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洋婚里的抠门老公:一张白条逆爱而行

2021-03-25马小铃

知音(月末版) 2021年3期
关键词:荷兰儿子

马小铃

宋秋艳嫁了个高大帅气的荷兰多金男,没想到,这个老外的抠门,简直叹为观止!

远嫁荷兰,遭遇抠门一家人

现年42岁的宋秋艳是山东省日照市人。30岁那年,与丈夫离异后,前夫一次性付清了儿子的抚养费,便跟着新妻子去了日本定居。宋秋艳靠着这笔钱,开了家寿司店,把孩子拉扯大。

2018年1月,宋秋艳去青岛进海鲜,在那里遇到了现在的丈夫,荷兰人琼安。

那天,琼安在一个摊位上买梭子蟹,大概只需要一百多块,可店家在计算器上摁了个720,宋秋艳觉得店家有点太不地道了,便挺身而出,帮琼安省了一笔钱。琼安感激万分,便热情地请她喝咖啡。

宋秋艳英语口语还不错,那天两人相聊甚欢。琼安比她小3岁,未婚,身高1.80米,是个律师,兼一家中荷合资公司的法律顾问。互加微信后,两人一直保持着联系。一个月后,琼安回荷兰前,特意跑到日照来跟她表白。宋秋艳吓了一跳,故意带上儿子想吓退他,可琼安却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你!”

就这样,7个月后,宋秋艳和琼安结了婚,并来到了荷兰。一落地,她就被琼安家宽敞的五室两厅的别墅亮瞎了眼。老公帅气、温和又多金,顿时让她将之前的种种顾虑抛之脑后。

第二天,琼安的父母驱车来家中,欢迎新儿媳。在国内的时候,宋秋艳为公婆选了一套价值五千元的雅诗兰黛化妆品和价值八千块的茶具套装。门一打开,荷兰公婆就热情地给了宋秋艳一个大大的拥抱。寒暄之后,婆婆神秘地拿出个小盒子说:“艳,这是送给你的新婚礼物!”结果,打开一看,里面竟是一个非常普通的香薰蜡烛,还有张购物小票。

后来,宋秋艳才发现,这家人的抠门真是如出一辙。由于没有合适的工作,等琼安上班后,秋艳就开始做家务。那天,她看琼安脏衣服堆了半桶,就开了洗衣机和烘干机,熨好后叠放得整整齐齐。

没想到,琼安下班后看到秋艳洗了他积攒的衣服,简直如割肉般心疼,捂着脸问:“为什么要这么快洗衣服,明明还能攒大半桶呢,开一次洗衣机都是钱!还有,亲爱的,晚上7点之后电费打七折,所有的电器到了晚上再开。”秋艳惊愕得半天闭不上嘴。

琼安还教她怎样在“吃”上面薅羊毛。他特意制作了一张表格,注明哪家超市在每周的哪一天公布打折物品。公婆也随即附和:“对,这可是门学问哦。上周西兰花0.45欧一棵,我趁着上货的那天一口气买了十棵,吃了一星期的西兰花呢!”秋艳很郁闷,这么抠抠搜搜的,有意思吗?

2018年11月底,琼安请了年假,带上他父母,安排了去往荷属阿鲁巴岛的旅程。对此,宋秋艳根本提不起半点兴致。不用说,他肯定又要买廉价航空,住最便宜的旅店了。

没想到,琼安给公婆定的是荷兰皇家航空的商务舱,酒店是当地的五星级行政套房。

那几天,琼安简直变了一个人。价值150美金的龙虾餐,他眼睛都不眨一下;晚上,琼安和公公还身着西装去楼下的酒吧参加晚宴,一杯普通的利口酒,就抵得上他们在荷兰一星期的伙食费。

更震惊的是,抠门的婆婆竟然买了一件镶有真钻的比基尼,直接躺在沙滩上日光浴。秋艳彻底心理失衡了:口口声声说要节俭,这钱花到自家人身上,可真是阔气啊!说白了,不就是因为自己是个外人么!

磕磕绊绊,一张白条逆爱而行

真正让秋艳对这种生活深恶痛绝的是圣诞节。12月25日一大早,她就去圣诞树下找写着自己名字的礼盒,拆看礼物。结果,打开琼安给自己准备的大礼盒时,里面却没有礼物,只有一张纸条,写着:“一把寿司刀。”

琼安还从后面环绕着她,说:“你不是想开一家寿司店吗?我之前去商场看了,寿司刀好贵哟,最便宜的也要75欧元。明天商场全部五折,等打折了我再去买了给你,所以就先写个纸条,我是不是超聪明?”

