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独自飞过的鹰

2020-04-26 01:40:16 《江南诗》 2020年2期

雪 溪

一开始是雪飘落在溪水里

混合成一个方向流动

后来结冰

雪继续下

直至一路覆盖

仿佛雪只是沿溪而落

从上游一直铺到下游

好像没有雪就看不出溪还存在

解冻时候

溪水呼喊着流经故土

雪化为集体不再突出自己

一道溪水流出山

雪有股份在其中

关东雪夜

夜,闷闷不乐

雪花一片纠缠着另一片

却感觉悄然无声

一只雀鸟突然飞起

不知要投向哪里取暖

河 流

河流在长跑  那么远

这是抒情和日常生活

奔号  身心驰过

遇见一些事物  还有一些事物

在它的长途中

一切都是一闪而过

流着  流着  偶尔有声有色

似一个人生

有高峰也有低谷

独自飞过的鹰

一只鹰独自飞过草原

巨大翅膀

抖落昨夜风霜

无心关注草原鼠

以及牛羊

和凡尘目光

急于远逝

像一个梦飘过

科尔沁深秋

过了一会儿

鹰已经把自己

演变成一粒草籽

飘在阳光里

神一般的飞行

航迹最后

也许有太多传奇

我俗眼无法看见

空心树

树老得空了心

靠一张厚皮活命

还算有个面子

它即将倒下

已没有太多能力

一切都是硬撑

这一生都没能成材

腹内空空

惭愧惭愧

星空下的稻草人(拟儿童诗)

星星在天空沉默

稻草人在大地孤独

一只猫儿溜出村庄

看望朋友

这个夜晚真静

庄稼长得旺盛

掩盖了远处房屋

稻草人你真辛苦

快休息一下吧

做个美梦

也许还有玩具和食物

微风吹动漂亮衣服

稻草人唱起一首老歌

用温暖和幸福

唤醒那些农户

在新西兰看诗人芳竹油画

这是岩浆在汹涌

即将喷发

或者说  什么时候喷发

一切都不确定

一个人  内心火山

时间并没有沉积成岩石

它依然澎湃着

在压力中舞动着身躯

那就是火就是河流与大海

时间就是灵魂在翻滚在沉浮

我是一个弱者

羡慕那巨大力量并被启迪

哪怕有那样一点点流体

也会更有勇气在命运中抗争

血的奔突  谁能扼制

诗人简介:张洪波,1956年出生。出版抒情诗、儿童诗、散文随笔、童话、书法等30余部著作。曾在華北油田工作近二十年,并有长诗单行本《穿越新生界》获中国石油作家协会1995年创作成果一等奖。现居吉林长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