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凌晨两点钟到家

2020-08-24文曙

当代小说 2020年8期
关键词:团团圆圆团团姐妹俩

文曙

团团四岁。圆圆四岁。团团是姐。比圆圆年长十五分钟。小姐妹俩在县城“新东方”幼儿园上大班。之前,和屋场其他孩子一样,团团圆圆也是在村口“育红”上小班,过完年后,姐妹两个没再去“育红”了,转进县城“新东方”来了。

进“新东方”是田小禾拿的决定,田小禾在东莞一家针织厂打工,听说做到了“拉长”,过年回家,团年饭桌上,公公、婆婆、丈夫唐自方,包括俩孩子,一家人坐在那张红漆圆桌前,田小禾当时说了自己的想法,我在网上听一个育儿专家讲课,幼儿教育是决定一个人成长的关键期,要舍得在孩子的早教上花钱投入,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我们的团团圆圆要跟城里孩子一样,享受最优质的教育资源。田小禾的话在这个家庭里面是有分量的,因为这个家庭现今只有她一人能挣钱,丈夫唐自方原在建筑工地做钢筋工,去年出了一场事故,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断了一条腿,一年多了,赋闲在家,两个老人都是七十多了,虽说身子骨也算硬朗,一辈子土地里刨食,哪能挣得到现钱呢?田小禾在那家厂里每月能挣到三千多块钱,也就是说,如今,这个家庭的经济命脉全系于田小禾一身,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田小禾说让两个女儿去县城“新东方”,自然,是田小禾说了算。

县城距离唐家五公里,每天,团团圆圆上学放学便由奶奶(有时是爷爷)接送。本周三,也就是今天,“新东方”有一场文艺表演,其中,圆圆和一个小男孩还有一段少儿拉丁舞,大清早,圆圆从床上爬起来,催奶奶送她赶第一趟车去学校,说昨天放学前,老师吩咐过今天要提前赶去学校“热身”,平时,团团圆圆每天早上都得奶奶叫醒起床,今天,圆圆居然自己爬起来了,并且,还自己穿上了表演服,奶奶说,今天我们不去上学了——圆圆瞪大眼睛,团团这时候也醒来了,两双眼睛同时瞪着奶奶,奶奶说,今天妈妈要回家。

听说妈妈回家,两个小女孩显出意外惊喜,同时,又表现出犹豫和纠结,圆圆不能去跳那段“拉丁”了,团团则不能参予“乖乖兔”比赛了,还有,老师说过,学生不可以随便缺课,有事情必须先向老师请假,不过,两个小女孩最终还是打定主意,不去幼儿园,姐妹俩要奶奶帮她们“补假”——下次送去学校时跟老师说,是妈妈回来了,从东莞——很远很远赶回来的,她们要在家里等妈妈。

爸爸不在家。

奶奶说,爸爸去了妈妈那边。

爸爸也跟妈妈一起回来吗?

奶奶点头,一起回来。

年前,田小禾回家那天,天上飘着雪花。

还在好些天前,唐自方告诉两个孩子,妈妈没买到回家的火车票,那可怎么办呢,妈妈不能回来了?团团瞪大眼睛,圆圆一下哭起来了,爸爸、奶奶、爷爷一起劝,哄,平时,圆圆从不会哭,懂事,听话,乖,四岁的孩子还会体贴人,这回却怎么也劝哄不住,越哭声音越是尖锐,并且,一边哭两只脚在地上还一边乱踢乱蹬,喊,我要妈妈,我就是要妈妈!就在圆圆哭过后第三天,傍晚,唐自方喜滋滋告诉团团圆圆,妈妈抢到票了,抢到了一张长途加班客车票。团团问什么时候妈妈能到家?唐自方说,年三十先天。先天是哪天?圆圆问。唐自方说,腊月二十九。二十九什么时候呢?唐自方说,这就说不准了,要是路上不堵,顺畅,上午能到家。腊月二十九,团团圆圆姐妹俩要奶奶跟她们穿上了过年穿的新衣,樱桃红羽绒上衣,杏黄松紧脚口长裤,也是羽绒的,小皮靴内衬垫绒,一大早,姐妹俩便相邀着来到村口公路边,两双小眼睛,望向公路远处,公路上,一辆辆汽车驶过,小四轮,嘎斯,东风大卡,也有小轿车,不过,从早上等到天黑,还是没看见妈妈的影子,唐自方跟田小禾打电话,田小禾电话里说路上堵住了,也不知道堵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会堵到什么时候。刮起了大风,树枝呜呜在叫,一会儿,风停了,天空飘起了雪花,唐自方要团团圆圆回家,团团圆圆不回,唐自方说,你们不听话,不回屋去,我这就跟妈妈打电话,要她干脆不回来了。这样,团团圆圆只好回到家里来了。夜里,火塘里烧了火,火烧得旺,晚饭吃过了,爷爷奶奶在厨房里忙年,唐自方要团团圆圆两个坐在火塘边上,手伸出来,烘手,唐自方一会儿跑进厨房帮着爷爷奶奶忙年,一会儿跑到门外,说,啊,雪下大了,又大了,后来,窜到火塘边,喜滋滋大声说,动了,车开动了。团团圆圆眼睛发光,同时盯在唐自方脸上:是妈妈的车?是妈妈坐的车,转钟两点你们妈妈就能到家。

