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向法官保证:我来照顾杀夫仇人的孩子

2016-12-26华榕

知音(月末版) 2016年11期
关键词:姐弟俩王伟妈妈

华榕

20多年前,家住南京市六合区的李晓琴还没出嫁时,曾遭邻居刘运江胁迫强奸,她嫁人后,仍摆脱不了刘运江的纠缠,结果她和丈夫王伟一起将对方杀害,并逃到安徽六安市,隐姓埋名定居下来,李晓琴成了服装女老板,一双儿女也很出色。2012年5月,警察突然来到六安,此时儿子王栋还有一个月就要参加高考,他们请求去看最后一眼……

面对外逃20多年的凶手,被害人的妻子于芳会怎样对待仇人的一双儿女?王栋和上大学的姐姐以后生活怎么办?两家人经历了怎样的意外?

终结屈辱噩梦,夫妻联手灭了恶邻

2012年5月,距高考还不到一个月,安徽六安市一所重点中学内,王栋突然被班主任叫出来:“你爸妈在校门外等你,说有急事。”王栋朝校门外跑去,远远看见爸爸和妈妈正往校园里张望。

王栋到跟前,妈妈李晓琴摸了下他的头说:“儿子,别太紧张了,身体要紧,要吃饱饭,睡足觉。”爸爸王伟搂住他的肩膀。王栋说:“后天周日我就回家了,你们怎么来了?”李晓琴眼睛突然充满泪水,王伟脸色凝重地说:“东北很远的地方有笔生意,我和你妈妈要去一趟,你安心高考,姐姐周末会回家给你做饭。”王栋也没多想,转身跑进校园。

远处,几位身着便衣的民警注视着这一家,看到王栋不见了身影,上前将王伟夫妇铐住后押上车,向南京飞速驶去,夫妻俩在车上失声痛哭……

李晓琴出生在南京市六合区的一个镇上。1988年7月的一天半夜她睡得正香,恍惚间觉得有人压在自己身上,反抗中听见一个熟悉的男声:“别动,再动被你父母发现,丢人的是你。”她发现是邻居刘运江。31岁的刘运江是镇干部,妻子于芳在镇上中学当老师,有三个女儿,最小的还不到一岁。李、刘两家是邻居,李晓琴对他们夫妇很尊敬,她长相俊俏,不知刘运江对她已觊觎很久……在挣扎中,李晓琴最后放弃了反抗……事后,她躲着刘运江,可刘运江趁她父母不在家时,又胁迫她几次发生关系。不久,她经人介绍与王伟相恋,王伟比她大3岁,家庭条件不错。1990年春节,两人领证结婚,李晓琴在六合租门面卖童装,谁知刘运江又多次前来骚扰,李晓琴唯恐丈夫知道。

1991年4月13日下午,刘运江又来到李晓琴的店里:“今晚,我在大桥河埂边等你。”李晓琴沉下脸说:“我不去,我有家了!”刘运江威胁说:“你要是不来,我就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说完就走了,李晓琴再没心思做生意了,关上店门,回到家。

李晓琴没吃几口晚饭,就进卧室关了门。她坐立不安,越想越觉得必须去跟刘运江做个了断!她从抽屉里找到一把小刀,把它揣进衣服兜里。她正准备出门时,王伟伸手拦住她:“你去哪?”她急得流出眼泪:“你别拦我,有人老骚扰我,我去跟他做个了断!”王伟问:“是刘运江吗?”他已听到风声,李晓琴哭着坦白了被刘运江胁迫强奸的事。“他叫我去河边,那我就去跟他说清楚!我去去就回来。”见妻子推上自行车出了门,王伟既愤恨又担心,顺手从门后拿了一把斧子,往河边奔去。

到了河边,刘运江果然又提出性要求,李晓琴假意说地上又冷又脏,刘运江准备脱下套头毛衣给她垫着,就在他将毛衣脱至头部时,李晓琴握起小刀,猛地刺向他的心脏。刘运江急忙争夺,两人扭打在一起。躲在远处的王伟赶紧上前,但他并没用斧子,而是夺过小刀向刘运江脖颈连砍三下,刘运江倒地身亡。一看出了人命,王伟说:“我们回家拿工具,把他埋了。”两人匆忙回家,悄悄地推上三轮平板车,带上铁锹,回到河埂边挖了一个大坑,把刘运江的尸体掩埋起来,把他的衣物带到桥洞下面挖坑埋了,又将刘运江的摩托车推到大泉水库,扔进水库里。处理完这一切,两人精疲力竭地回到家,李晓琴非常害怕:“我俩去自首吧,这事迟早会被发现的。”王伟犹豫好久后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俩还是先跑,等以后有了孩子,再回来自首。”两人趁着天蒙蒙亮,收拾了几件衣物,先来到李晓琴哥哥李淮南家中,简单说了几句事情的经过,李淮南还没回过神来,两人就已跑不见了……

