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告急!严父要对差生儿子“涡轮增压”

2016-12-26北宁+西西

知音(月末版) 2016年11期
关键词:利民儿子孩子

北宁+西西

2015年3月5日,陕西省西安市发生一起惨剧,51岁的出租车司机支利民在家中遇害,并遭焚尸。而杀害他的,竟是他的独生儿子、辍学之后长期待在家里的支朋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对亲父子同室操戈?又是怎样的仇怨,让儿子对父亲上演绝杀的悲剧?

家有差生怎么办?棒棍也要打出优等生

2010年10月的一天晚上,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16岁的支朋文正在自己的房间,埋头拼装机器人模型,书桌上,摆放着高一课本做掩护。这时,46岁的父亲支利民走了进来。支朋文毫无察觉,拿着喷漆的小喷枪,一丝不苟地给做好的模型喷漆,眼看着一款制作精细的机器人模型就要大功告成。

支利民火冒三丈,一把夺过儿子手中的模型和喷枪摔在地上,狠狠地给了儿子一个耳光:“高中学习那么紧张,你又偷偷搞这种名堂,没出息的东西!”看着自己半个月的心血摔成了碎片,攒了许久零花钱买的心爱喷枪也断成三截,支朋文心疼地嚎哭起来,恼羞成怒地嚷道:“我不上学了,我要退学!”

1994年出生的支朋文是西安市人,父亲支利民和母亲栾世菊都是出租车司机,支利民开夜班车,妻子开白班车,非常辛苦。两人文化水平不高,把一切都寄托在独生子身上,从支朋文上幼儿园开始,就送他上各种培训班。2001年,支朋文到了上小学的年龄,支利民夫妻俩花了3万元择校费,将儿子送进了高新一所名校,而支朋文的课余时间,不是在培优,就是在去培优的路上。开夜班车的支利民,白天还要负责接送儿子,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支利民的父母心疼儿子儿媳太拼命,便过来帮忙。可支利民发现,只要爷爷奶奶来,在两位老人纵容下,儿子学习就松弛下来,只好将两位老人劝回家。

然而,无休止的培优和高强度的学习,让支朋文疲惫不堪,满心厌倦。进入小学三年级后,支朋文的成绩开始忽高忽低。2004年6月,支朋文期末考试中,数学跌出了90分,排名跌出了前十,也跌出了支利民的心理承受底线,他愤怒地将成绩单狠狠地摔在儿子的脸上,一脚将儿子踹倒在地,数落了儿子两个小时。那个暑假,支利民请了语数外三位家教,对儿子展开了车轮战。然而,老师走马灯似的换,儿子的成绩依然不停地降,到了小学五年级,他已稳定地排在班级倒数几名的位置。

支利民想不通,为何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却没有收获?他将所有的原因都归结为儿子的不努力和贪玩,每次看着儿子惨不忍睹的成绩,他都要把儿子痛打一顿,尺子、扫帚、撑衣杆……任何可以随手拿到的物件,都成了他殴打儿子的工具。

小学六年级时的一天,支朋文在房间里做数学作业,解不出题的他拿着圆规在草稿纸上漫无目的地画圈。悄悄站在身后的支利民越看越气,夺过圆规,一下扎在支朋文的手背上:“这样也能玩半天!”

支朋文疼得嚎叫起来,支利民仍不解气,劈头盖脸一顿狠凑。支朋文被打得实在受不了,偷偷打电话,向爷爷奶奶求救。爷爷奶奶急忙赶过来,看见孙子红肿的手背、青紫的脸,心疼得直流泪。

“你小时候不是一样成绩差,我有没有动过你一个手指头?”爷爷大骂支利民心狠:“我孙子懂事乖巧,除了学习不好,哪样不好?有些孩子就不是学习那块料,世上那么多条路,你非要逼孩子只走一条吗?”支利民忍着气,苦笑道:“爸,你当年要是对我狠点,我怎么会落到现在开出租车这种地步?”

“开出租怎么了?你要不是整天折腾孩子,一家人会生活得很好。”爷爷说道。支利民不以为然,他坚信,是个孩子都贪玩,好学生都是棒棍打出来的,他一定能将差生儿子,打成优等生。

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恐惧,支朋文根本学不下去,还迷上了手工制作,偷偷地拼装机器人模型。很快,支朋文的秘密就被父亲发现,支利民失望透顶,不知摔了儿子多少个机器人模型,可却摔不碎儿子的执着……

再次抓到儿子现行,支利民气不打一处来。面对儿子“退学”威胁,他咆哮着随手拿起儿子那只铁制笔盒,没头没脸地狠抽:“反了天了,不学习,你将来去偷去抢吗?我就不信打不醒你!”

