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出山

2020-08-24邢庆杰

当代小说 2020年8期
关键词:小飞师父

邢庆杰

若不是为师将你从大火中救出来!你早就烧成灰、化成泥了!

这是小飞有生以来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每当师父对小飞的表现稍有不满时,这句话就会灌满小飞的耳朵。

小飞是孤儿。小飞全家十几口人,都被武林败类公冶梅杀了,只留下了襁褓中的他。公冶梅临走前,还放火烧了他家的房子,幸好,师父闻讯赶到那里,在大火中将小飞抱了出来。

这一切,都是师父告诉小飞的。仇恨的种子,像一棵毒草,在小飞幼小的心灵中生了根,发了芽,结了籽。他每天醒来后第一件事是练功,第二件事是练功,第三件事,仍是练功。他白天练身手,学拳掌指腿,刀枪剑戟;晚上练内功,习盘腿吐纳,抱元守一。

师父对小飞的要求一直很苛刻。有时小飞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但仍然难遂师父的心。师父规定小飞整个晚上都不能躺下睡觉,要在打坐中自然入睡。起初,小飞经常在昏睡中歪倒在蒲团上,多次受到师父的叱骂和鞭打。小飞觉得很委屈,泪水刚刚溢出泪珠,师父的那句口头禅又来了:……若不是为师将你从大火中救出来!你早就烧成灰、化成泥了!

小飞并不怨恨师父。听师父讲,他的仇人公冶梅是世间一流高手,经常倚仗自己的功夫巧取豪夺,滥杀无辜,为祸武林数十年,无人能敌。有不计其数的江湖侠客想杀了他为世间除害,但都因功夫不敌死在他手里。师父也曾出山挑战公冶梅,却被他打成重伤,若非仗着轻功好,逃得快,早就死在公冶梅掌下了。现在师父唯一的希望,就是把小飞培养成世间一流高手,铲除公冶梅。

师父和小飞住在深山的一处独院里,院墙和房子都是用石头砌成的。从记事起,小飞就一直被禁锢在这个院子里,从来没有见过师父以外的任何人。师父下山,就将小飞锁在屋内,从没带他出过山。小飞的世界里,就只有一个目标,练成绝世神功,杀了公冶梅,为父母和家人报仇,为武林除害。

冬去春来,花开花落。转眼间,小飞二十岁了。

一天夜里,小飞正在打坐中进入梦乡,被师父一把推醒了。

师父轻轻拉开屋门,朝外指了指。

院子里,伫立着四条黑影,四支长剑在星光下映照出阴森森的寒光。

只听一个粗哑的声音冷冷地道,吴道子老儿,你欠我们的血债,今天该偿还了吧?

小飞第一次知道,师父的名字叫“吴道子”。

吴道子哈哈笑道,你们来得真巧,我的徒儿要出山了,正好拿你们喂喂招!

蓦地,四条黑影裹着四道寒光跃到门前!

吴道子一把将小飞推了出去!

黑暗中,四支长剑从四个方位同时向小飞袭来!小飞起初有些慌乱,但他的手脚却条件反射般动作起来,身形在四支长剑中闪展腾挪!小飞从来都是一个人练功,还没和人交过手,他在四支长剑中穿来插去的,觉得很好玩。

忽听师父怒喝一声,小飞,你在干什么?出手呀!

小飞忽然清醒过来,这些人是来找师父寻仇的,必须替师父杀了他们!

小飞提一口气,身形陡变,瞬间就从四人之间飘移了一圈,在每个人的后心击了一掌。四个人吭都没吭一声,像四截木头般直挺挺地摔在地上。

吴道子笑道,好飞儿,果然了得,三日后,就可以出山报仇了!

小飞看着星光下的四具尸体,心下有些不忍。

吴道子阴森森地说,习武之人,绝不可有妇人之仁,江湖险恶,你不杀人,必被人所杀。

三日之后的早晨,吴道子带小飞下山。山脚下,一群人执着各种兵器,正吵嚷成一片。

吴道子说,这些都是为师的武林盟友,一起去杀公冶梅的。

小飞奇道,要去这么多人?

吴道子说,公冶梅这魔头武功着实厉害,人多了,胜算大一些。

小飞心头一凛,这么多人,竟然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这个公冶梅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厉害角色?