秋艳差点气得七窍生烟,眼泪夺眶而出:“这样有意思吗?不,你不是节约,你是自私。你们全家出游,那么奢侈,可你连个圣诞礼物都要给我先画个饼、赊个账。那等我生病了进医院需要用钱,你这样一毛不拔,我如何信任你?”

琼安依旧一副无辜又懵懂的样子,耸耸肩嘀咕着:“你想太多了。荷兰医疗免费,你去医院的话,我们不用花一分钱呢!”

渐渐地,宋秋艳也彻底看清楚了。以前大家都觉得西方男人有情调、尊重女性,但这种自私、利己主义也是刻在骨子里的。不过,吵架归吵架,她很快开始为自己筹谋,决定把积蓄拿出来投资开一家寿司馆,经济独立后,她才有底气。

2019年4月,宋秋艳投入六万多欧元加盟的寿司店正式开业。本着在国内的经验,她一开业即打出了“大酬宾、全店85折”的广告,可出乎意料,上门消费的寥寥无几。宋秋艳又花大钱在一些华人公众号和荷兰网站上打广告,可惜仍旧没有收益。

琼安之前提醒她,在中国的经验不能完全挪到荷兰来,最简单的一点:荷兰人习惯看纸质的信息,不怎么看网络上的广告,现在中国都5G了,可荷兰还在用3G。可她十分不屑,觉得自己在国内这么多年积累的宝贵经验,难不成还不如一个长在蜜罐中的老外?

结果,餐馆由于生意惨淡,寿司店生鱼等新鲜货无人问津,不得已,她只得忍痛处理了一大批海货,一下子就赔了几千欧元。

回家后,秋艳心情颇为烦躁。结果那天,琼安又因为不想花钱去理发,在家中用剃刀自己理,弄得到处是碎头发。

宋秋艳彻底爆发了:“你是不是有病?节俭也要有个度吧!你把家里弄得乱糟糟的,还得我来收拾。攒那么多钱做什么,带进棺材?”秋艳边说边流泪,感觉这段婚姻实在太仓促、太儿戏了。

琼安走上前来想跟她解释,可她一句话都不想听,摆了摆手,出門去了餐馆。一连几天,宋秋艳都是在餐馆仓库里的行军床上睡觉。

店里的生意一直不温不火,秋艳着急上火,结果,荷兰这个高福利、高税收的国家着实给了她一记棒喝——2019年6月中旬,税务局来信就要结清前半年所有的税。这一看,吓了一跳,在每月已经缴纳了租金等各种税费后,她还需要支付九千欧元。

那个时候,宋秋艳的儿子已经拿到了阿姆斯特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当时,她还没有绿卡,所以儿子来荷兰只能申请学生签证,缴纳国际学生的学费。如果再加上生活费用的担保,一年下来至少也要2万欧元。急火攻心之下,宋秋艳突然病倒了。

8月的一天,秋艳在餐馆工作的时候晕了过去。等再醒来时,琼安和儿子辰辰竟然都围在秋艳身边。

医生说,秋艳没有什么器质性的病变,观察后即可出院。但宋秋艳营养不良,过于焦虑,有抑郁症的倾向,醫生建议她出院后预约心理医生做个检测。

看到儿子,宋秋艳激动地问他怎么到荷兰的。儿子说,琼安第一时间联系了他,得知妈妈晕倒进了医院,辰辰用之前办理的欧盟旅游签证坐最快的航班来荷兰,还是琼安给买的机票。

两个星期后,宋秋艳见到了心理医生,经过诊断,她患有中度抑郁症和重度敌对,需要药物来辅助治疗,但医生说最重要的是家人的温暖和陪伴,也需要自己想开,战胜病魔。由于患病,宋秋艳无力打理餐馆,只得向总部申请调派了一名经理人。

最高级的爱,从来不是物质

回家后,琼安去上班,家里只有宋秋艳和儿子。

宋秋艳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拉着儿子哭诉:“妈妈好后悔,当时头脑一热嫁到荷兰,现在,生意没做起来,还赔上了为你积攒的教育基金,都怪我!阿姆斯特丹的学费要是凑不上,你错过了国内的大学报考,这就荒废了一年的时光啊!”