奶奶从厨房进来,要团团圆圆上床睡觉去,团团圆圆不肯去睡,她们要等妈妈,等妈妈回来后跟妈妈一起去睡,奶奶说,你们先去睡,妈妈要转钟才能到家,团团圆圆还是不肯,奶奶说,你们先上床去睡,待会兒妈妈回来了我再叫醒你们,团团圆圆还是不依,坚持要等妈妈回家,奶奶见俩孩子实在劝说不听,只得由她们去,不过,就在奶奶折进厨房后不久,团团率先打起了哈欠,紧跟着,圆圆也打起哈欠来了。

团团圆圆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到了床上,蒙眬中,她们嗅到一种美妙的气息,睁开眼睛,发现妈妈竟然睡在身边。妈妈!团团圆圆几乎同时叫出声来,田小禾看着团团圆圆,笑一下,将姐妹俩各自一只小手拉过来,捏住,继而,轻轻贴在脸上。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妈妈你回来我怎么一点没看见?很晚了,妈妈才到家,妈妈到家的时候,你们都睡着了。说话时,田小禾臂弯伸过来,将姐妹俩揽进怀里,这样,两张小脸蛋便贴在了田小禾胸脯上面,隔着一层衣衫,团团手攀在了田小禾乳房上,圆圆手则攀在了另一边乳房上,田小禾不动弹,任由两双小手攀在那儿,后来,又将自己的手加了上去。是不是还想吃妈儿(奶)呀?因为长途熬夜,田小禾眼皮有些浮肿,头发也有些乱,她两眼含笑,瞅着团团圆圆,手松开,撩起衣衫,让两座乳房露了出来。

平时,团团圆圆见不到妈妈,家里装了电话机,放电话机的地方,墙壁上写了好些电话号码,团团圆圆爷爷拿火石写上去的,团团圆圆知道,排在顶上头的是爸爸的号码,紧挨着是妈妈的,去年前,也就是唐自方的腿没摔断回家前,田小禾会每天晚上打电话来,电话有时候奶奶接,有时奶奶不在,爷爷便接听,田小禾跟团团圆圆爷爷说话显得不那么随便,大多是那边问一句,这边才嗯一声,这时,团团便将电话抢过去,对着话筒大声喊妈妈,圆圆也要跟妈妈说话,抢姐姐手里的电话,田小禾在电话那头听出来了,说,团团你拿一会儿电话,再让妹妹拿会儿。

