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论《扶桑》英译本中的创造性叛逆

2017-08-10赵颖惠

青年文学家 2016年33期
关键词:扶桑译者

摘要:在翻译过程中译者身兼双重身份,既是原作的读者,又是译作的创造者。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势必受到其自身的能力、翻译观等因素的影响,不可避免的对原作进行一定的改动,这势必引起创造性叛逆。小说《扶桑》是著名新移民作家严歌苓的代表作,对早期移民经验和中西文化冲突有着深刻揭露,在北美华文流散文学史上具有重要地位。本文将分析文中部分的创造性叛逆。

关键词:创造性叛逆;《扶桑》;译者

作者简介:赵颖惠(1992-),女,湖南岳阳人,就读于湘潭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语言文学研究生,研究方向为翻译理论与实践方向。

一、《扶桑》中个人意象上的创造性叛逆

译者Cathy Silber在翻译过程中对于原作中符合西方强势文化认知的中国形象,她采取了忠实翻译;但对于原作中显露的反东方主义倾向,则采取了删译和简化策略。因此,中外评论者对扶桑这个人物的理解大相径庭。

在文中,严歌苓赋予了扶桑这个形象很多女性主义特性,如扶桑的自然原始和内心平静、宽恕等。但是译本中这些特性都遭到了译者不同程度的删译和简化。本文仅以“宽恕”为例进行分析。

严歌苓笔下的女性往往宽恕男性,即使是对她们进行性侵犯的男性,她们并没有把男性迫害的行为当作对自己的伤害,这一点在扶桑身上体现的很明显,严歌苓指出,“对于男性也好,对于强迫她的人也好,对于践踏她的人也好,她都用一种悲悯和宽容的态度来接受所有的这些所作所为,她允许这些恶的东西存在。我觉得这种宽容和接纳是一种佛性的表现”(严歌苓等,2006:6)。具体来说,扶桑宽恕跟其他白人一起轮奸她的情人克里斯,等等。比如:

原文: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她有圣母一般的宽容?还是她编织了天罗地网,让他连人带心一块儿栽进来,永生永世逃不出去?(2012:253)

译文:Who wasthiswoman?A saintwho could forgive anythings Or a hunter who set such good traps that he would never escape?(2001:249)

原文中关于宽恕的粗体部分得到了忠实的翻译。克里斯在暴乱中侵犯了扶桑,流了满脸泪水,而扶桑只是安然的跪了下来,为他擦掉泪水。她跪着,再次宽容了世界,宽容了附加在她生命里的无数丑恶。

很多宗教都推崇“宽恕”,比如佛教、犹太教等。因为译者Silber母亲是犹太人,考虑到宽恕德国纳粹分子构成犹太人身份的一个重要成分,译者Silber的犹太人身份或许导致了她欣赏“宽恕”这个概念。而且Silber在其学术文本中明确表示了尊重他者的立场,以及抵制“话语殖民”。所以在某些情况下忠实翻译了凸显扶桑宽恕的例子。

二、结语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出现“文化转向”后,翻译不再只关注传统语言学方向,也不再要求译作和原作的语言“对等”,开始思考历史文化因素的影响,从而揭露出在文化互滲的过程中不同文化交流时所产生的碰撞和差异。翻译,尤其是文化翻译,因其作为跨学科、跨文化、跨时空、跨语言的翻译活动,译者的创造性叛逆已成为翻译不可避免的本质特征。有时候译者的创造性叛逆会给译作带来意想不到的新效果。

猜你喜欢

扶桑译者
“扶桑”国到底在哪里?
风雨飘摇的边缘人
扶桑
英文摘要
英文摘要
英文摘要
对日本不宜称“扶桑”
入侵昆虫扶桑绵粉蚧研究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