在吴道子的带领下,一帮人沿着山下的小路出发了。

暮色时分,他们来到了乌山脚下的一座大石头房前。

一行人刚刚靠近,就听里面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吴道子老儿,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没死呀?

吴道子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说,你这老儿不死,贫道死不瞑目!

那洪亮的声音道,你又纠集了这么多人,这不是徒增杀孽吗?

说话间,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身材高瘦、面如枣色的老者站在了面前。

小飞心想,这也许就是自己的仇人公冶梅了。蓦然间,他感觉这老者有些面熟,难道自己小的时候见过他?

吴道子拽着小飞后退了两步,低声喝道,大家并肩上!今天一定料理了这老儿!

几十個人发一声喊,执着各种兵刃,从里到外把老者围了三四层,叫嚷着缠斗在一起!

小飞挺剑欲上,被吴道子一把拉住,低声对他说,你待公冶梅内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再上。

耳闻一片兵器交鸣之声,那老者犹如一片轻盈的叶子,在人群中自如地飘忽,身法快得让人眼花缭乱。不断有人惨叫着飞出来,跌落到尘埃中死去。

吴道子从怀中掏出数十枚飞针,接连不断地朝公冶梅施放。那飞针像一道道银光袭向战团,但没有一枚射中公冶梅,却接二连三地射入同伙的体内。被飞针射中的人,都面部发黑,倒地而亡。可见,针上喂有剧毒。

公冶梅边和几十个人交着手,边叱道,吴道子!多年没见,你还是这样卑鄙狠毒!

吴道子将最后一枚飞针甩向公冶梅,狞笑道,今天本道还带来了一个绝顶高手,你的死期到了!

公冶梅不屑地用衣袖甩了一下,那支飞针半路改变了方向,射入一个秃头的太阳穴,那人惨叫着栽倒在地,口吐黑血,眼见着是活不了了。

顷刻之间,几十个人,横七竖八地倒毙在公冶梅脚下。

公冶梅看了看这些尸体,问吴道子,凡是和你为伍的,必是十恶不赦之徒,死不足惜。但老朽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让这么多的同伙来白白送死?

吴道子诡异地一笑,很简单,他们是来帮我消耗你内力的,现在轮到我出招了!

吴道子忽然双掌一并,身体平移,缓缓朝公冶梅推了过去。公冶梅只用左掌接招,三掌轻轻触在一起,平空一声闷响,周围飞沙走石,灰尘弥漫。小飞赶紧闭上了眼,再睁开眼时,见吴道子的双掌和公冶梅的左掌已经粘在一起,公冶梅屏住气息,缓缓举起右掌,正欲拍向吴道子的天灵盖。

吴道子急喊,小飞,出招!

小飞剑如流星,刺向公冶梅的胸口。公冶梅的右掌回转,隔空拍向小飞的天灵盖。他的左掌和吴道子正拼着内力,右掌行动迟缓,但威力不减,三步之外,小飞已感到掌风强劲,呼吸困难。但他与小飞一照面间,顿时大吃一惊,急忙收掌。刹那间,小飞的剑已经刺到,插入他的前胸!公冶梅大叫一声,左掌全力爆发,吴道子仰面摔出十几步远!公冶梅也口喷鲜血,瘫软在地上。

小飞没想到公冶梅会在关键时刻手下留情,放了自己一条生路,更没想到自己竟然一招重伤了他!他惊魂未定,神情迷茫地立在两人中间。

公冶梅双眼紧盯着小飞,目光中满是惊喜和诧异,他转过脸去问吴道子,这就是你带来的绝顶高手?

吴道子奸笑道,嘿嘿,他的武功虽然算不上绝顶高手,却是你在这个世上唯一不杀的人,也是唯一能有机会伤你的。

公冶梅把目光又转向小飞,你是……飞儿……

小飞看看公冶梅,又看看吴道子,有些不知所措。

吴道子哈哈大笑道,对了,这就是你的儿子公冶飞,当年本想一掌将他击毙,但我发现你爷儿俩长得太像了,忽然就改变了主意,今天看来,我当年的决定是无比英明的,哈哈,公冶老儿,你纵横一世,却让自己的儿子杀了!