唐自方腿摔断了,回家来了,这样,团团圆圆便能看见妈妈了,每天晚上,她们都要拿唐自方的手机跟田小禾视频,团团会视频,圆圆也会,唐自方并没教过她们,但姐妹两个似乎是无师自通,只见小手指头那么几下划拉,田小禾出现在手机屏幕上了,团团尖着嗓子叫妈妈,圆圆脸紧贴上来,也一个劲儿叫,姐妹两个赛着叫,边叫边哧哧笑,手机屏幕上的田小禾也在笑,团团,圆圆,吃晚饭没有,吃了,团团抢着答,圆圆要抢团团手里的手机,团团不肯,圆圆便向手机屏幕上的田小禾告状,妈妈,团团今天上学不听老师的话,老师要她唱歌她不唱,圆圆不叫团团姐姐,从来都是直呼其名,在她眼里,似乎姐姐应该是一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女孩,而团团比自己还矮,怎么会是姐姐呢?对于圆圆的告状,姐姐团团自然不会承认,我唱了,大声唱的;你没唱,老师都批评你了;我怎么没唱;你就是没唱;我就是唱了。圆圆跑开去了,一会儿跑回来,手里拿了两面三角小红旗,妈妈你看,老师今天发给我的,圆圆将手上的小红旗凑近手机屏幕,一下一下晃动,团团没有,团团你说唱了,老师怎没发给你,手机屏幕里面的田小禾见姐妹两个争吵起来,便满脸笑着,充当起和事佬,要团团圆圆两个听老师的话,在家里听爷爷奶奶爸爸的话,并向姐妹俩许诺,回家跟姐妹俩买新衣服新书包带回来。

有时候,田小禾上夜班,团团圆圆便不能像平时那样夜里跟田小禾视频,田小禾上班的针织厂是家大型制衣企业,员工管理非常严格,上班指纹打卡,迟到一分钟记一分罚分,如果一个月里罚分满十分,那么,这个月的全勤奖全部取消。还有,上班不准带手机,不许上厕所,必须扎扎实实钉在那,因为是机械操作流水线,一个萝卜一个坑,一点差池出不得,说是八小时工作制,那可是真正的八小时。还有,遇上赶订单,员工必须加班,有时连续几个日夜下来,拿田小禾的话说,人都会散架,遇上田小禾上夜班或加班的日子,团团圆圆便不能正常跟妈妈视频了,田小禾下夜班回来,因为太累太困,连手脸都懒得洗,进得宿舍——厂里建有员工宿舍,一间房住十二名女工,连衣服也懒得脱掉,整个人一下扔到铺上。田小禾睡眠不好,人本来困乏至极,但真的躺倒在床上,却又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又老作梦,作恶梦,梦里惊醒过来,浑身是汗。田小禾听到喊妈妈,是团团圆圆的声音,田小禾大声应答,田小禾醒了,原来刚才是自己做了个梦。有时候,田小禾听见手机在响,迷迷糊糊,想接听,意识分明醒着,但手就是不听使唤,动弹不了,后来,手终于伸过去了,两张小脸蛋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团团的,蒜头鼻子,薄嘴片,嘴咧开了,冲着田小禾在笑。圆圆一双鱼儿眼,清汪汪的,眼仁儿闪着光,笑起来腮边旋出个小酒窝儿,团团问田小禾怎么几天了不跟她们频视,说着,发现手机屏幕上的田小禾脸色发黄,头发乱糟糟的,嘴一下噘起来,妈妈,你越来越不漂亮了。田小禾强作精神,笑一下,真的吗?佳佳妈妈两只眼窝那儿扑的眼影,粉红色的,眉毛也描过了,还贴了睫毛,你也要跟佳佳妈妈一样,圆圆说昨晚上她做了一个梦,梦见妈妈回家来了,她跟团团两个一人抱住妈妈的一条腿。田小禾笑,点头,不知怎的,眼泪一下没忍住,圆圆说,妈妈你哭了,田小禾说,妈妈没哭,妈妈这是高兴,你看,你们看,妈妈这不是在笑吗?

田小荞蹲在墙角在打电话。

到哪了?上高速了?要转点两点才能到家?

舅舅舅舅,你是说我妈妈要转钟两点才能到家吗?团团圆圆问田小荞,田小荞脸抬起来,看着团团,再看着圆圆,好大一会儿,就那么默声看着,之后,脑袋点了一下。转钟两点是什么时候?团团两只眼睛盯在田小荞脸上,圆圆抢过话说,转钟两点就是很晚很晚的夜里呀,上次妈妈回家,爸爸不是也说的转钟两点吗?团团说,不是我都睡着了吗,你不也睡着了吗?转钟两点到底是什么时候呢?圆圆显出无所不知样子,并且,因为无所不知脸上显出优越和骄傲,刚才不是说了嘛,转钟两点就是晚上,就是晚上很晚很晚了,舅舅你说是不是呀?

