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留澳学霸惊变坏小子:尊重治愈了水土不服

2021-03-29梦阁

知音·下半月 2021年3期
关键词:陈静名校夫妇

梦阁

儿子赵辰宇12岁时,赵一鸿就将其送到澳大利亚读书,妻子陈静过去陪读。然而,在国内懂事又优秀的儿子,到了国外却惊变坏小子……

陪读妈妈求援:孩子遭遇文化休克

2017年11月的一天,赵一鸿接到妻子的电话:“你赶紧放下生意来澳大利亚,儿子出事了!”

赵一鸿在福建省福州市做生意,妻子陈静以前在国企上班。2005年,儿子赵辰宇上小学后,陈静就辞职当了全职妈妈,一心在家相夫教子。

赵辰宇12岁时,赵一鸿一家三口移民澳大利亚,给儿子找了一所私立名校。安顿好妻子和儿子后,赵一鸿就飞回中国继续打理生意。他跟妻儿约定,每隔两三个月就过来陪他们一到两周。

2014年年初,赵辰宇正式开启了在澳大利亚的学生生涯。他聪明,成绩优秀,来之前,还特意补习了一年英文。七年级结束时,赵辰宇告诉父母,这边的生活很有趣。赵一鸿夫妇特别欣慰,大家所说的新移民会遭遇的“文化休克”,儿子居然没有。2015年2月,八年级一开学,赵辰宇积极参加各类兴趣班活动。

2015年4月,赵辰宇参加了年级举办的野外露营活动,要在野外生活三天两夜。陈静给他准备了足够的换洗衣物和吃食,还有专门收纳脏衣的袋子。三天后,赵辰宇情绪低落地回了家,委屈地说:“同学们嘲笑我,说我自理能力差。”陈静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安慰儿子:“这些小事很快就学会了。你还是初中生,主要任务是读书。”

不久后,赵辰宇参加了学校的“机器人”兴趣小组。他是奔着拿名次去的,同学们却批评他好胜心强,没有合作意识,都不愿意跟他搭档。中途被踢,他很受伤。

眼见阳光开朗的儿子日渐落寞,陈静很着急。她将情况告诉了赵一鸿。赵一鸿交代好工作,飞了过来。夫妻俩接连办了两场小派对,邀请儿子的同学和家长来参加,想帮他跟同学们搞好关系。私下,他们嘱咐儿子,只要学习好,不怕交不到朋友。

赵辰宇本就学习不错,升了八年级后,陈静又给他报了补习学校。年底,赵辰宇拿到了学业优秀奖。可赵辰宇万万没想到,因为学习好,同学们反而疏远了他,还讥笑他是喜欢补习的书呆子。

来澳大利亚两年多,他留意到,国内学习好的孩子受欢迎,但这里,积极阳光、运动好的同学更受欢迎。赵辰宇喜欢运动,尤喜游泳和网球。可上了小学高年级后,父母就以专心学习为由将这些课和活动停了。赵辰宇重拾网球和游泳,还加入了学校的板球队。慢慢地,他有了朋友,还因游泳结识了韩籍同学朴善宰。

因为这些课外活动,赵辰宇的补习课渐渐落下了。陈静一再苦口婆心劝儿子,学习才是首要任务。赵辰宇听不得母亲唠叨,觉得妈妈一点儿都不懂这边的规则。时间一久,母子俩之间摩擦不断。

陈静多次打电话给赵一鸿,让他务必抽空多来陪陪儿子。赵一鸿生意实在忙,好不容易抽空过来,见儿子学习成绩好,觉得陈静有些小题大做。

赵辰宇上十年级(相当于国内高一)后,陈静的压力陡增,对儿子的看管比往常更严。有一天,陈静给儿子送牛奶,竟然发现儿子正在打游戏。她气急败坏,赵辰宇指责妈妈进屋不敲门,不尊重他的隐私。母子俩又吵了起来。

此后,陈静经常借口送吃食进儿子的房间搞突击检查。老妈越是不待见他玩游戏,他就越要玩。终于,在一次争吵中,陈静气得摔了儿子的手机。赵辰宇开始找借口早出晚归。陈静苦不堪言。

有一天,陈静等到很晚终于等到儿子回来。她猛然发现,儿子脸上有块明显的乌青。赵辰宇说是打球时摔的。陈静半信半疑。几天后,赵辰宇又带伤晚归,这次眼角和鼻子都破了。陈静怀疑他跟人打架,赵辰宇坚持说是打球受的伤。

正在这时,陈静收到了学校的邮件,说赵辰宇参加学校游泳集训后,与朋友朴善宰跟人在学校附近打起来,被学校口头警告。没多久,赵辰宇伙同几个社会青年盗窃商店的商品被人发现。开朗优秀的儿子惊变坏小子,陈静只好打电话向丈夫求助。

