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朱砂痣,白月光:建一座花城“逆转”爱情替身

2021-03-25岁安暖心

知音(月末版) 2021年3期
关键词:周正泸州前男友

岁安 暖心

崔玉欣从重庆师范大学临毕业之际,初恋男友突发心梗去世。她回到家乡泸州工作后,始终走不出伤痛,直到遇见和初恋男友长得很像的顾伟。崔玉欣情不自禁地把顾伟当成了初恋男友,并按照初恋男友的样子去“改造”他,结果顾伟深陷“变身”困境,无法走出……

淪为替身:“故地重游”的女孩有故事

2018年11月的一天中午,饥肠辘辘的崔玉欣直奔一家湘菜餐厅:“老板,今天都有些什么菜啊?剁椒鱼头还上不?”说着直接探头去看饭菜,头卡进不锈钢窗口,拔都拔不出来,她吓得“哇哇”大哭。

情急之下,一个身穿厨师服的高个男青年从厨房里跑出来,顺手拿起旁边的塑料盆,猛地朝她的屁股打去。崔玉欣一愣,本能地拔出头来,兴师问罪:“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有你这么揩油的吗?”对方笑了:“你的头,也没我想象中的大嘛。”回过神来的崔玉欣端详对方:高高的鼻梁,深邃的眼眸,都是熟悉的模样,眼眶顿时泛红……

崔玉欣,1995年出生于四川省泸州市,2013年考进重庆师范大学,初恋男友周正华家在湖南。大四实习时,两人在一起租房子住,周正华天天给她做可口的湘菜。他们约定毕业工作后就买房结婚。毕业前,两人在重庆奔波找工作,哪知周正华因突发急性心肌梗死去世了。崔玉欣悲泪长流。

崔玉欣放弃留在重庆,精神恍惚地回到家乡泸州。在父母和亲友劝说下,她勉强到泸州金阳幼儿园当了一名临时性助教。每天与孩子相伴,她仍然快乐不起来。她看过心理医生,也无济于事。父母和医生劝她出去旅游散散心。她和主教老师商量后,向学校请了两个月假,选择去重庆“故地重游”。

崔玉欣住的酒店楼下新开了家湘菜餐厅,有一股浓浓的湘西风情。她走进去,点了几个湘菜,辛辣味瞬时填满口腔,泪水顺着眼角流了出来。崔玉欣每天都来吃,直至被顾伟“相救”……

崔玉欣得知顾伟27岁,是这家餐厅的老板,老家也在湖南,重庆大学毕业,因喜欢重庆留了下来。

莫名其妙的缘分,让他们成了朋友。崔玉欣逛完解放碑回来,给顾伟带好吃的鲜花饼,顾伟则提前准备好她爱吃的糖油粑粑。顾伟对她有了好感,大大方方地向她表示爱慕之意,却被崔玉欣婉拒。

崔玉欣仍天天来餐厅,顾伟观察到她眉宇间常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忧郁。有几次,他注意到她对着菜肴默默流泪。餐厅服务员提醒老板顾伟:“她是不是有想不开的事?老板,你离她远点!”

顾伟纳闷又担忧。他上大学时选修过心理学,觉得她可能需要去看看心理医生,于是将她“骗”到医院。崔玉欣反应很强烈:“顾伟,你太自以为是了!”顾伟耐心劝道:“我觉得看下医生是最好的选择。”崔玉欣飞奔似的离开医院,顾伟怅然若失。

崔玉欣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了。直到半个月后,崔玉欣再次来到店里,泪眼婆娑地望着顾伟:“对不起,请原谅我不辞而别,其实我是在逃避过往和你对我的好……”顾伟看她前言不搭后语的样子,说:“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崔玉欣破涕为笑。

一天晚上,崔玉欣把她的伤心初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顾伟。“他也是湖南人……你俩长得太像了,连做出的菜的味道都一样……”顾伟觉得她心里隐藏了太多的悲伤,安慰她:“时间会慢慢淡化痛苦。”