田小荞站起来,站在那,没吭声。

腊月二十九,田小禾赶回家那天晚上,团团也曾向奶奶问过相同的问题,奶奶,转钟两点是什么时候?夜里很晚很晚了。那……很晚是什么时候?子丑寅卯,丑时了。“丑”是什么时候?鸡开口叫头遍,宿更鸟开始噪林,七音鸟也在啭声了。团团记起来了,当时她问奶奶,奶奶就是这么对她说的,不过,转钟两点在她脑子里面还是没有印象,因为那天晚上,她没能捱到奶奶说的那个时辰,也不知道什么时睡过去了,圆圆也跟她一样,睡过去了。听说妈妈转钟两点才能到家,团团觉得太晚了,会不会又和那天一样,睡过去呢?圆圆说,那天不是早上醒来,妈妈睡在身边了吗?是呀,妈妈就像天上飞来一样,睁开眼睛,睡在她们中间,两只眼睛笑眯眯看着她们,这太神奇了,太搞笑了,简直跟魔法公主一样。这天,团团作为姐姐,作出一个决定,她们一定要等妈妈回来再睡,坚决不许谁先睡着,圆圆还提出一个建议,她们要跟妈妈送一份礼物,去采些野花来好吗,插在妈妈睡的床头,可是花还没开呀,那就跟妈妈画一束花儿吧,在“新东方”,老师教过姐妹俩画画,还表扬圆圆的画画得好,团团说,画什么呢?圆圆说,我跟妈妈画向日葵,向日葵上边还画一颗小太阳,团团说,那我就跟妈妈画一朵……我也画一朵向日葵,也画一颗小太阳。团团说,要是爸爸在家就好了,我拿爸爸的手机跟妈妈视频,就能看见妈妈,就晓得妈妈现在路上哪儿了,圆圆突然想起来,舅舅有手机呀,舅舅不是刚才还蹲在那儿打电话吗,圆圆跑出去了,田小荞不在外面,圆圆四处寻找,大声喊,舅舅,舅舅,喊了几声不见应声,只好又怏怏转回屋去了。

团团圆圆睡的床前放了一张桌子,桌上支有一只木镜匣,里面是田小禾的照片,照片上的田小禾正值哺乳期,粉色衬衣下面,胸部显得异常突出,一边胸脯上,邻近至高处,衬衣被奶水洇湿了一块,大腿上,一边坐着一個小胖墩,样子刚吃过奶,嘴角还淌着乳白色的奶汁,照片上的田小禾略显胖(丰满),额头圆润,两眼含笑,那是一种类似春日暖阳的笑,望之让人联想到餍足、陶醉、母性之类语词,每天晚上睡前,团团圆圆都要对着镜框里面的照片看一会儿,看自己——肉嘟嘟的一团,两个完全一模一样(田小禾曾指着照片上的婴儿告诉过小姐妹俩,谁是团团,谁是圆圆),奇怪自己那时候的样子,怎么那么小呀,瞧,嘴角还淌着奶水呀,当然,更多时候是看妈妈,两双小眼睛同时盯着镜框里面的田小禾,直勾勾盯着,突然想到什么,小姐妹俩同时笑起来,冲着田小禾没心没肺傻笑,有时,姐妹两个也会抹鼻子,哭着喊照片上的田小禾——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妈妈,我想你了。

团团圆圆这时候正伏在桌子边上画画,桌子正中央,摆放的是那只相框,团团画一会儿,停了笔,看着镜框内面的田小禾,团团看着田小禾时,圆圆也停下了画笔,盯着田小禾一个劲傻笑。