第二天,李淮南就去六合区公安分局报案,警察在其指认下,将刘运江的尸体、衣物等找到,对两人展开通缉,无奈两人踪影全无。李家、王家从此塌了天,两家父母既害怕又伤心,常常以泪洗面。

21年忐忑逃亡路,爱子高考前夕命案告破

李晓琴和王伟从哥哥家逃出来,先去了连云港,又去了西安,认识了在西安做生意的付云华,付是安徽六安人,邀请他们回六安做生意。王伟跟妻子商量:“六安是个小地方,还没有大的童装店。六安离南京也近,最近的地方反而最安全。”

夫妻俩来到六安后,李晓琴租了个店面卖童装,她人漂亮,态度热情,从不跟人计较,生意越做越好。王伟也找了份工作,下班后给妻子打下手。了解到当地买房落户的政策,他们找人办了假身份证,买了房,入了户,生下女儿王洁和儿子王栋。

因为心里藏着事,夫妻俩常感到紧张和恐惧,怕在孩子面前有所表露。王洁和王栋从小趴在妈妈的店里写作业,用功、懂事。夫妻俩原打算生了孩子就回去自首,可他们哪舍得离开一双娇嫩的儿女?

夫妻俩一天天熬着,不敢跟双方家人联系。李晓琴做生意简直像拼命,童装店一家接一家地开,成了有名的女老板。2010年夏,王洁考上合肥一所重点大学,夫妻俩在合肥买了两套商品房,等王栋考上大学,留着给姐弟俩将来在合肥发展。

2012年,公安部统一开展“清网行动”,动员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夫妻俩心神不宁,整天焦躁长吁短叹。谁知5月10日,李淮南突然出现在六安的店里,身后跟着便衣警察。他对李晓琴说:“你别怨哥哥,当年你们逃走后,我就报了案,20多年了,我也是前几天突然听一个老乡说起,才知道你们俩在这里,跟我回去吧,这事总要解决。”李晓琴点点头,打电话叫回王伟,两人都很配合,但对民警表示,希望去看一眼儿子,民警出于人道主义同意了,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单纯的王栋相信了父母的话,在姐姐照顾下完成了高考。半个月后,他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姐弟俩在家痛哭好几天。王栋高考成绩不错,却不愿填志愿,王洁哭着说:“爸爸妈妈为什么到那时候还去学校看你,不就是希望你不要耽误高考吗!你不要辜负爸爸妈妈……”王栋最后哭着答应了。

2012年8月,王栋被合肥一所大学录取。亲戚帮他们处理了父母的服装店,加上父母早就为他们存好了一笔钱,又在合肥分别给他们买了房子,他们生活并无问题。最让姐弟俩痛苦的是他们不知道父母到底犯了什么罪,又会面临怎样的判决?

在李晓琴、王伟被警察带回到南京后,随着他们的交代,21年前那起杀人命案终于真相大白。这对另一个家庭是安慰,又是一记重重的打击……

21年前,于芳从民警那隐约了解到丈夫是因和李晓琴有不正当关系被杀害,在揪心的屈辱中,她一个人艰辛地拉扯着三个年幼的孩子,身为老师的于芳很要强。三个女儿逐渐长大,小女儿常追着问她:“妈妈,爸爸呢,怎么还不回来?”于芳说:“爸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也许不会回来了,但有妈妈在呢。爸爸惦记你们,你们要好好学习。”

三个长大的孩子,慢慢从大人口中知道了爸爸被害的原因。一天,上中学的大女儿于娜放学回家,哭着问于芳:“妈妈,我爸爸到底是怎么死的?”于芳心里一紧,忙安抚女儿:“于娜,不准你对任何人有怨恨!带着怨恨,你学习肯定不会好,也不会快乐。妈妈从不跟你们提这些事,就是怕你们被怨恨压垮。你是姐姐,要懂事。”于娜哭着点头。于娜学习勤奋刻苦,成绩名列前茅,两个妹妹也不甘落后。姐妹仨先后考上大学,于娜大学毕业后去美国留学,并留在美国发展,有了一个幸福的小家。三个女儿工作、婚恋都有了着落之后,于芳终于不再有什么牵挂,唯有一件事让她放不下,就是当年杀害她丈夫的凶手仍逍遥法外……

2012年5月,当王伟、李晓琴终于落网后,于芳了解到案情的真相,心就像被撕裂了一样,原来丈夫也是有罪过的,李晓琴其实也是受害者,她对王伟、李晓琴的怨恨已不像原来那么强烈。远在美国的于娜得知父亲被害真相更是震惊,她为父亲感到羞耻,知道李晓琴在逃亡中,养育了两个优秀的孩子,尤其是儿子刚考上大学,她内心很不平静。

