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无法饶恕的错误

2016-03-11冠豸

学苑创造·C版 2016年1期
关键词:班长班干部同桌

冠豸

杜锐不仅长得瘦,还很丑,而且性格孤僻怪异。班上的同学都非常排斥他,还有个调皮蛋子嘲笑他是还没进化好的猿人。孤僻的杜锐总是一个人来来去去,像根孤独的麦秆。

我的不良企图

我和大家一样也不喜欢杜锐,同学两年时间,基本上没和他说过几句话。每次开学后排座位,都是老师特别头痛的时候,因为没有人愿意和杜锐同桌。大家都当面嫌弃他,说他怪,说他丑,说他脏。遭大家嫌弃时,杜锐不言不语,深深埋下头。被老师硬性安排和杜锐同桌的同学总是一脸不悦,大呼倒霉,每每这时,杜锐更是涨红脸,低头不语,仿佛这一切确实都是他的错。

可是初三那年开学后,老师排座位时,我主动举手,提出要和杜锐同桌。大家诧异地盯着我,不明白我是什么心思。也有人认为我“良心发现”,对杜锐大发慈悲。

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的不良企图,我希望能够评上“市优秀班干部”,这样中考时,我就可以获得加分,上重点高中就多了一道保险。仅凭成绩,我有机会,但怕万一。为了得到加分,我豁出去了,即使面对自己不喜欢的杜锐,我也要装作友善且大度。

我帮了老师的大忙,解了他的忧,果然他在课堂上对我赞不绝口。我是班长,是老师的得力助手,成绩又好,现在再有一些表现的话,我相信那个“市优秀班干部”的称号一定会落在我头上。

意外收获的友谊

杜锐从没想过,我这个人缘好、学习好、长相也好的班长会主动提出和他同桌。当我把东西搬过去时,他咧开嘴,愣了半天,但脸上露出了掩饰不住的笑意。

他小心翼翼地面对我,尽量做到最好。我知道,他的一切努力,只是想回报我主动和他同桌的“善举”。但我不知道,如果杜锐得知我和他同桌的真正原因,他还会这样对我感恩戴德吗?我单纯的笑容下,掩藏着一颗并不单纯的心。

杜锐每天都很早到教室,擦干净桌子凳子。看见我进教室时,他会欣喜地望着我。我却是很讨厌他的笑,那样子丑死了!可是我又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违心地对他点点头。

杜锐对我的好,或者说对我“善举”的回报真是花样百出。体育课时,他早早准备好矿泉水;轮到我打扫卫生时,他主动留下来替我;遇到我去参加活动,没上成课时,他会主动帮我抄笔记。杜锐的成绩中等,但一手字却写得行云流水。他告诉我,他从小就没什么朋友,大家都不愿意跟他玩,孤单的时候,他就临摹字帖,这个习惯已经保持很多年了。

“怪不得你的字写得那么好,原来是排遣孤单的意外收获。”我有些为他感到心酸。从小到大,他都没有朋友,那么可怜。

“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是第一个主动接纳我的人。我会珍惜。”杜锐为了表示他的感激,在我面前宣誓般地说了一番话。

杜锐说话时,我有点心虚,脸微微发热。我知道自己不是他认为的那样,我一直都在嫌弃他,虽然他处处替我着想,时时讨好我,但我还是打心底里不喜欢他。我对他所有的好,只是为了自己心里的不良企图。

麻木的心软化了

面对杜锐的真诚,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知道不该这样待他,对人更不能以貌取人。在他的善良面前,我时时反省着自己的言行。

长得丑不是他的错,他还为此承担了太多不应该由他承担的孤独、白眼。他是个很敏感的人,我们的嫌弃,我们的嘲笑,一次次利刃般地在他心里留下道道伤口。但他还是选择宽容,在我们稍微对他友善时,他会立刻用满腔的热忱回报我们。

我们的同桌关系,在我看来是极不和谐的,我随便对哪个同桌都比对他好。但杜锐还是非常珍惜和在意。他是个害羞和内敛的人,他说出的那些动人的话,应该是想了又想,鼓起很大勇气才说出来的。相比于说,他更愿意用行动来表现他对友谊的珍惜。