田小禾是正月十二早上走的,田小禾在家十多天,每天晚上团团圆圆都跟妈妈睡一床,并且,脑袋睡在一个枕头上,田小禾睡中间,团团圆圆睡两侧,这还不算,两姐妹还要将脸蛋贴在田小禾脸上,田小禾故意拿脸颊在团团圆圆脸上蹭,说是要拿砂纸把两张小脸蛋打磨一遍,弄得姐妹两个痒得在床上笑着打滚,临走那天晚上,田小禾对团团圆圆说,今天晚上要不让爸爸也睡上来吧,我们一床睡,团团圆圆不同意,坚决反对唐自方睡到她们一起,姐妹俩一人抱住田小禾一条腿,紧紧抱住,生怕有人抢走一样,看着眼前情景,唐自方只好摇头苦笑,这天晚上,两姐妹显得比前些日子更是粘乎妈妈,两个争着要田小禾跟她们扎小辫,扎好了,又争抢着要帮田小禾扎,田小禾曾经蓄过一条大辫子,打工进厂后剪了,尽管没了长发,那天晚上,团团圆圆仍是在田小禾头上扎出了一对小辮,两根细小麻花,一边一根,贴在耳坠那儿,睡到床上,姐妹俩脑袋拱到被子里面去了,两颗小脑袋,拱在田小禾胸窝那儿,脸颊贴在乳房上面,田小禾问,团团圆圆,你们喜不喜欢妈妈?团团圆圆抢着答喜欢。你们是不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呢?不是,小棉袄是衣服,我们不是衣服,我们是妈妈的乖女儿。那……就是妈妈的两颗小太阳——好不好?这一回,团团圆圆同时答的是一个字,好。田小禾问,你们长大了想干什么呢?团团说想当老师,圆圆说想当画家,田小禾哧哧笑,当老师好,当画家好。团团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脑袋从被子里面拱出来:那家里的地谁去种呢?田小禾说,妈妈爸爸两个种呀。团团说,那时候你们不是老了吗?圆圆说,妈妈怎么会老呢,说罢显得不放心,问田小禾,妈妈你说,你是不是不会老?田小禾忍不住笑:妈妈听圆圆的,妈妈不老,永远不老。圆圆说,还要永远漂亮。田小禾将团团圆圆两个一把紧紧搂住:好,好,妈妈永远漂亮!

平时,团团圆圆睡到床上,分明刚才还在跟田小禾说话,转眼间,睡着了,这天晚上,两个孩子奇怪没有瞌睡,田小禾说,不许再说话了,两个都给我闭上眼睛,睡吧。团团圆圆把眼睛闭上,田小禾灭了灯,黑暗中,姐妹两个真的把眼睛闭上了,可是,过了不大一会儿,团团眼睛偷偷睁开了,圆圆眼睛也睁开了,田小禾说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团团这时候凑拢来,两手攀住田小禾脖子:妈妈,我不想你走。夜暗中,圆圆看着田小禾:妈妈不去打工好不好?田小禾没有说话,过了好大一会儿,嘴里轻轻吁出一口气:你们要上学,要买新衣服,家里要钱花,妈妈不去打工哪来的钱呢?团团说,我不要新衣服,就穿旧衣服。圆圆说,我不花钱,再不向爸爸奶奶要零花钱了。田小禾说,你们还小,好多事还不懂,你们的爸爸而今不能外出挣钱了,爸爸可能将来也会找到一份适合他的工作吧,但眼下还不行,爸爸的腿还没完全好利索,妈妈必须出去打工,妈妈要让你们上学,跟城里的孩子一样,受最好的教育,妈妈要让你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时候妈妈必须出去挣钱,挣很多很多钱,让爷爷奶奶爸爸,让我们的团团圆圆过上好的生活。

因为要赶去县城坐火车,正月十二那天,田小禾起得早,那时天才麻麻亮,田小禾原本不想叫醒两个孩子,她将团团圆圆抱在身上的手摘掉,轻手轻脚从被窝里抽身出来,晨光中,看着两张小脸蛋,嘴唇凑近去,就要亲一下,不想这时团团醒了,团团叫了一声妈妈,见田小禾已然坐在床上,一骨碌从被子里坐起来,听到动静,圆圆睁开眼睛,发现田小禾已经起床,先是惊一下,紧跟着爬了起来,田小禾说,团团圆圆乖,你俩睡吧,妈妈这就要去县城赶车。团团圆圆不睡了,田小禾说天还早着啦,还没大亮哩,不是昨晚上说好了的吗,妈妈今天要走的吗?团团圆圆说她们要去送妈妈。妈妈不要你们送,妈妈这就要走了,不然耽搁了时间就赶不上火车了。但两个小女孩不依,也不要田小禾帮她们穿衣服,赤脚从床上溜下地,麻利地各自穿衣服,离田小禾家不远村口有开往县城的客班车,第一趟发车时间是早上六点二十分,田小禾必须赶那趟客班,唐自方腿不方便,田小禾要他别送了,就一个编织袋的行李包,往肩上一扛就走,但团团圆圆却不听田小禾的,非要送妈妈去村口公路那儿,这样,只好由奶奶带着两个小女孩,一路上,团团圆圆争着要帮田小禾提那个编织袋子,田小禾说,它好重的,里面装了好多东西。团团圆圆说,那妈妈你就提着,我们帮你拉着它,一起走。田小禾没让团团圆圆拉那只袋子,她只是朝着团团圆圆笑,那么温暖地、甜蜜地、不乏娇媚地笑,边笑边跨着步子赶路。

