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15万代孕的生命豪赌:三千繁华,九千凄荒

2021-03-29糖果

知音·下半月 2021年3期
关键词:胎心佣金网贷

糖果

艺人美国代孕的新闻,让网友们惊掉了下巴。而关于代孕内幕,广东女孩刘招娣也有一部血泪史,以下是其自述——

逃离原生家庭,被网贷逼上不归路

2018年7月,我正在一家销售公司实习,忽然接到母亲电话:“我出车祸了!”我信以为真,辞职赶了回去。

推开家门才发现,所谓车祸,只是母亲为了让我回家编出来的谎言。我叫刘招娣,1998年出生,广东省东莞市人。我有个小我7岁的弟弟。高中时期,我在母亲命令下,报考了最省钱的师范学校。2017年夏天,学校安排我外地实习,母亲却在电话里哭着求我回家。我只好把实习地点改成了老家的小学。没想到,整整一年,母亲都不许我出门,安排我相亲:“你看那个谁,跟你一样大,已经在城里给爸妈买车买房,你还不赶紧找个有钱人嫁了。”

直到2018年6月实习结束,我才得以逃离。然而,我这才入职一个月,母亲又把我骗了回来。

母亲说:“有一个男的,看了你的照片挺喜欢,他是公务员,家境不错,可以帮你还助学贷款,还答应把你弟弟送进最好的高中,你赶紧嫁过去。”我又气又恨,冲她吼,我这辈子都不打算嫁人!母亲再次把我关在家里。她说,我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放我自由。生在这样的家庭,我唯有反抗。我故意装出认命的样子,老老实实待在家里。

直到八月初的一天晚上,我收拾好行李,从网贷平台借了几千块钱,趁着家人全部熟睡,一个人拖着行李箱离开了家。为了防止被找到,我买了两张车票,去往不同方向。最后,我去了上海。

到了上海以后,我身上背着三万的助学贷款和一万多的网贷,租房是不可能的,我进了一家包吃包住的工厂,同时还在网上找其他兼职。

因为生活经验太少,我并不知道网贷是个巨大的骗局。为了还清当月到期的网贷,我又在其他平台借钱。常常借了一万多,实际到手只有几千块。就这样,网贷利滚利,我身上背了五万多的债务。

这时,我频频在兼职群看到这样的信息:“招捐卵代孕的女性,捐卵七天至少一萬,代孕十个月十五万到二十五万,要求十八岁到三十五岁之间。”

人穷志短,我迫不及待想还清所有的钱。我犹豫了两天,终于按照信息上的地址找了过去。

那是一个偏僻的小区,老板是个中年男人,不高,肚子很大,看谁都是一张笑脸,但他对着我笑,让我更加紧张。宿舍里面有很多女性,有两个女孩一看到我就笑了起来,主动跟我打招呼。

其中一个女孩告诉我,她是1999年的,比我小一岁,也是想要捐卵,已经在这里待了两个月,按时打针、吃药,卵泡却一直长不起来,所以现在打算代孕。我没想过代孕,所以只详细询问了一下捐卵的事情。得知等待卵泡长起来的期间,必须一直待在宿舍,我有些犹豫。但是只需要七天就能拿到一万块钱,而且包吃包住,我还是答应了下来。

我准备拿到这一万块钱,就回工厂继续打工。在来月经的第三天,我就开始吃药,其间还去抽血做各种检查,确保我没什么病,然后隔两天就要去一个固定的地方检查卵泡长得怎么样了。

那个地方有很多中介,每个中介都会带不同的女性去做检查。在检查室,所有的女性都没有尊严,队伍从检查室里面排到外面,除了窗户有帘子,其他地方都没有遮挡,毫无隐私可言。说是只要七天,实际上需要半个月。在这半个月,每天都要吃药,每天都要喝豆浆,因为老板说喝豆浆卵泡才长得好。

最后三天,还需要打针,最后一针需要准时打,打完就要去小手术室准备取卵。到了取卵那一天,不少女性都会觉得肚子胀痛,因为卵泡太多太大了。

取卵的小手术室和检查室不是同一个地方,一辆面包车过来接我们一起去。上车后,车子中间有一块帘子,隔开了驾驶室和乘客室,所有去往手术室的女性都被戴上了眼罩,手机也被收了起来。

从捐卵到代孕,利益诱惑迷失深渊

到了小手术室后,我们才被允许摘下眼罩。

那是一个地下室,里面很暗,房子有两层,进去的那一层有客厅、洗手间,二层则是做手术的地方。在取卵之前,会有人给捐卵的女性一颗白色药丸,是塞入式的麻醉药。但并没有什么用,在开始取卵时,我能够清楚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肚子里面吸,像是要把肚子里面的肉全部吸走一样。

