都要承担一定的义务和责任,经费上也需要大家的支持。希望各位随意捐助,一块钱不嫌多,一毛钱不算少。”

说着他自己投入一个大洋,项英投入两块,到会的人便都三毛五角地把钱投到帽子里,以表支持。

在党的直接领导下,上海小沙渡沪西工友俱乐部培养了大批有觉悟的先进分子,奏响了“五卅运动”的前奏曲,在震惊中外的“五卅运动”中,作为工人运动桥头堡,在带领全国人民反帝斗争中起到了重大的作用。

经过沪西工人运动的实践锻炼,嵇直增长了经验和才干。由于工作出色,他与李求实、王一飞、袁庆云等被中共中央派往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为迎接革命高潮,开启人生的新阶段做了坚实的准备。

猜你喜欢

工人俱乐部
on Humanity
油田工人
COMIC俱乐部
酒厂工人
侦探俱乐部
侦探俱乐部
侦探俱乐部
侦探俱乐部
唯美俱乐部
上海工人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