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青藏诗旅(组诗)

2018-01-13原上草

雪莲 2018年12期
关键词:格萨尔青海省

那些影影绰绰的人,翻越千山万水而来

残破的灵魂不堪负重内心的行踪

那些魂不守舍的人,像海默尔症患者

他们找寻着什么但又不知再找寻什么

他们沿返乡之路围着寺院和白塔磕起长头

磨破了华丽的衣服,露出了带血的肌肤

云丝环绕着佛塔,金身的大佛高坐莲花

檐角风铃的乐音,使他们屏住呼吸一语不发

雪山、祥云、佛塔、莲花以及檐角的风铃

自古坐落在深山老林,静观岁月更迭风云变化

是谁将迷途的人群,指向亘古的雪峰

他们含着泪花呢呢喃喃,大佛从不开口说话

在旷野中,沿低处的海拔与杂草相拥西行

呼啸的凌冽之风挟裹着冰雹

两肋插满尖锐的锋芒,痛在叶脉间游走

叶片骤然黑绿,它们合力托起头顶的

花蕾,在杂草倒伏的呻吟中独自摇曳

内心蓄积的霜雪,满含百草根的

苦味,这精华的养分将会催开皱褶的笑脸

环视十万雪峰的挤兑和神秘的指令

那一支支傲骨可以抵御寒冷的风暴

却抵挡不了明晃晃的阳光笑里藏刀

这种以苦为乐的植物,原来也是一种草

它们潮润冰凉的花朵,有降温清火的功效

我最终没有看到它们头顶的

花蕾,在风雪中怒放拯救人类的自尊和孤傲

它被太阳榨干了苦水,成了鲜活的标本资料

在青藏南部游历,海拔不断抬高

我的头颅,四千三百多米的甘德

我与英雄格萨尔雕像以及东吉寺相遇

空阔的场地上,一排白塔撑起蓝空

一群群乌鸦和鸽子,在寺院的屋顶翻飞

寂了的街道上,一只只流浪犬相互嗅着对方的身体

静谧的空气

映衬着霞光中水墨的流动

我的心像西柯曲一样安详清澈

甘德,山坡的经幡在风中唱着颂歌

我在高反的布控下,策划向达日跋涉

达日,怀抱云端的黄河,奔向太阳最后的去所

我被无边的慢紧紧地、紧紧地搂抱着

然而,那头白熊却在我的梦境突然出没

它在凌晨摇头怒吼,挡住我山谷间的去路

窗外遍野的大雪之上,黑色乌鸦谋划黑色的阴谋

在距达日一步之遥的档口,逼我节节退回原路

这父母精血的钙化物,洁白而锋利

它一直蜗居在我黑漆漆的洞穴里

帮我剔下骨头上的肉丝,咬开坚果

承受窝在内脏的嗳气熏烤,被酒精浸泡

我一直压制着它咬牙切齿的怒火

我深知它早年咬过亲人、朋友、红颜知己和敌人

以及手握重权者的后果,做人变得温和

可它最近遭到内火的挑唆,抗议我的懦弱

欲捍卫游荡在欧洲上空的幽灵的魂魄

我反复思忖之后,再也不敢让它旧事重做

我忍着泪水,对站起来的挑事者记神经摘除大过

让它失去对所有食物的试探和敏锐的知觉

我将在慢慢的疗养中,开始心平气和的生活

黄昏时分,抵达玛沁,我在格萨尔雕像前搜寻

阿尼玛卿雪峰,雪国安恬的女神

一直站在青南高地,凝望鹰子们在暮色中扇动的翅翎

我一路翻山渡水,像一枚深秋金黄的叶子

熬过了四季岁月的拷问,从时光之树悄然滑落

风尘仆仆,沿着她的经轮声赶在子夜之前回到家中

一边是天神布下的一線天巨峰

——上帝要阻断谁的归程

一边是珠姆弓腰攀山高擎着群星

——欲为格萨尔点燃桑烟引路

峨马河细小的腰姿,被它们加持,纯洁而清冽

厚重的藏袍遮不住内心流动的春潮

零星的帐房与牛羊,黑色的石头与金黄的秋草

在暮色中侧着双耳,聆听峨马河淙淙的欢笑

藏獒的吼叫,引领着盘山而上的灯火

峨马河的清冽洗净了众生的内心和头脑

那些珠姆的追随者,更像是无边黑夜中的朝觐者

怀揣星光,将自己的迷茫深观返照

【作者简介】原上草,本名赵元文,甘肃武都人。2009年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十一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中国文联第四届中青年文艺评论家高级研修班。在数十家刊物发表作品,著有诗集《苦旅》《原上草诗选》《青藏诗旅》,小说散文集《低处的雪光》、文学评论集《镜像》《词语背后的灵思》(与他人合著)等13部。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理事、青海省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青海省文联第七、八届委员会委员。现供职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文联,《金银滩文学》杂志主编、《西部诗报》总编。

猜你喜欢

格萨尔青海省
图说:2019 青海省政府工作报告
记忆之谜
《英雄格萨尔》:一部伟大的英雄史诗
阿须草原—格萨尔王的故里
格萨尔艺人
《格萨尔王传》传唱之谜
新目标英语九年级Unit 15单元知识中考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