我平生第一次这么痛,我流着眼泪问自己:为什么要受这种罪?早知如此,我死也不做这种事情。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取卵结束后,那种剧烈的疼痛感还在延续,而我已经被塞回了车上。

回到宿舍后,肚子非常胀。老板要我自己去超市买橙汁,说是利尿,可以快一点让腹水排出来。我痛得没有力气,求着老板才帮我从超市带了两瓶橙汁回来。腹胀持续了三天,吃了好几天消炎药,疼痛感才慢慢减轻。取卵加休养,我在宿舍待了将近一个月。我提出回工厂,老板说:“你在工厂天天加班,一个月下来连一万块钱都没有,还不如跟着我去夜场。”我这才知道,这个老板不仅做捐卵代孕的生意,还兼职拉皮条。

我不屑去夜场,但手里这一万元钱,也只够还两个月的贷款。愚蠢如我,面对代孕的诱惑,开始犹豫。就在这时,那个1999年的代孕女孩已经进入移植周期,她每天都在吃药,再过一段时间,等子宫内膜长好就可以移植了。她说她想攒一笔钱,自己开家美甲店。我说,我只是想把所有的贷款还清。

第二天,宿舍又来了一个女性,也是二十多岁,未婚,据说已经做过一次代孕了。她第一次做代孕到手十五万,这次来,离她上一次生完孩子也不过才两个月。我问她什么感受,她说这边都是无痛分娩,没有想象中的痛。听到可以无痛分娩,我下定决心,也做一次代孕。

我太想用钱改变被父母要挟的人生。于是,捐卵后的第一个月经期,我让老板带我去检查了子宫内膜厚度。当时宿舍还来了一个1991年出生的代妈,已经生过一个孩子了,我们两个人一起做的检查。

在吃药几天之后,老板让代妈们搬家,我和1991年出生的大姐去了另外一个宿舍。这边的宿舍,没有男性,只有几个代妈和一个做饭阿姨。我和大姐刚刚进入周期,所以老板助手会过来给我们送药,带我们去医院做产检。

我们吃了近半个月的药,屁股还挨了几针,子宫内膜的厚度终于达到了标准,我和大姐一起被送上面包车,再一次戴上眼罩去小手术室移植。移植不痛,只是需要憋尿,而且在移植好之后,不能立马下床,必须在床上躺一个小时,憋尿会很难受。

移植之后,我和大姐回到宿舍。从移植当天开始,每天都要打针,并且前两天不能玩手机,脑袋不能枕枕头,腿下面要垫一个枕头,确保受精卵成功着床。除了上厕所下床走动,吃饭都是阿姨送。七天后,我们用测孕试纸做检测,测了三天都没有看到红线。移植失败,保胎的针也停了。一个星期后,我和大姐又开始吃药、打针,再一次移植。

其间,同宿舍移植成功的代妈,去检查室查胎心,说是移植了三个都成功着床,要去手术室减胎。第二次移植后,做饭阿姨把我和大姐的手机都拿走了。过了七天,我们用测孕试纸终于测出了红色。在那一天,我成了一个“妈妈”。

天天相处,我也看到每个代妈的真实情况。那个快生产的代妈,我叫她玲姐,她是为了帮丈夫还赌债。其他两个代妈,也说想多赚点钱,供孩子读书。还有一个代妈,是前男友以她的名义办了信用卡,欠了很多钱。男人失踪了,她只好自己想办法。

我们代妈在怀孕期间除了每个月有两千块钱的工资,一共有三笔佣金,分别是第三个月、第五个月和第七个月支付,每笔佣金两万五,只要产检没问题就能到账,最后把孩子生下来,拿到剩下的佣金。

从鬼门关爬出,劫后余生只剩痛悔

在我和大姐怀孕三个月去产检时,大姐做B超完全听不到胎心。检查后才知,孩子胎死腹中。大姐没有拿到钱,打掉了孩子,就这样离开了。

和我同屋的,来了另外一个同龄代妈,我叫她弯弯。弯弯说是男友介绍她来做这个的,每次提起,她还一脸幸福,说男友不嫌弃她做这个,拿到钱之后就回老家结婚。体检时,她被查出有妇科病,做不了代孕。弯弯打电话向男友哭,还说实在不行她就去卖血。

