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功能语言学理论视角下的经典重译分析探讨

2020-04-22 06:05:50 北京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20年2期

张建秀 李国庆

〔摘要〕 文章以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为语料,以译林出版社出版的译文为参考,以Halliday的情景语境、评价理论和三大元功能理论为指导,就译林版译文中的漏译误译现象、词汇的不当选择以及语篇连贯等问题进行了分析和探讨。文章的结论是:正确理解原文情景语境内涵为高质量的译文做出了最大的贡献,语篇的情景语境不仅为正确理解句子的概念意义铺平了道路,而且对源语篇中评价型词汇所承载的人际评价意义在目的语文本中进行最大程度的等值转换,还为涉及篇章功能中文译文小句的拆分调序等问题,提供了客观有力的指导作用。

〔关键词〕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译林版译本;情景语境;三大元功能;评价理论;重译

〔中图分类号〕H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2689(2020)02-0038-09

引 言

丘吉尔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Memoir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不仅是一部概念意义层面的纪实作品,还是一部伟大的文学经典。不同于一般枯燥的历史记录,作者在记叙历史事实的同时,通过传神细致的语言描述,多种文学修辞手法的运用,如比喻、拟人、排比、用典和倒装等,洋洋洒洒、酣畅淋漓,使作品极具文学表现力。《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在中国现有六个译本,文史学界以译林版为最高版本。译林出版社以“译、传承、超越”为宗旨,专业从事于世界经典文学出书方向。译林版译文内容全面且完整,编校质量高。因此,本论文拟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译林版为语料,以Halliday的情景语境和三大元功能理论为指导,就经典文学作品的重译进行了探讨和论述,以探究重译和翻译的最佳策略。本文采用定性分析法和英汉对比研究法。本文认为原文情景语境内涵的正确理解为高质量的译文做出了最大的贡献,语篇的情景语境不仅为正确理解句子的概念意义铺平了道路,而且对源语篇中评价型词汇所承载的评价意义在目的语文本中进行最大程度的等值转换,为中文译文小句的拆分调序等问题,提供了客观有力的指导作用。功能语言学是一种指导翻译实践活动的强大理论武器,经典著作应通过高质量的重译来永葆青春,重译对于推动翻译事业的发展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一、 情景語境与三大元功能

情景语境由语义场(field)、语旨(tenor)和语式(mode)构成。语义场指所进行的社会活动的性质、特点,语言所谈及或描述的内容。语旨指交际者的地位以及之间的角色关系等。语式指的是语言在交际中所起的作用,包括交际渠道和语言的组织手段[1](33)。在语言层面,语义场、语旨和语式分别和语言三大元功能相联系:语义场体现了语言的概念功能,语旨体现了语言的人际功能,语式体现了语篇的篇章功能。一个译者想要赋予原著以现实的生命,有一个重要的前提,那就是能够正确地挖掘原著的“潜在意义”。从语义场和语言的概念意义看,就是要使译著尽可能接近原著的内容,用另一种语言将原著的深层语境意义表现出来;从语旨和人际功能角度讲,选择适合原文作品语境的正确词汇,使译文在文体风格和词汇语法的人际评价意义上尽量接近原文;从语式和篇章功能角度讲,衔接和连贯是语篇交际功能的重要方面,译文不仅需要在语义场内容上达成连贯,还需要通过连接词的合理使用,根据英汉两种语言的区别,对英语长句在汉语译文中进行合理的拆分和调序,使中文译文语篇更易于为目的语读者所接受。

二、 重译的重要性和必然性

重译是一种十分常见的现象。在我国,早在北宋时期,高僧赞宁[2](53)在佛经翻译中就谈到了重译的重要性。当代国内外学者对重译,特别是文学经典的重译更是给予了足够重视。我国翻译家许渊冲、翁显良、许钧等对重译都做了精辟的论述。许钧[3](2)认为任何一部文学作品的意义不可能一次就被彻底地认识,不同的时空、不同的视角会产生不同的理解,而一部译作只是对原作的一种阐释和理解,因此重译是对源文本意义的更深层次的挖掘。“一部文学巨著犹如一个丰富无比的矿藏,并非通过一次性的阐释就能穷尽对它的开掘。”[4](514)美国著名翻译家奈达也指出,一部翻译作品不论多么优秀,也只能持续50年 [5](8)。英国著名翻译家Postgate[6]认为不存在最终定本,因为译文会随着时间而老化,因此译文的更新势在必行。由于时代、文化和语言的变化,任何译作都不可能拥有永久的生命力,特别是文学名著。从情景语境和三大元功能的角度看,重译的侧重点应放在译文内容是否更加忠实于原文,用词是否更为准确合理,语篇是否更为连贯易懂。简而言之,重译成功的原因之一在于是否在旧译的基础上“有了提高和改进” [7](45)。修正之前翻译上的不足是重译的最大推动力,否则重复就是浪费精力和资源。

