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假离婚买房”临场发挥:一对亲家母冤家路宽

2021-03-29不倒翁君

知音·下半月 2021年3期
关键词:李芳萱萱爸妈

不倒翁君

吴悠的婆婆和妈妈是一对货真价实的冤家。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为了儿女的复婚大计,两人竟真刀真枪地干上了……

妈妈被砍婆婆跳楼,祸起一桩陈年旧事

2018年深冬的一个周六,风像鞭子一般吹得人脸生疼。一大早,吴悠就去公司加班。中午,她买了菜回家,一进门就听见女儿凄厉的哭喊:“姥姥,醒醒,你起来啊!”

她冲进厨房,看见妈妈躺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把菜刀,鲜血直流,已经昏死过去。她吓傻了,喊道:“妈,醒醒啊,妈。”随即,她赶紧拨打了120和110。女儿在旁边,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萱萱,是谁伤的姥姥?你奶奶呢?”吴悠问女儿。女儿哽咽着说:“是奶奶杀的姥姥,她跳楼了……”吴悠挪到厨房的小阳台去看,只见婆婆匍匐在楼下草地上,生死未知。

吴悠,85后,山东省日照市人,爸妈都是普通工人,忠厚老实。哥哥吴伟男身材高大,神经大条,从小就喜欢欺负吴悠。因一直活在“暴君”哥哥的阴影中,当她遇见暖男周君时,就被他吸引了,并开启了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长跑。

2010年,吴悠和周君决定结婚。双方父母都很高兴,筹划着见一面。得知未来婆婆是四川人,吴悠特意选了一家川菜馆。

周君是由妈妈带大的。他的爸妈在他10岁时就离婚了,他爸除了每月打来一笔抚养费,很少见面。周君妈妈这些年着实不易,摆过小吃摊,卖过水果,还开了一家餐饮店,这些年日子才逐渐好起来。周君也很争气,博士毕业后在一所大学任教。

吴悠对未来的婆媳关系还是挺有信心的。谁知,才一见面,婆婆就怔住了,转身对周君说:“君儿,这婚别结了,跟妈回家。”说完,就摔门而去。周君看了看吳悠,不知所措地追了出去。

吴悠爸妈也收拢了脸上的笑意,换上了愤怒和不屑的眼神。妈妈说:“哼,这样的人养出来的儿子,不嫁也罢!”吴悠蒙了。

回家后,在吴悠的一再追问下,妈妈吐露了实情。原来周君妈妈名叫李芳,她和吴悠的爸妈早些年曾经在一个服装加工厂里工作过。

那是1996年,吴悠妈负责质检工作,李芳则负责原材料采购。在一次检查中,吴悠妈查出一批布有质量问题,如实汇报给了厂里,却意外牵出李芳受贿的事。做采购的,吃供应商回扣,是这行默认的潜规则,厂里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一旦有人拿出确凿的证据追究,问题就大了,最终厂里开除了李芳。

害她丢了饭碗,李芳自然对吴悠妈怀恨在心。事后,李芳还来找过吴悠妈,矢口否认她收受贿赂的事情。可当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吴悠妈身为质检人员,也只是公事公办。厂里念在李芳积极退回财物,还因此被离婚,并没追究她的责任,事情才不了了之。但这仇也就此结下了。

吴悠把这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周君,他说他也问过他妈了,他妈说,她从来没有收受贿赂,当年她是被冤枉的。因为吴悠妈的举报,他妈妈不仅丢了工作,周君爸爸还跟她提出离婚。后来,听说他爸爸跟一个叫吴燕的女人去外地打拼了。

李芳生了一场大病,忍受着街坊邻居的指指点点。一个人带着周君,连基本的温饱都保证不了,所以她无比痛恨那个害了她一辈子的人——吴悠妈。

如果不能解开妈妈和准婆婆的心结,这婚事是进行不下去了。可准婆婆和妈妈都说自己没错,那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吴悠和周君向各自的妈妈追问过多次,却完全没有头绪。他们也想过找周君的爸爸了解情况,但因为很多年没联系了,一时半会根本联系不上他,这事就暂时搁置了。

吴悠和周君焦急又绝望。就在这时,吴悠意外怀孕了。起初,爸妈劝她打掉孩子,她却以死相逼坚持要生,父母拗不过她,又怕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受苦,口风也就松了。周君则拿着B超单给他妈看,还说,若不想让孩子也像他一样从小就没有爸爸,就让他俩结婚。最终,吴悠爸妈和李芳暂时压抑了对彼此的仇恨,不情不愿地为他们举办了婚礼。

