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爱情辟邪:血吊坠疯魔了那个被“漫灌”的女孩

2021-03-25聂小满南粤

知音(月末版) 2021年3期
关键词:男友女友

聂小满 南粤

近一两年,商家大肆营销、售卖“血吊坠”,并大打噱头:采情侣一方之血灌注入瓶,赠与另一方,不仅能挡灾、辟邪,还能证明爱得深刻。这种畸形的“邀宠”方式竟遭追捧,令人匪夷所思。

2020年初,女孩吴静怡将装有自己血液的吊坠送给男友何斌以示爱意,仅3个月后,她却向何斌举起了刀……

初爱微甜:那个女孩狂奔追爱

“何斌!”2020年1月16日晚7点,广东省湛江市,时年27岁的何斌刚走下居民楼,准备和哥们去打篮球,时年23岁的吴静怡喊住了他,她小跑几步上前撒娇:“我们别冷战了好吗?是我的错。”她拿出一个小巧的磨砂吊坠,慎重地挂在他脖颈上:“送你的和解礼物,好了,你去打球吧!”

何斌是广东省湛江市人,家中独子,父母是生意人。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毕业后,他在湛江市霞山区一家外贸公司工作,因外形不错,条件优秀,追他的女孩不少,但,自从和大学时期的恋人分手后,他迟迟没有再恋爱。

吴静怡也是湛江本地人,家中独女,父母均在事业单位工作。2019年6月,她从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一大学毕业后,进入何斌所在的外贸公司。别的领导、同事带新人都例行公事,何斌较认真,得到了新入职员工们私下的一致好评,吴静怡更是对何斌產生了仰慕之情,她卖力打听有关于何斌的一切,从工作习惯到爱好、口味,一一细心记下。

何斌经常熬夜加班导致晚起,来办公室时,来不及吃早餐,吴静怡每天换着花样为他选早餐品种;何斌周末喜欢去海边采风,吴静怡横扫市内几个沿江公园,只为与他遇见。吴静怡长相较甜美,她的执着付出,让何斌也有所触动。

他曾向好友李正明吐露,吴静怡各方面都很好,但她过分付出,让他有些压力。李正明打趣:“这么好的姑娘千载难逢,拿下!”因此,2019年9月,何斌接受了这份爱,和吴静怡成了恋人。

何斌叮嘱,公司大领导比较反感办公室恋情,因此,他们平日在公司里,只能是同事关系,吴静怡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配合。在公司,何斌绝不会和吴静怡有任何亲密举动,但下班后,他们骑着单车追晚霞,在海边踏浪,很是甜蜜。

2019年11月的一天,两人在闲聊时,何斌提及,在何静怡同批的新人里,他最看好一个名叫郭子琪的女孩,她肯学习,又卖力。

吴静怡脸色突然沉了下来,她逼问男友是不是一早就对郭子琪有好感,所以此前才迟迟没有接受自己的示好。何斌很诧异:“工作归工作,生活归生活,我分得很开的。”然而,吴静怡还是不开心,何斌只能反复耐心解释,此事才过去。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何斌发觉,吴静怡敏感多疑,占有欲很强,令他身心疲惫。2019年12月初,郭子琪被调为何斌的助手。吴静怡下班后,对何斌一顿发火:“我都已经表示出我很介意你和那个郭子琪的关系了,你居然还同意她当你助理,难道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何斌觉得不可思议,说:“职场上,我只看个人能力,她确实适合这个职位,何况,我和你反复解释过了,我对她除了工作能力的认可,再没别的。”

见男友生气,吴静怡不得不忍住脾气求和,表示理解。何斌本以为此事过去了,谁料,2019年12月底,他上完洗手间出来,发现女友正在偷偷地翻看自己的手机。当他拿回手机时,发现吴静怡正在查看他和郭子琪的聊天记录。

“你这是干吗?”何斌强忍着脾气质问:“你是不是应该道歉?”哪知,吴静怡反而觉得自己有理:“我是你女朋友,看看你的手机怎么了?你要是不心虚,就不会不想给我看!”

“这是什么荒谬的理论?人和人之间是有边界感的,我有我个人的隐私,懂吗?”何斌怒吼,然而,吴静怡委屈地哭了起来:“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我也可以给你看我的手机啊,只要你愿意!”

何斌怎么都和她说不通,激动之下,甚至吼出了“分手”两个字。尽管,后来二人又复合了,但他对女友没有以前热情了。

这天,打完篮球后,何斌的好友李正明忍不住抓起他颈上的吊坠看了好几眼,惊讶道:“吴静怡送的?”何斌点点头:“是的,也不知道是啥,里面红红的。”李正明重重拍了拍他的肩:“她爱你爱疯了,你不知道吗?这玩意里面是血,她的血!”

