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绝不放弃你!30次戒毒3次自杀的女儿

2017-01-13申良

知音(月末版) 2016年12期
关键词:戒毒所毒瘾戒毒

申良

顾瑛,20岁之前的她,青春世界无限明媚:从小品学兼优、貌美如花;17岁成为上海第一批模特,月薪过万;18岁加入一家港企做主管,一单交易就挣到33万;19岁买下一套100平米的高层公寓……

如此年轻的人生赢家,生活岂能不顺?然而,就在此时,顾瑛陷入了毒品的漩涡,生活从此腥风血雨:她30次戒毒又复吸,3次自杀未遂,在地狱整整挣扎了十年!漫漫长路上,是她的母亲李淑华,如灼灼灯塔一样陪伴并守护着她。母亲的坚守,能让顾瑛戒掉毒瘾吗?

“偶遇”毒魔,美丽人生戛然而止

无数次,顾瑛都想回到20岁,那时的她,美丽耀眼,一切还有重来的机会……

1972年阴历2月19日,顾瑛出生在上海,从小,顾瑛就喜欢能干贤惠的母亲,讨厌风流倜傥的父亲。10岁那年,顾瑛放学回家,听见母亲李淑华对父亲说:“不要再在外面招惹女人了,孩子都那么大了。”父亲听完,抄起桌上的东西就向母亲砸去,顾瑛赶紧去护母亲,结果瓷盘砸到她的左手臂,鲜血如注……

光影如梭,一晃顾瑛就到了读初中的年纪。她仍生活在父母争吵打骂的环境里,一心想要逃离出去。1989年的暑假,邻居一个女生找到顾瑛:“今天是中华时装模特队报名的日子,你能陪我去吗?”顾瑛满口答应,两人随后来到时装队报名处。谁知,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顾瑛一下子就被面试官看中,鼓励她参加面试。结果,顾瑛从3000名报名者中脱颖而出,经过三个月的培训,顺利签约了一家时装队。

工作第一个月,顾瑛就拿到3800元的演出报酬,当天晚上,她兴奋地把3500元交给母亲:“妈妈,我自己留300元,余下3500元给你。”当时,李淑华虽然在铁路局机务处做部门主管,工资也不过几百块钱。捧着这大一笔收入,李淑华的泪水流出了眼眶。

模特队走南闯北的演出,让顾瑛的眼界日益开阔。然而模特界的复杂,让顾瑛很不适应,她常常想起母亲的话:“女孩子要洁身自好。”为此,两年之后,顾瑛离开模特队,加入上海沪港金属制品公司。因颇有商业头脑,顾瑛不久就担任了该公司的业务主管。她曾在一单地产交易中,轻松挣了33万。她在内环买下100平米的公寓,俨然成了最先富起来的一群人。

1992年,她在洽谈业务时,认识了装修公司的老板金国威。高大帅气的金国威,随后对她展开猛烈攻势。从小缺爱的顾瑛,很快接受了金国威的感情。没认识多久,顾瑛就把男友带回家。席间,李淑华有些不放心,偷偷叮嘱顾瑛:“谈恋爱,要先把对方了解清楚,别糊里糊涂的,最后自己吃亏。”顾瑛满不在乎地点点头。

半年后,顾瑛在男友家看到他吸食白色粉末,就问男友:“这是什么东西?”男友含糊地说:“这是烟,吸了以后有助于睡眠。”由于工作节奏快,顾瑛也常常失眠。有一天,她模仿男友,把一张口香糖锡纸取下,用指甲挑了一点粉末放在锡纸上,再用打火机烘烤,锡纸上腾起一缕淡淡的青烟,顾瑛用吸管对着青烟吸食。这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从身体内腾起,吸完后,她便倒头睡下,一睡就是24个小时。有了第一次的快感,顾瑛每当身体疲惫时,就会去找粉末。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30次戒毒3次自杀,母爱灼灼是唯一的灯塔

几次吸食后,顾瑛的毒瘾越来越大,吸食量也从刚开始的零点几克,发展到每次一克。为了方便,她干脆辞掉工作,住进了男友家。

因为动作隐秘,顾瑛瞒了母亲三年。那几年,她并不是没有怀疑过这种烟的危害,但并未意识到事态严重性。1995年的夏天,她在美国工作的姐夫回到上海,这天,顾瑛陪同母亲去姐姐家。傍晚时分,一家人正准备晚饭,顾瑛突然哈欠连天,鼻涕长流。她习惯性地走入另一间房,掏出香烟沾白色粉末准备吸食,刚巧姐夫进屋拿东西,看到顾瑛的举动,连忙问:“你吸的什么烟?”顾瑛回答:“香烟啊!”姐夫喝道:“这哪是香烟,是海洛因!你吸食这个,要倾家荡产的!”顾瑛这才知道,自己一直吸食的是海洛因。