三、 从三大元功能的角度看重译

(一) 从概念功能对等的角度看重译

Halliday[8](16)认为译文与原文是否对等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概念功能(尤其是经验功能)与原文是否对等,因此概念功能对等为译文语篇与源语篇的对等做出了最大的贡献。就表概念功能的语篇内容而言,译者可通过重译发现和修改原译中的理解偏差和表达失当,查补原译中的漏译以便加以完善。因此新旧译作之间不仅是线性相继关系,更是通过借鉴与继承进行创新,进而成功超越的关系[3](5)。请看实际案例分析。

1. 从概念功能对等的角度看信息漏译现象

[1] The British people were disposed to regard the preparation of instruments of war as too high and too grave a thing to be entrusted to any hands less responsible than those of the State itself. [9](113)

吴译:英国人民总是认为战争武器的制造是一件极其严肃和极其重要的事情,不能交给对国家不那么负责的人来办。[10](115)

这句话摘自英国教育部大臣Lord Halifax的一个演讲,主要内容是如何扩大海军力量。在前面几章谈到,对于政府的武器订单,私家工厂经常拖延交货。因此,Lord Halifax认为英国的武器制造应由国家直接负责生产。这个语篇的情景语境使我们得出结论:私家工厂对国家的命运没有任何责任心和使命感。原文中any hands less responsible than those of the State itself指“落入不负责任的人手中”;其中those是一个前指指示代词,指代前面的名词hands,those of the State意思是“政府手中”。根据上下文情景语境,前者可译为“私家工厂”,后者可译为“交由国家承办”,这则十分重要的语义场内容不应该漏译,否则会引起译文语篇与源语篇在语义场层面的不对等。

重译:英国人民自始至终认为,战争武器的制造是一件极其严肃和极其重要的事情,只能交给国家承办,不能交给那些不负责的私家工厂去做。

[2] Now the issue came with blunt and brutal force. (1) Almost on the same day the Ethiopian Government appealed to the League of Nations against the threatening demands of Italy. (2) When, on March 24, against this background, Sir John Simon with the Lord Privy Seal, Mr. Eden, visited Berlin at Hitlers invitation, the French Government thought the occasion illchosen. (3)[9](117-118)

吴译:但在现在,问题却来得那么直截了当而粗暴。差不多在同一天,埃塞俄比亚政府向国际联盟提出呼吁,抗議意大利对它的恐吓性要求。在这种背景之下,3月24日西蒙爵士与掌玺大臣艾登应希特勒的邀请访问柏林。[10](119)

该句的情景语境是:德国过去是偷偷摸摸巧立名目来破坏条约的,当时各战胜国因为沉迷于和平主义或忙于国内政治,只要德国的毁约行为不那么明显,或另立名目,就不去认真追究或公开指责德国对和约的破坏或违背行为,使德国的毁约行为变得越来越公开和直接。3月24日,埃塞俄比亚政府向国际联盟寻求帮助,抗议意大利的恐吓性要求。在这种背景下,英国的西蒙爵士和掌玺大臣艾登还是执意接受希特勒的邀请访问柏林,令法国政府很不高兴。句(3)中的介词短语against this background,根据情景语境,应理解为西蒙爵士和掌玺大臣艾登“不顾当时形势”一意孤行,执意接受希特勒的邀请访问柏林。如将其译为“在这种背景之下”,同时又毫无原因地漏译了the French Government thought the occasion illchosen,即法国政府对此问题表示十分不满,译文就会在概念意义上显得模棱两可和逻辑不清。再者,句(1)中的形容词短语blunt意指“直率的”, brutal force意指“残酷的力量,暴力”。如译为“问题却来得那么直截了当而粗暴”,问题怎么能够来的直截了当和粗暴?说话可以直截了当,行为可以粗暴。句(1)中的the issue根据情景语境应指“德国的毁约行为”,建议采用明示翻译法,并增补德国毁约的原因是因为“战胜国的纵容”这个隐性文化语境信息。

