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2020-05-13 14:20:35 《教学研究与管理》 2020年1期

蔡惠霞

“老师您好!本学期小研转学,到深圳读书。请问需要办理哪些转学手续……”收到你妈妈的信息,你要转学了!说实话,看到信息后,我暗暗窃喜!以后,班级的管理工作就少了一份因你而生的操心,班集体就少了一份因你而来的投诉。可想一想,这一年来,父母不在你的身边,每天照顾你起居饮食的是一位年过七旬的姥姥,你现在的年龄段是多么需要父母的陪伴与引导。已为人父母的我十分理解你的心情。现在,你可以回到父母的身边,跟他们一起生活,我为你窃喜啊!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早餐时间过去了,可班级的餐具还放在课室的某个角落。“今天的餐具管理员是哪位?请赶快把餐具拿走,不要影响第一节课!”“老师,今天的餐具管理员是小研,他没有回来!”哦!是啊!你转学了。可我还没有习惯!

还记得上学期我们班选班干部“餐具管理员”的情景吗?当时,你举起了手,大家都以为你向我们推荐哪位有责任心的同学,让我们意外的是,你自荐!好一句“我想当”。大家纷纷表态,“他经常欺负同学,谁路过他的座位,他就故意踢对方一脚!”“反对!他不交英语作业,没有责任心!”“他……”你听了,低下头,似乎在等着每个人宣读你的“罪状”。

记得之前我问你,如果竞选班干部,你最想当哪个职务?你说你学习成绩不好,经常欠交作业,凡有关学习管理的职务,同学们肯定不会选你。你说你力气大,早餐的餐具桶比较重,把桶从三楼提到一楼,对于你来说,不困难。所以,我明白你自荐“餐具管理员”这个职务的原因,更明白你如果不能选上的失落。

“餐具桶又大又重,小研同學力气大,而且他很想为大家服务。不如我们让他试用一周,一周之后再决定,怎么样?”当你听到同学们赞成这个建议的时候,你的腰挺得直直的,似乎是在告诉所有人,你有信心做好此项工作。“哪位还没有拿早餐?”“哪位同学还需要添粥?”你上岗了!早餐的音乐一结束,你那洪亮的声音便响起。你提着早餐桶,轻咬着下唇,不紧不慢地从三楼一直拿到一楼的厨房处。第二天,第三天……你不负众望,应该说,你“不负己望”,高票通过!《2018学年上学期四(2)班班干部名单》上有了你的名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那洪亮的声音,成为早餐音乐的结束篇章!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早餐音乐停了!可是,你的“结束篇章”没有跟着上场!大家觉得似乎少些什么……

你,转学了!我多想亲口跟你说,你是一名优秀的餐具管理员;我多想亲口跟你说,只要你愿意做好一件事,并为此付出行动,你一定行的;我多想亲口跟你说,你在新的学校,不仅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餐具管理员,更可以成为优秀的自己。

你,转学了!班门口走廊上的“安全出口”指示灯上,还留着你那幅稚拙的图画。看着这幅图,我想起了上学期末发生在走廊上的一幕……放学了,一群孩子神色匆匆跑向办公室,还没有等老师通传,便迫不及待地说:“老师!小研把‘安全出口灯牌踢碎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你有无受伤,便立刻跟着孩子们向三楼跑去。真吓我一跳!你在地上拼了命地打滚,双拳愤怒地捶打地面,号啕大哭着!墙角下全是玻璃碎片。还好,地上没有血迹,证明没有人受伤。对!第一时间先清场。快!这样才有助你稳定情绪!随着人群散去,慢慢地,你打滚的速度慢下来了,哭声渐渐减弱。只剩下你、我,还有墙角的玻璃碎片和挂着玻璃碎片的“安全出口”指示灯。你仰躺在地上,目光无目标地望着天空的一角,抽泣声还在继续。

我蹲在你身旁,手搭在你的右手前臂上,用征询的语气说:“你可以起来跟我聊聊吗?或许我能帮到你。”你没有抗拒,我扶着你向课室靠门口的一座走去。我感觉到你的身体除了因为呜咽而颤抖之外,还有恐慌心理所带来的颤抖。

“现在,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吗?”

“哇……”你仰起头,紧闭双眼,又号啕大哭起来!“可不可以不要告诉我爸爸……”你哀求道!

“哦?”

“他会打我的……”说着,你紧握拳头,用力捶打桌面,接着用双手狠捉住两耳上的头发,额头蒙磕在桌面上,继续咆哮大哭。似乎把你那龇牙裂齿的愤、后悔万分的恨和失措无助的慌都发泄在那双手狠抓住的头发上。

我的眼眶有一圈热泪在打滚。

“我赔!我想办法赔!我,我……赚钱赔……”

你的话让我好心酸啊!我眼眶那一圈热泪变成泪串,流到脸颊上。我轻轻地抚摸着你磕在桌面上的脑袋,一分钟,两分钟……你的双手似乎放松了一些,慢慢平静了下来。

“能告诉我,你踢那指示灯的原因吗?”

