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清华“牛人”施一公:身后有个贤内助

2017-12-21梧桐雨

妇女 2017年12期
关键词:普林斯顿大学施一公牛人

梧桐雨

2017年9月9日。“未来科学大奖”在北京揭晓。清华大学副校长、著名生物学家施一公摘取“生命科学奖”。并获得100万美元奖金。与此同时。坚定随夫回国、并一直默默支持他的妻子赵仁滨。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她是一位貌美能干的才女。在照料一对活泼可爱的龙凤胎儿女的同时。还有不俗的事业。这对科学界的“神雕侠侣”。生活中有着怎样与众不同的经历?

困境中遇到知心爱人

今年50岁的施一公,是河南驻马店人。1989年他以清华大学生物系年级第一名的成绩提前一年毕业,次年获全额奖学金,赴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攻读分子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

不料,刚到美国施一公就受挫了。因英语差他情绪波动很大,无心念书,读博的第一年总想转到计算机系,学校甚至一度想停止为他提供奖学金。当时,只有好友兼同学的赵仁滨知道,几年前,施一公的父亲遇到车祸,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救治而离世,悲愤、懊恼、悔恨……这个阴影一直无法从他心中抹去。

赵仁滨是个貌美多才的哈尔滨女子,也是清华大学毕业后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读博的。早在国内时两人就认识,到了美国后由于举目无亲,两人关系更加密切。赵仁滨对施一公以柔情劝慰,在她不断地开导下,施一公渐渐走出阴霾。就这样,两人悄然相恋了。

1992年,两人结婚。1993年的大年初六,他们的一对双胞胎儿女出生。孩子出生那天,美国东部下了一场大雪,施一公守在产房外,看着窗外洁白的世界,突然听到了一双儿女的啼哭,他内心被一股激动的暖流浸透了,他又真真切切地体验到了世界的美好。孩子出生的第二天,大雪停了,艳阳高照。因为喜悦于雪后艳阳,夫妻俩给女儿取名为雪雪,大名叫施慕华,儿子取名为阳阳,大名叫施清华。

一双儿女出生后,施一公终于摆脱痛失老父的阴影,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1995年,他博士毕业。1997年4月,施一公还未完成博士后研究课题,就被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聘为助理教授。2003年,由于探究神秘的“细胞凋亡抑制因子”的蛋白SMAC,对破解致癌原因这一生命科学之谜做出突出贡献,36岁的施一公,被国际蛋白质学会授予“鄂文西格青年科学家奖”,成为获得该奖项的第一位华裔学者。这一年,他还成为当时普林斯顿大学最年轻的终身教授。

看到丈夫取得的成就,赵仁滨颇感欣慰。施一公对妻子也充满感激,因为大多数时间,两个孩子都是她照料的,自己几乎无暇顾及。志同道合的他们无需对彼此多言,却已时刻将对方记挂心上。

放弃优越生活毅然回国

在很多人眼里,教授多是只会埋头做学问的书呆子,施一公却不同,他还是一位运动达人!早在读大学时,他就是清华大学田径队的主力队员,曾经创造了当时学校万米竞走的最好成绩。到美国后,他又多次参加巴尔地摩越野长跑俱乐部的活动。赵仁滨因为在东北长大,滑雪、溜冰样样拿手,受妻子的影响,婚后,施一公还跟她学会了雪地运动。他甚至还专门学了花样滑冰。每年圣诞节期间,他都会和家人一起,去美国东北部的滑雪场滑上几天。

有了幸福家庭做后盾,施一公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也更加如鱼得水。他通过生物科学手段把蛋白质的结构搞清楚了,破解了癌症密码。2004年,施一公申请专利,将小分子转化治疗癌症的方法用于临床治疗,对直肠癌、胃癌、肺癌、乳腺癌、白血病等具有非常好的疗效。

普林斯顿大学也给了他优厚的待遇:每年科研经费1000万美元,是所有教授中最高的,他的实验室也是全校最大的——整整一层楼。学校还资助施一公购买了独栋别墅,3层、500多平方米,并拥有1英亩的私家花园!清晨,夫妻俩最惬意的事,就是一起到种满玫瑰的花园里散步,他们一边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一边看着美丽的风景闲聊,或直接剪几朵鲜花插进花瓶里,让两个孩子欣赏。

妻子在世界500强的美国强生公司从事生物医药研究,一双儿女烁地成长……生活简单而幸福。然而,2006年5月,施一公的一次回国,却打破了这平静的—切。

当时,他到北京参加四年一次的“中国生物物理学年会”,时任清华大学党委书记陈希找到他,说清华急需人才,恳请他回国全职担任学校的医学和生物学领头人。当晚,他就与妻子沟通。起初,赵仁滨得知丈夫的决定时颇感意外,但很快就被他说服了。当时赵仁滨深情地说,“无论走到天涯海角,我都听你的!”爱妻的支持,让施一公颇受鼓舞!