重译:然而现在,就因为战胜国的纵容,德国的毁约行为愈发直接和蛮横。3月24日,埃塞俄比亚政府向国际联盟寻求帮助,抗议意大利的恐吓性要求。几乎就在同一天,西蒙爵士和掌玺大臣艾登全然不顾当时形势,执意应希特勒邀请访问柏林,无怪乎法国政府认为这是一个极不恰当的选择。

2. 从概念功能对等的角度看信息错译现象

[3] The mighty peak I had noticed in the morning gleamed brilliant pink and orange.(1) ...On account of the heat and noise of Teheran, where every Persian seems to have a motorcar and blows his horn continually, I slept amid tall trees at the summer residence of the British Legation about a thousand feet above the city.(2)[9](426-427)

卢译:上午,我观看雄伟的山峰,它闪耀着紫的和橙黄的颜色,灿烂已极。……由于德黑兰市的闷热和喧闹——那边每一个波斯人好像都有汽车,而且不断地揿喇叭——我就睡到英国公使馆的夏季别墅的高大树林里,那里比城市高过一千呎左右。[11](65)

这句话的情景语境是丘吉尔一行收到伊朗国王的邀请,与他共进午餐。蒙波斯国王的宫殿坐落在陡峭的山岭上,山上参天大树,郁郁葱葱。原文句(1)是说在与国王吃午饭的时候,一眼望去,看到上午见到的那座雄峰正射出粉橙相间的光芒。译林的翻译错误在于没有注意到修饰山峰的定语从句The mighty peak I had noticed in the morning用的是过去完成时。再者,原文句(2)应理解为“睡在了英国使馆的夏季别墅里”,这个别墅的海拔高于德黑兰大约一千英尺,被大森林包围着。而不是“睡到英国公使馆的夏季别墅的高大树林里”。怎么可能让尊贵的客人住在大森林里呢?

重译:苏联毫不犹豫地要求战事缠身的英国提供苏联所短缺的弹药,语气急迫而逼人。

[8] Langsdorff was brokenhearted by the loss of his ship. [9](474)

吴译:朗斯多夫因为丧失了他的军舰,十分伤心。[19](126)

根据评价理论情感系统,本句的形容词brokenhearted属显性“品质”情感。在此,丘吉尔通过表品质的形容词短语brokenhearted来描述Langsdorff对丧失军舰这件事的一种悲伤的主观情感,在强度级别上属高级。如将其译为“十分伤心”,其情感级别不能准确地传达作为情感主体的朗斯多夫伤心欲绝的状况,因此属情感欠额翻译。建议启用四字词语,“伤心欲绝,不能自拔”,这就既能加强情感强度,又能增加译文的庄重感。

重译:朗斯多夫舰长痛失“施佩”号,伤心欲绝,不能自拔。

2. 從表人际功能的评价理论视角看动词的表达

[9] A fearful fate befell the population. (1) Many were deported by the Germans. (2)[9](127)

张译:悲惨的命运落到居民身上,许多人被德寇运走。[20](169)

原文句(1)中的谓语动词befall[16](165)在牛津字典里的解释为: (of something unpleasant) to happen to somebody,根据评价理论态度系统,在原文中具有隐形负面的鉴赏意义,多指不好的事情降临在某人身上,fearful fate明示了波兰人民在华沙起义失败后的悲惨情景,建议将befall译为“降落”。原文句(2)中的谓语动词deport在牛津词典[16](547)的解释是force sb. to leave a country, usually because they have broken the law,意指将在本国犯了罪的罪犯驱逐出境。结合语篇语境可知,华沙起义失败后,波兰抵抗军在无法获得援助的情况下,不得不向德军投降,但希特勒却下令让德军将华沙夷为平地,并驱逐波兰人民。从评价态度系统判断子系统看,deport表现了丘吉尔对德国行为举止的隐形负面评价,属否定的社会制裁(social sanction),即从法律法规和社会规约的角度进行考量,丘吉尔认为这样做是不合法的。如将其译为“运走”,显然没有表现出原文负面的裁决评价意义。建议译为“驱逐出境”。

