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塔里木的金色梦想

2018-05-17潘从文

雪莲 2018年4期
关键词:塔里木胡杨金色

潘从文

世界是五彩斑斓的,但在无数石油人眼里,塔里木的主调色彩是金色。不仅是因为那些金色沙砾汇集而成的金色沙丘,不仅是因为那些金秋时节华丽绽放的金色胡杨,不只是因为那些戈壁拓荒者手捧出的金色麦穗,不只是因为罗布人牧归时粗犷悠扬的金色晚唱。只是因为,那些在风雨霜雪里雕琢而成的金色脸庞,只是因为,那些石油人在大漠深处升腾起的金色梦想。

石油人的梦想是找油找气,石油人的金色梦想就是找到大油气田。金色的塔里木,就是这样一个召唤着石油人不断造梦、圆梦的神奇地方。

金色是收获的颜色,是果实的颜色,更是军功章的色彩。胡杨树由绿到黄再到凋零,红柳丛由绿到红再到枯萎,塔里木河由干涸到肆虐再复归平静,时间就像钟摆一样,只是许多个往复瞬间。塔里木油气开发不断收获着金色的果实,一个又一个新的油气田被发现,但油田里忙碌的生产景象和石油人穿着的红色信号服一样不曾改变。塔里木河在金色沙丘和金色胡杨林里迂回穿行,在金色阳光里宛如一条彩带,她是守卫着绿洲无可厚非的“母亲河”,更是滋养着生灵万物的生命大动脉。就是在这条母亲河的脚下,在七八千米深的地下,却悄然流淌着另一条“石油河”,在生命大动脉的脚下深藏着另一条能源大动脉。石油人用钻头为媒介,用钻杆为通道,与几亿年前的古生物对话,让他们重见天日、化蛹为蝶。石油人用智慧为“剑”,以科技为“锁”,缚住黑色的油龙和凶猛的气虎,让他们俯首称臣、贡献自然。石油人用钻塔为笔,以原油为墨,勾画出了又一条通往天山南北的经济大动脉。就像经年不息的塔里木河一样,不断汩汩流淌、强劲有力,将“黑色血液”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了大脑、心臟。

在石油人金色的军功章里,烙印的是一个个惊天动地的瞬间,那灿烂的金色光芒穿透了荒原征战的光荣岁月。三十多年前,沙参二井的一声大漠惊雷,就是在秋天里收获的第一颗果实,让塔里木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也是在它十几年后,沙46井,沙47井,沙48井连续突破,石油人在古生代海相碳酸盐岩实现重大突破,宣布发现了塔河超亿吨级大油田。新世纪在塔里木犹如一颗耀眼新星又挺起顺北油气田……都说塔里木是个聚宝盆,石油人收获的果实的确装了满满一筐子,雅克拉、大涝坝,达里亚、艾协克,麦盖提、托普台,阿克库勒、顺托果勒,这里有大塔河,这里还有大顺北。一个个区块,一个个油田,一个个具有独特地域风格和名称的宝地,就似一颗颗珍奇的珠子,被一根根输油气管线串连在了一起,为塔里木戴上了一副精美绝伦的金色项链。此刻,那个建成千万吨级大油气田的金色梦想,就似旭日前头东方的那一抹晨曦,就似母腹里躁动不安即将咕咕落地的婴儿,那样的触手可及。这又是怎样一个真切的梦啊!

就在此刻,塔里木河两岸气温骤冷,早晚温差让树上的叶子迅速凋落,走在安静的胡杨林里,可以听见叶子落地的声音。在我所在的石油基地周围,矗立着七、八台钻井架,犹如不甘寂寞的雄狮一样咆哮着,不分白天黑夜地轰鸣着向地下挺进,一点点向地层深处探索,我甚至能感觉到大地颤抖的声音。就是这个时候,油田冬季生产拉开大幕,又一轮大开发的时节到来了。

金色的塔里木,在这里彼此陪伴的都是极富生命力的植物和动物,包括那些被称为“英雄树”的胡杨和那些被称为英雄的石油人。

在一片土地上,当人们和一种生物相处太久,就很可能会越来越像彼此。岁月如胡杨褶皱般沧桑,石油人又如同胡杨一般坚毅顽强。岁月如同夏花般娇艳美丽,石油人的内心亦同秋雨般温润细腻。这种被誉为“英雄树”的古老树种,与石油人的陪伴时间远远超过了它们的家人、恋人和朋友,它们是石油基地旁永远静默守护着的知心朋友。就那么安静地矗立着,一站就是岁月交替、千年一叹,一站就是岁月白头、华发盖顶。在沙海中或者盐碱滩上,它们使出浑身的气力,尽力地向上攀升,枝桠全力向外延展,努力让自己变得足够高大和强壮,才会不被流沙湮没,不会被干旱击溃,就那样无畏地刺向天穹、饮沙狂舞。而在地底下,它们又让自己的根系尽力延伸,让根须疯狂地扩张,努力吸吮多一点的水分和养料。夏日里,它们又生发出绿色的帐篷,为大地多保留一丝水分。秋日里,它们又精心捧出了一顶金光四射的华盖,用一顶傲视寰宇的王冠为自己加冕。

