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母爱隐秘而伟大:把4岁女儿送给有钱姑姐

2021-03-29杨柳风

知音·下半月 2021年3期
关键词:婆家舅妈姐夫

杨柳风

河南母亲王美娜,因为生活变故,眼睁睁将爱女送人。岁月浮沉,她用特别的方式成就了自己,守护了女儿。以下是她的自述……

替夫坐牢:将女儿送给有钱姑姐

我叫王美娜,1968年出生,河南省洛阳市人。16岁辍学打工,20岁认识了家在洛阳城中村里的沙明并结婚,22岁生下了女儿沙瑶。

厄运发生在女儿4岁那年。那天,沙明在我们开的音像店里偷卖黄碟,被突击检查的警察带走。得知消息后,我欲哭无泪。没想到,几天后,警察又突然通知我们,说沙明在监狱里突发癫痫,被保外就医,要家人先去医院照料他,等待日后审判。在沙明的病床前,所有的婆家人都来劝我:“沙明身体差,坐不了牢。不如你替他,二姐帮你养瑶瑶。”

沙明的二姐沙萍是市里的高校老师,二姐夫年纪轻轻就成了财政局的二把手。他们一直要不上孩子,对瑶瑶又极其疼爱。我被一群人说动了心,心想若我进去蹲上几年,瑶瑶一定会得到很好的照顾,沙明也不会受惊发病,这个家不就守住了吗?

稀里糊涂地,我答应了。就这样,我被判刑6年,开始了漫长的监狱生活。那些年,我从不让瑶瑶来探监,只能通过沙明或者沙萍带来的照片,感受瑶瑶的成长和变化。她变高了,变美了,出国旅游了。我盼着早点出狱,在狱中拼命表现,获减刑一年奖励,提前出狱了。

那天,二姐夫开车来接我,我局促地坐在车里,期待又不安。二姐夫买了瑶瑶爱吃的蛋糕,说回家给我庆祝。开门后,小丫头雀跃着跑出来,她穿着公主裙,亭亭玉立。看到蛋糕提在陌生的我手上,笑容消失在她脸上。我压抑不住满心的激动,上前拉住她的手,两行眼泪止不住地掉。二姑姐和大姑姐推着瑶瑶,要她叫我三舅妈!

“三舅妈!”这个陌生的称呼,让我的心凉到了极点。瑶瑶甩开我,跑了。我满心疑惑,想质问大姑姐,她就拿话堵住了我:“瑶瑶和你二姐亲得很,现在又学钢琴又学画画,哪一样咱们普通家庭负担得起啊!”大姑姐的话外音我听出来了,瑶瑶跟着二姐,过得非常好。可再好也不能不认生母啊!

瑶瑶发现二姑姐正在流泪后,立马关心起来:“妈妈,谁让你伤心了吗?”说完,立马拿凶狠的小眼神对准我:“你吓着我妈妈了,你这个坏人,快点走!”二姐夫见状,急忙斥责瑶瑶没礼貌,瑶瑶被骂得大哭。我只好提出回家。二姐夫安慰我,先安顿好家里情况,再接瑶瑶不迟。没想到,我一到家,就立刻打消了接瑶瑶回来的念头。

马上中午了,只见沙明顶着鸡窝头,睡眼惺忪地开了门。一开门,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我环视着这个家:客厅地板上全是黄黑色水渍,茶几和电视被沙明卖了做赌资,沙发套已经看不出颜色和图案。窗帘和卧室更是不用提,脏乱到一塌糊涂。对比二姑姐家的温暖舒适,我怎么把瑶瑶接回来啊!那一刻,我心塞到极点。但生活总要继续。我让沙明陪我置办家里吃的用的物品,直到深夜,我和沙明才搞完卫生,沙明喜滋滋地说:“家里还是要有个女人才像家。”而我则暗地里盘算,啥时候才能把瑶瑶接回来一起生活啊?

我把沙明塞进一家饭店打零工,自己则进了一家超市做酒水导购。在我心里,当务之急便是挣钱,只有这样,我们家的日子才能渐渐回归正常。

“失”女之痛:从销售员拼到女经理

但真正干起来并不容易,当酒水导购要化淡妆,穿着得体。我从牙缝里省钱置办化妆品和衣物,学各种导购话术,但怎么都不着道,每个月收入惨淡。

沙明整天发牢骚,嫌工作太辛苦,一天尽是油烟味。他不想上班,我便用离婚威胁,开始几天还管用,没过多久,他连离婚那套也不吃了。为了瑶瑶,我不能灰心丧气。我慢慢克服怯懦自卑,学着和客户有效交流,用真诚服务换来业绩改观。