重译: 悲惨的命运降落在波兰人民身上,许多人被德寇驱逐出境。

[10] All we can do in the meanwhile is to gather forces of resistance and defence, so that if the Prime Minister should unhappily be wrong, or misled, or deceived, we can at the worst keep body and soul together. [9]229

吴译:在现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所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加强我们的抵抗力量和国防力量,以防万一首相不幸而错了或受骗上当时,我们还可以在最坏的情况下苟延残喘。[10](315)

该句的情境语境是丘吉尔在评论首相张柏伦的妥协政策。原文中的keep body and soul together指“勉强维持生活,维持生命”,根据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17(]459),“苟延残喘”意为苟且延续最后一点气息,含贬义,其近义词为:苟且偷生、苟全性命;反义词是:宁死不屈、视死如归。因此,该成语多让人联想到苟且偷生、贪生怕死之辈。而此处丘吉尔所说的“我们”是指和德国纳粹进行英勇抗击的英国人民,原文用了resistance and defence来描述“我们”发出的动作,resistance意为the act of fighting against something that is attacking you(回击),defence指protection or support against attack(保护、反抗),从判断系统看,都属社会评判的隐形正面评价,指“我们”为了保家卫国所做的勇敢高尚的行为,这样的“我们”怎么会做出“苟延残喘”这种偷生行径呢?很明显,这与该语篇语境的人际意义色彩有所背离。

重译:我们在这段时间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加强英国的抵抗力量和国防力量,以防首相万一错了或者被误导欺骗,我们还可以在最糟糕的局面下努力生存下去。

(三) 从表篇章功能的角度看译文主位推进模式的选择和长句的拆分与调序

1. 从表篇章功能的角度看译文的主位推进模式选择

每个小句都有自己的主位。在一个有两个或两个以上小句组成的语篇中,整个语篇会随着每个小句主位的向前推进而展开。在语篇展开的过程中,前后句子的主位和述位,述位和述位,主位和主位之间会产生某种联系和变化,这种联系和变化就是我们所说的主位推进 [21](53-54)[22](57) 。Halliday & Matthiessen[23](79)还提出了三种主要的主位推进模式(patterns of thematic progression),第一种呈延续型或梯形,即前一句的述位或述位的内容成为了后一句的主位或主位的内容;第二类是主位同一型,即主位相同,述位不同;第三类主位推进模式中,所有小句的主位在语义上都归属于同一个大的主位。

[11] In spite of my anxieties about Germany, (1) and little as I liked the way our affairs were handled, (2) I remember being stirred by this speech (3) when I read it in Riviera sunshine. (4)[9](155)

吴译:虽然德国的事情使我十分焦虑,我国对事情的处理又使我不满意,但是,我却忘不了我在里维埃拉的阳光下读到这篇演说时所受到的感动。[10](160)

Baker[24](142-143)认为,在翻译过程中,如可能,原文的主位和主位结构在译文中应给予保持。同时,如有可能,一个语篇不应该随便更换主位,以便更好地实现英汉语篇等效转换。原文语篇的4个小句是以“我”或与“我”有关的内容做主位,围绕着“我/丘吉尔”的心理感受层层展开,属主位推进一致型模式,译文应遵循原文的主位推進模式和主位结构。没有必要也不应将其改译为汉语的被动语态,因为汉语以意统形,本身就多以有生命的人充当主语和主位,少用被动态,因此译文的这种更改是没有必要的。

重译:尽管我对德国的事态感到十分焦虑,对我国处理事务的方法感到很不满意,但我却记得在里维埃拉的阳光下读到这篇演说时的深深感动。

2. 从表篇章功能的角度看译文连接词的增补明示

英语属低语境文化,其特点是外显和明了,以形合的形式出现;汉语属高语境文化,其特点是内隐和含蓄,以意合的形式出现[25][18][26],但翻译实践表明,作为源语的英语在译为汉语时,由于目的语读者对于其文化语境的陌生性,源语英语对于中国读者来说就从低文化语境转换为了高文化语境,作为译者,应将源语文化信息的陌生感通过增补明示出来。小句间的逻辑语义关系也是如此。

[12] While men and matters were in this posture, a most surprising act was committed by the British Government.(1) Some at least of its impulse came from the Admiralty.(2) It is always dangerous for soldiers,sailors, or airmen to play at politics.(3) They enter a sphere in which the values are quite different from those to which they have hitherto been accustomed.(4)[9](123)

