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苏童笔下的女性形象

2017-05-13许任雪

青春岁月 2017年6期
关键词:欲望男权

【摘要】作为先锋小说作家,苏童笔下的女性形象独具一格,他曾说“男性作家逃避对女性刻画是懦弱的”。在苏童的文学中,女性世界是一个独异的存在,他打破了传统文学中女性之美的审美视域,转而表现女性阴暗扭曲的命运悲剧。本文通过对《妻妾成群》、《妇女生活》的细致解读,分析在特定社会历史环境下,封建男权对女性的摧残;再结合社会环境,揭示出女性的人性本相,对男性附着的奴性,从而得到女性命运悲剧的内在原因;最后谈谈这些女性形象的独特性及其文学意义。

【关键词】命运悲剧;奴性;欲望;男权

作为一个男性作家,苏童无疑是一个写女性的高手。写女人,无非是妻妾之间的勾心斗角,风尘女子命运的不幸,市井红颜“心比天高,身为下贱”的悲哀,但苏童却在旧的故事上写出了新的东西。既没有仅仅停留在控诉封建礼教对女性的残害,也没有以五四启蒙者的姿态,高呼女性的独立和自主。他选择了第三条道路,从勘探女性生存的角度來写女性悲剧的产生。

《妇女生活》中,三代女性悲剧的命运轮回,暗示了中国女性无法摆脱的命运宿命,女性在男性的世界中获得的永远是难愈的伤痛:娴遭遇男性的玩弄和抛弃,人性的扭曲在女儿芝的心灵里留下灰暗恐怖的印迹,也是导致其一生不幸的根源,箫再度遭遇丈夫的负心,三者的悲剧究其根源仍然在于封建男权文化的藩篱。《妻妾成群》中颂莲、梅珊无不经历挣扎,却都无法摆脱或疯或死的命运;而在争宠斗争中处于上风的卓云的得意也是以牺牲女性的尊严,甘于被奴役被践踏为代价的。苏童在谈到《妻妾成群》时这样描述有着高等教育背景的颂莲在陈府的地位:“颂莲是一条新上的梁柱,还散发着新鲜木材的气息,却也容易断裂的。”作家无法凭空许给颂莲美好的未来,尽管相对于其他女性而言,颂莲是最具自我意识,她对陈府中人性的扭曲有清醒的认识,她说“我就是不明白女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到底算个什么东西,就像狗、像猫、像金鱼、像老鼠,什么都像,就是不像人。”然而在强大的封建男权思想的压力下,她也不得不一步一步向着“非人”迈进,一旦无法忍受奴役,就只能发疯或者死去。“一个人之为女人,与其说是‘天生的,不如说是‘形成的。没有任何生理上、心理上或经济上的定命,能决断女人在社会中的地位,而是人类文化之整体。”在两性世界中,女性的弱势和对男性的依附性显而易见,传统文化中残存的封建婚姻制度以及男尊女卑等级封建思想,始终是盘踞在女性头上,并压抑其真正获得解放的重要原因。

如果说作家对男权阴影下女性形象的考察,着重呈现了封建文化糟粕极其强大的一面,女性的人性和命运悲剧都带有一种“奴在身者”的无奈与被迫,那么,作家对于同性之间关系的考量,则更多暴露了女性“奴在心者”的悲哀和自身的人性弱点。《妻妾成群》中,妻妾之间自相残杀的场面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在而太太卓云身上,显现出女性人性中最为阴暗卑劣的一面。卓云的悲哀在于一生中都沉浸在做奴隶和帮凶的角色中不可自拔。她把自己的失意和痛苦都报复在同样不幸的女人身上,她表面善解人意,实则工于心计,在妻妾斗争中最为阴险毒辣,她给三太太下堕胎药,唆使雁儿对颂莲下咒,都淋漓尽致地体现出一个人性尽失的女性形象。颂莲终究是在这场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斗争中变得越发可怕,她视陈家大院中的女人为敌人,用残忍的手段来宣泄自己内心中的仇恨。颂莲对雁儿的虐待,已充分展现出颂莲病态的心理。在苏童笔下,女性之间关系不断恶化和悲剧命运的不断复现更大程度上源于女性自身的人性弱点和价值缺失。

欲望作为一面映照人性的镜子,也常常被苏童作为考察女性人性的重要手段,强烈的情欲和物欲往往是葬送女性一生的悲剧源头。在欲望和虚荣心的驱使下,女性的世俗而又盲目的特性尽现。娴为了一个轻浮的梦葬送了自己的一生。她一生念念不忘的是自己昔日做明星时的美貌与辉煌,因为这时满足了她汲汲的欲望和虚荣心。从辉煌一时的明星到孟老板的外室,突然跌落到被抛弃的单身母亲,这种巨大落差使她逐渐丧失了女性最后的尊严,甚至与母亲的情人私通,这也成为压断母亲的最后一根稻草,母亲自杀后,娴去索要母亲的财务时对老王大打出手,显示出极为庸俗泼辣的性格。颂莲在最初面对嫁给普通人家和富人家时,也毫不犹豫选择宁愿做妾也要进入豪门,她的人生悲剧实际上也是从这一次充满欲望的抉择开始的。而丫鬟雁儿,已然不同于巴金笔下宁愿投水身亡也不愿做妾的鸣凤,雁儿的想法是通过满足陈老爷的情欲,从丫鬟升格为妾,争得主子的地位。陈家大院中的女人们在物欲和情欲的催动下变得疯狂可怕。苏童小说中的女性在面对世俗利益时,常缺乏理性思考,而更愿意随波逐流,追逐现实利益,最终陷入困惑迷失而又无处可退的人生绝境。

苏童凭借其深邃的想象力,敏锐的观察力,以及悲悯的情怀为中国当代文学的长廊里塑造了许多立体多面的女性人物形象,丰富了当代文学的人物脸谱,延伸了中国传统文学中女性的生命张力和活力。他在自己创造的“红粉”园地里自由的徜徉,开辟了女性形象刻画的新境界,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在中国的长期发展的历史进程中,女性一直扮演被压迫,被奴役的角色,男性是社会的角色的主导力量,社会的各种伦理道德,规章制度都是以他们的意志制定的,这种以男性为中心的体制一方面放纵了男性的欲望,把男性各种背离人性的行为方式以制度的形式保护起来,形成一张无形的精神大网,他们可以在这张网的庇护下毫无顾忌,为所欲为。另一方面就是以压抑女性的自由平等为前提的,社会上空弥漫着“男尊女卑”的社会思潮,不但男性以这样的准绳审视周围的一切,女人也同样持有这样的一种观点,身为女人却压制女人,女人的悲剧从某种程度上是整个社会的悲剧。

【参考文献】

[1] 孟宪华. 从《妻妾成群》看苏童小说中女性的人身依附意识[J]. 沧桑, 2009(03).

[2] 苏 童. 苏童作品系列——妻妾成群[M]. 上海: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1.

[3] 苏 童. 苏童作品系列——妇女生活[M]. 上海: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1.

【作者简介】

许任雪(1992—),女,汉族,陕西西安人,辽宁大学文学院2016级文艺学专业在读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古代文论。

猜你喜欢

欲望男权
意识的藩篱 文明的宿命
浅析《摔跤吧!爸爸》中女权与男权的博弈
隐蔽的中心人物
自恋的文学女巫
写中乐,乐中写
曹乃谦笔下“女性形象”的欲与悲
中式魔幻电影的救赎
如何上好农村小学语文课
边缘化的“野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