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一切从大海开始

2018-05-07李成

雪莲 2018年3期
关键词:水族浪花岛屿

李成

大海醒來了

大海醒来了

从大地深处

大海醒来了

从一个蓝色的梦里

大海醒来了

从一颗大大的水珠

或一颗远古的泪珠

大海醒来了

在天空下睁开眼睛

一双重瞳的眼睛

大海醒来了

从一千里一万里外

大海醒来了

从云层中来又想回到云层中

大海醒来

在慢慢拉一张弓

大海醒来

仍像婴儿舞动在摇篮中

这么多的海水

伸出嫩嫩的手臂

摇动手指

这么多的海水

要掀开母亲的衣襟

寻觅母乳

太阳!太阳像一颗珍珠

在骄傲地浴水

浴水的顷刻

海水变成玫瑰霞衣

片片如飞

太阳每天在海中

最多只能待一瞬

最后像一个新人

从水中站起

笑吟吟迈步越过千山万岭

大海在慢慢地拉一张弓

时间的箭矢纷纷脱落

大海喃喃自语

如醉如醒

大海始终都

不承认噩梦

大海巨细无遗

无数水族缀满衣襟

鸥鸟飞来了

礁石自豪地迎接浪花

风把岩石炙溶

大海把最蓬勃的火焰

挹进心中

大海闪开一道道山谷

白帆像鸟儿一样拍翅飞出

海豚在欢快地跃进

大海醒来了

似走 似停 似喜 似嗔

大海醒来了

天空半天没有回过神

大海在慢慢地拉一张弓

缓缓地放射一道道光束

每一根纤维都在抖动

每一颗水珠都动荡不息

死去的是时间

大海每一天都崭新

大海是含在地球眼眶中

碧蓝碧蓝的一泓

大海每一刻都清醒

大海每一天都在寻觅

每一天都把根扎入大地的深处

又像喷泉一样喷向天空

望穿秋水

海水 一滴滴飞来

人在何处?

浪花千朵万朵

不停地开谢

何处还会有新的人

我们是被海遗弃的水族

我们是被海浪塑造的

有浪的形状有海水眼睛的人

我们被海水分开又聚拢

我们污染侵蚀自己

还会不会被海水洗净

回到海中

见到海水中亲切的面容

我们是海的泡沫

飘浮在海面上

就像飘浮在——

天上的云!

我的渴望是一座岛屿

风儿把它擦拭成一颗珍珠

我的渴望是岛屿

它在漫漫的大海里冒出头——漂流

有时像一只不动的海螺

有时也像一尾游弋的鱼

我的渴望是远离脏污

远离莽莽的大陆

风涛在我耳边

一夜醒来 变成一株绿树

我的渴望是回到大陆

在那座新城里 珍珠不是鱼目

鱼目不是珍珠

今天我在赤道

明天我或将在另一纬度

我没有同伴

只有许多鱼儿在我脚边戏忽

我没有敌人

只有许多鸟儿栖落胸脯

远离家乡 远离国度

我的心是如此孤独

我是岛屿 你也是岛屿

浪花嬉戏在额前却遮住了双目

海流漫漫

漫漫海流……

一切从大海开始

一切从大海开始

大海像千万匹狮子

奔向四面八方

大陆在飘移 远远地离开

大海在扩展

把千万树木掷向山冈

把河流呼唤

一切从大海开始

海水在一阵阵地飞翔

洇灭无数星光

闪电落下来

化为海水中的彩虹

蓝海藻在疯狂地生长

海百合开出腥红的花

海底花园

现在 我要把目光投向深深的海底

现在 我要把视线

停留在阳光渐渐消失的地方

这么深的海水 可也有几缕光线

曾把这里照亮 深厚的黑暗

笼罩多少世纪 何其长夜漫漫

在这里生长的水草可曾有过

光合作用 开出有色彩的花

各种水族是否也像地面上的人

与动物一样生有眼珠和眼眶

但见海葵在一个多世纪里长大

森林般的触手竟然爆发如彩色叶片

海星伸展棘皮芒角躺在草丛

它可以打开贝壳身上的百宝箱

章鱼挥动八条触腕过来了

它可以锚一样把猎物洞穿

隆头鱼拾人牙慧 在珊瑚丛与

巨鲸的牙缝穿行 安然无恙

鳐鱼将鳍帆一样贴拢身边

两吨重的身子也可以飞得绅士一般优雅

扇贝的触手上布有多少眼睛

颗颗晶蓝 熄灭一颗还有另一颗发亮

蝴蝶鱼就是水中的蝴蝶 飞行翩翩

横贯海底的龙虾队伍竟有四千米长

鮋鱼的身上插满翎羽

海马直着身子耕耘于波浪

它们在这里各显神通各施伎俩

为生存而生出各种智慧和敏感

和我们一样每天将爱恨情仇上演

吞噬 被吞噬 生生死死 时刻搏杀

为了抵御黑暗甚至长出发光的器官

安康鱼还将触角的光丝当做钓竿

斧头鱼用鳞片反射光线

鳗鱼本身就是一道闪电

“竞自由”不仅于“霜天”也在深海之底

谁能料到 亿万斯年洋流下

竟变成一座生机勃勃的大花园

是出于无奈 还是造化的特意安排

它们留守于生命的摇篮 即使劫难

重临 陆地上的生物也可再次——

从海洋起源?

猜你喜欢

水族浪花岛屿
热带岛屿海滩
Spectrum Brands品谱集团全球宠物水族事业部(Global Pet Care)收购Omega Sea
浪花一朵朵
民族文化有传人
上帝的水族馆
浪花
初到盗国
小小消防员 第八集
海上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