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我的花期迟迟来

2016-03-11阿杜

学苑创造·C版 2016年1期
关键词:如玉班花花期

阿杜

A

十四岁的时候,我还是个身体单薄,个头不高的女孩,和同龄女生日渐凸显女性特征的身体相比,我总感觉自己像根“麦秆儿”。

班上嘴毒的男生直接叫我“搓衣板”,气得我追着他们满校园跑。我留短发,喜欢和男生一块玩,穿着宽大的校服,往往会被别人当成男生。在过去,我根本不在乎,像男生就像男生,有什么呢?可是,当我注意到其他女生都变得和过去不一样时,我开始羡慕了,也开始不喜欢“假小子”的自己。

班上的男生原先都挺喜欢和我玩,和我“称兄道弟”,可是后来,我发现他们看那些变得越来越漂亮的女生时,那眼神和看我时完全不一样,我就觉得不是滋味。更过分的是,他们后来干脆忽略掉我,评选“班花”时,连提都不提我。怎么说,我也长得眉清目秀,比好些个他们眼中的“班花”好看,可是没有一个人推荐我。我毛遂自荐时,同桌吕明还对我说:“雨欣,你就算了。看你也不像女的,我们只当你是好兄弟。”我小小的自尊心被打击得七零八落。

我变得沉默了,也没什么不开心的事,就是郁闷,不想说话。我渐渐和那群男生断绝来往,他们太让人生气了,居然忘了我也是一个女生,也是需要被赞美的,可他们除了嘲笑我,就只会惹我生气。特别是同桌吕明,竟敢说我“不像女的”,这是什么话?

吕明再找我说话,我眼睛一斜,看都不想再看他一眼。当他还想伸手像过去一样拍拍我的肩膀时,我往后一缩,一本正经地说:“男女授受不亲,请自重。”看他一脸羞红,我就觉得甚是快意。

B

我的发育期怎么就迟迟不来呢?体育课上,看着其他女生骄傲地脱掉外套,昂首挺胸地站在队伍中,我就特别自卑。我偷偷地打量众男生最后评选出来的“班花”如玉,只见她面色红润,身材婀娜,海藻般的黑发柔顺飘逸,举手投足间充满了万种风情,不要说男生,连我都看呆了。

如玉跑步时,胸前像揣了两只小兔子,一群男生目不转睛地盯着看。我低头看了眼自己毫无动静的前胸,心烦意乱地大叫:“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一群男生“嘘”声一片,大笑着跑开。

我想哭,太烦恼了,我怎么就不像别的女生那样呢?思前想后,我决定向如玉取取经——长成她那样多好,走路都可以雄纠纠气昂昂的,一副目不斜视的样子。

在以前,我可是不会主动与如玉搭话的,我觉得她是个矫揉造作的女生,成绩也一般,哪像我,性格干脆利落,说话掷地有声,行动风风火火,成绩也遥遥领先。可是,我现在有求于如玉,只能放下身段,诚心诚意与她交朋友。

我的主动示好让如玉很意外,她欣喜地对我说:“雨欣,你真的愿意和我做朋友?”

“我们都是女生,当然要对女同胞好一点,那群男生就算了,没一个有良心的。”我愤愤地说,最后还是忍住,没说出我痛恨他们的原因。

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还向老班申请调整位置,调到和如玉同桌。如玉是个很爱美的女生,对穿衣打扮有种天然的本事。她的眼光很好,经过她的一番调教,我对服装、小饰品等也由衷地喜欢上了,并且有了一番自己的见解。

我学着如玉留起长发,学着她的一颦一笑。我不再大声说话,不再咧嘴大笑,不再与男生追逐打闹。一段时间后,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像个女生了。

可是吕明竟然逗我:“雨欣,你男扮女装呀?你这东施效颦的效果怎么这么别扭呢?我还是觉得你原来的样子舒服一些。”

我涨红脸,恼怒地嚷:“滚一边去!本小姐今天心情不好。”

这个可恶的家伙!居然说我“男扮女装”,还说我“东施效颦”,什么意思嘛!我明明就是一个柔弱的美少女。为此事,我一个多月没再搭理吕明。

C

学习上的事,我从来不敢掉以轻心,我可不想变漂亮后被大家说成“花瓶”。我的目标是成为“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女生”,这样的女生不少,我的榜样很多。

我的改变,让老爸欣喜若狂,他激动地说:“女儿,你越来越像你妈妈了,真好!”