还有一些代妈,是被中介忽悠过来的。这些女人没读过书,连普通话都听不懂,一听中介说生个孩子就能拿几万块钱,便都跟着来了。她们没想到,她们的钱被不同的中介瓜分去,最后到手连十万块钱都没有。小小的宿舍,每个人都像一个孤岛,而我们各自有各自的问题。

我将到手的佣金还清了贷款,总算心安。那时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宫缩比较频繁,医生安排我住进了医院。

我代孕的这家客户,女主人四十多岁,产检信息都是她的。保险起见,我住的是单人病房,有个阿姨一直陪着我。老板偶尔也会来医院,老板说,如果我这次顺产,过三个月可以再做一次,她给我二十万佣金,再加上工资和客户的红包,至少有二十三万。我被这么多的钱给惊住了,差点又动摇,但我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每天做胎心监护,可直到预产期,肚子一点要生的迹象都没有。老板說客户找了个吉利的日子,让医生给我打了催产素。挂上催产素没多久,我就觉得我的腰上有坦克在上面使劲碾,痛得想死。在我还没熬到开三指的时候,旁边的胎心监测仪突然显示胎心没有了。

病房里所有人都蒙了。医生换了好几个位置,最后把手伸到孩子的脑袋下面不停摸索,最后找到一个姿势垫着,才终于听到胎心。因为事发突然,产房陆续进来了好几个医生,每个人都语气急促,在我旁边快速地说着些什么,最后一致决定,就在产房简单消毒,准备做手术。

麻醉的医生来了,但不是给我打无痛,而是给我做剖宫产。一个医生喊着:“来不及了,再等下去孩子就保不住了。”

冰凉的手术刀在我的肚子上面划了一刀又一刀,几只手撕扯着我的肚皮,把孩子从我的子宫里面推出来,我完全控制不住声音,控制不住眼泪,全程痛得大喊大叫。我甚至想过,别剖了,放弃这个孩子吧。

然而,孩子依然没有保住。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医生跟我说对不起,我被抬到了病床上。医生一走,我忙问老板,我的佣金怎么办。老板一脸遗憾:“孩子没有了,你后面的佣金也没有了。”老板走后,阿姨也离开了,我一个人在病房里待着。

一个星期后,老板给我转了一万块钱辛苦费。我问她可不可以在宿舍坐月子,老板说:“在宿舍坐月子,要两千块钱。”原本说是不论捐卵代孕,都包来回车费,老板却告诉我,孩子没了,车费不会报销。于是,我像条狗一样离开了上海。

我在600元一间的出租屋坐的月子。刀口好得很慢,每天都要绑着收腹带才能直起腰来。我无数次想去死,一了百了,可一想起父母,就觉得至少挣了他们养大我的钱,还回去,我再死。

后来,伤口没那么痛了,我才走出房间,重新找了一份销售的工作。第一次拿到5000多元的工资,我笑了。因为这份钱的味道,才是温暖的、自由的。

现在的我,还是会在兼职群、医院洗手间等地方,看到各种捐卵代孕的信息。我每次看到,只要身上有笔,都会把那些广告划掉。

没有人会告诉你,捐卵代孕对女性的伤害。他们不会说,那些药有什么副作用,取卵的针有多粗,取卵时有多痛,取卵后会有腹水,腹水严重会没命,卵巢受伤之后极易患上卵巢囊肿、多囊卵巢等妇科病;他们不会说,代孕所住的条件有多差,必须吃药打针持续将近三个月,屁股变得像石头一样硬,孩子出了意外一分佣金都拿不到。生完孩子后,还可能会尿路感染、子宫脱垂、刀口感染、伤口液化,而这些隐患,他们概不负责。我苍老的容颜、脸上的雀斑、肚子上的妊娠纹和疤痕,每一处都在提醒我做过的傻事。

不久前,我唯一联系的一个代妈告诉我,之前那个代孕机构被警方端了窝,老板们都被抓了。我看着那条信息,笑得眼泪不知不觉掉了下来……

代孕,伤害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精神上的伤害和摧残。请扫码关注并回复:代孕查看更多代孕妈妈的故事。

编辑/王茜

猜你喜欢

胎心佣金网贷
线下餐饮转战外卖指南 深度解析佣金与流量
基于价值导向的社会渠道佣金体系优化研究
网贷行业:一年内887家网贷平台退出
网贷行业:一年内887家网贷平台退出
进股市前应确认券商佣金费率
网贷运营平台总数持续减少 投资人数环比上升7.48%
网贷运营平台总数持续减少 投资人数环比上升7.48%
胎心监护:胎儿健康早知道
胎心监护,聆听宝宝的心声
中国网贷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