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陈仓石鼓:大秦帝国的《东方红》

2018-05-21

小演奏家 2018年2期
关键词:石鼓凤翔东方红

陈仓石鼓是我国九大镇国之宝之一,被康有为誉为“中国第一古物”。石鼓之上刻有我国最早的石刻诗文,记述了秦始皇统一六国前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描绘出一幅形象生动的秦人创业发展的历史画卷,可谓是大秦帝国的大型歌舞史诗《东方红》。

石鼓上的故事

陈仓石鼓共十面,外形上细下粗顶微圆,每面石鼓上都镌刻有石鼓文,因铭文中多言渔猎之事,故又称为“猎碣”。

十面石鼓上的文字虽然自成篇章,但又有一定的联系,主要描写了秦王祭祖、练兵、狩猎之事,千沔鼓、车工鼓的诗句较完整,其余石鼓文保存不佳,不过通过辨识和联想,大致意思还是可以推测出的。千沔鼓描写了千河的美丽景色;车工鼓记述了秦公出猎的情景;田车鼓记述了秦公及随从登原游猎的盛况;銮车鼓记述了秦公游獵经虢城,銮车上悬挂弓箭,仆从齐聚,进献猎物,场面热闹;酃雨鼓记述了秦公及随从涉汧河时看到的情景;作原鼓记述了在山上整修原地的场景;吴人鼓记述了虞人为秦公献祭而奔忙;吾水鼓记述了秦国水清道平的美好河山;而师鼓记述了秦公的述志诗;马荐鼓记述了秦公及随从打猎归来时的情景。

有学者认为石鼓上残缺的诗描写的是“天子赐来,嗣王始位,故我来祭”的历史,即秦王称王后,其后诸侯皆称王,秦王深感不安,决定到雍城祖庙祭祖、陈仓北阪打猎,祈求先祖保佑,顺便演练强兵。那么,诗中所说的秦王是谁呢?《史记·周本纪》记载:“四十四年,秦惠王称王。”文中所指的四十四年即周天子显王姬扁在位的四十四年,也就是公元前325年。秦惠王名叫嬴驷,秦孝公之子,于公元前325年改公称王,成为秦国第一王。学界认为秦惠王是历史上唯一既称公又称王的人,比较符合石鼓文的内容,且文字特征与刻制工具也属于这一时期,因此石鼓作于此时的可能性最大。

国宝现世

唐代文学家韩愈曾有诗作《石鼓歌》,此诗记载了石鼓的起源及其价值,呼吁朝廷予以重视和保护。康有为在其著名书论《广艺舟双楫》中写道:“石鼓既为中国第一古物,亦当为书家第一法则也。”能让韩愈和康有为都如此重视,可见石鼓非同一般。

虽然石鼓非比寻常,发现它却是在一个平常的日子。公元627年,唐王朝迎来了贞观之治的第一年,就在这一年,陕西凤翔府陈仓山北阪,一位牧羊老人发现了十个怪异的大石墩,他仔细观察这些石墩,抠掉大石墩上的泥土后,居然显露出大量神秘文字。牧羊老人不识字,赶紧回家将此事告知四邻八村的乡亲,越来越多的人闻讯而来看个究竟,一时间流言四散,怪论频生。乡民们蜂拥而至,焚香跪拜,惊为天赐神物。文人墨客也纷纷慕名而至一窥究竟,并拓下石墩上的文字,遍寻名家研究,更有人悬赏重金求解谜题。

石鼓流浪记

石鼓被发现100多年后,安史之乱爆发,唐王朝在战火中风雨飘摇,正在雍城躲避战祸的唐肃宗听到石鼓的传闻心生好奇,命令州府官员将十面石鼓运下陈仓山迁往雍城城南,与驻扎在这里的文武百官赏玩。而当叛军逼近凤翔时,文武百官出逃,为躲避战祸,石鼓被仓促转移至荒野掩埋起来,并对外宣称“毁失”。

两年后,安史之乱被平定,陈仓石鼓的命运迎来了转机。公元806年,地方官吏查访到石鼓的埋藏之处,请朝内名家主持挖掘,韩愈还因此上书朝廷,请求将石鼓转移到京城太学府内妥善保管并重立其学术,但他的请求并未受到朝廷重视,奏折被积压了8年之久。公元814年,郑余庆就任凤翔尹,重新奏请朝廷妥善保管陈仓石鼓,曝于荒野的石鼓这才得以被移送到当地孔庙。

石鼓重新出世之时已是蚀迹斑斑,石鼓上的字迹残缺不全,引得无数名家学者为之慨叹。更可惜的是,由于一直被弃于荒野,其中一面石鼓居然莫名遗失,这就是后来轰动天下、常引发历代学术争端的作原鼓。

然而,九面石鼓在凤翔孔庙中待得也并不安稳,风翔孔庙后来在战火中被焚毁,庙内所藏的九面石鼓也被盗运一空,陈仓石鼓重新遁迹于草莽江湖。

到了宋朝,宋仁宗查阅前朝遗留下的经史档案时发现了关于石鼓的传奇故事,由此产生了浓厚兴趣,他不惜以高官厚禄相许,命人遍寻陈仓石鼓的下落。时任凤翔知府的司马光之父司马池得知此消息后便竭尽心力去寻找石鼓,试图投君王所好,几番周折,终于让消失百年之久的陈仓石鼓重见天日,只可惜寻到的石鼓只有九面,作原鼓仍不见踪迹。心急的司马池私下遣工匠连夜采集相似石材,很快便参照石鼓拓本仿制出一面假的作原鼓。然而,宋仁宗与受命而来的专家学者们很快就辨别出了伪造的石鼓,司马池先建奇功受封赏,又因伪造欺君而获罪。

九面石鼓面世,又经历造假风波,作原鼓因此名动天下,坊间认为其价值甚至能以一敌九,随即引发了人们寻找作原鼓的风潮。直到1052年,金石收藏家出身的向传师在凤翔的一个屠夫家发现作原鼓,但当时石鼓上部已被乡民削去,中间被掏成凹洞用来捣米,而上面断裂的边缘被屠夫用来磨刀,石鼓上的文字更是被磨去了大半,损毁严重。不久,凤翔知府调集军兵赶往关中,护佑作原鼓与向传师回到凤翔,后又将石鼓送往汴梁,至此,十面石鼓终得团圆。

自诩为“天下第一学士”的宋徽宗对石鼓的喜爱远胜过宋仁宗,他命人将石鼓搬进保和殿朝夕相伴。有一天,宋徽宗又突发奇想,居然下令在十面石鼓的文字槽缝之间填注黄金,为其塑金身。

到了近代,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十面石鼓随着故宫的国宝不断迁徙。解放战争爆发后,蒋介石本想将石鼓运往台湾,后因石鼓过于沉重导致飞机超载,才被留在了大陆,如今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中。

陈仓石鼓颠沛流离的命运与中华民族所经历的苦难紧密关联,它所背负的那些历史片断和笼罩在其身上的未解谜团,让它在跌宕起伏的历史潮汐中显得尤为独特与珍贵。

猜你喜欢

石鼓凤翔东方红
“东方红英雄”家族面面观
石鼓书院
石鼓南迁北归记
救人一命(短篇)
十年之赌
陕西凤翔木版年画旅游商品设计与创新开发研究
陈仓石鼓
石鼓山之谜
陕西省凤翔县草木编制工艺现状调查与发展建议
跛足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