吴译:正当人和事都处在这种情形的时候,英国政府办了一件极其惊人的事情,这件事的起因,至少有一部分来自海军部。让陆、海、空的军人来搞政治,始终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他们进入一个其标准同他们一向所熟知的完全不同的新领域。[10](125)

从上下文情景语境看,原文句(4)充当了句(3)的原因状语,是对句(3)命题进行的解释,为什么让军人搞政治是件危险的事?原因是他们马上要涉足的政治领域,其行为准则和他们之前在部队里适应的标准截然不同,因此应通过增补连接词“因为”,使译文清晰明了;同时根据两种语言的区别,应把原文句(4)拆分为两个小句,按汉语内在的逻辑语义顺序进行排列,使译文更加连贯通顺。

重译:正当人和事都处于混乱不堪的局面时,英国政府此时又做出了一个惊人之举,起因至少有一部分来自海军部。让陆、海、空部队的军人来搞政治始终是件危险的事,因为他们现在所要涉足的领域,其行为准则和他们之前在部队里适应的标准截然不同。

3. 从表篇章功能的角度看译文长句的拆分和语序的调整

[13] It seemed, above all, necessary to those concerned with the life of France to obtain national unity on the two years military service which had been approved by a narrow majority in March. (1) Only the Soviet Government could give permission to the important section of Frenchmen whose allegiance they commanded. (2) Besides this, there was a general desire in France for a revival of the old alliance, or something like it. (3) On May 2, the French Government put their signature to a FrancoSoviet Pact. (4) This was a nebulous document guaranteeing mutual assistance in the face of aggression over a period of five years. (5)[9]121

吴译:在关心法国前途的人看来,最重要的是,三月间仅以微弱的多数通过的两年兵役制还必须取得全国一致的支持。只有苏联政府才能左右对其效忠的那部分有重要作用的法国人。此外,在法国,人们普遍地希望恢复1895年旧有的联盟,或与此类似的同盟。5月2日,法国政府签署了法苏条约。这个含糊其辞的文件,保证在五年之内一国遇到侵略时,两国互相援助。[10](122-123)

原文句(1)是一个较长的主从复合句,我们将其拆分为2个句子,通过把原文句(1)中的定语从句译为一个独立的句子,将其调整到译文该句的句首,为该句的发展铺设一个情景语境。原文句(2)有三个隐含的内容信息,在译文中可扩展为三个独立句子,通过厚重翻译法,增补明示了句内必要信息,以及各信息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使读者易于接受。

句(3)和句(4)之间存在一个表原因的隐性逻辑语义关系,我们试用厚重翻译法,增补承上启下的转折词:“基于这两个原因”。

重译:3月,议会以微弱优势通过了实行两年义务兵役制的决定。对于关心法国前途命运的人来说,很有必要让这项决定赢得全民支持。想要达到这一目的只有依靠苏联政府,因为有相当一部分举足轻重的法国势力非常听他们话,只有苏联才可以左右他们的意见。此外,法国人民普遍希望与俄国的联盟恢复到以前那样的关系,或者至少和那时差不多。基于这两个原因,5月2日,法国政府与苏联缔结了《法苏互助条约》。不过该条约措辞含糊,只能保证在未来五年内,如果一国遭到侵略,另一国将予以支援。

四、 结 语

本文以Halliday的情景语境和三大元功能理论为指导,以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为语料,以译林出版社出版的译文为参考,就经典文学作品的重译进行了探讨和论述。研究表明:表概念功能的语义场内容对翻译活动的成功做出了最大的贡献,翻译重在理解,错译和原文重点信息的漏译都是导致翻译活动失败的主要原因,是重译中应首先给予纠正的问题;表人际功能的评价理论能够给译者在翻译过程中提供一个更明确的标度,虽然局限于对词汇层面的分析,但涉及到整个语篇的理解,正确把握和翻译丘吉尔作品中隐性或显性的词汇评价意义、鉴赏意义和情感意义,用具有等量的评价词进行翻译,对构建高质量的翻译作品具有很大意义;表篇章功能的源语篇句际逻辑语义关系的正确理解,根据中英两种语言之间的区别,英译汉中长句的拆分调序、增补小句间连接词以明示句际间的隐性逻辑语义关系,可消除译文语篇的模糊性、歧义性和多义性,使译文语篇通顺连贯。本文的结论是:功能语言学是一种指导翻译实践活动的强大理论武器,正确理解原文情景语境内涵为正确理解句子和语篇的概念意义、词汇的人际意义和句际间的逻辑语义铺平了道路,因此是翻译过程中译者应该十分注意的问题。

〔参考文献〕

[1] Halliday, M. A. K. Language as Social Semiotic: The Social Interpretation of Language and Meaning[M]. London: Arnold, 1978.