你抽泣了两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很想发泄。指示灯刚好出现在眼前,我控制不住自己,就用力踢过去……”“指示灯被我踢碎了,同学们骂我,要向您反映。我很害怕……怕您告知我爸爸……怕他打我……”

我抚摸着你的头,“我理解你的害怕!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很害怕。”

你仿佛找到了知音,头抬了起来,用惊讶而又疑惑的眼神看着我。

“不如我们想个完美的办法,看怎样解决这件事情,好吗?”

“嗯!”你那惊讶疑惑的眼神里,露出一丝希望。

“现在指示灯碎了,很容易扎伤其他同学。不如你用图画纸,画一幅‘安全出口图,贴在上面,既可以继续起到指示的作用,又可以防止扎伤其他同学。怎么样?”

你皱皱眉头,担忧地说:“我不会画……”

“没事!你可以请班级里的画画高手做你的导师、助手。”

“嗯嗯!”你哭得通红的双眼闪动着希望的泪光,嘴角随之轻微地上扬起来。

那天晚上,我通过微信建了一个只有我和你父母三个人的群。很抱歉,答应了不把这件事向你父母说的,但我在群聊中跟他们一五一十地述说着。重要的不是那盏指示灯怎样赔偿的问题,而是怎样能帮助到你。在群聊中,我严肃而庄重地向你的父母陈述,现在你已经十岁了,“家长的权威不容挑战”这种错误的认知,是导致你情绪不稳定的主要原因。还提出,必须用一种平静、理智、民主的方式,干预孩子暂时不端正的行为,不能“以暴制暴”。

现在,你转学了!不知道你在新的学校有无认识到新的朋友呢?不知道你是否记得我教过你的调节情绪的方法呢?现在,你转学了!留下的是走廊墙角的那幅稚拙的“安全出口”指示画。看着这幅指示画,你与两位同学一起完成时的画面,是多么和谐、愉快!

老师衷心与你说声抱歉!我的所谓专业知识、专业技能,给予你的只是有限、轻微的帮助。老师衷心跟你说声谢谢!是你,丰富了我的职业生涯,教会我“有教无类”这一词的真正含义。是的,教室里的每个孩子就是一个家庭的希望。老师衷心地跟你说声祝福!祝愿你在新的校园健康、快乐!

仅借此文与跟我一样,坚守在第一线的班主任分享。与其说,“特需儿童”是特殊儿童,不如说,是一群特别需要关注、关爱的儿童。作为普通教育学校的老师,与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相比,我们在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比较薄弱。像小研这样的多动症儿童,在中国,患病率为4.31%-5.83%,其中,男女比例是2.9:1。我们不能因为这方面的专业知识薄弱,而否定或者忽视他们的存在,反而他们的存在,才是教育教学中的“绊脚石”。教然后知困!遇见小研,我的手头上多了一本《多动症的心理研究和矫治》书籍。它是我在处理这“绊脚石”的指路灯。

小研的座位就安排在讲台左手边的第一个单独位置(换座位就在右手边)。这是最靠近教师的座位。多动症儿童容易分心,把小研安排到靠近教师旁,独坐一个座位,不但减少了同伴对他破坏性行为的强化,且便于教师第一时间关注到他的行为状态。课堂上,我会对他做得好的行为点头微笑,或者边讲课边自然地走到他的身边,摸摸他的头,竖起大拇指。尽管这些方法看起来很简单,但可以使他感受到我与同伴对他的接纳,从而帮助他建立良好的行为习惯。

为什么安排小研当餐具管理员呢?班集体是大家的,应该由每位学生共同参与班集体管理。我根据班级情况,设了多个不同的班干部职务。“餐具管理员”是特别为小研“量身定制”的岗位。考虑到小研可能不能独立、自觉地完成这项工作,而老师又不能时刻监控他的工作任務,我采取了同伴干预的方法。提前暗暗找了两位愿意帮助小研完成“餐具管理”任务的同学,并告知这两位小助手每天协助小研完成“餐具管理”的任务,或提醒,或监督。这样的同伴干预比老师的干预更节省时间,关键是能帮助小研改变与同伴之间的互动方式,帮助他在班级中树立良好的形象。当然,我要对这一组同伴加以适当的、真诚的表扬和鼓励。安排两位同学与他一起完成“安全出口指示牌”同样也是采用了这种干预方式。

好发脾气,且毫无原因可言,这是多动症儿童常见的表现。小研踢碎“安全出口”指示牌就是其特殊的表现之一。我们做的就是接纳、疏导、平缓他的情绪。清场,给他提供一个安静的环境是首要的工作。给时间他平静下来后,再好好地跟他聊聊。“能告诉我,你踢碎指示灯的原因吗?”“我能理解你的害怕。”整个过程,我用平和的语调与他交流。把手放在他的手臂上,抚摸他的头,拥抱他,通过这些身体接触,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以此控制他失控的行为。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多动症的孩子并非不通情理。只要把充满爱的理性的种子埋在他的心灵,给它培土、施肥,终有一天会生根发芽。

以上点滴,与大家共勉!教室里的每一个孩子,就是一个家庭的希望!为点燃这一个一个的希望,我走在努力探索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