不堪父母专制:留澳学霸惊变坏小子

赵一鸿接到电话后,忧心忡忡。想着儿子到了非常关键的十一年级,若不专心读书,考上澳大利亚名校的概率可就小了。作为父亲,他必须协助儿子走好这段路。

2018年,赵一鸿保留了部分电商业务,将实体生意转让出去后,飞往澳大利亚一家团聚。

为了亲近儿子,每天早上,赵一鸿和儿子一起跑步。原本,赵辰宇还挺爱跑步,谁知道,每次父子俩一起晨跑,赵一鸿都会跟他聊学习,让他考澳大利亚名校的医学专业,说这是华人圈里公认的含金量高又体面的专业。次数一多,赵辰宇就有些不耐烦。

赵一鸿给儿子制订了一套详细的作息时间表。休息,上学,运动,补习,全都安排得满满当当不说,赵一鸿还陪他一起严格执行。赵辰宇苦不堪言。他不喜欢医科,可面对父母的安排和强势,处于叛逆期的他敢怒不敢言。

一个抓学习,一个抓后勤,赵一鸿夫妇忙得不亦乐乎。可补习学校却几次打来电话,询问赵辰宇为何无故旷课。学校老师也发来邮件,说他无法完成课堂作业。赵一鸿夫妇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有几天,赵辰宇话很多,言行举止有些亢奋。陈静还高兴地说,儿子最近几天懂事了些,不像之前那么冷言冷语了。可赵一鸿觉得不对劲。他趁儿子睡着,悄悄去翻他的口袋和书包。许多蛛丝马迹让他怀疑儿子可能在偷偷吸食大麻,可他没有实际证据,也不敢直接质问儿子。

2018年学年结束,赵一鸿收到了儿子学校发来的成绩报告,居然全是B!那天吃晚飯时,赵一鸿询问赵辰宇的学习情况,赵辰宇轻描淡写地搪塞了过去。赵一鸿气不打一处来,提高音量问道:“你是不是在外面交往了不良少年还染上了大麻?”赵辰宇矢口否认。

陈静见气氛不对,赶紧打圆场:“爸爸也是关心你的身体和学习,你遇到什么问题,就跟爸爸好好说。”赵辰宇反感妈妈唠叨,更不喜爸爸胡乱规划他的人生,没好气地说:“我说了没有,你们信吗?”

儿子的态度,瞬间激怒了赵一鸿。他把成绩报告单甩到儿子饭碗边,吼道:“花那么多钱移民,送你进私立名校,我和你妈长期分居,现在连生意都转出去了,这就是你给我们的回报?”赵辰宇看了一眼父亲,扔下碗筷,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去。

家里的两个男人都在气头上,陈静夹在中间很苦恼。有一天,陈静和儿子一个华人同学的妈妈吃饭,那位妈妈告诉她,赵辰宇的韩国朋友退学了,现在在外面打工。陈静一细问,才知道,朴善宰的父母在韩国的生意失败,夫妻俩逃债去了。朴善宰不得不輟学打工,身边多了些不良少年。

陈静将情况告诉了赵一鸿。赵一鸿立即打电话,说家里有急事,让赵辰宇上完补习课早点回来。陈静劝丈夫:“儿子回来了,你可得控制下自己的情绪,心平气和地跟他谈。”赵一鸿一个劲儿地点头,保证这次一定会好好控制自己。然而,一谈到学业和交友问题,赵一鸿就开始跟儿子争辩。

赵一鸿一时失控,动手扇了儿子一巴掌。赵辰宇噌地站起来拉扯父亲,一时间,父子俩叫骂起来。陈静在一旁吓得手足无措。因为动静大,惊动了邻居,邻居直接报了警。

警察叫开了门,陈静慌乱地跟警察说这是误会。警察询问赵辰宇有没有受伤,若受伤了,他们将带走赵一鸿去警局接受调查。赵辰宇看了父亲几眼,最终摇了摇头。

赵辰宇愤怒又落寞的神情,令赵一鸿心情复杂。警察走后,他们一家三口沉默了,各怀心事。

为儿子的未来做规划,陪着儿子读书、锻炼身体,哪一项他们没有尽心?为什么儿子就是不听话呢?赵一鸿想不通。但他心里清楚,父子再这样对峙下去,只会让儿子更加逆反,到时候,孩子的前途怕是要毁了。这个局,必须得破。

改变思维习惯:尊重治愈水土不服

冷静下来的赵一鸿不得不对外求助。他联系上在国内高校工作的同学,将他和儿子的情况和盘托出。几番长谈下来,同学无奈地说:“孩子其实是融入当地文化和生活中去了后,才越发不喜欢你们不懂那边的生活和文化,却喜欢对他的人生指手画脚。国内跟风考名校的风气和情结移植到澳大利亚,必然水土不服。”