[2] 赞宁. 宋高僧传[M]. 北京:中华书局,1987.

[3] 许钧. 重复·超越——名著复译现象剖析[J]. 中国翻译,1994,(3):2-5.

[4] 黄源深. 简·爱(后记)[Z]. 南京:译林出版社,1993.

[5] 金圣华. 译道行[M]. 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1.

[6] Postgate, J. P. & Litt, D. A. Translation and Translations[M]. London: G. Bell and Sons LTD, 1922.

[7] 郑诗鼎. 论复译研究[J]. 中国翻译,1999, (2):43-47.

[8] Halliday, M. A. K. Towards a theory of good translation[A]. In Steiner, E. & Yallop, C. (eds. ). Exploring Translation and Multilingual Text Production: Beyond Content[C]. Berlin and New York: Mouton de Gruyter, 2001: 13-18.

[9] Churchill, W. Memoir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M]. Boston: Houghton Mifflin Company, 1985.

[10] [英]丘吉尔·温斯顿.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01:从战争到战争[M]. 吴泽炎等译. 南京: 译林出版社,2012.

[11] [英]丘吉尔·温斯顿.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08:挽回非洲局势[M]. 卢继祖等译. 南京:译林出版社,2012.

[12] [英]丘吉尔·温斯顿.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06:战争降临美国[M]. 韦凡,丁岳译. 南京:译林出版社,2012.

[13] Martin, J. R. & Rose, D. Working with Discourse: Meaning beyond the Clause[M]. London: Bloomsbury, 2007.

[14] Martin, J. R. & White, P. R. R. The Language of Evaluation: Appraisal in English[M].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05.

[15] 何偉,高然. 英汉性质词组的功能视角对比研究[J]. 天津外国语大学学报,2019,(2): 93-110.

[16] [英]霍恩比,A. S. 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第8版)[K]. 赵翠莲等译. 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

[17]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现代汉语词典(第6版)[K]. 北京:商务印书馆,2012.

[18] Catford, J. C. Translation shifts [A]. In Venuti, L. (ed.). The Translation Studies Reader[C]. London: Routledge, 1965: 141-147.

[19] [英]丘吉爾·温斯顿.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02:晦暗不明的战争[M]. 吴泽炎等译. 南京:译林出版社,2012.

[20] [英]丘吉尔·温斯顿.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11:胜利的浪潮[M]. 张师竹等译. 南京:译林出版社,2013.

[21] 李国庆. 主位推进模式与语篇体裁:《老人与海》分析[J]. 外语与外语教学,2003,(7):53-56.

[22] 张建秀,李国庆. 从语篇生成结构和主位推进模式谈邮票说明文翻译策略[J].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17,(4):56-61.

[23] Halliday, M. A. K. & Matthiessen, C. M. I. M.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M]. London: Routledge, 2014.

[24] Baker, M. In Other Words: A Coursebook on Translation[M]. 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and Research Express, 2000/2006.

[25] Hall, E. T. Beyond Culture[M]. New York: Doubleday, 1976.

[26] 王力. 中国语法理论[M].北京:中华书局,2015.

(责任编辑:高生文)

Abstract: Taking Churchills Memoir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and the translation version published by Yilin Publishing House as the data, this paper makes a detailed discussion and analysis of the phenomena on translation omission and mistranslation, improper choice of words and discourse incoherence in Yilins translation. The analysis is carried out within the theoretical framework of situational context and three metafunctions put forward by Halliday. The conclusion of this paper is that a correct understanding of the semantic connotation of the situational context of the original text makes the greatest contribution to a highquality translation version, since it not only paves the way for a correct understanding of the deep semantic ideational connotation of the original text, but also provides an objective and powerful guidance both for transferring the equivalent interpersonal evaluative meaning of the words in the source text and for breaking up long sentence into short clauses and adjusting them in a logical manner, all of which are considered to be the most important issues for translators to pay attention to in the process of translation.

Key words: Memoirs of the Second World War; Yilins translation; situational context; three metafunctions; appraisal system; retrans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