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聊斋手记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聊斋手记之二:下午

无聊的下午,坐在

蒲松龄故居那眼孤独的

水井边。现代的

紫藤凉廊下有蚂蚁

不停地穿行。

马上就要端午了,气温

变幻如先生笔下的《画皮》,

其中诡异的成分

被一口水井验证着:

浅浅的水面上,晃动着

人世漫长的脸。

如果真有真理,

那先生的孤独就是有价值的。

如果没有,

就让他继续汉语的孤独。

聊斋手记之五:夏天

在这个夏天的后半段,

某种记忆,像狐狸一样

缠绕着我。我过分

纵容了自己的想象,

并深溺其中。

傍晚,乌鸦凌乱的飞行轨迹,

恰似真理的不可捉摸性。

当我苦读《聊斋》,试图

领悟先生四百九十一种形而上学

其中的一种。

仿佛即將来临的秋天

是危险的。这些,先生

早已觉察到。当他

以志异的勇气,写下

这部疑虑之书,晦暗之书。

它所表达的是:

用遗忘,对抗遗忘。

它其次想表达的是:

没有谁的名字能在石碑上不朽,

除了自由的人性。

聊斋手记之十三:存在

我一次次来到他

生与死的地方。哀悼

并顿悟。

在我这个年龄,他

已写就志异之书,

参透了生死。而我

依然浑噩,堕落不堪。

四十岁以后,他开始

为存在苦恼。每到夜晚,

他看见的是十八层地狱,

牛头、马面和阎罗殿。

而白昼更令他叹息。一个

科举的王朝,官道盛大

而崎岖,如乌云蔽日。

这两者的中间,是欲望的

市井,运河底部秘密的骨殖。

我看到的是不存在的

另一面。一个自称“异史氏”

的稻草人。三百年了,

他一直在引诱并驱赶着

鲁中丘陵上空诱人的乌鸦。

夜晚星空中,

那早已沦丧的道和德。

聊斋手记之十六:叙述

直到晚年,先生才成为

受到市井恩宠的那一类人。

彼时,体内妄自菲薄

的力量已如炊烟般散尽。

在邻里的瓜棚豆架下,

回望志异的一生。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

要求自己是对的。先生

只是礼遇了一个形而上的世界。

他只想看清楚更高层次的

人性尊严。当两个

不同的世界正面接触,

先生洞察了其中隐秘的

界限。他用深渊般的

眼神告诉我们:

道德感弱的一方,依然

是给他恩宠的市井。

聊斋手记之十八:生活

层层叠叠的紫藤花中间,

有一个被词语端着的影子

和另一个乞求被人性

原谅的影子,两者

隐秘、连贯,从不拒绝。

世人津津乐道于他

荒诞的仕举经历,却

忽视了每天清晨太阳把

第一束光投向蒲家庄

平静的水面。

我确信,他内心的

炼金术之所以曲折而繁琐,

仅仅是因为他中了

沉滞生活的蛊。

我更确信,疲倦和痛苦

是生活的特权,而白日梦

是这特权的拐杖。其中

晦暗的力量铸成千古文章。

作者简介:马累,原名张东,上世纪七十年代生于山东淄博。参加第27届“青春诗会”。出版诗集两部。主要作品有《鲁中平原》《黄河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