不料,这一次,16岁的支朋文根本不躲闪,一双眼睛盯着父亲,倔强地、愤愤地与父亲对峙……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执迷不悟逼疯孩子

日子悄然流过,进入青春期的支朋文叛逆心理渐重,每次父亲打他,他不再哭,而是紧紧地攥着拳头。父亲一离开,他的拳头便重重地砸在墙上。

2010年中考,支朋文没有考取高中,爷爷奶奶怕支利民发火,赶了过来。果然,家里一片狼藉,孙子被罚跪在地上,脸上手臂上都是皮带抽的血痕。

看着孙子倔强仇视的眼神,爷爷暗暗担心,苦口婆心地劝儿子:“孩子没考取,自己也难过。他更需要安慰和温暖,你这样,会把孩子的心打冷了。”

支利民摇摇头,泪水顺着脸颊流出来:“我打他,还不是为他好吗?还不是希望他将来过好日子!”

栾世菊也流着泪,一边拿冰块给儿子消肿,一边说道:“为什么就学不好,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支朋文低着头,半晌,喃喃地说道:“只要不让我读书,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想不读书?你就死了这份心吧!”支利民坚决不答应。失望愤怒之余,他只好让儿子上了职高,可他依然放不下为儿子设定的“大学梦”。职业高中里也设立了高考班,支朋文执意让儿子选择考大学。

2011年10月3日,高考班在文理分科前,班主任利用国庆假期,开了一次家长会。那天,支利民在咨询儿子学文还是学理时,班主任真诚地建议道:“孩子成绩太差了!考大学不是唯一出路,支朋文动手能力特别强,而且肯在这方面钻研,还是让他转到职业技术班,学门技术,一样也能成才!”支利民无法接受儿子跟他一样,最终成了开出租、提泥斗、做木工……这些劳动大军中的一员。回到家中,他大骂儿子让他丢尽了脸。无休止的责骂中,17岁的支朋文忍不住反唇相讥:“我是让你丢脸,可你也没有给我带来过任何荣耀!”

支利民气得浑身发抖。这时,已到了跟妻子换班的时间,他无暇理会儿子,愤怒地摔门而出。

当天夜里,天下小雨,支利民开着车,既愤怒又伤心。车行至市东大街时,因雨夜视线不好,加上注意力不集中,支利民没有发现机动车道内,躺卧着一个醉汉,从醉汉身上碾压而过。支利民吓坏了,本能地驾车逃离现场。一个小时后,支利民从惶恐中渐渐平静下来,又回到事故现场。不料,现场已经围起,那名车祸受害人的身上被蒙上了帆布,分明已经死亡,几名警察正在进行现场勘验。支利民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仓皇回到家中,妻子有些诧异,得知丈夫肇事逃逸,栾世菊一下瘫倒:“一跑就是坐牢的罪了!”

思前想后,支利民来到公安机关自首,当即被以交通肇事逃逸罪拘捕。因支利民主动投案自首,积极赔偿受害者家属35万元,得到受害者家属原谅,2012年2月,支利民被判缓刑,驾照被吊销。

不能再出车的支利民没有其他一技之长,35万元外债和生活的重压,完全压在了妻子身上,支利民既愧疚又郁闷,整天借酒消愁,脾气变得更暴躁。

支朋文暗暗自责,后悔自己那天晚上与父亲争执,羞辱了父亲,结果惹来了4个月的牢狱之灾。

那段时间,支朋文收起了所有模型和制作工具,忍痛割爱送给了朋友,他要痛改前非,好好学习。

2012年5月的一天晚上,支朋文跟一道数学题纠缠了一个晚上,也没能解出来,心里烦躁不安。出车回来的母亲几次招呼他吃饭,他都没有应答。

支利民无名火起,冲到儿子房间,将作业本扯到地上:“吃饭也要三请四邀吗?装模作样的,搞什么鬼?”栾世菊一把拉住丈夫:“孩子在做作业!”

“做作业?他眼里根本就没有父母!”支利民越说越气,一把抓住支朋文的胳膊,就往门外拽:“你嫌父母丢了你的人,就滚出这个穷家!”

支朋文极力想挣脱父亲的手,满脸汗水和泪水,像一头无法找到出口的困兽,呜咽着,哀鸣着……

栾世菊拼命地将丈夫的手拉开,气急败坏地说道:“你发什么疯?你看你将孩子吓成什么样了!”

