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谈群舞《东方红》构图中几何图形的变化之美

2014-11-14贾晓晓

科技资讯 2014年5期
关键词:几何图形东方红构图

贾晓晓

摘 要:舞蹈构图中变化多样的几何图形使舞蹈在视觉上取得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一瞬间带给观众很大的视觉冲击和内心的审美快感。借鉴众多艺术门类,舞蹈构图中的丰富多样的几何图形越发耐人寻味。

关键词:几何图形 群舞 构图

中图分类号:G634.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91(2014)02(b)-0000-00

引言

几何图形之美被历代伟大的数学家、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们所推崇,例如绘画艺术中的几何图形的简洁美。点、线、面、体可以有效刻画世界的复杂元素,将“几何图形”转换到舞蹈艺术中,使舞蹈呈现多视角、多层面的发展动向,更好地处理舞蹈意境,传达舞蹈作品情感与精神。群舞中演员数目之多也使得舞蹈中几何图形的变化更添加了可研究性。

1构图的含义

“构图”原是美术用语,是构成、组成、合成的意思。《中国大百科全书》中认为“构图是舞蹈表演在一定空间与时间内,对色、线、形等各个方面的合理布局,其中包括舞蹈队形变化中形成的图案和舞蹈静态造型所构成的画面。舞蹈构图对作品主题的表现、意境的创造、气氛的渲染、形象的塑造,都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是舞蹈艺术形式美的重要因素之一。”《舞蹈创作法》中对构图这样阐释:“所谓舞蹈构图,是指舞者在舞台上舞蹈移动的路线。”

2几何图形的构成元素

2.1点

几何学中的点没有形状、没有大小,是几何中最简单的单位。相比之下,在舞蹈作品中,点是可利用的最小的表达单位的小的空间形态,是构成图形的基本元素,也是一种视觉效果。在“扩散性构图”中,点是由大量微小的点构成的;在“集聚性构图”中,重力优越的焦点就成为了“点”,关系亦在一种“图一底”关系中。群舞中点的作用是加强和对比作用(常用于领舞部分),丰富舞蹈画面的层次。

2.2 线

线是由点的连接和线的延伸而组成,是点的运动形式。但是在舞蹈中的线可以丈量其宽度,从视觉效果“线”的定义是“点”有规律的条带状排列形态。在舞蹈构图中不同线的运用有不同的效果,横线具有开阔感,给人缓和平稳的感觉;纵线变化起来方便,给人强有力的视觉效果;斜线有行进感、移动感,给人稳重和平衡感。但线又以舞者脚步的运动轨迹和舞者身体的扭动轨迹两种形式呈现。身体的扭动形成的线目前只有蛇形线,更多的研究只存在于演员与演员之间构成进行“形”的变化,这里不作过多的讨论。

2.3面

扩大的点形成面,一根封闭的线也可以形成面。密集的点和线同样也能形成面。舞蹈编导运用“面”对表现对象形体进行概括归纳。当横向或纵向的舞者进行连续的排列成面时,舞者与舞者之间的距离越小,呈现的面的特性越强。面分为直面(由直线所形成的面)和曲面。舞蹈中的直面非常严禁,同时具有刚正、坚毅的特征;曲面则具有类似S形的流动性、延伸性以及温和性。从视觉效果分析:面是密集的点或线形成的具有特殊覆盖效果的形态。

总之,点、线、面是舞蹈几何图形的基本元素。不论是点与点的布置,还是点与线的构图,或是线与面的安排,元素之间的相互组合,使几何图形呈现出变化莫测的神秘感和形式美。因此,深入理解这些基本构成元素以及它们在画面中的地位及作用意义重大。

3舞蹈作品《东方红》几何图形的变换分析

3.1《东方红》构图中的点、线、面运用分析

北京舞蹈学院中国民间舞系小白鹭民间舞蹈团所表演的《东方红》,是群舞的一个代表作品。开头部分演员们点与点、点与线、点与面的连接、穿插变化,在空间中形成了前后、上下的层次感,短短的30秒内给观众的视觉感是引人入胜的。暂时的停顿动作,把观众带入了无限的遐想之中,让观众去品味、去感受、去咀嚼它的深刻内涵,较多的“点”的运用,丰富且有序。42秒部分开始变换为形式感强的三角形的几何图形,整齐划一的舞段和背景音乐完美配合,烘托一种紧张激进的气氛。1分4秒双人舞部分是运用的是一种“点”与“面”的关系,正确地选择和安排了主体的位置,突出主体形象,做到主次分明。从舞台平面来看,几何图形的组合会将观众席的设置考虑进去。正侧面角度适于交代人物关系,但立体感不及斜侧面。斜侧面方向善于表现舞蹈场面的空间深度,纵深感和立体感强。斜侧方向还可以起到主次分明的视觉效果,用于突出双人舞中的一个角色或群舞中的领舞演员。从平面空间来看,构图就是舞者们形成的各种图形。为了更揭示更本质的主题思想和表现更具有想象力的艺术,不同的“形”起着重要和不同的语言作用。2分40秒造型部分设计成不同的点(高、低、前、后)组成一条线。弱区、强区中点与点的相互连接,产生新形象被强调出来,在平面的空间中呈现雄伟壮观的历史场面,让观众欣赏不同的人物形象,令人过目不忘。反常规的图形叠压聚散延长观众欣赏留恋的时间。所以无论是从构图设计的点、线、面的全面性,还是从舞蹈内容的感染性来说,舞蹈《东方红》都堪称经典,打破了观众的印象模式,在审美价值上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增值。

