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片羽(组诗)

2021-03-26胡亮

滇池 2021年4期
关键词:后脑勺水泥路绿皮

胡亮,生于1975年。著有《阐释之雪:胡亮文论集》《琉璃脆》《虚掩》(《窥豹录:当代诗的99张面孔》),编有《出梅入夏:陆忆敏诗集》等多部。获颁第5届后天文化艺术奖(2015)、第2届袁可嘉诗歌奖(2015)、第9届四川文学奖(2018)、2018年度十大图书奖(2019)、第3届建安文学奖(2020)。

丰收

秋天像一个可以伸缩的榫头:对少年来说,

是夏天的长尾巴,对中年来说,

是冬天的短脖子。夏天我没有训练

潜水,冬天也没有计划滑雪。

西风如车,娴熟地搬运着从银杏叶

尖端滴落的一克理想——从这个身轻

如燕的金色密封舱,我该不该尝试

向外跳伞?秋天已经派来一株

双荚决明,在我上班或下班的中途,

一边开花,一边挂果,一边无言

答疑,像一个双手合十的鹅冠花和尚。

无言,就是五千言。再乘上

几次过山车,我或能习得上乘的孤独。

千岁忧

就像一只巨大的老鼠,钻进了灌木丛,

只露出了一条三公里长的尾巴——

一条水泥路早已报废,仍然吃力地

蠕向山顶。斑茅,牡荆,火棘,

葛藤,狗尾草和狼尾草,合拢成一只

怯生生的绿嘴巴,想要吃掉

这条水泥路。就像一只蝴蝶想要消化

一对烤熟的牛睾丸——

绿嘴巴给绿胃送来了一场场化学危机。

小团圆

第一轮明月不断撤退,

有时撞上了隧道口,

有时游过了桉树林,有时跳上了

兽脊般的小山丘,——被我和一辆绿皮

火车无望追赶。就在这些时候,

第二轮明月高悬于涪江左岸,一动

也不动,——被她无理纠缠。

两处清辉好无赖,拧紧了两个身体的发条。

我的急性子与绿皮火车的慢性子

强行签订了协议:

时速要提高到一百六十公里,

两轮明月要遇合成一轮明月。

悖论

在颓废与花拳绣腿之间,有一株铁骨素。

在沉默与谀词之间,有一株铁骨素。

在孤独与儿童合唱团之间,有一株铁骨素。

铁骨素是一种兰花,长得很像

一种新诗。这株铁骨素

靠生闷气而活命。这株铁骨素

已然退入寸土,它希望自己能够尽快

绝种。然而……它……却越来越葱茏……

荒诞派

我有一颗桉树的心,却有半个表演系的身体。

你給我讲了剧情——

要用牙齿咬住两只耳朵,要用耳朵蒙住

两只眼睛,要用眼睛看到后脑勺,

要用长在后脑勺的短发捆住

舌头,要在说话以前缝上自己的大嘴巴。

尤奈斯库独爱木偶戏,却也从未

设计出这样的高潮——你的小嘴巴,

啊,你的小嘴巴,

三分之一属于隐身人!三分之一属于你!

这怎么可能?还有三分之一属于我?

猜你喜欢

后脑勺水泥路绿皮
城市的地下有什么
村居
后脑勺的意义
一条蚯蚓在水泥路面上蠕动
水泥路的面积
清华园站关停,绿皮火车引追忆
人小鬼大狄仁杰
再见,绿皮火车
后脑勺
广西告别“绿皮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