树梢高处,传来密集的鸟叫声,田小禾肩头扛着那只蓝条花的编织塑料袋,脚下步子拉得大,见团团圆圆跟不上,蹲下来,将姐妹两个一起抱在身上,这样,田小禾身上便显出了负重,不过,她并没有因此放慢脚步,从家门前到村口候车的地方约摸五百米样子,田小禾额头出汗了,奶奶要两个孩子下来自己走,田小禾笑嘻嘻看着怀抱中两张小脸蛋,说,不打紧,下到地上相反会拉我的后腿。田小禾边走边跟团团圆圆说话:到县城幼儿园去了,要听老师的话,跟幼儿园的小朋友一起玩,要学会唱歌,写字,读拼音,画画,还要学外语,在家里要听爷爷奶奶的话,要听爸爸的话,要学会自己穿衣服,洗脸,洗手,饭前要洗手,睡觉前要刷牙,不要吃零食,特别记住要少吃甜食,吃甜食多了会长蛀牙的,牙齿不好看,丑死了。

村口到了。

车来了。

田小禾上车。

田小禾将车窗玻璃拉开,头从里面伸出来。

团团圆圆哭着喊妈妈。

田小禾说:不是说好不哭的吗,团团圆圆是坚强的孩子。

团团圆圆哭声止住了,脸上却仍在流泪水。

妈妈,你要每天晚上跟我视频。

妈妈,我要每天晚上看到你。

好,妈妈每天晚上跟团团圆圆视频。

妈妈每天让你们看到。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

一整天,团团圆圆守在门口,等妈妈回来,天黑了,妈妈还没到家,舅舅骑摩托出去后再就没见着人影,屋里亮了灯,门廊上今天也支了一只大灯泡,奶奶要姐妹俩上床去睡,团团圆圆说今晚上她们不睡觉,一定要等到妈妈到家,团团忽然想起跟妈妈打电话,姐妹俩跑到电话机前,拨打田小禾的电话,电话里面传来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圆圆说,打爸爸的。说着,一根小指头开始按电话键,电话通了,传来的还是那个女人的声音: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后来,姐妹两个跑到睡觉的房间,看上午自己画的画,小下巴支在桌沿边上,盯着照片上的田小禾,傻笑,妈妈,你那边是不是信号不好,怎么电话无法接通?爸爸的也打不通,老是那个女人的声音……

团团圆圆是被一阵骤然炸响的鞭炮声惊醒过来的,听到声响,团团圆圆几乎同时身子一下弹起来——

妈妈回来了!

妈妈到家了!

门前禾场边停了一辆小面包,车门拉开,唐自方从车上下来,团团圆圆手拉着手,大声喊着妈妈,朝小面包奔上去,小面包内,司机正要拉上车门。妈妈呢?妈妈?妈妈在哪?司机一脸茫然,看着瞪着自己的两双小眼睛,拉上车门,车开走了。

团团圆圆调转头朝唐自方这边跑。

唐自方手上抱了一只四方形状栗色的盒子。因那条断腿还没痊愈,走路一瘸一拐,重心把握不稳,禾场上站了好多人,唐田两家的亲人,邻居,灯光下,一双双眼睛同时盯着唐自方手上的盒子,团团圆圆追上来了,扯住唐自方衣袖——

妈妈呢?

妈妈在哪?

唐自方脸俯向两张仰起的小脸蛋,默声看着,而后,目光收回到手上的盒子上,田小禾,到家了。唐自方面带微笑,口中喃喃。

人群中有人小声说话——

听说车撞的,下晚班回来路上。

责任编辑:段玉芝

猜你喜欢

团团圆圆团团姐妹俩
姐妹俩
团团抱
双胞胎姐妹嫁双胞胎兄弟还同时怀二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