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幻游(组诗)

2021-04-19张作梗

福建文学 2021年4期
关键词:嘴唇马车尘世

张作梗

幻游

我看到的和感觉到的常常并不在

同一个频道上——这是夏天黄昏。

河滨公园万物烂漫,人声喧闹可以推动

游艇。我踽踽独行其间,

仿佛一个托钵僧——

我追寻的是尘世的另一面,

或者说是死后才能看到的景致。

这种违和感催生了我冒进的

孤单主义情结,就好像我与世界生存在

不同的时空中——我们共用一个

河滨公园,却感受着全然

不一样的心智和语境。

我低头走进一座刚刚修葺的塔中,

里面漫游的人通过我的眼睛,一个个

走进了墙上的古画。

错开时令,隔着至少三百个月亮,

我走在属于我自己的乡村和边陲——像

一个来自孟买的托钵僧。

河滨公园散发炽热的

尘世气息,裹缠着我又慢慢放开了我;

没有谁与我同行,擦身而过的风,

是二十年后将要

吹我的风。

无 人 之 诗

——谁写出了那首无人之诗?

在旷野,在风中,在天上,

它偶尔闪现像神谕,

持续出现又像一首残缺的时间之歌。

散养的意象,有李白的月亮、

博尔赫斯的迷宫和镜子,有李商隐的

“琴瑟无端五十弦”……每一次介绍,

我都不知道该突出无人,

还是诗——

因为诗中老是下着雨。

动荡的世界,人总爱躲在诗中避亂。

教科书说,歌诗合为事而作。

词语是堡垒,更是幻化的福音。

啊,里尔克的《秋日》,那消逝的足音,

像鞭子一样抽打着大地——

像无人机,运来一首无人之诗。

我们穿行其中,感受到植株的逍遥和

非洲蚁穴的雄伟。

神说,领受祝福像受难……

唯有雨的吟哦,兜头落下,

接住我们破碎的嘴唇。

阅 读 者

背景并不构成对你的否定。

叠合的时空,颜色合奏九月,

风不过是一个用阅读难以固定的对象。

从楼梯上走下的黄昏,

身影塞满了天空和房子。

一个没有背景的人,几乎像夜一样透明。

嗯,我说的是夜色的纯粹。

有什么不可化解的,当月亮从

潮湿的洼地像一个意象爬上山顶?

世界需要阅读,但比起一个踉跄还乡的

人来说,我们叩问大地的方式有

更多未知的去处。

饱和,直至破裂。直到九月到来——

到处都是树叶破碎的嘴唇和

霜的过度解析——这就是我们阅读一个

年代的结局?隔着窗外无数的隐喻,

铁匠从水里夹出一块发烫的秋天,

将之锤打成一个消音器。

过滤成为阅读必然的选项,

就像背景从不会构成对你的伤害。

很快,翻过黎明这一页,我们的

嘴唇和舌头就会汇入汹涌的群山和人流,

阅读者消逝不见,唯余苍茫。

歧途

这是一个歧途丛生的时刻。

分不清钟点和钟点工、猕猴与猕猴桃。

艰难的抉择中,

居然多出了三驾马车。

人们开始犹豫,开始恐慌。

马车里有三个人说话,但不见人。

房子在移动,被拖进这三个人的声音里;

三十条车辙碾着河水,

加重了桥的倾斜。

混沌成为唯一的罗盘,

它指向未知,但不需对抵达负责。

人们开始担忧,开始购买割草机。

——三驾马车空耗着,构成一个必选项,

仿佛棋盘上落下一只松鼠。

这种策划有时候会遇到一堵墙,

它使多出来的马车成为一种消费;

远处有带锯锯着火,有坟墓在奔跑,

风开始减弱,

开始以其消隐,

厘出房子和树的形状;

歧途回到原点,那上面有字影飘过——

众生皆歧途。

责任编辑林 芝

猜你喜欢

嘴唇马车尘世
园长变马车
尘世的烟岚
追星星的人
地铁
唇唇欲冻
我对每个人说再见
旋转木马
跟踪导练(四)2
最美的花
唇亡齿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