他们的对话声,惊动了李淑华,她冲进来,神色严厉地对顾瑛说:“立即把它戒了,跟小金一刀两断!”顾瑛答应妈妈戒毒,可是,等到当晚,顾瑛实在熬不过去,趁家人不注意,她穿着睡衣冲出去,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男友家。由于身上没带钱,她让男友付了车费,然后直奔房间,抓起吸食工具,使劲吸了起来。女儿的复吸,让李淑华心如刀割。她知道戒毒这条路充满艰难险阻,她能做的,就是陪女儿一直走下去。此后的每个周末,她都要顾瑛回家,希望在自己监督之下,女儿能戒掉毒瘾。1995年年底,李淑华主动向单位提出转岗申请,由部门主管转到普岗,以便有更多时间监督女儿。可是,只要在家超过两天,顾瑛就会挺不过去,好几次毒瘾上来,她都把母亲推倒在地,逃出家门。

顾瑛的父亲虽然在外花天酒地,但对女儿的事也略有耳闻。有一次,顾瑛回到家,听到隔壁房间父亲冲母亲发火:“这就是你养的宝贝女儿,好端端的一个家都要被她败光,丢不丢人!”听了父亲的话,顾瑛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暗暗发誓一定把毒瘾戒掉。

第二天,顾瑛起床后发现父亲已经出门,母亲正忙着煲汤。她看到母亲红肿的眼睛,刚想上去安慰几句,母亲抢先问:“你昨晚怎么样?”顾瑛回答说:“没啥。”李淑华欣慰地点点头,问道:“听说浙江有家戒毒所不错,你是否想去?”顾瑛一口答应。

两天之后,李淑华向单位请了长假,带顾瑛来到天目山下的一家戒毒所,在缴纳1万元费用后,顾瑛净身走进戒毒所,李淑华则住在附近一个小旅馆。十天后,李淑华将顾瑛接回家。回家当晚,顾瑛对母亲说:“我去附近理发店弄下头发。”李淑华点头答应。谁知,到了理发店,顾瑛的毒瘾就发作了。恰好男友来电,顾瑛更加控制不住,她等头发做完,不由自主地来到男友家,弄了一克海洛因吸食起来。吸完后,一种负罪感油然而生。等她第二天回家,李淑华什么都明白了。她没有痛骂女儿,只是语重心长地说;“你接触毒品好几年了,一下子戒可能让你难以承受,但你必须克制自己。”看着母亲失望的表情,顾瑛心中充满了懊悔。

几个月后,李淑华再次把女儿送进上海一家戒毒所。第二天,顾瑛躺在床上,回想着自己被毁掉的人生,感觉万念俱灰。她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当晚,她走进浴室,用毛巾裹住手,猛力将窗玻璃砸碎,然后用碎玻璃把手腕割破。结果,她被室友及时发现。母亲得知后,立即来到戒毒所,温情地对她说:“瑛瑛,你何必这样?妈妈永远不会抛弃你,妈妈会一直陪伴你戒毒成功。”母亲的话犹如滴滴春雨,滋润着顾瑛的心。

但是三番五次的戒毒,并没有消除顾瑛对毒品的依赖。1998年年底,顾瑛的房子、首饰,全部积蓄都被她和男友消耗殆尽。12月的一天,男友将她的一件貂皮大衣换成了5克毒品,这件大衣是顾瑛与男友的“定情物”,她为此很恼火,两人发生激烈冲突。在男友用绳子捆住她的手脚后,顾瑛以回家取钱为由逃出了险境,从此与男友一刀两断。

为防止女儿遭到男友骚扰,李淑华决定搬家。她看中灵石路的一个二手房,与丈夫商议后,他们在一个月内将旧房卖掉,然后搬进了新家。顾瑛也为此换掉了手机号。只是搬了新家后,顾瑛的父亲很少回来,

