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一次误诊,惊得贪官疯狂挥霍“最后人生”

2009-03-27

廉政瞭望 2009年2期
关键词:女网友公款小姐

穆 夫

一个平日里谨小慎微的芝麻官,在炒股血本无归之时,突然得知自己“肝癌晚期”,双重打击下,他挪用巨额公款潜逃。开始了从武汉到北京,再到成都的疯狂挥霍之旅——

2008年10月22日上午9时,成都新南门车站,一名30多岁的男子和他的女网友正走向候车室。此时,在距他10多米的地方,早已蹲守着3名便衣警察。“就是他!”话音刚落,民警猛扑上去将他擒获。随着铐子“咔嚓”一声,一个携160万元巨款出逃的县政府经研室副主任结束了他的疯狂之旅。

突患“绝症”,芝麻官挪巨额公款潜逃

今年34岁的楚扬泽拥有经济管理和财会一专一本两个文凭,曾担任县长秘书,为人谨小慎微,2007年被任命为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政府经济研究室副主任。他早在大学毕业那年就开始炒股,几年下来盈少亏多。到了2008年2月底,他已亏得血本无归。3月1日,楚扬泽临时被上级抽调到该县变电站工程和永湘公路工程建设协调领导小组任出纳。

3月5日,他被查出患有肝病,因怕问题严重,便决定再去医院作一次彻底检查。在医院折腾了大半天,最后被医生确诊为“肝癌中期偏晚”。在他本人的再三恳求下,医生还把诊断书给他看了,并告诉他:“除了用杜冷丁之类的药物止痛外,你的病基本上没有治愈希望,开开心心过几天好日子吧!”他一听,顿时浑身瘫软,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了。

楚扬泽便开始琢磨怎样弄钱。3月7日,他把变电站工程小组办公室公款账户上的60万元转至他的个人账户上。3天后,又将这笔钱转至另一个账户。3月17日,他又陆续从同一账户上取走了6万元和30万元。9月3日,楚扬泽又从永湘路工程小组办公室在中国银行的公共账户上的70多万元转存到自己的个人账户上。

9月4日这天,他取出他先后弄到手的160余万元公款,分别装进一只密码箱和一个公文包内,提着两个包就直奔火车站,连夜潜逃。

第一站武汉:“小姐”偷走20万元现金提包

楚扬泽把享乐的第一站放在了武汉。

住进一家豪华宾馆后,他觉得体内涌出一股亢奋的热血。说来也怪,被诊断患癌之后已经半年了,他的肝部并无痛感,能吃能睡,精力旺盛。他想,这也许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吧,自己很有可能就快要告别人世了,必须在死之前好好享乐一番!一想到这里,他便以一副阔老板的派头开始恣意挥霍:进餐馆,他不问东西好坏,只点最贵的;买香烟,专要最高档的;喝酒,只要上千元钱一瓶的洋酒。

9月9日晚,酒足饭饱、红光满面的他,找到客房部经理,要求把宾馆里最漂亮的小姐介绍给他。经理便让20多个小姐一溜儿坐在沙发上等待他的挑选,最后,楚扬泽挑中了一个丰满性感的女子。

完事之后,楚扬泽看到床单上被染红了一小片,爽快地打开了他的密码箱,豪气地数了3000元现钞,递给了那小姐。

该女子拿过钱后又云洗了个澡,说要好好谢谢他的厚爱,今晚要陪他一整夜,还要求楚扬泽也去洗洗。

楚扬泽屁颠屁颠地照办后走出卫生间,突然发现小姐不见了,装有20万元现钞的公文包不见了!他想报警,可转念一想,又怕警察会因此盘查他的身份,岂不等于自投罗网?便只好自认倒霉。

再也不能去找外面的野女人了,可又到哪里去找女人陪伴走完这最后的一程呢?楚扬泽被这样的想法折腾了大半夜,突然想起了他的同乡、高中同学李园,两人偶尔通通电话,去年楚扬泽利用到北京出差的机会还跟她发生过一夜情。