3.2《东方红》构图中的“体”的分析

除了三个基本元素之外,几何图形还包括立体图形(正方体、长方体、圆柱体等)。一个好的舞蹈作品,其几何图形的变化就像一幅翻页的电影,连贯且具有美感。从“科学”的角度出发,空间透视学的立体空间研究,源于西方艺术的“再现真实艺术”思想,将有限的舞蹈表演空间进行视觉上的无限延伸。从立体空间来看。构图就是“图”与“底”的构成,就就是几何中的“体”。例如《东方红》斜坡式的构图较少,更多的是厚重感,这种感觉的产生来自舞蹈中的立体图形。四个点连接可以形成四边形,在四点内填充舞蹈演员,就可以形成“四边体”。4分50秒的演员们形成的四边体,给人的凝重感剧增,再现了中国人民走向胜利的艰苦历程,表现了中国人民坚毅、勇敢的民族性格。之后是“点”式退场,然后慢慢聚拢成四边形(面和体皆有),聚与散之中“动”有序。主角上场在四边体之后,突然亮相,几何图形的对比从而使形象变得丰富多变,是构成中很好的图形处理方式。“体”所形成的新奇的视觉感、画面感,全面反映了中国近百年民主革命斗争历史的恢宏气势。endprint

从正方体到呈现三角形状的“体”的变换,呈现出形所具有的美感之外,更增添了一份厚重感。这份厚重感的呈现效果同雕塑艺术的视觉效果有些相似。不同民族风格都有着一种形式的确定。《东方红》没有运用波浪线和蛇形线,没有运用较大面积的“点”,这与它的主题息息相关。用最简洁的形式满足人类的愿望,几何图形本身的简洁美和穿插之间的变幻美诉诸人强烈的愉悦美。

“体”的运用充分利用了舞台空间,诠释了舞蹈表现,合理利用了舞蹈演员。这种效果的呈现离不开基本元素的重组和整合。舞蹈中的几何图形毕竞不等同于几何中的几何图形,尤其是“体”(如圆柱体,正方体等),体现在其对观众的视觉效应上。舞蹈本身就是一种审美的创造性活动。它通过对各种美的表达,引导观众的审美要求,产生情感体验的共鸣与反思,从而实现对美的追求。

4结语

舞者在有限的三维空间舞台上的任何一个图形都起着舞蹈语言的作用。下面结合我的观剧感受和舞台实践分析,几何图形除了外观美(平衡、对比等构图基本原则)之外,更要求的是富有创意美和艺术性才能被观者喜欢、认可、识别和记忆。还有图形的创新还要建立在信息传达的基础上,不能随意性创意,任何模糊的图形语言都可能是观者产生歧义的理解。我们也要对图形形态的处理是否恰当因为关系到图形设计最后的一个美感问题。和谐就是美,人们对与美的作品的感受都是相通的,所以只要是有美感的图形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可以产生共鸣的,其传达的信息能快速的被大众所接受。群舞中变换的几何图形是对舞台效果的诠释,也是组成舞蹈特定的风格特点和总体形象的一个组成部分,运用反常规的构图是满足观众审美需求的一个关键点。合理恰当将几何图形进行陌生化手段处理,会使舞蹈的空间效果具有层次感,在一定程度上延展舞蹈作品的艺术感染力。不能为了变化而变化,更不能欺骗观众的眼睛。当然最终的美感效果与音乐、舞台、动作等表现元素密不可分,它们相互之间共同完成舞蹈作品的表现。如何重组既有表意性又对动作有用的几何图形,将活动的因素与平台组合成一个功能的核心结构,挖掘更大的展现空间,符合观众的审美需求,是舞蹈编创者们共同追求的目标。

参考文献

[1] 细节之处摄人心魄——论构图在舞蹈典型细节中的妙用,李秋萍(江苏省南京晓庄学院音乐学院 211171).

[2] 中国大百科全书·音乐 舞蹈[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2:695.

[3] [日]江口隆哉,金秋译.舞蹈创作法[M].学苑出版社,2005:109.

[4] 歌舞片电影美感审美解析,谢丽颖,四川师范大学,2012.endprint

猜你喜欢

几何图形东方红构图
“东方红英雄”家族面面观
初三平面几何复习指导中概念图的应用探讨
从符号学角度分析约翰·伊顿的色彩几何语言
几何图形在求解概率论试题中的巧妙作用
宋代折枝花鸟画意境之美
浅谈风光摄影中水的拍摄技巧
跛足的羔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