爱情辟邪:网红血吊坠“霸气守爱”?

何斌错愕万分,疯狂查询有关血吊坠的消息。经仔细检索后,他发现,商家抛出“送他血吊坠才是爱他”的洗脑观念,大量雇用写手,上传制作血吊坠的视频、照片,写一些深情款款的文案,网上的“妖风”蛊惑了一些不明就里的年轻人。

心情复杂的何斌约女友出来见面:“吊坠里是你的血吗?”何斌努力压抑着情绪,吴静怡又娇羞,又惊喜地承认:“我还担心你忌讳这是血腥之物,没和你说呢,你怎么连这个也知道啊?”何斌叹了口气:“为什么?”吴静怡瞪着无辜的双眼说:“这是我爱的表达呀,我想告诉你,我很爱你。”

她说,他们之间频生争吵,她很痛苦,不知所措。2020年1月10日,她在网上闲逛,发现不少女孩成了一款网红血吊坠的拥趸者。这款吊坠是一个空心的磨砂玻璃瓶,这仅是吊坠的一部分,商家宣称,用自己的血灌注在瓶中,制作成血吊坠,能替心爱之人挡灾,保佑爱情之路顺畅。

吴静怡对这种新鲜、刺激的示爱方式产生出强烈的好奇,她浏览了一些知名的社交网站,不少女生晒出了自己制作吊坠的视频、图片,宣誓自己对男友的爱,还有男人发帖称,当看到女友为做血吊坠弄伤了手,感动至极,发誓此生定不负她。这些图文,深深撼动着她,她当即下单购买了一款吊坠。

1月13日下班回家后,吴静怡迫不及待地取了快递,躲入房内。商家送给了她采血针、止血贴和自吸管,她简单洗手后就开始操作,因为贫血,她连扎三根指头也没挤出多少血来,最后,她把心一横,拿出修眉刀,割破了左手食指,才制成了血吊坠。

吴静怡讲得绘声绘色,何斌听得目瞪口呆,“我不管,反正,你现在知道我对你有多真心了吧,以后,你一定要一直疼我,爱我!”吴静怡撒娇。然而,何斌却皱起了眉,忍不住说:“你手机拿给我,我问问客服,他们送的取血针、管子是不是按国标消毒,要是你感染了,他们如何负责?”

吴静怡感动了,她认为,自己制作血吊坠示爱,真的探取到了男友的真心,他很关心自己。她捂着胸口,温柔地说:“别说是这点血,要是你想看我的心,我都敢拿出来给你看!”何斌不可置信地摇头:“你疯了吗?爱不是这样表达的,而且,真正爱你的人,是舍不得你失去理智自残的!”他解下了脖子上的吊坠,放在女友手心里:“就是有你们这些想通过所谓的‘付出‘牺牲来套牢爱人的女孩,商家才迎合你们做出这种无良商品,你们就是他们收割的‘韭菜。别再做这些蠢事了,咱好好的,行不行?”

然而,吴静怡根本听不进他的话,她认为男友的所说、所为,亵渎了她纯洁的爱,她痛哭而去。

“我原以为我们很般配,现在才发现,你不懂我,我也不懂你。”她给何斌留言,他回复:“我们冷静一段时间吧,考虑下彼此的关系何去何从。”

血吊坠一事让何斌既惊骇,又忧虑,女友以血明志,潜台词就是“你不能辜负我”,这种极端的爱让他窒息。

何斌一下子接了好几个项目,忙得团团转,吴静怡数次吐槽,两人许久没有单独约会过了,他只回了一个抱歉的微笑,开始还哄上几句,后来,话越来越少。他发现,自己对吴静怡从最初的喜欢,到逐渐产生不解,现在,已有点抗拒和她单独待在一起了。

2020年2月12日,何斌忽然接到吴静怡的電话,她有气无力地说,自己发着高烧,很不舒服,想见他。当何斌赶去时,吴静怡流泪说:“你最近都不怎么理我,我好难受,所以,弄了一堆冰块放在浴缸里,我泡了会儿,就病了……”

这是什么自虐行为啊,何斌又心痛又惊惶,说:“你别再这样了,求求你了!”看到他紧张的样子,吴静怡反而欣慰地笑了:“看来,你还是关心我的。”

吴静怡三不五时闹出点动静,让何斌力不从心。此前,他父母觉得这姑娘不错,还拼命催婚,何斌实在绷不住,向妈妈透露了女友送给自己人血吊坠一事,以及女友其他的极端行为,妈妈也劝他慎重考虑。就连家人都开始为何斌感到忧心,他更加觉得,他和吴静怡已经没有未来了。考虑到女友很情绪化,他准备继续冷处理二人之间的关系,让她慢慢接受感情走到尽头的事实。