新的环境没有阻止顾瑛的发作,她开始找各种理由向母亲要钱。李淑华不给,顾瑛就把刀架到自己脖子上。李淑华只能忍痛拿钱。很快,家里没钱了,李淑华只好找亲戚借。亲戚们都劝她:“她吸毒是烧钱,你帮她戒毒也是烧钱,没有用,你看看哪个人戒毒成功?”李淑华却坚定地说:“我相信瑛瑛能戒掉,一次不行就二次,二次不行就三次,哪怕我把房子卖了,也要帮她戒掉!”母亲的话,让顾瑛又羞又愧。

1999年4月的一个晚上,又一次戒毒失败的顾瑛给姐姐顾琳发短信:“姐姐,原谅我对母亲的不孝,希望你以后经常回家看看妈妈……”然后迅速写下一封遗书。做完这些,她将偷偷积攒的200片安眠药吞进口里。顾琳接到短信后,就给母亲打电话:“妈,你去瑛瑛房间看一下。”已经睡下的李淑华,急忙来到顾瑛的房间,由于高度近视,她没有看出什么异样。半小时后,她再次来到女儿房间,打开灯,灯光下安眠药的包装赫然在目。李淑华连忙大喊女儿的名字,拨打120把她送进医院抢救。此时洗胃已不起作用,然而经过血液置换,奇迹出现了。昏迷中,顾瑛听到母亲的声音:“瑛瑛啊,你怎么这么想不通?我不是一再说,只要你有信心,戒毒这一关,你一定能够闯过!”三天后,顾瑛苏醒过来,看到床边满眼血丝的母亲,泪水当即滑落。

尽管这次顾瑛起死回生,但她自杀的念头并没有消除。1999年10月,顾瑛听说过量的毒品也能致人死亡,她就跑到外面租了一间房子,买好毒品,把一克的海洛因溶解在安眠药里,对着自己注射。谁知,三天后,她居然醒了过来。后来她才知道,因为药水太强烈,她一下子昏迷过去,药水没有全部注射进去。

醒来后,她躺在床上,默默哭了很久。她想:既然老天不收我,那我就该好好活下去!她回到家,对母亲说:“妈,你再把我送到戒毒所吧,我一定要戒掉。”李淑华抱着女儿,当时1.73米的顾瑛瘦得只有92斤,李淑华含泪鼓励道:“你连死都不怕,肯定能戒掉!”

涅槃重生,感恩从不放弃我的妈妈

2000年2月21日,李淑华凑够1.2万元,将顾瑛送进了浙江一家戒毒所。两周后,李淑华坐火车去接女儿,对她说:“瑛瑛,明天是你的生日,回家妈妈摆一桌酒,给你冲冲喜。”顾瑛点头答应。谁知3月6日中午,顾瑛出去剪头发,又遇到了以前的毒友。心瘾上来,她早忘了饭店还有亲人在等她。

那一天,李淑华从中午盼到下午,忍受着一桌亲戚的数落。独自回到家中,李淑华有一刹那的绝望,但转念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在女儿面前流露脆弱。这时,李淑华想到了报警,让女儿强制戒毒。她主动打电话到闸北区派出所。当天下午,两位警察就来到家中。晚上9点多,顾瑛回到家。一推门,两位警察已经等她多时了。她惊恐地看着母亲,李淑华却告诉她:“是妈妈举报的。”顾瑛蒙了,心中燃起滔天的怒火。

2001年3月7日,顾瑛走进了上海女子劳教所。从没做过家务的她,完全不适应里面的生活。16个人的小房间,十天才能洗一次澡,每天要在车间做毛绒玩具。毒瘾上来,她整个人都在打颤,坐在凳子上都坐不住,但还必须抖着手穿针引线,不然就要受到惩罚。一个月后,李淑华去探望她,顾瑛看着母亲嚎啕大哭,发誓与她断绝母女关系。李淑华对她说:“不管你怎么恨,我都不会放弃你,只要你把毒戒了,你还是我那个骄傲的女儿。”顾瑛只能流泪答应。

此后,李淑华每月两次来探望顾瑛,因为总是为女儿提心吊胆,她常常胸闷胸痛。2001年10月,她在单位体检才知,自己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于是,她干脆办了病退。同年12月15日,正是李淑华探视的日子。这天一大早她就胸口绞痛,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可是,她强忍着坐车来到劳改所,唯恐错过了探视的时间。