当天夜里,支朋文在睡梦中大声嚎哭,年少的他心理崩溃了。此后,他出现了幻听幻视,经常感到自己被罩在黑色帷幕中,茫然无助。有时,在课堂上出现类似幻觉,他会突然从座位上弹起来,满脸惊恐地冲出教室。支朋文无法再继续学业,高考前夕,他退学了,从此,长期待在家里,不愿出门。

“大学梦”彻底幻灭,父子对峙酿惨剧

希望彻底幻灭。爷爷奶奶捶胸顿足,自责没能拦住儿子,好好的孙子被打废了。支利民更觉得没有了盼头,每日借酒消愁,与儿子经常发生冲突。

2015年3月4日中午,支利民炒菜时,发现家里的盐用完了,便让支朋文去楼下超市买一袋回来。

一向怕出门的支朋文磨蹭了半天,才出门。结果,支利民等了半个多小时,妻子栾世菊已经到家了,支朋文才气喘吁吁地回来。支利民责骂道:“养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出门就没影了。”

“你能不能弄清状况,再骂我!”支朋文将盐往桌上重重一放,没好气地说道。楼下小超市关门,他是跑到小区外面的超市,然后一路小跑回来的。

支利民挥起锅铲向儿子打去:“还敢跟老子顶嘴!”21岁的支朋文挡住父亲的手:“你是老子,就可以不论青红皂白吗?”栾世菊急忙挡在中间,一边让儿子回自己房间,一边劝支利民好好说话。支朋文转身回了房间,支利民对栾世菊叹道:“为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那么省心,我们家的孩子却这样难搞?他刚才还想跟我动手,早知他是一个妖孽,还不如当初不要这个儿子!”父亲的话,飘进了支朋文的房间,支朋文顿时狂躁起来,从小到大,父亲殴打自己的每一幕不断在眼前闪现,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无助的小男孩,在雨点般落下的拳头里,鼻青脸肿地痛哭。

“难怪他对我下手那么狠,原来,他一直想杀了我!”支朋文的眼里都是泪,那一刻,他的心里充满了愤怒和仇恨,涌起了一个疯狂的念头,他要为那个无助的小男孩报仇,从此彻底摆脱暴力和恐惧。

2015年3月5日下午4时许,栾世菊午休后出车,家里只剩下了父子俩。支利民在客厅玩着手机,支朋文走出房间,故意挑衅地打掉了父亲的手机。“混账!你干什么?”支利民“腾”地一下站起来,揪住儿子衣领。父子俩撕扯在一起。激烈的冲突中,年轻力壮的支朋文掐住了父亲脖子,直到父亲软软地瘫了下来。随后,他将父亲尸体拖进自己房间,藏在了床下。

当晚,母亲栾世菊回到家中,不见支利民的身影,便问儿子。支朋文谎称父亲出门打麻将去了。

那一夜,和父亲的尸体共处一室,支朋文整晚没有合眼。第二天下午,趁母亲不在家,他把家中两桶菜油浇在尸体上,点火焚烧。随后,他用水果刀割腕自杀未果,拨打110报案自首。接到报案,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民警赶到现场,将支朋文控制。经法医鉴定,支利民系被他人扼颈窒息死亡,尸体左侧肩颈部、左侧胸腹部、左上肢及手掌烧伤,系死后焚烧所致。

案发后,支朋文经司法鉴定,确认患有精神分裂症。2016年1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鉴于被告人支朋文系限定责任能力人,有自首情节,且被害人亲属对其行为予以谅解,法院以支朋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一审判决后,栾世菊痛不欲生,丈夫惨死、儿子被重判,一夜之间,人没了、家也没了。爷爷奶奶更是承受着老年丧子的巨大打击。可为了拯救孩子,两位老人和栾世菊一起,四处奔波,作为受害人亲属,他们再次向法院递交了谅解书,并联系律师,让支朋文提出上诉。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文中除嫌犯支朋文外,其他人物均为化名。)

[小编发言]

应试教育的环境下,许多父母处于空前的焦虑状态,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忙着上各种培优班,漫长的十余载寒窗里,很多家长投入财力,透支了健康和快乐,却因为仅仅以分数的高低来衡量孩子的优与劣、成与败,最终往往一无所获。

本文中,支朋文动手能力强,若加以引导,一样能成才。然而,一味做着“大学梦”的父亲却将孩子的这一特长,看作是玩物丧志,扼杀了孩子的天分,忽视了孩子的个体特征和需要,忽略了孩子的快乐和身心健康,沉浸在孩子“不争气”的失落里,走向暴力相向的极端,最终酿出惨剧。

天才、优等生,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孩子,都资质平凡,然而这并不代表人生就不能获得成功。如何正确面对“家有差生”这样的现实,发现孩子的长处、挖掘孩子的潜力,因材施教地引导孩子走上一条最适合的人生之路,才是每一个父母需要为孩子考量的事情。

编辑/贾靓

猜你喜欢

利民儿子孩子
看水 听涛
打儿子
果树大容器育苗技术的研究
当当像大孩子那样吃饭
谁的儿子笨
你养的好儿子
武利民修路记
孩子的画
孩子的画
熊孩子爆笑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