我们家目前就三个人,爷爷、爸爸,还有我。奶奶和妈妈都因病走了。我又没有姑姑、姨姨,所以从小到大,我都是一副男孩子样,爸爸觉得这样好打理,但当我长大后,爸爸又觉得我该像个女生。

日子有条不紊地过着。我和如玉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我教她解难题,教她学习方法,在我的帮助下,她的成绩稳步上升。

如玉对我的影响也很深远,她教会了我很多女生应该知道的事,教会我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出来。我们有了新的共识:女生不仅要长得漂亮,成绩也要漂亮。

我们把这一共识在众女生中推广,得到一致拥护。我们除时常相邀着去逛小饰品店外,更多的时间是在一起学习。我们的变化得到老班的大力表扬,就连那群男生,也开始用敬仰的目光看我们。

有一天洗澡时,我突然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变得和过去不一样了,心里充溢着满满的骄傲。我也是可以和别的女生一样的,一点不差。我美美地穿上漂亮的长裙,在镜子前照了一遍又一遍。镜子中,是一个长发飘飘、容颜俏丽的女生。

“雨欣,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很美。”如玉微笑着对我说。

我臭美地点点头,应道:“我知道,其实我以前也很美,只是花期迟迟来临而已。”

D

吕明开始一次次来向我示好,我根本不想搭理他,虽然我已经原谅他之前对我的伤害了,但我不想和过去一样被他当成“男生”。

我也被众男生评选为“班花”,和如玉并列,可我突然觉得那些男生好无聊。虽然我们女生也在暗中评选“班草”,但从来不公开,毕竟是女生嘛,矜持是种美。

“雨欣,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这么久了,一直不理我。”有一天,吕明再一次拦住我,问我。我呆了一下,然后嫣然一笑,说:“你猜。”

“一定是。你以前从不生气的。”吕明说得一脸委屈。

“逗你玩的,傻瓜!”我看着吕明有些忧伤的眼睛,大笑起来。

“你逗我?”吕明说着,急了,想来抓我。

“慢!”我伸长手挡在吕明面前,正经地说:“男女授受不亲,我们不能再像过去一样拉拉扯扯了,成何体统?”

吕明红着脸挠挠脑袋说:“对不起!我习惯把你当成好兄弟了。”

“拜托!你不要再打着‘好兄弟的幌子来接近我了,我可什么都明白着呢,如玉都告诉我了,我现在可是美少女一枚。”

我的一番话再次把吕明说得脸红耳赤。

如玉见我和吕明聊得热闹,凑过来说:“聊什么机密呢?这么诡异。”然后一眼看见吕明涨红的脸,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看见如玉意味深长的笑,我的脸也红了,推了下如玉的肩说:“你笑什么呢?这么阴险。我们可正经着呢,是好朋友,以前是,以后也是。”

“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如玉坏坏地着嚷嚷。

我扑过去,捂住她的嘴:“不准笑。”

如玉却笑得更加花枝乱颤,我只好搂着她,跟着开怀大笑起来。

悻悻站在边上的吕明,不知我们为何而笑,却也跟着傻呵呵地笑起来,更是逗得我和如玉一直狂笑不止。

我和如玉都是成长中的女孩,我们喜欢漂亮,喜欢被男生关注,当然我们也喜欢关注男生,但我们都知道要注意分寸。我迟迟来临的花期,并没有影响我成为一个受人欢迎的漂亮女生。

猜你喜欢

如玉班花花期
罗明教女
娇艳花期
关于班花的思考
守心如玉
在高原
27班的另类“班花”
他记不清自己离婚的次数
摇车窗
艳阳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