崔玉欣说她因过度思念周正华,患有“记忆强迫症”,对现实中和前男友相近的一切人和事都想接近和迷恋,一旦走近后,发现不是周正华,又会感到绝望。顾伟似乎明白了她拒绝自己的原因。

接受“改造”:扮演前男友心力交瘁

2018年圣诞节,崔玉欣提出让顾伟陪她去逛商场,特意为他挑选了一件黑色的外套和白色打底衫,下身搭配复古蓝牛仔裤和一双马丁靴,又把一条卡其色围巾随意裹在他的脖子上。她上下打量着,眼里闪着泪花。崔玉欣打开手机,顾伟看见照片上的周正华正是他的这身打扮。意识到她是把自己当成前男友进行“改造”,他内心泛酸,默然接受了。

崔玉欣还去超市给顾伟买了很多橘子味日用品,那都是周正华最爱用的味道。崔玉欣每每和他在一起,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橘子香味,就会露出满足的笑容。顾伟欣慰中又有几分压抑。

一次,崔玉欣突然要吃牡蛎,顾伟因为痛风,不能吃高嘌呤食物,委婉地劝她改吃别的。崔玉欣沮丧地说:“正华最喜欢吃牡蛎,他以前喜欢剥给我吃……”看着崔玉欣失望的表情,顾伟咬咬牙,还是陪她去吃了。半夜,顾伟因剧烈疼痛跑出去买止疼药。等他回来,崔玉欣被吵醒了,问他出去干什么,顾伟说牙痛去买药了。崔玉欣这才放心。

其实,自从套上“周正华”的外壳后,顾伟不断迁就,却让内心承受很大压力,但他不能表达、发泄出来,他不想崔玉欣发现他的异样,他要隐藏这些情绪,配合着治愈她。

2019年2月的一天,崔玉欣说过几天是她和周正华的相恋纪念日,想去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点重庆照母山“故地重游”。顾伟答应了。

那天,崔玉欣早早在约定地点等着顾伟的出现,并给他准备了一瓶温热的橙汁,这是周正华最爱喝的饮料。顾伟接过橙汁喝了起来。崔玉欣瞬间红了眼眶:“你还是舍不得我一个人,是吗?”

顾伟定了定神,回答道:“是啊,想来看看你有没有乖乖听话。”崔玉欣抹了抹眼泪,连连点头:“有!我有听你的话,我要好好生活。”腊梅正在绽放,时间好像什么都没有带走,却又让她一无所有……崔玉欣忽然掩面痛哭。

顾伟连忙开导她:“玉欣,你看今年的腊梅开得多好啊……”语气像极了周正华的口吻。过了许久,崔玉欣抬起泪眼婆娑的脸庞,望着顾伟:“可是去年的阳光不能温暖今年的腊梅,今年的腊梅也见不到去年的温暖。有什么用呢?没用的。”

顾伟说:“有用,因为腊梅一直都需要温暖,去年需要,今年需要,以后也同样需要。我也是一样,今天在,以后也一样会在,会一直在身边温暖你。”崔玉欣心里突然有一股暖流滚过。

那天,他们欣赏了照母山的腊梅,沐浴了暖冬的阳光,崔玉欣觉得好像世界又变得明亮了起来。

顾伟愿意接受崔玉欣把自己“变身”成她的前男友,是因为他咨询过心理医生,这样做能暴露她的焦虑和恐惧,再通过心理暗示的方式来对抗这种焦虑情绪,最后,达到消除焦虑和恐惧的目的,心理学上把这叫做系统脱敏法。

对顾伟进行“改造”后,崔玉欣情绪稳定多了,脸上也有了笑容。一天,她接到瀘州同学的电话,很伤感地对顾伟说:“我想回家看看,周正华很喜欢泸州,曾想去泸州工作,但直到走了也没如愿。”