一天晚上,于娜打电话给妈妈:“你原谅李阿姨吧。你替王栋和他姐姐想一想,他们姐弟俩突然间失去了父母,没有了家,比我们姐妹仨当年还惨,我们毕竟还有妈妈在身边,他们姐弟俩就像从天堂掉进地狱,心理上一定承受不了。妈妈,你尽可能多关心他们吧……”于芳心情复杂地答应了女儿。

最长情的宽容,我来照顾杀夫仇人的孩子

2012年10月12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李晓琴、王伟故意杀人案。夫妻俩在庭下见到一双儿女,知道王栋已在合肥上大学,李晓琴不禁潸然泪下,王洁、王栋也伤心得泪流满面。

李晓琴、王伟对当年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并向于芳表示痛悔。在附带民事诉讼审理过程中,于芳向李晓琴、王伟痛诉道:“这么多年,你们无法想象我内心有多恨、多痛……”她又转向庭下的王洁、王栋,忍住眼泪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们姐弟俩,长得这么漂亮、帅气。按辈分,你们俩得喊我一声姨。”默默流泪的王洁、王栋姐弟俩,抬眼看着于芳。于芳接着说:“我三个女儿从小没爸爸,我一直教育她们,大人的事情不要她们管。你们父母做错的事,我也同样不会怪到你们身上,你们都是有出息的孩子,说明父母对你们的教育是成功的,你们别怨恨他们,因为怨恨只会加剧你们内心的痛苦。姨今天在这个法庭上保证,我会把你们看成自己的孩子,你们的父母坐牢了,我当姨的会管你们……”听着听着,姐弟俩在庭下泣不成声。

坐在被告席上的李晓琴、王伟夫妻俩十分震惊和感动,他们原本以为愤怒的于芳,将来少不了责难王洁姐弟俩,却万万想不到她会如此宽容,深明大义,他们羞愧和悔恨地低着头,不停地抹着眼泪。

11月30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晓琴无期徒刑,判处王伟有期徒刑十五年。李晓琴、王伟当庭服判,没有上诉。

父母保住了性命,可王栋心理上难以承受这样的打击,很难听得进老师讲的课。于芳毕竟是老师出身,很能理解孩子的心理变化,判决不久后的一个周末,她坐车到合肥,去王栋的学校看他,把他带到饭店吃饭,不断给他夹菜:“王栋,姨来告诉你,姨能放下,你也要放下,以后的路还长着呢。”王栋低着头说:“于姨,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是我们全家对不起你们。”于芳眼眶有点发红:“你们孩子都是无辜的。跟你姐说一声,也别有那么大压力,以后姨会常来看你们。”王栋感激地点头。

远在美国的于娜,也不时发邮件给王栋,叮嘱他放下包袱,好好学习。2014年春节,于娜特意做了一张音乐贺卡,在贺卡里引用了一组诗句:“当你拭干泪水的时候,灿然的微笑,是你心上最美的花香。前进吧,只要春天还在,我们就不会悲哀……”王栋在邮件中回复:“于娜姐,我懂了。我会好好调整心态,取得好成绩,向你汇报。”王洁、王栋慢慢体会到父母当年在逃亡路上的艰难,父母努力打拼,养育他们,付出了非同寻常的爱。他们常写信给在狱中服刑的父母,汇报近况和学习成绩。2014年7月,王洁大学毕业后继续读研,并和王栋一起去给父母探监。李晓琴见到穿得整整齐齐、漂漂亮亮的一双儿女,既伤心又欣慰。王栋告诉妈妈:“于姨常来合肥看我和姐姐,她和于娜姐给了我很多鼓励。”李晓琴忍不住落泪:“于姨是好人,你们要知道感恩。”姐弟俩含泪点头。姐弟俩又去给父亲探监,王伟说他和他们的妈妈会积极改造,争取早一点出来,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

2016年夏,王栋大学毕业,于芳建议他考研,王栋说:“姐姐马上要读研三,毕业设计压力很大。于姨,您放心,我会边工作边学习的。”于芳托朋友帮他介绍工作,王栋在合肥签下一家外资公司,立刻打电话向于阿姨报喜,于芳感到十分欣慰。

中秋节,于芳收到王栋从合肥寄来的月饼,王栋在附信中说:“于姨,虽然月有阴晴圆缺,但您对我们一家的宽容,您对我和姐姐的关心、爱护,我们会一直铭记在心!祝于姨节日安康、快乐!”于芳看着孩子寄来的礼物和信,流下感动的泪水。

编辑/胡平

猜你喜欢

姐弟俩王伟妈妈
姐弟俩帮环卫工父亲扫地一个月
《等你回家》
小 蝌 蚪 的 尾 巴
警察街头“捉”小孩“捉”住就开点赞单
新西兰地震震出上万只超级大鲍鱼
姐弟俩的日常
你眼中的自己跟你妈妈眼中的你
列竖式计算经过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