第二天,施一公就答复了陈希:可以全职回清华工作,但需要一个过渡期。而听说施一公要回国,普林斯顿大学校长亲自找他谈话,希望尽一切努力留住施一公。但他还是坚定地开始逐步关掉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实验室。校方见他去意已决,又找到赵仁滨,让她劝丈夫改变主意。赵仁滨说:“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真正的黄金年龄很短,在我先生看来,他是想趁着精力最旺盛、创造力最强的时候回国,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他的能量。”

2007年3月,施一公在清华大学的实验室开始了第一个实验。一年后,他全职回到母校。

谈到回国,还有个变更国籍的小插曲。几年前,施一公想接患病的母亲赴美治疗,但签证受阻,为此,他加入了美国国籍。回国后,他很自然地想把国籍改回来,但在美国签证官那里,又一次遇阻,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出施一公有什么理由放弃。施一公的解释是,“科学无国界,但是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我要回去报效生我养我的祖国!”

《纽约时报》也用“震惊”一词形容施一公回国。普林斯顿大学物理学教授罗伯特·奥斯汀说:“他是我们的明星,我觉得他完全疯了。”

获得科学大奖,爱妻是幕后功臣

2009年夏天,赵仁滨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北京。之所以晚回国一年,是夫妇俩考虑也给孩子一个过渡期。最初,两个孩子得知要离开美国时,死活都不同意,还时不时地给妈妈闹别扭,这让远在清华的施一公很头疼。

赵仁滨只好绞尽脑汁想应对方法,只要一有时间,她就带着俩孩子去当地的中国城公园,那里有“兵马俑”、“万里长城”等名胜古迹。孩子们很惊奇,就刨根问底。妈妈给讲解后还不忘留下悬念,让他们以后回到中国去看一看。此后,她又从图书馆借来《中国百科全书》给孩子们看。还为他俩买来原版的《大闹天宫》等国产动画片,两个孩子再次看得入迷。赵仁滨就是利用种种机会,巧妙地培育起孩子们对中国的兴趣。半年后,阳阳和雪雪终于有兴趣回北京了。

但美国的一切对赵仁滨来说还是有些难舍。搬家时,她装了6个集装箱,把一双儿女从小到大穿过的衣服、玩过的玩具,她和施一公具有纪念意义的大小物件,全都搬了回来。

和施一公团聚后,赵仁滨看他清瘦了一些,决定好好犒劳丈夫。施一公很喜欢吃鱼,每逢周末,赵仁滨便变着花样地做鱼给他吃。每逢在家里吃饭,施一公总是感慨地说:“真正吸引我的不是那些美味佳肴,而是吃饭的氛围。一家四口围在餐桌旁,有说有笑,其乐融融,这个时候,亲情比什么都可贵!”

在施一公眼里,妻子不仅是一位优秀的生物学家,更是他生活中的“好后勤部长”。有一段时间,由于过度劳累,施一公的血压血糖出现了异常,一次甚至晕倒。注意到这种情况后,赵仁滨敦促他锻炼身体。

赵仁滨深知,健康是事业顺利、家庭幸福最有力的“保障”。此后,只要施一公稍有闲暇,便会陪着他来到香山脚下,夫妻俩从北门最陡的地方爬上去。开始时,施一公体力不支,爬一趟最少得用两三个小时,整个人更是累得气喘吁吁。次数多了以后,直上直下2300多个台阶,他半个小时就爬上去了。

好的婚姻一定是互相欣赏、吸引、支持和鼓励的。在妻子支持下,施一公在清华的科研工作,无论是质量还是数量,均超过在普林斯顿大学鼎盛时期的水平。而赵仁滨也以“千人计划”国家特聘教授身份加盟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五院天辰实业公司,任空间生物实验室主任。

2015年8月,施一公在国际项级学术期刊《科学》连续在线发表两篇研究“剪接体”的论文,并首次报道了分辨率高达3.6埃的“剪接体”分子结构。这项成果,标志着困扰国际生命科学界20多年的分子生物学“中心法则”中的一个关键步骤、一直以来充满神秘感的剪接体的三维结构终被揭示。

2017年9月9日,“未来科学大奖”在北京揭晓,施一公获摘取“生命科学奖”,并获得100万美元奖金。此前,他又成功获得了一系列攻克癌症的科研成果。

施一公心里深深感激趙仁滨,他清楚,自己能取得如此成就,爱妻才是“幕后功臣”!

编辑/倪萌

猜你喜欢

普林斯顿大学施一公牛人
普林斯顿大学本科人才培养模式及其对我国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启示
科学为梦,一心为公
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做科研比赚钱更酷
普林斯顿大学治理的四维框架:架构、制度、运行与沟通
试探普林斯顿大学之办学特色
关注学科热点事件培养生物科学素养
施一公:父亲的教诲是我前进的动力
牛人都是这样做事情的
牛人昨就这么多
牛人都这么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