公冶梅顿时脸色苍白,他尽力调匀了呼吸,用平稳的声调说,飞儿,我是你的亲生父亲,眼前这个人,是世上最为恶毒之人,和我们家有着血海深仇。二十年前,他乘我外出,杀了你的爷爷奶奶、母亲、姐姐、哥哥和管家丫环等二十多人,掳走了你。你现在要乘他元气大伤,马上杀了他!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小飞弄蒙了,他求救般望着他的师父吴道子,毕竟,这么多年以来,他是他曾经唯一的依靠。

吴道子得意地笑道,小飞,你确实是公冶梅的儿子,我养育了你二十年,等的就是这一天,结局竟和我预料的惊人相似……

小飞打断他问,那么,你真的杀了我全家二十多人?

吴道子狞笑道,是呀!你要为家人报仇吗?放马过来吧!

公冶梅道,飞儿,此贼异常阴险,你要小心。

小飞现在才明白,多年以来,自己一直活在仇人的身边,一直被蒙在吴道子的阴谋诡计里,巨大的怨气和愤怒慢慢升腾起来,他的剑都颤抖了。他深吸一口气,力贯剑尖,连人带剑,朝吴道子射了过去!

吴道子提了一口长气,双掌平推过来,小飞感觉到一股看不到的巨力将自己推了回来,重重地跌落到公冶梅身边,嗓子眼一甜,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吴道子哼了一声说,你真以为自己是绝世高手呢,小子,你差得远呢。

小飞还想起身再战,公冶梅一把拉住他说,飞儿,以你的年龄,内功修为和他不可同日而语,想要赢他,就绕着他缠斗,不让他有施展内力的机会,他有内伤,支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小飞顿时内心一片澄明,感觉自己对武功的理解瞬间就加深了一步。他舞动长剑,围绕着吴道子进攻,身形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吴道子被他带得团团打转,却无法使用内力,急得不断大声咒骂。

公冶梅在一边盘腿打坐,闭目凝神,运功疗伤。

吴道子和小飞缠斗了一个时辰,渐渐体力不支,动作慢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在一旁闭目疗伤的公冶梅,忽然心生恶念,抛下小飞,飞身朝公冶梅扑了过来!

小飞想施以援手,却已经来不及了。

吴道子的双掌凌空而下,拍向公冶梅的天灵盖。公冶梅忽然一个移星换位,让吴道子扑了个空。随即,公冶梅一跃而起,快如闪电般围着吴道子转了一圈,在他的身上连拍数下,吴道子的面色顿时惨白如纸,像一堆烂泥般瘫坐在地上。

小飞持剑欲刺,被公冶梅用手势拦住。公冶梅说,小飞,这贼虽然十恶不赦,但这世上,唯有你不能杀他。

小飞疑惑道,他杀了我那么多的亲人,又骗了我这么多年,不该杀吗?

公冶梅说,他对你有二十年的養育之恩,还有二十年的授业之恩,已经不欠你什么了。

小飞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处置他?

公冶梅说,我刚才已经震断了他的奇经八脉,他已经是半个废人了。

小飞恨恨地道,他杀了我们家那么多人,就这样算了。

公冶梅面色沉重,深思良久,才说,杀了他就太便宜了,让他住在狗窝里,和狗吃一样的伙食,苟且残年吧!

吴道子忽然苦笑了一声说,公冶老儿,贫道处心积虑,苦苦等了二十年,本以为用此计必能除你,然后称霸武林,唉——但老夫绝不受尔侮辱,来生,我们再一决高下吧!

说毕,嘴里涌出一股浓血,头缓缓垂下了。

公冶梅叹道,这贼也算有些骨气,竟咬舌自尽了。

当下,公冶梅和小飞挖了一个大坑,准备将众人都葬在一起。大坑挖好后,两人往坑内抬尸体时,忽然发现,吴道子的尸体不见了。

公冶梅不怒反笑,又让这贼骗了,他是想卷土重来呀!

小飞说,也许,他要再给我一个杀他的机会。

是夜,一场大雪,覆盖了山川河岳。

责任编辑:段玉芝

猜你喜欢

小飞师父
小飞的63分
师父穿越啦
师父的弟弟
师父的绝学
师父的朋友
睡着了
倒霉的师父
小飞的奇遇
令小偷无语的失主
追捕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