同学的话,犹如当头棒喝。赵一鸿突然意识到,他们和孩子之间隔阂颇深。如今,孩子又交往了不良少年,染上了大麻,这个问题急需解决。

赵一鸿夫妇一打听,北京和上海不少高校开设有短期中文课程和普通进修班,专门招收海外华人青少年,课程涉及语言文字、传统文化与艺术,还特别注重海外华人青少年与当地学生之间的交流。学制有半年的,也有一年的,还提供食宿。

夫妻俩想给赵辰宇办理休学,送回国内参加一年制的进修班,彻底给孩子换个环境,切断他这边的联系。他们特意找儿子,征求他的意见。

自从那次父子俩扭打引来警察之后,赵辰宇也感觉自己的言行有些过头。那天,他若在气头上跟警察说自己被父亲打伤,父亲是会被带走接受调查的,搞不好会被判刑。现在想想,他还有些后怕。他觉得,他和父母双方,需要给彼此一段时间冷静冷静。听了父母的提议,赵辰宇没有反对。

2018年8月,赵一鸿夫妇带赵辰宇回了国。他们带儿子跟亲友和在高校工作的同学见面,请他们关照儿子。9月开学,赵辰宇去了上海复旦大学。赵一鸿夫妇临走前,语重心长地对儿子说:“你在上海好好生活,周末和假期可以回福州爷爷家或姑妈家,我们都交代好了。我们回澳大利亚也去学习,也会抽时间来看你的。”赵辰宇心里有点酸酸的。

没了父母的管束和压制,赵辰宇平和了不少。除了学校安排的课,他还选择了不少自己感兴趣的课程。课余,他会跟国内的同学打球。有一次,打完球坐在一起聊天,赵辰宇说起自己在澳大利亚被父亲逼着上补习学校、执行作息表的事,同学竟然有一丝丝羡慕:“因为整个社会的要求和氛围,国内家长非常重视高考,对考名校更是狂热。国内的孩子们,早就习惯自己逼自己努力了。虽然你爸的做法让你难以接受,但他真的很用心在陪你读书。”同学的话,让赵辰宇陷入了沉思。

2018年的国庆节,赵辰宇回了福州。在爷爷家,他见到了复习考研的堂哥,桌子上的书和习题集堆得老高。在姑妈家,他每天睡到自然醒,醒来时,上高三的表妹早就去了补习班。国庆假期的见闻,正好印证了一起打球的同学说的话。

赵一鸿夫妇没闲着。他们在澳大利亚参加了一系列教育讲座和新移民课程,还加入了好几个家长群。在一次心理辅导课上,心理医生说:“父母给了子女生命和来到这世界上的机会,仅此而已。父母和子女,都是独立自主的个体。”这句话,戳中了赵一鸿的痛处。他忽然想到给儿子规划考医科的志愿时,好像没问过儿子喜不喜欢医科。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儿子考名校,只有名校名专业才算是体面。

一段时间后,赵一鸿夫妇飞回上海去看儿子。见到父母,赵辰宇还是有些压抑。一起吃饭时,赵辰宇话不多,赵一鸿和陈静也没多说,只是问他生活习不习惯,跟同学相处融不融洽。

一次次的心理辅导,一次次讲座,赵一鸿夫妇越来越能理解孩子的心理。隔段时间,他们就回国探望赵辰宇。儿子不太想说话,他就写信给儿子。

在国内待了几个月,赵辰宇发现,父母的强势和专制是国内父母的常态。父母从小在国内长大,不适应国外的风土人情和文化,其实挺不容易的。收到父母的邮件或讯息,他也改变态度,好好说话。

此后,赵一鸿夫妇再飞上海看赵辰宇时,赵辰宇态度热情了些。2019年的寒假,赵辰宇跟父母和和气气地过了个春节。

2019年7月,赵辰宇结束国内课程。赵一鸿夫妇提议一家三口去云南旅行。赵辰宇喜出望外。旅行途中,赵辰宇大胆地说出了自己不喜欢医科,喜欢艺术设计。赵一鸿夫妇郑重地说:“爸妈尊重你的选择。”

2020年10月,赵辰宇参加了他所在州的考试,顺利考上墨尔本大学。赵一鸿夫妇特别感慨,原本他们已经放下名校名专业情结,儿子反而考上名校,给了生活一份意外惊喜。

编辑/张亚萍

猜你喜欢

陈静名校夫妇
夫妇自编曳步舞,快乐感染数百万人
名校阶级论
吕乘乘、陈静、黄峰、尹臻作品
名校办分校,如何趋利避害
醉人的春夜
五室友被英国同一名校录取
走失的狗
全国名校期中考试检测卷
邀请了多少对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