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夜行者(组诗)

2021-03-26周兰

滇池 2021年4期
关键词:滇池玉溪晚安

周兰,居云南,玉溪澄江市第二中学教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诗歌写作爱好者。作品散见《大家》《边疆文学》《滇池》《滇中文学》《玉溪》《玉溪日报》《抚仙湖》“文艺荐读”“玉溪文艺”“小鎮的诗”等网络平台。2014年获第十届滇池文学奖提名奖。

夜行者

月色清浅。苦露水洗过的荷塘,流水

比一枝干瘪的莲蓬还要瘦

两个孤独的人,十指相扣,去一个

没有路的远方。累了,就坐下来

唱一回《渭城曲》或者再讲一讲

被烧死在罗马广场上的布鲁诺

累到什么也不想说,就什么都不说了

夜行者怀抱一块石头,睡一会儿。这世间

再没有比沉默和一块石头更可靠的事物了

说晚安

睡觉之前,说晚安

这是一个带着棉被的柔软,和芬芳的

词语。是一个被爱着的人,才听得到的

词语

因为我爱你,说晚安。怕你担心

一天的最后时刻,我没有想念

因为我爱你,说晚安。怕你像个

婴孩,执意要听着妈妈的

摇篮曲,才肯入睡

在这个尘世,我丢掉的已经太多

空出来的地方都将用来,在陌生的时光

对你,说晚安

白露歌

甚是担心,薄薄的肩膀挂不住四野秋凉

你该有一件长袖的衫子

蟋蟀,彻夜无眠,

用力喊一个人的名字

叮嘱早睡的话,说了多遍

怕你,头又疼了

还有心,也疼!唱完这支《白露歌》

天就亮了。从此白了的露水,白了的

少年头,让我羞于怀疑爱情

沐歌

在水里睡一会儿,我太累了

秋夜凉薄,我需要一泓清波

温暖、透明,缠住我的每一寸肌肤

生活坚硬。这人间,我爱得太诚实

疼痛的心,留给柔软的水抱一抱

伸出冰凉的手,告诉你

我怕冷

怕我在丰盈的泪水里,蜷缩成一个胎儿

退回温暖的子宫,准备

重新降临人世

野鹤

衣衫褴褛、破帽遮颜,走过繁华闹市

如此沉着,必是身怀绝世武功

这和王荆公,与一只虱子对话

纵论天下于朝堂,是一回事

水边的野鹤,不屑于结伴,与闲云

交谈。模仿我的样子,昂着高傲的头颅

它不是孤独者

它和扪虱的名士、扪虱的宰相、扪虱的帝王

同路。它还与一首诗歌,同路

无关漂亮的辞藻,唯有

直抵人心的华丽

水尽处

山穷处,走水

水尽处,走荒草,走沼泽,走悬崖

没有一条路,是所有人的路;也没有

一个人,没有一条路

悬崖,往下是地,临万丈深渊;往上是天

见长空万里

两个孤独的人,站在悬崖上谈论佛陀

或基督,谈论骑青牛而去的人

他们亲吻,交换口水,是彼此的敌人

和情人

亚历山大

是举起剑的时候了

一个结,耗尽了我的青春。须发皆白

才发现:很多人都中了圈套,我也在其中

我本骄傲!命若草芥,身在尘埃

高昂的脖颈,高举着独立自由的头颅

除了天空,没有什么,可以

令我仰望

在黑夜中行走,手里握着一把剑的明亮

绝不模仿!因为我不是一个优秀的匠人

既然已是死结,何必言解?劈了它

就好

宏大

因为有光,太阳比地球大。因为有很多光

太阳不过是,银河里的一滴小水珠

有人安慰我说,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

自己的弱小。我回复说,每个人都是弱小的

唯有真理宏大

从真理,到法律,到政策,到权力

是地球,到太阳,到银河的反过程

在这个逐渐缩小的过程里

我的目光,从未指使我卑躬屈膝

高蹈者的眼睛,只用来仰望宏大的事物

落叶诗

赶尽杀绝一张落叶,秋天动用了狂风

如果不够,还可以动用暴雨

整个天空,都已退出。无可退时,就

退于涂中,退于浊水

这让我想起春天,一张叶子被春风

和雨露,一遍又一遍赞美,要它交出绿荫

交出果实

当我把一张落叶扔进垃圾堆,我还想起了

“鸟尽弓藏”这个词,或想起韩信,想起

周亚夫,想起贾谊

猜你喜欢

滇池玉溪晚安
小熊当当,晚安
让破碎的生命站立:那是硬核兵哥哥的伟力
晚安,我的小松鼠
从好,到美好
从好,到美好
“《滇池》之友”公告
晚安,小兔
晚安,大猩猩
「滇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