一年后,我重新装修了房子。那天,请婆家所有亲戚来吃饭,就是想把精心装修出来的公主房给瑶瑶看。但二姑姐说瑶瑶参加同学生日会了。我给瑶瑶买了衣服,事后过了很久,二姑姐跟我解释,那些衣服小了,送人了!我和二姑姐之间,关系越发紧张。我无人诉说,只好去了瑶瑶的学校。

那天,我买了一大堆东西,想要正式跟瑶瑶表态,然而,瑶瑶一听这个话,当即生气道:“我只有一个妈,你以后少来找我!”我沮丧地回到家,又迎来了愤怒的二姑姐:“真没见过你这样当妈的!孩子现在六年级,正是敏感期,你却跑到学校认闺女,你让孩子今后怎么做人?”大姑姐打电话给我:“瑶瑶都转学了,你为了她忍忍吧!”

我不甘心,但除了忍,也别无他法。和孩子分离的诛心之痛,逼迫我更加努力赚钱。常年和厂家打交道,我结识了各种进酒渠道。几年后,我从超市出来单干。直到2008年,我争取到省级总代理的资格,在繁华地段租下100多平方米的商铺,以及在小区里承包200多平方米的地下仓库。我的员工发展到十几个,日渐雄厚的经济实力,让我在婆家人眼里不再是那个无知女人了。

只是,瑶瑶和二姑姐早已成了我再也撼动不了的真母女。在大姑姐的游说下,瑶瑶偶尔会跟我吃个饭,叫我一声“三舅妈”。为了这份难得的联系,我开始接纳二姑姐,体恤她的不易。

2010年冬天,沙明和我弟弟喝醉了酒,沙發的盖巾掉到电炉丝上引发了火灾。我们家和左右临边的店铺,还有楼上住户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沙明和我弟从火场里爬出来,被认定为二级烧伤。一夜之间,我这些年攒下的积蓄打了水漂。

而在这时,沙明拿着我的钱在外花天酒地,野女人跑去医院跟沙明索要赔偿。一时间,所有人都知道,卖酒的铁娘子被家里的乌龟男戴了绿帽子。

我请了住家保姆照料两个毁容的男人,继续在外跑着给老客户送酒,表面波澜不惊,内心几度走到崩溃边缘。2011年正月初三,有个大客户要酒,仓库的小伙们还没休完年假,我只好一个人去仓库搬酒送货。恰好年后的货送到了,我便忙着垒货、记录分类。那天我一个人忙到半夜一点多,累到突然从两米高的货台摔下来,砸到冰冷生硬的水泥地上。当时仓库零下十几度,我听见骨头震裂的声音,十秒后,才感受到锥心的疼痛,我连抬脖子的力气都没了。我自嘲:“谁在乎我呢?我怕是要冻死在这里了!”

而就在气息越来越弱的时候,我心里突然又冒出另一种声音:我这一辈子就真的这样算了?我还有瑶瑶,就算她不认我,我还是不忍心离开她啊!是的,我不忍心就这样离去,就算满世界都向我投来刀子,我对未来还有着期待……

想着想着,再醒来,我已经插着氧气躺在了病床上。大清早送货的司机救了我一命,我没有在仓库被冻死,让在医院里的亲戚朋友们都红了眼睛。我笑着打哈哈,告诉他们,再过几天我还能卖酒。

人的心结一打开,干事情便更有动力了。腿伤好了以后,我又开始了拼命挣钱模式。2013年,我在二姑姐家附近全款买了两套房子,同时和沙明协议离婚。2016年,瑶瑶在日本念完大学,回到当地,找了一个门当户对的权贵人家结了婚。

婚礼上我以三舅妈的名义给她包了十万块的红包,还有几本已经可以领分红的保险书。长大成人的瑶瑶接过我的厚礼,跟婆家人说,我是与她有着特殊缘分的三舅妈,二姑姐满意地点头,我也坦然地就席观礼。这几十年的风霜,早已将我打磨得无比坚强。瑶瑶认不认我,我也坦然了。

隐秘母爱:余生为你站成一棵树

我以为,岁月可以这样苦尽甘来,越来越好。但没想到,2018年年底,瑶瑶怀孕生产以后,她儿子源源被诊断出先天性心脏病。3个月后,源源就做了一场大手术。而瑶瑶前脚刚抱着源源出院,后脚二姐夫就因为贪污落马。二姑姐一时心急住进了医院,瑶瑶只好抱着源源在医院伺候。二姐夫贪污实证确凿,虽然还未宣判,财产已经被冻结了。

