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出事

2016-11-26孙毛伟

金山 2016年3期
关键词:部下局里失联

孙毛伟

王进处长一整天都联系不上。他办公室的门一直关着,屋里没人,手机始终关机。

这是个危险的信号,预示着王处长可能出事了。不久前落马的几位官员开始也是失联,也是电话和手机都没人接或是关机。结果很快就清楚了:人已经进了检察院。

最先察觉王处长失联的是刘局长。本来上午有个重要的会他和王进都要参加,可王进却没到会,他叫人去找,直到会议结束都没有联系上。

他隐隐觉得王进可能出事了。他心里恨得咬牙切齿,他和王进是铁哥们,王进的那些事他都知道,他自己从中也没少得好处。他敲打过王进几次:要长点心,没把握的钱不能拿。可他根本不听。局里很多人都反映过他的问题。

刘局长最担心的是:如果王进出了事,毫无疑问会把他咬出来,就是为争取一个立功表现,他也会出卖他。为朋友两肋插刀那是骗人的鬼话,关键时刻,他倒是会插朋友两刀的。

刘局长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每隔十分钟拨打一次王进的手机。到了晚上,他才收到王进的司机打来的电话。司机第一句话就是:“王处长出事了……”一听这话,他的手机啪的掉在地上摔得没了音。

他木雕泥塑般地呆坐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思考对策。他想王进供出他来是肯定的。但是现在讲依法办案,定罪也不能单凭他一面之词。他咬死口不承认,检察院没有证据又能奈何?证据是什么?当然就是赃款了。他的大部分钱财都很隐秘地埋在老家院子里的一口枯井里。只是最近有两笔暂放在老家父母的床下。当务之急,就是把这两笔钱转移隐藏起来。

事不宜迟,他立马冲出办公室,来到路上拦下辆出租车就奔了六百里之外的老家。

与此同时,得知消息的一把手黄局长一整天都焦躁不安如坐针毡。黄局长对这位身居要职且胆大妄为的部下是很清楚的,知道他出事是迟早的事。黄局并不太关心他的下场,如果自己和他没有那种牵扯,部下的罪恶再大,他顶多负用人不当的领导责任,那算得了什么?

他现在才后悔,悔得肠子都青了。最初,他是看重了他的才干——王进确实有文化有能力——可后来不是这样了。他记得很清楚,女儿出国留学的时候,王进一次就“借”给他二十万美元,他买房的时候,王进又“借”给他六十万人民币,他几次生病住院……

他很明白:如果王进真的出事了,一定会把他交待出来。就凭这也够判他十年二十年的。想到这黄局长浑身颤抖起来。法制教育的时候,他去监狱参观过。他想过,与其在那里苟活一二十年还不如一死了之。

天黑时,他让部下继续寻找王进,自己坐在办公室里等候消息。忽然,他的手机响了,是王的司机打来的,张口就说:“王处长出事了……”

黄局长脑子轰的一声炸了,后面的话他完全没有听进去就颓然跌坐在地上,手机扔出很远。他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慢慢冷静下来,拿出纸笔写了两封遗书,一封给领导,一封给妻子。他把遗书留在桌上,打开窗户,纵身跳下六楼。

得知王处长失联,同样惊恐万状的还有吴局长。吴局长本来是干净的,唯一的污点恰恰是王进给他抹上的——他收过王进的十万元钱。本来他是坚决不收的,可王进撂下脸来说:“黄局刘局都收了,收不收你自己看着办吧!”扔下钱就走了。吴局长很无奈地收下了这笔钱。

他知道王进出事他也必然事发。那天直等到晚上他才打电话向王进的妻子询问,电话里王妻只说了句“老王出事了”就呜呜地哭个没完。

无需再问,吴局长知道王进一定是真出事了。他在床上辗转反侧想了一夜才下定决心,第二天一早,带着十万元赃款去了检察院。

一个局里同时有一局长自杀一局长失踪一局长自首惊动了检察机关,立即组成调查组调查案情。

就在此时,王处长臂缠绷带,一瘸一拐地出现在局里。局里人大为惊讶,问他是怎么回事?他惊魂未定地说:“我在三环路上遭遇了车祸,差点没把命丢了!”

猜你喜欢

部下局里失联
“帐下”商诂
带人要同频,管人要共情
分手
捡到钱了
专车
高利贷危机
还不到时候
你学会关心青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