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大海是河流的故乡(组诗)

2021-04-19大解

福建文学 2021年4期
关键词:旷野劳作落日

作者简介

大解,原名解文阁,1957年生,河北青龙县人,现居石家庄。著有诗歌、小说、寓言等多部作品,曾获鲁迅文学奖等多种奖项。

我曾经在海边居住

大海动荡了多年,依然陷在土坑里。

而山脉一跃而起,从此群峰就绪,座无虚席。

这就是我久居山下的理由。众神也是如此。

我写下的象形文字,发出的叹息,

与此有关的一切,也都将

接受命运的驱使。

我这是啥命啊,

等到大海安静了,我才能回去,过另一生。

今 天

今天有三件大事:

1.太阳又一次从天边升起。

2.太阳还将在西边落下。

3.许多人目睹和经历了这一过程。

已经很久了,

我因熟识而忽略这些天象,

沉迷于琐事,越忙碌越平庸。

還不如发呆。还不如安静点。

在阳光下做些小事:

1.劳作。

2.继续劳作。

3.向创世者感恩。

创 世

大海被困之时,有人松开了手掌。

那时语言还未诞生,嘴只是一个伤口,

还不能说话和呼救。大海被困住了,而他,

走向了远方。

我见过他的背影。

那时众生还是泥的,只有他垂着双手,

在海边滚动落日,仿佛是在埋葬。

落 日 颂

总有一座山,挡住我的视线。

很显然,在我和落日之间,存在着

一道分水岭。

生死也有明显的界限,

要么沉寂,要么永生。

我已经习惯了这一切,有时候,

也偶尔踮起脚尖眺望一下。

我明知未来不可见,却固执地

想象着落日后面,那些披着光芒的

隐约出没的人群。

万 古 愁

柞树有一小片阴凉,但旷野没有。

我坐在树下的石头上,病了,我的病,

是万古愁。

六十年前,我也曾发呆,

幸好一群鸟,从天空带回了我的灵魂。

鸟群消失后,空气也去了别处,

我走到如今,成了他乡的一个老头。

旷野向远方散开,没有聚拢的可能性了,

一棵树,能坚持多久?

我坐在树荫下,一个人,

不知想什么,却一直在说。

我说了也没人听见。柞树和我一样,

是木头。

大 风

大风在欺负一个老人,

让他腹背受凉,到了山口,仍无法停下。

大风来自边缘,它袭击的目标

是太行山,也可能

是模糊的黄昏。

已经翘边的华北平原正在卷曲,像一张饼。

而一个老人背对时间,选择了顺从。

他知道无法抵抗。

他知道星星正在暗中窥视,

已经选中了受命人。

那些被垂直牵引的都已上去,

而他流着鼻涕,隐藏在衣服里,

越来越弯曲。他早已认命。

他不是一个稻草人,

却有内部的真空。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的脖子上面,长着我的面孔。

剪羊毛的妇女

不要把剪掉的羊毛堆积在天上,

但是妇女们不听话,剪啊剪,

最终还是堆在了天上,看上去,就像是白云。

当她们在晚霞中飘起来,羊群喊着妈妈,

在黄昏中聚拢。

我也有过这样的时候,望着妈妈,

不住地喊,她就在远处轻声地答应。

来 者 何 人

人们一直在赶路,

而缺席者,迟迟不肯出场。

星星已到齐,

提灯人已经走到了远方。

时辰不早了。

光,已经有了出处,

甚至有了阴影。

我若再迟一步,后人们就会着急,

催促甚至埋怨我。我若永不出生,

就不会死亡。

我来的时候,人们正在赶路,

我的前面,全是背影。

而缺席者仍未出场。

消息说,有人正在陆续到来,

我小声问:来者何人?

来者在我体内发出了空虚的喊声。

大海是河流的故乡

大海是河流的故乡。

水要回家,人要回归泥土,

在永恒的循环里,没有真正的死亡。

当一个人用手拍打流水,

像哄孩子入睡,

我的脸转向了别处。

那时河流还小,

我也年少,

不懂事,

在风中轻轻摇晃。

人们都在风中轻轻摇晃。

做梦似的,水向低处流动,

河流两岸出现了

隐隐约约的村庄。

责任编辑 林 芝

猜你喜欢

旷野劳作落日
旷野与城市
追逐云朵亦无法将其捕获
旷野的风
春暖劳作花相伴
旷野与城市
大漠落日
落日
那天我看见落日
阅读理解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