眼看男友越来越疏离自己,吴静怡心里很失落,她没有反思自己的所为出了什么问题,反而怀疑工作忙只是何斌的借口,一定有别人介入了他们。

爱的“撕票”:得不到你就毁了你

2020年2月27日早上,吴静怡刚到公司上班没一会儿,就有人偷偷和她八卦:头天晚上,何斌带着郭子琪去参加了一个客户的酒局,郭子琪喝多了,何斌早上和前台妹子特地打了招呼,不要记她缺卡,还在郭子琪的桌面上放了一罐牛奶。

“斌哥挺关照郭子琪的,你说,他俩是不是有点什么?”同事说。吴静怡心里很不是滋味,男友头天是说起他要去参加酒局,可压根没提起郭子琪,他刻意回避,到底何故?回到座位上后,她给何斌发微信:“你昨晚和郭子琪在一起?什么情况?”然而,何斌并没有及时回复,吴静怡更烦躁了,站起身,走到何斌的办公室门口,敲门而入。何斌刚接完电话,吴静怡没好气:“我给你发的微信看到没?”他翻看她的留言后,耐心地说:“你先出去吧,我在微信上和你解释。”吴静怡冷笑:“你几句话说不完吗,还要专门组织语言打字说?”下属敲门有事找,吴静怡只好尴尬地退了出去,然而,何斌接待完下属,又赶去会议室参加中层会议,始终没有联系她。

下班后,何斌才约吴静怡在赤坎区一家餐厅见面。他解释,郭子琪是他的助理,喝多了,他帮忙照顾是应该的,未和女友报备,是不想她多心。吴静怡哽咽:“你根本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第二天,前台反映,吴静怡无故旷工,直到下午,她才打来电话请假,说自己病了。

何斌去找她,提出,即便是情感出了问题,可她不能因此撒谎、旷工,然而,吴静怡抱着他哭诉:“你对我好,我才有心情工作!”何斌长叹了口气。

虽感觉到男友的冷淡,但吴静怡不肯放手,反而频频要求约会,以期修复二人的关系。

2020年3月的一天,在她的强烈要求下,何斌陪她去了一趟徐闻玩耍,他因疲惫在路上睡着了。吴静怡再次偷偷翻看他的手机,何斌在微信上向好友吐露,他在考虑和她分手,不知如何开口。

结束行程后,吴静怡躲回家痛哭,她很想挽回何斌的心,因此,佯作不知情。何斌态度越来越淡,她痛苦至极。2020年3月底,吴静怡约何斌去云南旅行散心,行程中,何斌少了很多亲密感。旅行结束前,他终于开口称,这是他们的分手之旅,他曾爱过她,如今,祝她找到更合适的人。

“你不喜欢我身上的东西,我可以改!”吴静怡大吼大叫,哭得瘫倒在地。何斌无奈,将她扶了起来,并劝道:“我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对不起。”

回到湛江后,吴静怡向公司告假三天。当她回到公司上班时,听到同事说何斌主动申请去高州市出差,还带上了助手郭子琪。她气恨不已,认为男友肯定是移情别恋了,才狠心与自己分手。4月11日晚,吴静驾车赶往高州市,找到何斌下榻的酒店大闹。她拿出手机,播放自己取血时录制的视频:“你看我为你所做的,你当时不是很心疼我吗?现在,为什么爱上了别人?”何斌说:“你越这样,越让我束缚、窒息,我和你分手,没有别的原因。”

何斌起身想离开房间暂时冷静一下,谁料,心怀愤懑的吴静怡却敲开了隔壁郭子琪的房门,冲上去厮打她,嘴里叫着:“是你在勾引何斌对不对?你这个贱人!”郭子琪根本不知发生了何事,毫无还手的能力。何斌不忍其伤害无辜,上前劝架。

看到男友“帮”郭子琪,吴静怡彻底疯狂了,争执中,她看到房内有把水果刀,她抓起刀,照着何斌一顿狠刺。“我恨你!”她边刺边哭,看到何斌中刀倒下,她才回过神,扔掉刀具,跪地痛哭……

何斌被送医抢救,胸腔、腹腔均遭受重创,经手术抢救,他保住了性命。

2021年1月底,广东省高州市人民法院依法宣判,吴静怡因涉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罪,被判入狱7年。何斌带伤列席法庭,并阐述谅解之意,看到曾经爱过的人戴着镣铐远去,他泪流满面……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相关信息做了技术性处理。)

[编后]人血吊坠的热销令人惊悚,新鲜血液绝不是爱情的保鲜剂,这种畸形的婚恋观,还是趁早打消掉为佳。近日,有关部门已开始责令商家下架人血吊坠商品,以肃清环境,净化人心。

编辑/余映

猜你喜欢

男友女友
好冷啊
the boyfriend look 装男友
内在美
刷新
刷新
刷新
有话要说
哈里的新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