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精神贵族”

1993-07-15室日志

读书 1993年11期
关键词:士人大众文化贵族

室日志

林毓生教授评哈耶克业绩,曾给以“精神贵族”之称。这一雅名,羡煞我辈寒酸。

“贵族”一词,在传统上说,并非好字眼。资本主义以反贵族起家,社会主义要反资本主义,也包括反对它的敌人。因此,走社会主义道路好,走资本主义道路也好,反对贵族总是没错。因是之故,几十年来,直至如今,对于看不惯的臭知识分子,尤其是看不惯他们对某些事物看不惯这种态度,摔一顶“贵族态度”的帽子过去,也总是没错,而且还是轻焉者也。

“贵族”而冠以“精神”,在今日言,情况稍有不同。眼下物移星换,事无巨细都先要定阶级、论出身怕已不行。说“精神贵族”,已成借喻。喻其精神境界之丰富,学识范围之广博,驾驭学问之纯熟,犹如封建贵族之庋藏多彩,领地广袤,从仆如云。人们可称“精神食粮”、“精神财富”,自然也可称“精神贵族”!

报载一位年轻的流行歌手有成为“精神贵族”的追求,可见“大众文化”与“贵族态度”并不矛盾。成为了“精神贵族”,只能把流行歌曲唱得更好,更动听。把“大众文化”同“贵族态度”截然对立,乃皮相之见。也许只有低劣粗俗的大众文化可以同精神贵族相对立,因为那里没有文化内涵,精神追求。上述这位年轻歌手,可贵正在有此追求。我们衷心祝愿他早日在精神上“显贵”起来。

“精神贵族”未必不是“物质贵族”,但如只做“物质贵族”,则未免有“拜金”之嫌。为了做物质贵族而鄙弃精神贵族,咒骂精神贵族,随便斥人为“贵族态度”,则更是歪曲了平素一贯高唱的materialism之本义,真正成了“物质至上主义”。而做不到“物质贵族”的,倒不妨专做“精神贵族”。这也许只是阿Q精神,却实在是中国士人多少年来向望的目标。

以费老为首的几位中国当代士人,在本期向读者展示了五位中国传统“精神贵族”的风貌。今年是“百年热”。百岁上下的老人,今年可以怀念的特多。他们或为革命斗士,或为学术先进,或为作家诗人,但不论如何,均以精神上的丰富多藏称,叫他们为“精神贵族”,实不为过。人们或自承正在追求成为精神贵族,或正在痛斥精神贵族,都不该忽略这一份遗产。

传媒的工作,无非是促进“精神贵族”的产生和增多。我辈编书匠毕生从事文墨生涯,宣扬精神文化,而今日文化上贫乏依旧,不免恨恨。

猜你喜欢

士人大众文化贵族
对诗圣杜甫的浓郁家国情怀的原因探析
聪明的戴大宾
既要“阳春白雪”,也要“下里巴人”
福尔摩斯:贵族单身汉(下)
浅析唐代昭君诗的主题
北大教授力挺《创造101》:大众文化不是草履虫
浅析“大众文化”
《续夷坚志》对《夷坚志》在内容上的继承
伊斯坦布尔:飘浮着骄傲和贵族气质
贵族首先是精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