他所有主动为我做的事,都只是希望我能够当他是朋友。我懂,所以心里常常不安。因为他一如既往的友善,我的心渐渐被软化了。课间休息,我会与他说上几句话;出去玩时,我会叫上他;学习上,我不仅教他,帮他查缺补漏,还常鼓励他,帮他做规划。

“杜锐,这些题很重要,回家后,你要再认真看一遍,如果时间够,重做一遍更有效果。”教他解完几道难题后,我对他说。

“好。我听班长的。”杜锐高兴地应道。

这个班长“当傻了”

同桌后,出于自己的目的,我常会教他,也管理他,他的成绩进步了十几名,为此,他对我不仅感激,还言听计从。

可是班上的同学却开始嘲笑我,说我这个班长当傻了。有个女生还乐不可支地说:“班长,你和那个猿人同桌,都退化了,你知道吗?”

我忍住没有发怒,但心情糟透了。我把这一切责任都推到杜锐身上,都是因为他,连我也开始被人嘲笑。但我告诉自己,为了能够顺利当选“市优秀班干部”,我还得继续与他同桌,甚至,我还要继续帮助他,让老师时刻看到我的付出。

我的心情一直都非常矛盾,我也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可是杜锐不明白。他对我越好,我就越发讨厌自己,觉得自己自私、虚伪,是个势利小人。在和他同桌的时间里,在他真诚的友谊中,我时常是想真心把他当成朋友的,可我又害怕被嘲笑,毕竟他是被大家都嫌弃的人。

无法挽回的“口误”

一天中午,我早到学校,班上的同学就开始跟我逗乐。

“班长,你现在和那猿人的关系很不一般呀,成好朋友啦?”一个同学不怀好意地说,然后旁边几个同学就忍不住开始哈哈大笑。

面对他们异常刺耳的笑声,不知怎么的,我突然觉得有些羞耻。我涨红着脸,恼怒地说:“谁和他是好朋友呀?他配得上我吗?我不过是同情他而已!谁让我是苦命的班长,你们都嫌弃他,不和他同桌,我只好委屈自己了。”

“班长,为了猿人,你也太委屈自己了。不过还好,我看那猿人对你可是鞍前马后、唯命是从、忠心耿耿呀!”那同学口若悬河。

“那是。他不这样对得起我吗?和他同桌,我要鼓起多大的勇气,要不,你和他同桌一段时间试试看,心理得承受多大的压力呀!”我笑着说。

我不想被同学嘲笑,只能一味地抵毁和贬低杜锐,然后跟着众人哈哈大笑。

在我笑得得意忘形时,突然一眼瞥见正站在窗户边的杜锐,我没想到,他已经到教室了。从他苍白的脸色看,我知道我所说的话,全都一句不落地落入了他的耳中。

一时间,我不知所措,得意的笑顿时凝固在尴尬的脸上。我所说的不是我的心里话,同桌这么久,我其实已经把他当成朋友了,我只是不敢承认。但现在,我把这一切都打破了,我深深地伤害了一颗真诚的心。

从那天后,杜锐再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他的目光那么茫然,又带着恨意。

现在,轮到我小心翼翼了。我不敢和他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又生怕自己的任何一丝举动,会让敏感的他受到更大的伤害。

我自欺欺人地对自己说:一切都需要时间来抚平。或许过些天,慢慢的,他就会突然理解我,不再责怪我,重新和我互动起来了。

我以为自己还有机会补救,但是我错了。

在中考前,杜锐离开了学校,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没有勇气去找他,没有勇气去求得他的原谅,他那么真诚地对待我,我却狠狠地把他的心撕得稀巴烂,狠狠地踩在了泥尘里。

我无法原谅自己。每次想起他,我的梦里梦外都是满满的内疚和歉意。这件事,或许将成为我心中一道永远抹不平的伤疤。

猜你喜欢

班长班干部同桌
换同桌
我的同桌
竞选班干部
同桌有病
班长欧叶
每天一个新班长
班干部的烦恼
班长欧叶之班长诞生了
我的班长我的班
选班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