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流动的视觉隐喻

2017-08-10唐瑶

青年文学家 2016年33期
关键词:诗意

唐瑶

摘要:影片《山河故人》作为2015年较为成功的文化艺术片,收获了口碑和票房的双重认可。本文对该片进行视听语言分析和视觉隐喻分析中,发现该片通过对视觉元素的艺术化处理,将山河与人生别离相互呼应,在开放出了受众的想象空间的同时,营造出了一种诗化的审美意境。

关键词:视觉隐喻;想象空间;诗意

《山河故人》是2015上映的较为成功的文化艺术片。该片入围了第68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金棕榈奖,同时获得第52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等奖项。在国际奖项上收获了艺术肯定的《山河故人》,在国内票房市场也收获了超过3000万的收益,超过了贾樟柯以往所有电影的票房之和。《山河故人》力证了平日里“曲高和寡”的文艺片也能收获相对较为大众的市场,而它之所以能够取得口碑和票房上都不俗的成就,不仅由于其在电影语言上的成熟表达所营造出的审美意境,更是由于其视觉呈现背后的隐喻意义与既有的文化背景相连接所开放出的受众想象空间。

一、视觉语言:人生际遇的诗意呈现

1999年、2014年、2025年是影片所撷取的三个时间点。第一部分山西小城中,大面积的冷蓝色色调突出了现实感。当人到中年,梁子罹患重病、涛的老父离世,生命的无常与无情通过灰黑色的色调得以呈现。破落的老屋、连片的厂房、负重的拉煤车,描绘了山西作为煤炭大省在煤炭行业逐渐没落背景下的衰微破败。在2025年的澳洲,晋生面临的困境则是在内心上与儿子的疏离,儿子到乐在亲情和故乡感的缺失中迫不及待的寻求爱情的庇护。影片前后通过暗蓝色塑造低沉、沉静的小城氛围与大洋彼岸的未来世界做鲜明的对比,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从暗合传统规律中解脱出来,冲破世俗禁忌的忘年恋情在明亮的色调中展开。忘年恋不仅是缺乏母爱的到乐对母性的一种渴求,更是丢失了中国文化的他在寻找自己的故乡感。

生命的无常和大环境的变迁,决定了“每个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这种生命无常的沧桑感和感情变迁由三段式的分段叙事得以体现。贾樟柯自己坦言,早已厌倦了封闭式叙事,他认为这种方式无法传达自己在当代生活中的准确感受。当代生活是碎片化的,《山河故人》的三段式叙事,没有激烈的冲突和高潮,而是通过“切片”的方式讲述故事,因而具有着散文诗般的意味。

影片在镜头运用上的诗意还表现在对镜头的艺术化处理上。影片最一开始展现了观看伞头秧歌时人头攒动的画面,对伞头秧歌怀有浓烈兴趣的晋西农民,拥挤着像波浪一般摇摆。通过固定镜头所传递出流动感,画框的每一寸边界都承受着压力和紧张感。影片在第六分钟的变形镜头也有着丰富的抒情性,混沌的色彩、扭曲的人像、慢放的节奏,无不传递出一种诗意的美感。除此之外,扛关公刀的男孩、飞机坠毁、炸冰凌、路边烧纸的母子等这些与表意看似无关的镜头在影片中穿插出现,与漂泊、流浪的主题相互呼应,也正是这种诗意的传递。

二、视觉隐喻:文化背景开放出的想象空间

Lakoff将隐喻的本质表述为“用一个事物去理解另外一个事物”。隐喻概念植根于语言,而思维植根于文化。隐喻具有多义性和不确定性,观众在观影时所得到的直观电影经验往往凭借个人的感悟力、理解力和审美经验,因而隐喻是具有开放性的,不同文化背景的个体对于隐喻背后的意义有着不同的解读。

饺子隐喻离别。“送行的饺子接风面”是中国北方的传统习俗,寓意“短送长接”。影片中多次出现饺子的特写:到乐回家为姥爷奔丧,母亲涛在分别的前一天为他包了一桌餃子;在影片最后,母子相隔万里,涛同样是在包饺子。食物是故乡最鲜明的隐喻,饺子作为最传统的中国食物之一,凝聚着团聚、别离和思念等多重含义,因而饺子成为了乡愁的寄托。

钥匙隐喻心灵家园。梁子失恋后负起远走他乡,将钥匙抛到屋顶,这意味着失去了恋人,便失去了家;在分别的长途卧铺车上,涛把家里的钥匙挂在到乐的脖子上,山河流转,时移世易,11年后到乐对于故乡的记忆虽已模糊,但是这串钥匙却成为连接到乐与母亲、与故乡的唯一线索。

黄河隐喻永恒的故乡。水在《山河故人》中是非常重要的视觉隐喻,女主角名字“涛”更是被赋予与水相连的重要含义。晋生在追沈涛的时候,曾经在黄河边教沈涛开车。二人相互交流、暗生情愫,以后一切故事都从黄河边的这一刻开始。在2025年的澳大利亚,晋生的家里挂着一幅《黄河颂》,黄河对于他而言是一种基因,它隐喻着故乡,传递着流逝与永恒的变化。

美国耶鲁大学的达德利·安德鲁称贾樟柯为“电影诗人”,而贾樟柯始终都希望在电影创作里贯穿自己的生命体验,透过电影去关照现实社会与中国文化。透过《山河故人》的视觉影像,我们看到了贾樟柯在一个历时性的逻辑线上关照整个中国社会的加速前进以及文化变迁时给人留下的印记,而摄像机在相聚与分离、传统与现代、变化与永恒的摇摆之间透露的诗意之美让我们对于情感的命题有了更感性化的体味。但我们也应看到,贾樟柯营造出了一幅大时代背景下小人物命运无常的图景,每个个体在命运的长河中都是一颗被摆弄的棋子,但正因为如此,人物性格被模糊化,在广袤的画布上聚焦的时候难免会造成个体的点的失焦,人物形象不够丰满,在时间和空间的跨度上也为了使之符合主题而具有断裂感。

猜你喜欢

诗意
永恒
诗意日常
普通人的诗意
诗意五句话
缤纷寒假,诗意森林
那一次,我在中感受到了诗意
月相表解读腕上的阴晴圆缺
全命题作文“生活中的诗意”写作指导
吴绪经水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