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如何構建社會對輕軌的信心?

2020-02-07 05:37:50 《澳门月刊》 2020年1期

一書

近期,大家在忙些什麼,相信很多人日常生活有了新的變化,就是安排時間去坐輕軌。這是因為在12月10日,輕軌氹仔段正式開通了。大家都明顯感覺到,市民一見面,不忘一句熱門問候語:你試坐輕軌沒有?而大家聽得最多的應該是坐輕軌的感受以及輕軌壞車……為何民眾這麼關注輕軌,除因輕軌來頭太勁(工期最長還有花錢最多),開通不到二十天,就壞了三次車,不少乘客首次體驗輕軌就不好彩地遇上壞車而要落車而逃。

坊間對於輕軌壞車眾說紛紜,有理解的聲音,也有質疑的聲音。有人對政府略有微言,認為官員一早心中有數,故安排輕軌在習主席訪澳期間停駛,目的為免添煩添亂,質疑政府作為公帑的使用者,卻對輕軌服務質量監管束手無策,更沒有牙力要求輕軌公司公開壞車的真相,讓公眾知情輕軌的運作狀況。

筆者認為,雖然輕軌資產歸政府,但服務的是廣大民眾,其服務質素影響公眾利益,輕軌一而再出現故障,政府絶對有必要還公眾以知情權。試問,市民信心滿滿來坐車,輕軌卻無端端壞車,叫市民如何看好輕軌的服務?過去不少社會問題的惡化,就是因為資訊不透明,不公開,令到社會上只能猜測,導致輿論由支持轉向質疑,最終情況難以收拾。警愓不強的官員可能會以為一單小故障,假以時日,民眾就會忘記,然而,民眾的忍耐和包容可以去到哪個層次?當下要面對的問題,不僅要避免再一次發生故障,而且,要著手挽回公眾對輕軌的信心,令其服務逹到市民的期望,進而改變市民對輕軌和政府的看法。一方面,政府要展示管治能力,監管輕軌公司履行合約精神,主動公開更多資訊,到底是工程標準不逹標?技術標準不逹標? 還是安全要求定得太高?亦或是管理上有疏失?做到資訊透明,明確責任歸屬,讓社會看得見真相。

常言道,建立一個好的印象很難,而破壞一個好的印象很容易。輕軌作為一個新的交通工具,亦同樣遇到這個問題。社會對輕軌的期望很大很大,就好似全城就為輕軌開通這一天等了十多年,花了公帑100個億,一個嬰孩終於誕生了,試想是何等興奮的心情!然而,不到一個月,具體講應說只有半個月,這種强烈的期望就幾近天堂跌落地下的地步。廣大市民因免費坐車,遇上壞車,情理上可以接受,然而,一次壞、二次壞、三次壞,還有幾多次逹到上限,才不致於令市民對它又恨又愛,感覺形同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毫無疑問,耗資過百憶的輕軌竟成為澳門市民眼中的雞肋,將會引致市民對輕軌失去信心,甚至對政府產生不满心態,情以何堪!

其實,當年規劃建澳門輕軌,就有輿論批評是為金光大道賭城服務。如今,這種批評竟成事實,以輕軌行經的9個站,就是氹仔城區往返金光大道各賭場、碼頭的循環,可以想像,究竟能期望有多少本地乘客量? 有多少旅客乘坐輕軌往返各間賭場、碼頭?以現時的輕軌服務,居民不會得閒無事走去坐輕軌玩轉乘;遊客尤其內地同胞坐慣高鐵,要他們特登來體驗不一樣的鐵路打卡,有什麼吸引力呢?輕軌和巴士一樣,都是靠政府貼錢運作,然而,巴士是賺錢的,輕軌不但不賺錢,還要無底線地貼錢! 大家見到,免費都吸引力有限,收費豈可想像情況如何,若輕軌給不了市民一個信心,如何指望發揮其改善本地交通狀況的功能定位,會否有一日轉型打造為城市觀光車的形象工程?可惜的是,可能我們的輕軌連定位城市觀光車的條件都欠缺,參考各地成功的個案,高架鐵路都是有條件結合商業元素、綠化元素打造成一個城市的多功能空間,而我們的輕軌在最初的設計就先天不足,更不用提本地居民的生活習慣是否接受是另一個層次的問題了。大吉利是的一個問題:冇人坐的輕軌,最終下埸何去何從?

所幸新任賀特首甫上任,就展現出其務實的一面,這從他公開否認澳門打造金融中心以取代香港的堅定取態可見。在輕軌問題上,當下也是本澳社會60多萬市民密切關注的議題,輕軌有問題亦牽動60萬市民的心,而更未知的是,輕軌的未來恰如一個無底洞!市民:又壞車?哎,不如一了百了,永久停電好了!電都省了,一年四千萬,不少的數字!再加一年9億的運作費! 這個無底洞幾時才見底?政府沒有讓市民看到輕軌的明天會怎樣?如何構建社會對輕軌的信心?政府始終欠社會大眾一個明確的交待。我們期待我們務實的特首在輕軌氹仔線服務問題上有同樣務實的做法。請大家不要忘記,新城區已做輕軌規劃,澳門半島輕軌亦會陸續有來,大家要有一個心理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