2002年4月,上海阳光戒毒中心的工作人员到劳教所宣传戒毒知识。顾瑛听了,当即有了戒掉的信心。她给母亲写了一封信,希望母亲与这个中心取得联系。收到信后,李淑华就给阳光戒毒中心打电话,并专门去学了护理知识。每次去探望女儿,就讲给她听。她还给顾瑛带了一台治疗仪,通过刺激穴位改善身体不适。顾瑛坚持用,果然睡眠好了,食欲也有了,内分泌失调得到了改善。

2002年9月26日,顾瑛终于初步戒毒成功,到了出所的日子。当天上午10点半,劳教所的大门缓缓开启,顾瑛看到了门外迎接她的母亲、姐姐和舅妈,连父亲也等在门外。她仰望蔚蓝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兜兜转转十年,她终于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回家后,李淑华第一时间带顾瑛去阳光戒毒中心,戒毒中心的张教授和王医生为她制定了康复方案。为防止顾瑛再遇毒友,李淑华在靠近戒毒中心的位置租了房子,把家从灵石路搬了过来。这已是她为女儿第三次搬家。连续半年,她每天带女儿去戒毒中心做义工,那些日子,李淑华不知疲累地忙前忙后,脸上却洋溢着欢快的笑。顾瑛被母亲的情绪感染,积极学习戒毒知识。2003年3月,顾瑛作为戒毒成功人员,收获了中科院院士韩济生颁发的奖状和2000元奖金。

就在顾瑛越来越好时,李淑华却病倒了。那年4月,李淑华突然晕倒在地。顾瑛把母亲送到上海交大附属医院,医生告诉她“病人需要立即手术”。那天下午,医生为李淑华实施了心脏搭桥手术。第二天早上,李淑华醒来时,顾瑛无不愧疚地说:“妈,都怪我拖累了你。”李淑华反倒安慰女儿:“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别担心。”在顾瑛的陪伴下,李淑华康复很快。

2004年初,顾瑛回归社会,应聘到一家房产中介公司。那时,不会坐地铁、不会用电脑的顾瑛成了同事眼里的奇葩。但她却在跟同事相处中,变得开朗自强。一年后,顾瑛又跟同事应聘到一家饰品公司,每天站12个小时的柜台,4个小时在来回路上。三个月后,她们的店销售第一,顾瑛得到了老板的赏识,晋升为业务主管。2006年年底,顾瑛把当月的5000元奖金交给母亲。李淑华拿着钱,想起女儿17岁那年,第一次把工资交给自己时的情景。那时女儿手里有大把的钱,可是所有的钱都没有此刻这5000元更让她感到安心。

2010年6月的一天,顾瑛回家看望母亲,刚巧父亲在家。她第一次主动问父亲:“这些年你常年在外,不管我妈,为什么不跟她离婚?”父亲吃力地解释:“我没想过要跟你妈离婚,以后我会改的。”可是,就在那年8月,父亲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当时,67岁的母亲身体不好,家里还有94岁全身瘫痪的奶奶需要照顾。为此,顾瑛辞去工作,她将原来公司的线下销售改为网上营销,凭借独到的眼光和人际关系,将她的朋友都发展成潜在客户,她每月购进的衣服、鞋子和饰品,成交量达90%以上,收入可观。

同年9月,顾瑛去阳光戒毒中心做义工,一位25岁的女大学生在母亲的带领下向她求助。眼前的女孩骨瘦如柴,多像曾经的自己;而这位母亲如遇救命稻草般的眼神,卑微的哀求,又多像曾经的母亲。顾瑛的心战栗了。从那以后,她成了阳光戒毒中心的戒毒师。

2011年底,女孩戒毒成功,之后顺利结婚生子。顾瑛也成了远近闻名的戒毒师。2013年至今,应公安局、电视台等各单位的邀请,顾瑛参加了很多公开场合的宣传活动,社会的肯定让她如获新生。

2016年9月,顾瑛结交到一位单身离异的成功男士,对方向她表达爱意,顾瑛将往事和盘托出。男子说:“我爱的正是这样的你。”听了这话,44岁的顾瑛笑了,她从头顶的阳光里看到了深意……

编辑/王茜

猜你喜欢

戒毒所毒瘾戒毒
戒毒人员外出探视管理及戒毒人员意见调查分析
戒毒所民警队伍激励机制分析与改进研究
小说治愈毒瘾
越南
戒毒所的社会工作介入方式研究
吸毒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