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治理体系的重塑

2018-04-03

南风窗 2018年7期
关键词:党政职责职能

2018年全国“两会”闭幕的第二天,《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全文对外公布。新一轮机构改革的面纱被完整揭开,正如人们已经感受到的,改革的理念、深度和广度都远超改革开放之后的历次机构改革。

根据新华社的独家披露,党中央确定十九届三中全会要专题研究深化机构改革之后,十九届三中全会文件起草组组长由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担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要是对党和国家事业有利的,对最广大人民有利的,该改的就要坚定不移改。事实证明,改革的力度的确超过人们的预期和想象。“涉及的中央和国家机关部门、直属单位就超过80个。改革调整幅度之大,触及利益之深,为改革开放40年来之最。”

方案有明确的时间表,中央和国家机关机构改革要在2018年年底前落实到位。所有地方机构改革任务在2019年3月底前基本完成。也就是说,要在一年之内就完成牵扯面如此之广的改革,很有挑战性,也是显示出一种决心和意志。

很多机构改革中的老大难问题有望得到解决,比如机构设置中的上下一般粗,综合执法减少扰民,资源投入的重心要往基层倾斜等等,这些问题说了很多年。可以说,新一轮机构改革将解决过去多年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重大问题。

更加重要的是,此轮机构改革将带来治理体系的重大变革,权力运行方式将发生重大变化,对老百姓也会带来重大影响。

改革的具体目标是实现党和国家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的优化协同高效。优化就是要科学合理、权责一致,协同就是要有统有分、有主有次,高效就是要履职到位、流程通畅。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就不能回避权力和利益调整,而要对现有的传统既得利益进行整合,重塑新的利益格局。这是一场革命。

执政党正带领人民进行新的社会革命,为了担负起这个责任,就要先从自我革命入手。此轮机构改革的革命性,具体体现在:坚决破除制约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体制机制弊端,围绕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强和完善政府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公共服务、生态环境保护职能,调整优化政府机构职能。加快实施政社分开,克服社会组织行政化倾向。实现政事分开,不再设立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面向社会提供公益服务的事业单位,逐步推进管办分离,强化公益属性,破除逐利机制。

这其实是进一步加强公权力的公共性,让政府、市场和社会各归其位。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政府的微观管理事务和具体审批事项对市场和社会活力形成了很大的束缚;政府对市场资源的不恰当的直接配置,扭曲了市场作用。政府对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带来了设租和寻租现象。而社会组织由于官僚化、行政化等弊端,不能很好地服务群众;面向社会提供公共服务的事业单位把公共资源用来为自己逐利,弱化了公共服务职能。

这些概括起来说,就是公权力的逐利倾向。这种倾向不利于经济新动能的成长,同时破坏了市场公平和社会公平。我们不能把什么问题都归结到体制头上,但也必须承认,不破除公權力的逐利性,重大的社会经济问题就不能获得很好的解决。

此轮机构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对此,我们应有全面和准确的把握和认识。历次机构改革都涉及到了政府机构的叠床架屋问题,新一轮机构改革则对党政职责分工进行了重大调整。实事求是地说,要提高治理体系的效率效能,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就不能不理顺党政机构职责关系,减少多头管理,减少职责分散交叉。这是中国的基本国情。

党政机构职责关系变化带来的影响,我们可以继续从实践中观察。有一点可以肯定,党的作用是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改进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同样是要按照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的要求来进行。党政职责关系变化是权力内部的调整,这种调整所要带给社会的效果,自然也应当是权力运行的更加法治化、更加规范化,进一步为老百姓干事创业创造更好的环境。

同时可以预计的是,通过党发挥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各个治理领域所面临的亟待破解的问题、尚存的老大难问题、改革要啃的硬骨头等,都可以获得更快和更强有力的解决。

猜你喜欢

党政职责职能
数字化时代政府掌舵职能的再思考
如何促进党政党建与生产经营深度融合
医院党政工作的创新意识探讨
打孔
探讨县级统计部门如何为党政领导决策服务
企业如何有效实施不相容职责分离
关于会计职能转变若干问题探究
让责任管住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