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蠢”贼兄弟杀回作案现场:致无处安放的良心

2021-03-29彼岸

知音·下半月 2021年3期
关键词:小林男子

彼岸

一对入室盗窃的盗贼,在抢劫得手后,意外发现自己身上沾有血迹,血迹来自被盗人家的地板。联想到被盗人家那对男女神色慌张,他们意识到,现场可能正在发生着凶杀案!意外的是,他们竟然折返了回去——

两兄弟铤而走险,抢劫得手后重返现场

2020年8月21日,深夜11时许,吉林省桦甸市板庙子金矿住宅区内,两名男子的身影在晃动,他们还不时交头接耳商量着什么……

这是一个老住宅区,管理松散。很快,他们瞄准了其中一栋二楼左侧的窗户,窗户是黑的,显然屋里没有人。夏天,一般人家不会休息这么早。

两人中一个高大魁梧,一个矮小瘦弱。高大男子示意瘦弱男子跟他一起攀上防盗网,瘦弱男子有点害怕,哆哆嗦嗦,半天不敢上前,高大男子骂了他几句,他这才跟了上来。

这是一对亲兄弟,身材高大的男子是哥哥,叫王金明,24岁;弟弟叫王金彰,20岁。

兄弟俩是桦甸市老金厂镇人。王金明高考落榜后,在长春打工,2020年疫情暴发,王金明没找到工作,一直在老家待着。弟弟王金彰,2019年考入哈尔滨市一所高校,即将开学读大二。

2020年开年以来,王家老父亲得了骨质增生,在医院做了手术,家里承包的参地没有收益,经济紧张。8月临近开学,王金彰开始为学费发愁。看着一家人愁眉苦脸,王金明决定铤而走险,揣了一把水果刀,想带着弟弟到附近的矿区搞点钱。等到进了小区,弟弟发现不对劲,提出回家,王金明瞪了他一眼说:“你回家,拿什么去交学费?”

兄弟俩顺着防盗网爬到二楼,却发现这家窗户根本打不开。两人于是转向邻居家的另一扇窗子,邻居家的窗户也是黑的。两人打开窗户,蹑手蹑脚地进了屋,发现这是一间小卧室。王金明轻轻打开卧室的门缝,一道微弱的光线照了进来,客厅里竟然亮着一盏昏暗的壁灯,并且,好像有人在说话!

王金彰吓得要命,想从窗户跳出去,王金明拉住他:“既然来了,就不能白来,跟在我的身后。”

两人打开门,发现一名女子站在客厅中间,神色焦急,而一名男子正从厨房方向慌慌张张地走出来。王金明冲到他们面前,用水果刀逼住男子:“别动,把钱交出来!”男子穿了一件红色的T恤,面孔白净,吓得倚靠在墙角:“好说好说,不要伤人。”之后他示意旁边的女子去找钱。女子在主卧找到一沓百元的钞票递过来,客厅有一个看上去颇有档次的女式坤包,王金明让她将坤包也拿过来。

钱已到手,王金明准备撤退,他向弟弟使了个眼色。王金彰很紧张,他没注意脚下,突然一滑,倒在地上,又马上爬了起来。这时王金明也退到了门口,他威胁那名男子:“不许报警!反正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住处,还会找到你。”男子连连答应。

兄弟俩慌慌张张下楼,离开小区。两人数了一下现金有3000多块,王金明长出一口气:“学费还差一些呢!”王金明又打开坤包,想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发现包里有一张结婚证。上面的照片,女子叫冯丽,就是刚才那女子,但男子明显不是。结婚证上的男子叫杨天喜,平头,眼睛小。深更半夜,杨天喜不在家,冯丽和另一名男子在客厅里,神色慌张,他们在干什么?这时,王金彰借着路灯,发现自己膝盖上都是血迹,惊恐地说:“哥,我裤子上都是血!”

看来客厅地面有血!王金明也吓了一跳,刚才逃走时,客厅的灯不亮,加上精神高度紧张,他没有注意到。这对男女神色紧张,难道是他们正在实施什么计划?自古奸情出人命,王金明有些担心。

王金明想返回现场看看,王金彰吓得不行:“哥,如果是他们要干坏事,那更危险!我们都已经出来了,还回去干啥?”