借“假离婚买房”发挥,新仇旧恨闯下大祸

婚后,吴悠夫妻俩和婆婆住在一起,吴悠的爸妈为了减少和李芳不必要的争吵,也很少来女儿家。

那段时间,周君工作忙,整个孕期的产检,他都安排母亲陪吴悠去,想借宝宝的光让她俩拉近距离。可每次知道吴悠要去产检,李芳都先找好各种理由出门,总是刻意减少和吴悠单独相处的时间。

生产那天,吴悠难产好不容易生下女儿萱萱。婆婆仍只关心孩子,还说哪个女人不生孩子,没那么娇贵。吴悠的心凉了一大截,她哥瞬间跳了起来,却被爸爸拽了回来。好在周君把吴悠照顾得很好,才让她没有那么难过。

坐月子期间,吴悠的妈妈也搬过来住,方便照顾吴悠。婆婆和妈妈,两人成天就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吵闹。其实,吴悠明白她们俩是没有忘记那件事,所以互相看不顺眼。吴悠和周君想缓和她们的关系,带她们一起旅游、逛街,可每次都不欢而散。

2013年年初,吴悠上班后,她妈妈就回家了,婆婆帮她照看孩子。因为生活观念不一样,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两人争吵不断。看在她对待女儿还算尽心尽力的分上,吴悠都主动服软。原本以为生活就这样,磕磕绊绊、吵吵闹闹,不会有什么惊涛骇浪,但后来发生的事证明,是她想得太简单了。

转眼间,女儿萱萱就快要上小学了。2018年初,吴悠和周君看好了一套精装学区房,可是钱不够。正发愁时,周君说:“我们有同事为了买第二套房办了假离婚,不如我们也效仿,买完房子再复婚。这样可享受首套房的政策,首付低,契税和贷款利率也低。”

起初,吴悠不同意,但苦于手头资金不足,就答应了。很快,他们就办了离婚手续。房子下来以后,吴悠一直催周君去办复婚手续,可他一直说太忙了,找各种理由拖延。吴悠在内心里是信任周君的,但仍忍不住惴惴不安。

那段时间,吴悠总是魂不守舍,还出了一次车祸,万幸的是只是剐蹭,没有伤到人。爸妈都看在眼里,替她着急,觉得迟迟不复婚,定是她婆婆从中作梗。

终于,吴悠妈妈沉不住气,带着儿子来了吴悠家。那天,吴悠加班,婆婆在做饭。问起复婚的事,吴悠哥哥急脾气大喊大叫,没坐一会儿就被妈妈打发走了。谁也没想到,之后竟发生了这么惨烈的事情……

经过诊断,吴悠妈胸口上的伤,没伤及要害,但失血过多,又受到惊吓,需要住院治疗。而婆婆小腿和左臂骨折,打上了石膏。

周君赶来医院,这才告诉吴悠,假离婚是婆婆的主意。买完房后,户口本被婆婆藏起来了。这么多年以来,李芳心里的疙瘩一直没解开,又因生活琐事积攒了矛盾,她就萌生了让儿子离婚的念头。那段时间,李芳情绪低落,精神状态很差,经常半夜不睡觉在客厅溜达。周君照顾母亲的情绪,想缓缓再办手续,又不敢告诉老婆实情,怕再起冲突。

吴悠妈妈醒来后,讲述了事发经过。原来,那天她带儿子一起去质问李芳,周君打算什么时候去办复婚手续。起初,李芳躲躲闪闪地敷衍。她以为李芳顾忌吴悠哥哥在不好明言,就打发儿子走了。

谁知,吴伟男一走,李芳就忍不住得意地说:“既然离了,就不用复婚了。你当初对我做的事,终于报应在你闺女身上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不会是蓄谋已久要赶走我闺女吧?”吴悠妈妈气愤地质问道。李芳竟直接承认了,还说,她就不同意复婚,如果复婚,她就不活了,边说边挥着手里的菜刀。吴悠妈妈气死了,忙上前去抢刀。没想到,抢来抢去,由于厨房的地面湿滑,两个人摔倒了,吴悠妈妈被压在了地上,刀子插在她的胸口上,鲜血汩汩流出,不一会儿,她就不省人事了。

李芳被吓得不知所措,以为自己杀了人,情急之下推开厨房小阳台的窗户,跳了下去。萱萱本来在屋里玩,听到厨房的争吵后,就跑过去看,却正好看到姥姥躺在地上和奶奶从阳台跳下去的那一幕。

多年误会一朝澄清,冤家路寬拥抱幸福

在医院的走廊里,吴悠抖成了一团,从未想过杀人、跳楼这么恐怖的事情,就这样发生在自己家。吴悠再次意识到过去那段恩怨的严重性,如果处理不好,这个家也就散了。吴悠想了很久,妈妈和婆婆都说自己当年没有错,也许真的是有误会。