深秋初冬的塔里木河两岸,金色胡杨完成了它最后一场华丽演出精彩谢幕,把呵护了自己几个季节的绿色羽毛,幻化成飞舞的金黄色精灵,在大地上编织成了一张金灿灿的地毯,也为远看似雪的盐碱地披上了盛装。随着一片又一片叶子在风中凋落,一个个蜕变后的小精灵,跌落在了大地的怀抱中,彼此紧紧依偎在一起,互相抚慰和告别。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叶子,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生命,叶子可以选择或长或短、或大或小、或扁或圆的形态,但却无法决定自己生长在哪一棵树上。虽然它们在枝头彼此呢喃细语,相互守望了好几个季节,却从来没有真正地拥抱在一起,最亲密的举动也就是在风中偶尔的触碰,那不经意的触碰,其实已经潮湿了两颗相望的心。它们又在彼此庆幸,风起的时候,就在从枝头凋落的那一瞬间,那两片早已心生情愫的叶子相互追逐着,先后飘落在了大地的暖床上,那一刻,它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久久不愿分离。几个季节的守望,更可能是千万年的前缘,才换来这一刻的相拥。然而,风又起了,一片叶子被风带到了不远的地方,另一片叶子被枯枝压在了身下。仿佛是大地的寒气凝聚成的湿露,每一片叶子的纹路,更像是一道道伤心过后的泪痕。在即将蜷缩枯萎的那一瞬间,风为远处的那片叶子捎去了这样的诗句:你是我的眼,我流的是你的泪,湿了一辈子。

石油人,汇聚在塔里木河两岸。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一场场大会战,迎来了一个个大突破,但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曾谋面过,就似一片片叶子,散落在油田各个角落。像绿叶萌发一样,在某个春天里背上行囊出发。像黄叶凋落一样,在每个秋日里捧出金黄。就像叶子之间的密语一样,用诗歌抑或其他方式传递对远方的思念。这样看来,石油人与金色的胡杨树有着太多的相似,更有着灵魂深处的独特连接。而我,宁愿在那这个金色童话世界里不再醒来。

金色是塔里木最美的色彩,美的让人心醉,美的也会让人心碎。胡杨在短暂的华丽转身后,等待的却是长达几个月的孤独寂寞与暗自神伤,盼望着又一季的再次萌发。

这是一个有着金色阳光的午后。胡杨树的叶子落光了,白杨树的葉子也落光了,只剩下石油基地院子里的河堤柳还挂着几片稀疏的叶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这些顽强的树,虽然能够生活在南疆的盐碱地,但无论如何也抵不过冬日里一阵紧过一阵的寒意,叶子们终究要回归大地。就在石油基地门口的一角,一缕温暖的阳光在午后投射过来,只见四五位老人,个个怀抱或者牵引着几个只有一两岁大小的孩子,在阳光下扎堆晒太阳。这些油田的“不速之客”中,有的是刚从油田退休不久又“返聘”了的“老石油”,有的是刚从家乡不远千里赶来照顾儿孙的“老把式”。此时,他们的孩子正在生产现场忙碌着,也有可能在计算机前讨论油田开发方案,只能把幼小的孙子或者孙女托付给老人照看。本应是安享天年、落叶归根的老人们,因为黑色的石油又汇聚在了塔里木,只因为一份责任,也是因为一份无奈,连午后这片暖暖的阳光,也成为老人们的奢望。其实,石油人的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就是不远千里的陪伴,就是那一缕短暂却又温暖的阳光。此刻,我唯一祈愿的是,塔里木的这个冬天不要太冷,希望有更多金色的阳光,可以一直温暖他们终将老去的背影。

在胡杨树掩映下的野外宿营地里,一群有着胡杨般刚毅神情和金色面孔的石油人,围绕在“噼噼啪啪”作响的篝火堆旁。有人乱吼了一嗓子陕西的老秦腔,那高亢回旋的调调把天上的月亮都惊了一跳,慌忙躲进了云层里,只派出几颗星星出来打探情况。有人和着喇叭里传出来的音乐,搂抱着一把木条凳,在沙地上跳起了狂野不羁的“华尔兹”。就在前天,野营地里还传出了“花边新闻”,王班长的破靴子里竟然长出了一朵漂亮的野花。那只放在墙角里落了不少泥土的靴子,不知什么时候接纳了被风带来的不知名的种子,经过一段时间的风吹雨淋,竟然开出了一朵娇嫩的野花。论美丽,它肯定不如温室里的花美观艳丽;要说形状,它简直无法与路边的野花相提并论。但是,在塔里木沙漠腹地,它的出现让人十分惊讶,十分惹人喜爱。其实,在每个石油人的心里,都有那么一朵魂牵梦萦的“小花”。

黎明时分,金色的塔里木,又一抹晨光掠过顺北油田的茫茫沙海,勾勒出一条条美丽迷人的曲线,这里又将成为石油人为梦想再次出发的地方。沙漠里万物都好像还在沉睡着,只有那朵开在靴子里的无名野花,对着已经开始忙碌的石油人微笑。

请问,你是大漠给石油人颁发的一枚奖章吗?

野花摇曳,仿佛是点头作答。

猜你喜欢

塔里木胡杨金色
美到极致的胡杨
胡杨为什么能在沙漠中生存
金色艺苑
塔里木盆地新发现石油资源逾2亿吨
金色七夕节
立足“严、实、俭、专”,大力提升会议管理水平
立足“严、实、俭、专”,大力提升会议管理水平
家风伴我成长
金色十年
穿一双闪亮耀早秋的金色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