弟弟的话不无道理,为了给弟弟凑学费这本身就是铤而走险,跑还来不及,竟然还要回去?但王金明觉得就这么走了,内心这道坎过不去。如果真的是有人遇害,那他一辈子也原谅不了自己。他想了一会,决定还是回到现场。

奸夫正在起杀机,岂料闯入者改变格局

现场的女子冯丽,是板庙子一家小饭店的老板,丈夫杨天喜是选矿厂的一名工人。冯丽是桦甸市红石镇人,高中时与同学吴小林相恋,高三那年双双落榜。两人想好好创业,于是来到桦甸市农贸市场准备开店,没想到,身为公务员的吴小林父母得知后,强逼着吴小林到另一所中学复读,拆散了他们。分手后,冯丽先是经营服装店,后来,母亲身体不好,她回到老家,在金矿菜市场兑了一家饭店。经人介绍,她与矿工杨天喜结婚。

此时的冯丽对婚姻有些心灰意冷,只想着嫁个男人好好过日子算了。杨天喜原来是附近的村民,因为矿区占了他家的农田,被安置为工人。矿里集资建房时,杨天喜分得了一套两房一厅的住宅楼。杨天喜人朴实,又有房子,条件不错。然而,两人结婚后,冯丽一直怀不上孩子。夫妻俩去了当地医院检查,这才得知杨天喜患有弱精症,精子成活率还不到百分之一,冯丽怀孕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杨家父母整日唉声叹气,杨天喜本身是个孝子,也很想完成传宗接代的重任,但问题出在他的身上,为此,他非常颓废,整日酗酒。冯丽劝他,没有孩子就没有孩子吧,等有机会抱养一个,还不是跟自己的孩子一样。杨天喜听不进去,两人为此经常发生争吵。

2019年夏天的一个夜晚,杨天喜在外面与朋友喝酒大醉,踉踉跄跄回家时,半路上和一个遛狗的小伙子发生冲撞,被小伙子打得鼻青脸肿。冯丽赶到现场时,小伙子早已跑掉。她好心把丈夫搀回了家,没想到,心情不好的杨天喜又将她一顿臭骂,说人活着没有意思,还不如一起死了算了。冯丽很恼火,骂了杨天喜一通:“你有点良心没有?”杨天喜竟然踢了她一脚,说:“你滚吧,我不想再见到你!”

那天晚上,冯丽非常伤心,出门打了个车去了桦甸市。此刻她想起了初恋吴小林,然而,两人已经有六年不联系了,她也没有吴小林的手机号码。

冯丽一个人走在桦甸大街上,当时天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冯丽穿得少,她抱着肩膀,瑟缩在路灯下,迎面走过来的一名男子让她眼前一愣,虽然六年未见,但她还是抹不掉这个人,這个人就是自己的初恋吴小林。

一声呼唤,两个人都愣住了。当年,吴小林复读冲刺高考,仍不理想,最终读了一个大专。毕业后,在父母安排下,他进街道办事处干了几年,后来辞职下海,在市中心开了一家影楼,高中时代就喜欢摄影的他顿时找到了用武之地。

后来,在父母的撮合下,吴小林与父亲同事的女儿——市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结婚,转年生下女儿。

吴小林的影楼就开在附近。当晚,他是在影楼修片子修到很晚,没想到出门竟然巧遇初恋冯丽。

两人走进了一家咖啡厅,讲述起分手后各自的生活。原来,吴小林的婚姻也不幸福,岳父是一名科局级干部,妻子性格强势。当听到冯丽嫁给了一名矿工,吴小林半晌无语。

雨停了,夜色迷离,两人竟然不约而同地走进了一家宾馆,压抑了多年的感情像火山一样喷发。

此后,冯丽经常利用周末时间到桦甸约会。后来,担心走漏风声,吴小林就抽空到金矿来相聚。失而复得的感情,竟然比当年初恋时还激情四射。

2020年6月,由于矿山效益不好,杨天喜辞去了矿里的工作,买了一辆厢式小货车,在附近的林场收购山货。周末,林场职工休息,他一般早早出发,周一回来。杨天喜不在家,吴小林从桦甸市赶过来,两人就在家中约会。

8月21日这一天,因林场一个朋友相约,本应第二天早晨去林场的杨天喜,这天晚上提前去了林场。晚上7时,杨天喜开车走了,而早已经开车到了金矿的吴小林马上进门。让冯丽没有料到的是,杨天喜去跟朋友聚会是假,捉奸是真。原来,几天前,一位住在隔壁楼里的老乡提醒他说:“你到处收山货,总不在家,家里来了啥人,你都不知道啊?小伙子得留点神。”

晚上11点,杨天喜返回小区,轻轻打开房门,客厅内只亮着一盏壁灯,而主卧室的门半掩,床上正是冯丽和吴小林不堪入目的场景!他暴怒之下,冲进卧室,对准吴小林就是两拳,两人厮打起来。