第二站北京:与老情人疯狂挥霍后发现误诊

楚扬泽当即就给李园打了个电话,说他正在休长假,要到北京看看她,当下两人就确定了车次和接站时间。

见面后,李园挽住他的胳膊娇嗔道:“咱们都两年没见了,谁知道你变成啥样了?”“我变了吗?”楚扬泽问。李园望着他,关切地说:“你气色不太好,脸有些发黄,人也有些憔悴。”

楚扬泽叹了一口气,说:“我工作太累,压力太大,身体都快吃不消了,这回组织上关心我,让我休养一段时间,正好让我们团聚……”李园听后莞尔一笑,也不顾周围人多,踮起脚就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两人来到一家高档酒店,花800元点了一桌丰盛的酒菜。李园坚持要自己买单,说是为他接风洗尘,楚扬泽也不推辞。

酒足饭饱后,两人来到李园的住处。见房内简陋,楚扬泽有些诧异。李园解释道:“我离婚后房子给了前夫,这是我临时租的房子,主要是城区房价太贵,郊区又不方便,你就在这里委屈一下了。”“城里房价有多高?”楚扬泽问。

“最少得80万吧!我已准备了60万。”李园说。“那我借给你再凑上20万,买城里的,这次你得好好陪我玩一下北京了。”

9月11日,李园带楚扬泽来到北海公园。他现买了一台摄像机到处随意拍摄,甚至还乱采摘鲜花,爬上建筑物。管理人员要罚他的款,他大吵大闹,结果引起肝部剧痛,一下就瘫倒在地……李园只得把他送进医院。经过一系列检查,医生确诊他得的是慢性肝炎,并非什么肝癌。

“啥?我不是癌症?太好了!”楚扬泽高兴极了,便在北京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虽然花去了6000多元的医药费,但他觉得非常值。医生嘱咐他必须静养段时间,否则肝病真的会转化成癌症,于是,他不敢再出去玩了,天天呆在李园的住处,上网打发无聊的时光。

没想到在网聊中,他又认识了一个网名叫“独孤残红”的女网友,是个真名叫张红的成都人,刚遭受失恋打击。两人聊得十分投缘,还互发了照片,最后双方决定在成都见面。

由于已经解除了“死亡警报”,楚扬泽对今后的日子重新作了规划,开销也不再大手大脚了,所以离开北京时他是趁李园没在家“偷跑”的,半道上给她打了个电话就直奔机场,先前答应“凑”给她的20万元钱也成了空头支票。

第三站成都:化名骗得网友同居终落网

9月28日,楚扬泽飞抵成都。他花钱请人伪造了一个名叫“杨东”的假身份证,在成都市浣花南路一高档住宅小区里租下一套住房,和张红过起了同居生活。年轻漂亮的张红让楚扬泽产生了跟她结婚的想法。同居期间,他花钱非常大方,给张红买了不少高档时装,还添置了一些家电。沉醉在温柔乡里的他不知不觉中把自己是个犯案逃亡者的身份忘到了九霄云外。

10月21日,成都警方向郴州警方和永兴县检察院通报消息称,一湖南籍男子在网上对一女网友说他在广州呆过,又说长沙的口味虾如何如何做,并说患有肝病等等。根据成都方面提供的信息,郴州警方和永兴县检察院很快断定此人就是楚扬泽。

10月22日上午,正准备和张红一起去海南旅游的楚扬泽,在成都市新南门车站被蹲守在此的民警一举抓获。

2008年11月24日,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楚扬泽有期徒刑12年零6个月,追缴其非法所得139.96万元。

编辑:孟盛

猜你喜欢

女网友公款小姐
晚霞小姐
最不值钱的是公款
谁在跟踪雁小姐
检察版(六)
吴亦凡
想吃滴答果的慢吞吞小姐
开会的不同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