辰辰一头雾水,说:“琼安叔叔没有告诉你吗?刚来荷兰的时候,他就把学费都给我交了,还用他的钱为我做了担保,学生签证已经在办理了。对了,他还给我报了马术课和滑雪训练课。他说你提过,我小时候最喜欢滑雪,一直没有机会学,所以,他愿意帮我完成这个愿望。”

听完儿子的话,秋艳既惊讶又疑惑。

这时,琼安手捧玫瑰敲门进来,解释说,他请了半个月的假,要亲自在家照顾她。

那段时间,琼安又是帮秋艳洗头,又是拉着她上超市买打折商品,还拉着她挨个和国内的亲戚视频,忙得不亦乐乎。而他本人却乐此不疲,说这个病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所以,要多安排点活动。

秋艳有时候觉得这个大高个是不是脑子不好,便认真问他,为什么上个超市那么抠,却舍得给自己儿子,一个没有血缘的人斥巨资、花巨款?

琼安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血缘有那么重要吗?我爱你,爱屋及乌,自然也爱你儿子啊!”简简单单一个爱字,让秋艳恍然明白了些什么。

作为一个世故的中年女人,宋秋艳早就习惯了用物质衡量一个人的心意,却忘了真正的情感,从来无价。

从一开始,宋秋艳就觉得琼安家庭条件好,想当然地认为,爱的最高层次就是体现在物质上,可琼安一家对钱财的态度却给她上了一课。

得知宋秋艳有了情绪病后,荷兰公婆也住了进来,不停责备琼安没有好好照顾秋艳。两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十分夸张地非要为她亲自下厨,说琼安的手艺不好。不过他们依旧会看看每天什么食材会打折。曾是大学老师的公公还陪辰辰下棋聊学习,直夸他高智商,是天才。

秋艳被这两个如孩童般的老人逗得咯咯直笑,笑着笑着,秋艳内心既感动又矛盾,何德何能,自己这辈子会遇见这么单纯善良的一家人?

儿子辰辰也很快融入了当地生活。他告诉秋艳,一开始,他也因为荷兰人的抠门而感到不适,可年轻人的接受能力强,他很快就结交了一群好友。

儿子说,荷兰以前是金融大国,所以,百姓对于钱的看法更加保守,但他们并不是抠门,只是希望把钱花在刀刃上,所以荷兰人在教育、旅行、房产上就特别大方。

儿子的一番话,让宋秋艳打开了所有的心结。原来,生活中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对错,抠门也好,大方也罢,只要符合他本人的行为逻辑,作为妻子,为什么不能包容和理解呢?

更何况,大病一场,秋艳早已看清这个大高个的真面目——如果不是真正出于爱,他何必在自己这个半老徐娘身上浪费时间呢?

想到这儿,秋艳主动跟琼安道歉,为之前的武断感到惭愧,也衷心感谢他为辰辰所做的一切。琼安喜极而泣,一把将秋艳抱起来转了一圈,叫道:“好开心,我最爱的女人又回来啦!”

正巧,当时经理人打理寿司店已经一个月了。之前连续赔本的寿司店竟然起死回生,营业额达到了六万欧元!宋秋艳惊讶地问经理人是怎么做到的,对方说:“发传单呀,挨家挨户扔进信箱就可以!”

听了这话,琼安傲娇地做了一个“我早告诉过你了”的表情。

2020年11月秋艳生日这天,琼安和公公婆婆都为她准备了生日礼物。秋艳之前随口提了一句,想要一个冬天用的暖脚宝,可拆开礼物后,发现琼安竟然斥“巨资”为她买了一个移动暖炉,不仅可以暖脚,还能暖全屋呢!

看到礼物之后,宋秋艳一声怪叫:“快快快,小票呢,明天就回去退了。买个热水袋就得了呗,都是同一个系统的,这一个暖炉的钱都能喝一年的牛奶了,多浪费!”

一家人看到宋秋艳的这个反应,她的公公婆婆大笑起来:“艳,你也越来越‘荷兰啦!”

编辑/邵鸾飞

猜你喜欢

荷兰儿子
打儿子
凡·高
荷兰漂浮船夏天的打开方式(环球360)
谁的儿子笨
你养的好儿子
“荷兰威尼斯”羊角村:这里岁月静好
幽你一默
完美的儿子
枷锁 ——阿伦德(荷兰)▲
五名索马里海盗被引渡至荷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