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老鼠夹子”与“木制高帽”

2021-04-12朱国平

杂文选刊 2021年4期
关键词:肥猪夹子黄牛

朱国平

一个农场主在他的粮仓里安置了一个老鼠夹子。老鼠发现后,去告诉了母鸡,母鸡说,这和我无关,你自己小心吧。老鼠去告诉肥猪,肥猪说,你的事儿,自己小心即好。老鼠又去告诉黄牛,黄牛哼了哼,说:你见过老鼠夹子夹住过一头牛吗?晚上,一条毒蛇的尾巴被夹住,无法脱身;老板娘来粮仓,被咬了一口,当即住到了医院。

后来,因为女主人需要滋补,母鸡被杀了煨汤;因为不断有人来看望女主人,农场主把肥猪杀了招待客人;因为花掉一大笔医疗费,农场主把黄牛卖给了屠宰场。都以为和自己无关的老鼠夹子,竟然将看起来确实与之无关的母鸡、肥猪、黄牛都送上了不归路。

這个网上流传的“老鼠夹子”的段子,是巴西作家保罗·科埃略创作的一则寓言故事。有些事,看起来和自己八竿子打不着,但凑巧碰到一定的“机遇”,便有了和自身命运的关联。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老家村里有个木匠叫陈二,某日在集体的库房修理农具,接到民兵营长的指令,要他用木板做一个高帽子,给另一个生产队刚揪出的“叛徒”戴上游街。陈二便捡几块楝树板,准备做。一旁打下手的王三对他说:另找薄板吧,这楝树板又厚又重,戴头上谁吃得消?陈二说:管他呢,反正你和我谁也不会戴。

高帽子做好,“叛徒”游街用过之后,暂时被扔到了村部的某个旮旯里。没过几天,村里开批判大会,陈二读过初中的哥哥陈大被安排写了批判稿,在会上发言。最后呼口号时,陈大不知怎么把要“打倒”的那个人的姓名三个字漏掉了中间一个,而这一漏,恰巧漏成一位当红大领导的名字。于是,陈大立马由“动力”变为“对象”,成了“现行反革命”。有人及时找出了那个被“叛徒”用过的高帽子,贴上新标签,给陈大戴上,先批斗,后游街。事后,陈大骂弟弟:你好杀心,把高帽子做那么重,我差点晕倒在路上。陈二说:我哪里想到你也会戴!

以为这高帽子随便做多重,都和自己、和自家人无关,结果却让自己的哥哥戴上了,这遭遇虽然没有保罗·科埃略故事中母鸡、肥猪、牛那样来得惨烈,但其狭隘自私,对别人遭遇或可能遭遇的危险与困境的冷漠和不屑一顾,却是如出一辙。

如果每一个人都只关心自己,谁还能指望得到他人的关心?冷漠是一种病毒,具有极强的传染性,这种病毒一旦泛滥,其构成的对社会肌体的伤害,一定会落实到特定的个体,谁都不能超然物外。这些基本的道理,一些人未必不懂,但他们心存侥幸,认定那把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会落到自己头上。于是,我们便有了路见跌倒,绕道而过,他人有事,不关我事的现象。

当夏瑜在古轩亭口就义,有个叫华老栓的,忍痛花费一家人含辛茹苦积攒的血汗钱,从刽子手那里买来蘸有鲜血的馒头,为儿子治痨病。鲁迅写于一百年前的小说《药》里的这个悲惨的故事,它的最悲催之处,不是夏瑜之死,也不是华家的人财两空,而是华老栓被打死也不会相信,那个被砍头的年轻人,和他家的不幸,有着任何的关系。这是带有历史印记的时代之痛。

华老栓那个时代早已过去,社会发展也取得巨大的进步。从“无关”中看到有关,对看似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给以热情和关注,这既是关心他人,也是关心自己,更是社会进步对每个人并不奢侈的要求。

【选自博客中国】

插图 / 事不关己 / 佚 名

猜你喜欢

肥猪夹子黄牛
制作泥巴黄牛
小黄牛的尾巴
一个大,一个小
爱“搞事”的“夹子花”
PK肥猪猫
胡桃夹子的规律
温柔的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