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中國好雙語

2020-02-07 05:37:50 《澳门月刊》 2020年1期

少輔

雖然一九年將近尾聲,但處處猶如嚮起“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深層呼喚。對澳門市民來說,十二月是個“非常月”,除了是固有的回歸、冬至、聖誕、除夕和新曆元旦等慶典之外,更加隆重的是習主席第六度訪澳,並且見證了特區新一屆的領導班子宣誓就職儀式,實在是意義非凡!

節慶下的貿易戰局

別誤會題目中的“雙語”是大搞諧音,更不是指中美貿易磨擦之下,中方會特別釋出“好商語”(意即無不應承)的意思。常言道“一山不能藏二虎”,世界兩大經濟體對峙,難免兩者都觸碰到不能忍讓的分歧點。因此,聯同世界多方多國的溝通手段,便順理成章地成為了疏導雙方磨擦的不二之選。也就是我國戰國時代之中,蘇秦遊說六國、身佩六國相印的古老故事。天下時合縱、時連橫的局面,恐怕快將要重現人間。時代巨輪促使出“縱橫家”問鼎世界,但現代版的“縱橫家”將遇到的難題,大概是“匯率操控”和“語言阻礙”了。

選修語言的典故

回顧二十多年,在香港和澳門都未曾回歸祖國之前,在“有能力選擇”和父母發出了“不反對通知書”的情況下,外語進修和升學志願地,都常離不開英、美、澳、加四地。只有部分人為了家庭和開支等問題,才會逗留原地升學,甚至乾脆放棄大學,馬上投身社會。即使是身兼高官厚職,其子女亦絕大多數留居外地,這種變相爭取到的“藍綠卡”或“移民監”更加不在話下。殊不知今時今日,根據本澳的歷史背景,以及祖國“一帶一路”和“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整個大氣候推動之下,國家對中葡雙語人才的重視度,可謂史無前例,也就是當年選修了英語的知識分子所始料不及。情況恰似國內50至60年代,部分人在苦惱選修俄語還是英語的潮流一樣。隨著1991年蘇聯解體,世界主流的語言體系,又再度交出日月,換了新天。

人工智能翻譯的開發

回顧2018年初,人工智能(AI)翻譯百多種國家語言的軟件,在日趨完善和多元發展的推動下,經由電腦網絡谷歌(Google)平臺,逐步轉移至手機化;並且由單一語音和字面直譯的局面,發展成完整句式和初階意譯層面。而開發者方面,例如:寫意達(WritePath)雲翻譯、獵雲網等亦隨之而發。然而,AI翻譯還未能完全無誤地普及使用。不過,對於出外旅遊時,簡短的問路和議價還是大有幫助。

若留意我國的科研發展,便發現截至2019年1月初,在深圳的香港中文大學已組建完成“機器人與智能製造國家與地方聯合工程實驗室”等多方面項目發展;而根據2018年深圳大學網站公佈,該校的科研總經費已超11億元。因此,有關科研發展的特色,不單是項目多、名稱長、投放大,其效果更加是國家和市民所翹首以待。基於此,考慮澳門的情況,在國家一直以來、作為強大後盾的支持之下;並且坐擁數間大學、政府財源又充足的土壤之中,還不開發中葡雙語AI翻譯項目,更待何時?而實際上,土生土長的葡人快所剩無幾,所認識身邊的好幾位葡人朋友亦都年事已高,甚至有的近年不幸離世,匯通雙語的人才正逐漸疏落,AI翻譯的開發,不單為求時間上的迫切性,也抵禦著因循人資填補,在日後不斷增加的外聘負擔。雖然,AI翻譯暫且充當輔助性質,但假以時日,將有效節省了因翻譯而帶來的龐大開支之餘,亦免得處理商貿的部門,被葡語外專“牽鼻走”的危機。

交易所的角色扮演

隨著本年初,有關澳門證劵交易所的計劃橫空出世,以人民幣作為結算單位的框架之下,更有望將本澳打造“中國離岸的納斯達克”。故名思義,澳交所將要發揮的經濟功用,明顯與港交所截然不用。自80年代起,由於葡幣與港幣實行聯繫匯率制度,因此,葡幣(指Pataca)是間接與美元掛鈎。在中美貿易戰中,這種間接掛鈎的模式是“隔山打牛”,基於此,澳交所將會確保精準聯繫作為首要任務。以防止對中方懷有敵意的外資勢力,在中資範圍和全球葡語經濟體系裡“鑽空子”,以避免墨西哥比索匯率危機重蹈覆轍。因而可見澳交所的初型,將會是防守的經濟策略為主,進取和反擊的準備則為其次。此亦配合了“穩中求變”的普遍政治態度。

跨越時空新嘗試

以左手“雙語”,右手“匯率”的兩手準備形式,安插在兩國經貿摩擦之中實在高明。儘管是從賭場買大小之中得了靈感,這也可能是歷史上空前絕後的創舉。大家可以幻想現代版的縱橫家,就是蘇秦由戰國時代穿越今日,他一手撥開手機,翻牆開了翻譯的APPs,經中葡語解通之後,在證劵交易所上入盤叫價的情形,光是口中所諗的“005、700”等號碼,也足以橫跨中外、掁奮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