顾伟连忙说:“我陪你去泸州,帮周正华实现他的心愿。”那一瞬间,崔玉欣泪流满面。

崔玉欣领着顾伟在泸州游玩的地方都是周正华来过的,她分享着幸福往事。顾伟努力地做个愉快的倾听者。最后顾伟决定在这里开家湘菜分店。

顾伟把想法告诉了崔玉欣,崔玉欣激动得紧紧抱着他说:“谢谢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

2019年5月,经过一番筹备后,泸州分店正式开业,顾伟和崔玉欣见面的时间更多了。崔玉欣也慢慢开始关心顾伟,鼓励他报考公务员。湘菜餐厅太辛苦了,且烟熏火燎,对身体也不好。

顾伟听从了她的建议,把餐厅交给别人打理,和崔玉欣每天出入图书馆。经过几个月的辛苦备考,2019年11月,顾伟被录用为泸州市土地管理系统公务员,崔玉欣也顺利考上幼儿老师。

建一座“花城”:让我们爱情治愈

2020年初疫情期间,顾伟和崔玉欣隔着红色的警戒线,戴着口罩互相挥手。那一刻,顾伟觉得崔玉欣在冲着他笑,那是一种很甜蜜、很温暖的笑容。

4月,顾伟迫不及待地等着小区解封,第一时间去看望崔玉欣。那天,他特意去理发店做了发型,捧着一束鲜艳的红玫瑰,出现在崔玉欣的家门口。

崔玉欣笑嘻嘻地把顾伟迎进家里,顾伟看着她说:“百年难遇的新冠疫情都能过去,这世上还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所以,你愿意有新的开始吗?”

崔玉欣早就感受到了顾伟浓烈的爱,所以对于他的告白一点也不惊讶,她红着脸说:“我等你太久了,你可算是来了。”顾伟激动地抱起她转圈,崔玉欣把头埋进他的怀里。

有了爱情滋润,崔玉欣的“记忆强迫症”逐渐康复。两人决定婚前试爱,搬进出租屋。搬家那天,顾伟特意包了水饺,并很自然地放入了虾米提鲜。在吃饺子时,崔玉欣连声说饺子鲜美可口,可很快她困惑地问他:“咦,饺子里有虾米,你放虾米啦?”

顾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放下碗筷,合掌连声道歉:“对不起,我一般习惯放虾米提鲜的,忘了正华大哥不喜欢吃虾,实在对不起。”他边说边起身准备重新给她包饺子,被崔玉欣拦住了。

其实,虾米肉馅饺子很鲜美,一向注重健康的崔玉欣觉得顾伟的饮食习惯正是她喜欢的,而以前她从没关注过,因为他一向迁就自己,从不展现真实的喜好,如今,他无意间展现出最真实的一面,却让他如此负罪歉疚和窘迫不安,这让她非常心疼。

吃完饭,崔玉欣特意去收拾顾伟的衣服准备清洗,却意外掏出抗抑郁的药物,联想起她起夜时会发现客厅亮着灯,顾伟在沙发上发呆,顿时明白了,顾伟为了顺从抚慰自己,隐忍变成另一个并不熟悉的男人,内心承受了极大压力,以至于深陷抑郁。

崔玉欣心痛万分,她走到顾伟身边:“那晚你吃了牡蛎其实不舒服的吧?”顾伟迟疑了一下,敦厚地笑了:“这也被你发现了?当时怕你担心。”“你带我走出伤痛,自己却陷进去了,对不起。”崔玉欣哭出声来。

顾伟愣了一下,忽然明白她说的话,马上抚摸她的头发:“能把你从思念的深渊里拉出来,我做对了。”那一瞬间,崔玉欣对他有太多愧疚,也发自内心地爱上了顾伟本人,而前男友已渐行渐远。

第二天,崔玉欣和闺蜜聊天时,更笃定了自己的判断:她早就爱上了顾伟,只是她把关注点放在前男友身上,一直不愿意正视而已。仔细想想,这个“前男友”身上确实有些独特的隐忍担当气质和喜好,是周正华所没有的。他的包容和耐心一点一点地改变着她,他早就不是“替代品”了。