很快,五大三粗的杨天喜占了上风,吴小林被他压在地上。冯丽怕吴小林吃亏,慌乱中,她将茶几上检修水管师傅落下的一把管钳递给了吴小林,他抓起管钳挥手一击,正好击中杨天喜的头部,杨天喜瞬间倒在地上。看着杨天喜头上的血汩汩而流,吴小林惊慌不已。因小区内楼栋间距不大,他怕对面邻居发现,赶紧把杨天喜拖进了北侧的厨房。

此时,杨天喜的头上还在流血,惊魂未定的吴小林在想怎么处理。他和冯丽之间已经多次谈到了离婚结婚的话题,然而考虑到孩子还小,吴小林一直没能下决心。现在,杨天喜已经发现了他和冯丽之间的事,杨天喜会放过他吗?自己打伤杨天喜,刑责肯定要担,判刑也不一定。即使能摆平,今后可能就失去和冯丽约会的可能了。

想到这,吴小林心中的恶念突然升起,不如就此将杨天喜除掉,就说他到林场收购山货失踪,林海茫茫,哪里去找?他推开厨房门,准备找冯丽商量,哪想到刚刚走出厨房,小卧室里就钻出两名男子,一把尖刀顶在了他的胸前……

报警阻止惨案发生,致无处安放的良心

王金明兄弟俩走后,吴小林和冯丽惊魂未定,瘫坐在地上歇了几分钟,才想起杨天喜还躺在厨房里。冯丽让吴小林快走,等会杨天喜醒了就麻烦了,非闹出人命不可,他却说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杨天喜解决掉,以绝后患。

一听吴小林要杀人,冯丽吓得哭了起来:“不行,你不能这么干,这是掉脑袋的事啊!”虽然她和杨天喜没有感情,但情人要杀掉丈夫,这可是大事。她一直苦劝吴小林,让他放过杨天喜,但吴小林坚持要动手。两人争论了几分钟,吴小林执意要动手,冯丽吓得坐在沙发上哭泣。就在吴小林冲进厨房,用一根绳子将杨天喜的脖子死死勒住时,王金明兄弟俩从小卧室的窗子跳了进来,再次闯进了现场。

因前几天办房证,冯丽将结婚证和身份证一直放在小背包里,没想到,这个结婚证竟意外救了杨天喜的命。

王金明进门后,见冯丽一个人坐在客厅,他直接冲进厨房,发现吴小林正在用绳子勒紧杨天喜的脖颈。他用刀逼住吴小林,随后让弟弟王金彰立马解开绳子报警。王金彰吓得哆哆嗦嗦地说:“报警?那我们不是也完了?”王金明瞪了弟弟一眼:“快,废什么话,顾不上了……”

10分钟后,当地辖区派出所民警赶到现场,将吴小林和冯丽控制。王金明刚想带弟弟离开,也被警察留置到派出所。随后赶到的救护车,将仍在昏迷中的杨天喜送到附近医院救治。

经医生检查,杨天喜的颅骨骨裂,重度脑震荡,经全力抢救,昏迷一天一夜后,杨天喜终于苏醒。

经审查,吴小林涉嫌故意杀人未遂,被刑拘。王金明、王金彰涉嫌入室盗窃,尽管退回全部赃物,但犯罪已经实施。虽然二人在发现现场另有隐情后,返回现场阻止他人犯罪,救下杨天喜,但功过不能相抵,二人仍被桦甸市公安局刑拘。

此案在当地传开后,一时间激起强烈反响。王金明、王金彰兄弟俩因经济拮据,一时误入歧途,最终能良知发现,其人性在这一刻突然闪光,感动了很多人。

据王家所在地村民说,王金明小时候是个懂事的孩子,邻里对他印象都很好,他读书时就曾救过一个落水儿童,此番入室抢劫,也是一时糊涂。村民们联名写信,请公安机关对王家兄弟从宽处理。考虑到犯罪的起意是王金明,王金彰在实施过程中作用轻微,桦甸市公安局对王金彰办了取保候审手续。

丈夫住院,情人入监,冯丽每日以泪洗面。杨天喜一个月后出院,向当地法院起诉离婚。冯丽与杨天喜办了离婚手续后,因在当地无脸见人,关了饭店,回到父母身边。也许,她需要一段日子冷静,为自己的心灵疗伤,然后再开始新的人生。

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文中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

[编后]人为什么要选择善良?这就像一道分水岭,善良是“向阳面”,它能给你内心的坦荡和向上的力量。王金明兄弟放纵自己,走上了犯罪道路,所幸在关键时刻,他们还是选择了善良,选择了回归,也救赎了自己。

編辑/柴寿宇

猜你喜欢

小林男子
2019年下半年男子棋手等级分
高考前与高考后
如何让人更喜欢你一点
别来无恙
读句子
酒驾男子为拒检查竟拔路边草吃
年轻男子
读《大林和小林》
满脸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