吴悠联系了妈妈的老同事,可年代久远,他们也并没有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于是,他们只好把查明真相的唯一希望寄托在周君爸爸的身上。吴悠让周君再想办法联系一下他爸爸,在联系时言明事情的严重性。周君为此专程去了一趟香港。

他去了他爸爸以前联系时留的地址,但他已经搬走了,电话也打不通。几经周折,周君又联系上了他以前的一些街坊朋友,多方打听,希望能找到他。

一个多星期后,周君爸爸的一个老朋友联系上了他,他爸爸终于回了电话。起初,他不愿意提起陈年旧事,而当得知两家的恩怨差点闹得家破人亡后,出于愧疚和痛惜,在电话里,他坦陈了事情的真相。

原来周君的爸爸,当初跟吴燕有了婚外情后,陷入两难。周君妈妈出了事,工作丢了,名声也毁了,他顺理成章地借此提出离婚。

他原以为是命运帮他做了选择。于是,他对外称去香港发展,其实是跟情人吴燕在一起,并很快结婚。但好景不长,2年后,他们又因为感情不和离婚了。吴燕在跟他吵架时,提起她曾找人以次充好把劣质产品卖给李芳,并陷害其收受贿赂。周君爸爸这才意识到当初自己的情人起了坏心,陷害妻子,才造成那时的局面。

可是,当他知道这些时,他也无法改变一切。陈年旧事,周君爸爸以为没必要再提,只是在那之后每个月给儿子转的抚养费多了一些。直到如今被问起,他才袒露真相。这些年,他过得并不好,所以,也不愿跟儿子联系。为了让证据说话,吴悠把周君爸爸的话录了音,并第一时间把真相告诉了妈妈和婆婆。两人久久没有作声。

过了几天,吴悠妈主动跟她说,对间接害李芳丢了工作之事自责,李芳也是个可怜人,这些年过得也不容易。吴悠妈妈还说,她受伤也是误会,是两人争抢时,不小心受伤,让吴悠不要怪婆婆。随即,吴悠去看婆婆。婆婆也说:“我不是故意的,都是我的错。我很后悔伤害了你妈,也伤害了你,你能原谅我吗?”她眼角的皱纹很深,刻满了悔意。吴悠握着她的手说:“我都知道了,您好好养伤。”

知道真相后,吴悠爸妈和婆婆对彼此的态度都发生了转变。李芳骨折还需要在家静养,吴悠妈妈的伤也没好利索,本想见一面,解开心结,但一时不知怎么相处,又都带着伤,见面怕尴尬,就暂时搁置了。

这期间,吴悠一回家,妈妈就拐弯抹角地问她婆婆恢复得咋样了,还嘱咐她多炖骨头汤给婆婆补补。她炖了汤给婆婆,婆婆又叮嘱她,给妈妈送点去。这对冤家突如其来的友爱,着实让吴悠欣慰。

又过了两个多月,她们都康复了,李芳主动邀请吴悠家的人聚一聚,说已经定好了位置。

一见面,吴悠妈妈先打破了僵局:“李芳,你捅了我一刀,这下你可以放下对我的仇恨了吧?”李芳忙关掉手机屏幕说:“看你说的,我不是故意捅你的,没想到差点要了你的命。”“现在我们俩两清了。”吴悠妈说,“两个孩子可以复婚了吧?”

“复婚,复婚吧!”李芳说。吴悠和周君欣慰地看了看彼此。李芳又说:“亲家,今天咱们必须喝一杯,重新来过,以后我们都好好的。”“好,都好好的。”吴悠妈妈笑了笑说。两人端起手边的红酒杯,一饮而尽,几十年的恩怨纠葛也就此烟消云散。

这时,吴伟男站起来说:“来,阿姨,我敬你一杯,幸亏你是从二楼跳下来的,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恭喜你重生。”吴悠拽了拽哥哥的衣角,婆婆尴尬地笑了笑。

事情彻底解决后,婆婆对吴悠的态度也带上了温度。如今,吴悠跟周君办理了复婚手续,感情如故。萱萱也顺利地上了最好的小学。李芳不愿意打扰吴悠他们,自己住在之前的房子里,周末他们会带着萱萱去看她。

婆婆与妈妈,总是有着说不尽的话题,请扫码关注并回复:婆妈查看更多亲情故事。

编辑/李云

猜你喜欢

李芳萱萱爸妈
爸妈有个“遥控器”
李芳作品
李芳作品
李芳作品
喇叭花打电话
我家的多肉
小熊当当和爸妈爸妈玩
我爱爸妈
你的脸像水蜜桃
听爸妈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