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马洒寻美

2020-02-14 05:47:49 《含笑花》 2020年1期

王勇

阵阵细雨洗去盛夏的酷热。我们乘着凉爽的轻风轻车简从,来到青山绿水掩映的马洒采风,寻到了马洒的美。

——采风手记

环境美

前往马洒的途中,同车的诗人、马关县一中退休教师栾兴霖先生说,马洒的环境很美,我心中疑团顿生。在我的印象中,马洒的环境没有那么美。

初识马洒,是2008年早春二月。那时,我创作的电影剧本《阿峨之恋》即将开机拍摄,影片讲述马关阿峨新寨壮族农民创作版画的故事,需要在马关县寻找美丽的壮族村寨作为外景地,马洒古老的壮族民居,世代传承的侬人洞经古乐深深吸引了我,作为编剧和制片人之一,我带着美术组的老师奔赴马洒选景。进得村来,我的满怀期待顿时变成了一半欢喜一半忧。喜的是,马洒的古老民居和历史悠久的侬人古乐,是壮族古老文化的活化石,将其用于影片中,将会增色不少。忧的是,村中环境卫生不尽人意。历史久远的村道上,牛屎马粪散落,牛马还把村道踩得稀巴烂,有的地方还成了烂泥坑,垃圾不时可见。因环境卫生难以呈现壮寨之美,我们预选的这一外景地,导演一来就给否了,我心中一直很是遗憾。

我开车行进在前往马洒的路上,栾兴霖老先生还在讲着马洒的环境美。为尽快解开我心中的疑团,我轻踩油门,车子加速驶向马洒。来到村口,一道高大的寨门立在眼前。寨门虽是重修的,青砖黑瓦红柱却尽呈壮族古老文化的神采,让人顿生来到古村落之感,门头上和寨门右边巨石上笔力苍劲的“马洒”寨名,使这青山碧水环抱的山林古寨,散发着浓浓的历史和现代文化交融的气息。寨门左边一对壮家少男少女造型广告牌上的“马洒欢迎您”5个字,表达着壮家自古以来的热情好客。广告牌旁边的墙壁上,拓印着壮族农民版画,精美的画面是壮族农民对艺术的追求,也是壮家人心灵手巧、艺术创作有着过人之处的铁证。连着版画的墙面上写着的村规民约,是马洒人对团结和美家园的约定,与村规民约连着的马洒导游图,则像是邀客入寨的请柬,大方而情浓。

在寨门外看到的这一切提醒我,马洒的环境真的有了我意想不到的巨变,我在寨门外找一停车位停好,就迫不及待地入寨寻美。

进得寨门,我惊呆了,呈现在我眼里的马洒环境之美,远胜栾兴霖先生在路上的描述。我们当年来采景时脏乱差的村道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洁净的青砖石板路和村前的环村水泥路;所有的民居都进行了翻修,但依旧是老宅建筑风格,呈现着壮族老民居文化;翻修或翻盖的座座民居依在原先的位置,错落有致地铺陈在半圆形的斜坡上,村左、村右、村后三面环山,村前田园稻花香,百花开,小河潺潺流,远处山上古林延绵,鸟儿欢唱,远观近视,皆恍入梦中仙境;村前空地上建起宽阔的民俗广场,名曰神蛙广场;广场后半部分一长溜古建筑风格的二层楼亭长廊,既是民俗景观,又可避雨避暑,更可漫步休闲;长廊后大树下铺筑拼接圆形图案的花园式小广场,乃村民和访客散步聊天佳境;长廊前镶有环形、圆形图案的大广场中部,置一三脚架,架上一个大铁锅,锅中残留燃过的木炭,可想见锅中曾燃篝火,我由此推定,此处不仅是村中节日和举办其它活动的场地,也是村民和来客唱歌跳舞的大型游乐场,其实,一看广场前端高高的宣传栏上挂着的“2019年马关县锦壮红饭节”这排大字,就可证实我的猜测。

广场右侧一间富有造型的石板筑墙、茅草盖顶的漂亮小屋吸引了我的眼球。小屋门前的台阶和小路皆为青砖石板铺成,且有曲径通幽之感,屋前有花园绿树。远看小屋很是别致,我以为是谁家居所,或是村中什么馆所,便前往观之。近得门前,见大门右边挂有壮族女子画像,左边挂有壮族男子画像,颇有艺术氛围,抬头见镶在门头上,造型考究的土黄色石块上写有“茅房”两个红色字,忍不住笑了,原来这一精致小屋乃茅房。

一个乡村茅房能做成如此耐观赏的小景,我想,应该算是五星级乡村茅房,便入房观之用之。

跨入茅房大门,又是一个小景观。一面整洁的人造石墙下,一口精工雕凿的老式石缸倒扣在瓷砖地板上,便是一個透射着乡村古物气息的洗手台,洗手台靠右的位置,置一盘上了年纪的石磨,石磨上置一个比磨盘稍大的文物级石缸,上方一个水龙头正对缸中,这是供女茅房用的洗手缸;靠男茅房门的两盘石磨上的石缸,也就是供男茅房用的洗手缸了,石磨和石缸当然也是文物级的。再看用于遮挡视线的女茅房和男茅房门上挂着的遮羞帘,居然是用麻线编织的艺术品。

进入茅房用之,但见里面十分清洁,这在乡村茅房中,也是十分难得的。

全国大大小小的乡村旅游景区,我也去过不少,马洒村的公共茅房,是我见到的最有文化,与景交融,且具乡村历史厚重感的最美茅房。

出得茅房,见村中路边站着一个个稻草人,身架是用麻绳编绑的,每个稻草人都挑着一对竹编的箩筐,乡里人多叫作谷篮,每只箩筐上盖着一顶用竹条和笋叶编的笋叶帽。

在乡村,稻草人是用来吓唬到田地里偷吃庄稼的鸟儿、飞鼠的,马洒人把稻草人置于村中路边,应该不是原本的用途。我连忙走上前探秘。来到稻草人面前,见他挑着的两个框里装着垃圾,我不得不惊叹马洒垃圾箱凝聚的乡俗文化。

难道,靠稻草人值守,马洒的环境就变美了?疑惑中,挂在村中的村规民约给了我答案。

《马洒村规民约》第九条规定,村民不按时清扫或对负责的卫生区域清扫不干净的,自家的猪、牛、羊、狗等牲畜在公共场所排泄粪便不主动清理的,自家的房前屋后不干净整洁,有杂草、白色垃圾乱堆乱放的,随意乱丢、随意处置垃圾的,牲畜、家禽散养乱放的,自家房前屋后贴有非法广告不及时清理的,向河道、库塘、沟渠及周边倾倒垃圾、排放污水、抛动物死尸的,每发生一种情况罚款100元。

除了各家各户按红手印认可的村规民约,马洒还把全村划成5个片区进行卫生网格管理,每个片区由镇上、村上各派一个管理员,配备两个卫生监督员,进行监督管理,评选美丽庭院,对各个片区的管理计分考核,做得好的,镇政府给予资金奖励,评议不合格的酌情扣除奖励资金。

怪不得,马洒的环境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