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包麗事件、師生燒炭與“FOG”

2020-02-07 05:37:50 《澳门月刊》 2020年1期

聞知

在過去的一個月,澳門社會沉浸在慶祝回歸祖國20周年的喜悅裏,或鮮少留意到社會犄角旮旯裏一些細微的起伏。12月12日,賈伯樂提督街一家賓館爆出雙屍命案,兩名男女被發現在租住客房的廁所內疑燒炭身亡,其中女死者為年僅十六歲的北區某中學高中一年級學生,而男死者為同校任職教師,有分析認為死者涉及殉情等。更多細節則無從得知,又所謂死者為大,多覺得應該盡量減少評論事件。由此,一宗吊詭的雙屍命案就此消匿於公眾視線。

另一邊廂,內地北京大學女生包麗(化名)自殺事件經媒體曝光後即在社會上引起廣泛的關注和討論。包麗是一名北大法學院大三的學生。她顏值高,性格溫和,家庭條件也不錯。如果不是因為遇見了牟林翰,她前途似錦,未來不可限量。但可惜,她遇見了這個擅於精神操控的惡魔,牟林翰。最終因為自己男朋友惡臭的“處女情結”,被逼到自殺並已被宣佈“腦死亡”。報導稱包麗自殺前,其男友牟林翰向包麗提出過拍裸照、先懷孕再流產留下病歷單、做絕育手術等要求。包麗母親稱,兩人戀愛期間,牟林翰嫌棄包麗有過戀愛經歷,不是處女,但又不想分手,卻以此折磨包麗。繼而又有一個聲稱是包麗朋友的人貼出的當事男女雙方更多的聊天記錄,內容讓人不寒而慄。從聊天記錄裏,牟姓男子持續給女孩灌輸“女孩的第一次就是最美好的東西”,憑藉“不是處女”及其他問題把女孩的人格貶低到塵埃裏。而女孩在一次次被質疑的過程中得出結論:對方熠熠閃光,自己是塊垃圾。

男生甚至曾一遍遍拷問女孩跟前男友的性愛細節。讓女孩用“媽媽的健康”發誓,每天用微信高密度資訊轟炸女孩,無時無刻地從人格、自尊上攻擊她;甚至演變到以死相逼的地步。他控制女孩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社交、錢財甚至日常行蹤。要女孩懷孕再流產;切除輸卵管;拍下女孩的裸照和性愛視頻,威脅女孩“要是你跑掉,我就把它們都放在網上”。事件中,男方要求女孩在身上紋“我是主人的狗”,還要求把紋身的過程錄下來。我們看到,女生在整個交往過程中對男生的態度從開始對他討厭、反感,到自我懷疑、自我否認,逐漸崩潰,逐漸被控制,變成男友的附庸,一個被情感包圍的“寵物”(或者說是一隻狗)。在經過長達1年的精神暴力之後,包麗不堪精神壓力,覺得是自己毀了男友,選擇自殺。這起事件的男方之所作所為及其事後仍極力編制謊言的行徑,令每個有良知的人都感到義憤填膺。這一事件也讓輿論的焦點集中於“PUA”。

PUA,全稱(Pick-up Artist)源於美國,字面上看,是搭訕藝術家,從簡單的搭訕擴展到整個兩性交往流程,發展為主要涉及:搭訕(初識)、吸引(互動)、建立聯繫,升級關係、直到發生親密接觸並確定兩性關係。簡而言之,PUA是一種通過受過系統化學習、實踐、和不斷自我完善情商包裝自己,一些外國犯罪團夥則利用所謂的學英語或者外國男朋友充門面的心態,誘使異性與之交往,通過對異性誘騙洗腦,欺騙異性感情,達到與異性發生性關係的目的。

在心理學界,還有另外一個概念叫“情感敲詐”,它的含義來自於美國心理學家蘇珊·佛沃德的同名著作。該書從敲詐定義、操作模式、步驟、敲詐者的內心世界、如何去抗爭,都有詳細的詮釋。敲詐者創造了一個“FOG”模式,用恐懼感、責任感、愧疚不斷的模糊被敲詐者,慢慢的變成了別人的問題。甚至被視為“PUA”的進階,畢竟PUA只是用來吸引人、包裝、引誘異性(主要是為騙女性而設置的)。但FOG卻是對任何人的一種精神操控,通過精神控制得到想要的和內心的一種滿足感和控制感。更可怕的是,對於這種非人的精神控制還沒有完善的法律來打擊。所以像牟林翰之類的人,極有可能不會受到法律制裁。

在回顧本澳那對殉情師生,案情或難以得到還原,我們不便妄議當中的另一名死者,卻由不得不痛惜一個花季少女的殞落。16歲,這個時期的少年要求自立,要求別人尊重自己,甚至漸漸有了戀愛及性的要求,但他們的心理畢竟尚不成熟,情緒很不穩定,性格、氣質、思想的可塑性很大,很易受社會風氣、周圍朋友等影響。因此,在這樣複雜的社會環境,在無法預知的人性之黑暗的情況下,我們大家都應該反思和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