如今,崔玉欣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顾伟从“替代品”的阴影里拉出来。她知道顾伟喜欢花,于是,她决定在花上做文章。

崔玉欣悄悄地在网上联系到一家农场主,用自己的积蓄,在泸州郊区租下一块两百平方米左右的农场土地,还有个杂物间,她想先瞒着顾伟,等一切初具规模之后,再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崔玉欣利用每天的下班时间,起早贪黑地打理这个院子。她从花店买来数不清的花种,去图书馆借了一堆花卉养殖专业书籍,学习种花的经验。

但这样耗时耗力的工程,也让崔玉欣陪伴顾伟的时间变少。虽然顾伟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有些委屈,不知道崔玉欣怎么回事,突然对他变得冷淡了。

一天下午,顾伟早早下班后,开始寻找蛛丝马迹。跟到了目的地,他才恍然大悟,这里简直是人间仙境啊,满院围墙爬满蔷薇花,院里种满了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热情奔放的向阳花,还有明艳靓丽的风信子,各种鲜花绽放,是一个美丽至极的世界。

这时,崔玉欣发现了顾伟,欣喜地朝他跑过去:“你怎么来了?你说想拥有一个自己的花园,我就偷偷地租了这块地,还准备给你个大惊喜呢。”顾伟高兴得像个孩子,抱着她说:“我就知道,你的小脑袋瓜里装的全是我。我太幸福了!”

崔玉欣顺势提议:“我们不如一起种一株花,那这个花园就有爱的模样了。”顾伟连连点头:“那就种向阳花吧,欣欣向荣,永远朝着阳光,时时刻刻温暖我。”他捏了捏崔玉欣的鼻子,一脸的宠溺。

两人每天下班后来花园打理。看着花园里茁壮成长的向阳花,他们满脸欣慰,内心满是甜蜜快乐。

顾伟很喜欢崔玉欣的改变,也很感动于她的用心。两人决定退掉出租屋,搬到“花城”来住。在这里,顾伟褪去她“前男友”的影子,两人一起上下班,打理院子,过着一种“神仙”般的日子。他们还给“花城”取了一个有爱的名字“花城蜜语”。

崔玉欣惊喜地发现,原来真实的顾伟才是她爱的人。她想象着和顾伟结婚的幸福场景,对顾伟说:“我希望在‘花城里举行我们的婚礼。”顾伟满口答应:“那时,新娘置身在一片花海里,多美啊!”

一天晚上,夜色朦胧。俩人相约共进烛光晚餐。其间,崔玉欣向他深情表白:“谢谢你在我最脆弱的时候出现,让我度过最困难的日子,以后你要一直做我的‘盖世英雄。”顾伟眼眶湿润,双唇轻颤,说不出话来。他用力抱住崔玉欣,久久不愿松开。

过了好一会,顾伟突然从兜里掏出一枚戒指,单膝下跪:“求婚这件事,本应该我来做。感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让我成为更好的自己。你可以尽情撒娇、胡闹,都没有关系,我永远在你身后保护你。嫁给我好吗?”崔玉欣也着实没有想到,两人居然都各自准备了求婚。她哭得像个泪人,连忙说:“我嫁给你!”

求婚仪式结束后,幸福的两人趁着夜色,在月光和明暗交错的蜡烛光下,牵着手翩翩起舞。

2020年国庆节,在双方父母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这对有情人走进婚姻殿堂。

婚礼上,两人交换结婚戒指,顾伟对新娘说:“我们的爱情,会和花城的花花草草一直生长,那是我们的幸福之花。”崔玉欣的眼里满是钟情和幸福。

编辑/陈洪生

猜你喜欢

周正泸州前男友
南门赏樱(外一首)
李伟贤、叶子康、周已程、周正男作品
酒醉泸州
泸州将新增一大批公园绿地 为市民营造“绿色盛宴”
Analysis of Transportation Methods and the Relation to Social Development
开店
匀变速直线运动规律应用中的一类典型易错题
冻死那个
捕鸟仪之恋
模仿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