这时,自称是二姐夫包养多年的情人突然领着十几岁的儿子闹到医院,表明自己给二姐夫生了儿子,二姐夫名下唯一能保住的财产也应该留给儿子。

一时间,别说二姑姐接受不了,连我们都不敢相信,一向温文儒雅的二姐夫居然家外有家这么多年!二姑姐不堪受辱,突发脑溢血,当场抢救无效去世。所有的不幸,如滔天海浪席卷着这个家。而瑶瑶还在忙着办葬礼时,婆家就代表她的丈夫提出了离婚。瑶瑶婆家迫切需要和瑶瑶断绝关系以避风头,毕竟这不太坚固的婚姻,本就有联姻的成分。

但瑶瑶难以接受,因为在感情里,付出更多的都是女人。瑶瑶以不能联系到丈夫为由拒不离婚。两个月后,仅仅活了八个月大的源源,因为一场病毒性感冒引发旧疾,没能抢救过来,成了压死瑶瑶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放下生意,整日陪着她,帮她处理离婚,安葬源源,代替她跑监狱,处理二姐夫能保住的财产以及与情人的纠纷。而瑶瑶整日呆呆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眼泪时流时不流,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也没回应。我深知,短短时间,母亲和儿子相继离世,而父亲又有囹圄之灾,婆家人更是无情无义,这一桩桩变故,每一项于她而言,都是沉重打击。

几天后,我因为有个大客户必须要去送趟酒,结果回来就发现瑶瑶家怎么都打不开门。担心她出意外,我打电话叫来了开锁公司,把门打开后,瑶瑶已经吞了好多进口的安眠药——她自杀了!我都不记得那天大家是怎么七手八脚把瑶瑶送进了医院。在急救室门口,我拽住每一个医生护士都下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他们救瑶瑶。外孙源源走时我是悲痛,而瑶瑶命在旦夕,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谢天谢地,几个小时后,瑶瑶被救了回来,我攥着失而复得的女儿的手,一刻都不忍松开。见她一睁眼,我忍了二十多年的坚强,瞬间决堤了:“你自己的孩子没了,你体会过一次那种锥心之痛了,你咋还忍心让我体会一次?你四岁多时,你爸被抓进监狱,吓出了癫痫,我害怕你爸出事,答应你姑姑去替你爸蹲监狱,这才无奈把你过继给了你二姑。我想着过不了几年,我回来就能继续守着你了,可我回来后,你只认你二姑那个妈妈,我这二十多年的经历哪个妈妈能受得了啊?你看看,这都是你小时候穿过的衣服,用过的东西,你二姑是对你有恩,但你也是我十月怀胎、抱在怀里一口奶一勺粥喂大的啊!我为了你,三舅妈都肯当,你咋真的这么狠心,一点都不顾一下我啊!”

我哭得声泪俱下,把离婚前家里仅有的几张瑶瑶小时候的照片拿给她看。瑶瑶听着很快湿了眼睛,胸口剧烈起伏着,上前抱住了我。是的,只有她自己当妈妈了,她才知道离开孩子是一种什么样的痛。

我哭够了,才开始讲起这些年的经历,以及我对这世间人情世故的了解。瑶瑶一直握着我的手,那个曾经被她二姑丑化的我,渐渐出现了本来模样。末了,瑶瑶认真地说:“妈妈对不起,你辛苦了!”

我激动得眼泪流了很久。其实,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让瑶瑶认我,我只是害怕她再自杀,想用自己的深情留住她对世间的眷恋。我不住地告诉着瑶瑶:“无论这个世界对你做了多么不好的事情,这世上的人做了多少让你恶心的事情,你都要记得只要活着,你就能活出美好的人生!”瑶瑶听后频频点頭。

二姐夫最后被判了三十年,名下只有一套小户型房产留住了。瑶瑶听了我的意见,将房子过户给了二姐夫的亲生儿子,算是划清了界限。同时,她从婆家净身出户,以便一刀两断。

瑶瑶自小爱书,而我几年前就在市中心的商业中心预购了商铺。我把钥匙给了瑶瑶,想让她忙碌起来做点自己的事情。她开了家文创店,卖各种书籍和文创礼品,小资味儿十足,生意很不错。我没事就去她店里坐坐,用尽量多的时间陪伴她。

2020年春天我过生日的时候,瑶瑶送给了我一整套檀香木梳,还附了一张卡片:“亲爱的妈妈,我从你身上明白了一句话:一个人之所以强大,不是因为她能征服什么,而是她能承受什么!谢谢你,给了我榜样的力量!”

我又一次看得泪水涟涟。没有不可治愈的伤痛,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我庆幸,在风暴来袭时,我给了女儿最结实的呵护……

编辑/王茜

猜你喜欢

婆家舅妈姐夫
撕情书打假
总跟老公家人融不到一块儿怎么办?
亲爱的舅妈
婆家的有些事,不要去“掺和”
我的舅妈
“便宜”不便宜
韩国:娘家出力婆家受益
可爱的舅妈
漫长的收买行为
你昨晚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