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谁找到故乡,谁就是胜利者

2019-11-06 03:11:13 公务员文萃 2019年10期

俄国诗人叶赛宁说:“谁找到故乡,谁就是胜利。”故乡的土地上,那弯弯的小河,那清亮的荷塘,那宁静的枣树林,那温暖的胡同街巷,那陈年的童谣故事,是一个作家写之不尽的宝藏。

我年幼的时候,每到麦收和秋收的时候,就去收获过的田地里捡拾遗漏的麦穗、豆粒、玉米等果实。这给了我巨大的人生启迪:生活中常常遗漏掉最成熟的果实,只要自己有一双眼睛,在生活的边角处,你就能得到意外的惊喜。多年以来,在我的主流生活之余,我一直是一个拾穗者,我捡拾到的果实,有很多都成为了我下一个季节的种子。

我常常在寂静的深夜仰望星空,希望在深邃的时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我知道康德当年在他的家乡每天都在这样做,他因此发现了道德律;鲁迅在那个民族危难的时代也从没有停止过仰望,他因此找到了民族劣根性的顽疾。

我常遇到那些谴责时代的人,他们总认为自己生活的时代亏待了自己。这样的时候,我总是毫不犹豫地避开,因为,我担心他们身上的负能量污染了我灵魂的洁净,我再也发不出真诚的声音。

每一天,从寂静的黎明到沉沉的深夜,我都在努力把自己的思索化为美丽的文字,把零零碎碎的时光化为文学作品,我希望自己的文字,变成美丽的蝴蝶,传递给世界善和美。

我总是毫不迟疑地拒绝一些团体的邀请,我拒绝把自己的良心委托出去,我要独立地面对世界坚持自己的思索,得自己的判断,发出自己的声音。我希望自己具有独立面对世界的力量。

我的每一篇文字,我都力求忠诚于自己的内心。因为,在我看来,一个作家,只有忠诚于自己才会忠诚于读者。一个背叛自己心灵的人,不会写出真诚的文字。我无须取悦任何人,也无须遵从什么人的意志,我只唱属于自己的歌。

我一直在追求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意义。我努力成为一个昂首挺胸的人,一个总是抬头看世界的人,一个敢于迈出矫健的双脚走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的人,一个真实的充满人性情怀的人。

我告诉关心我的朋友,我感觉时间对我十分厚爱,我总有用不完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从来没有过时间不够用的窘迫,只要我一往无前地前行,大把大把的时光,总是络绎而来。

尽管我有很多朋友,我也常常在青年人中间,但是,我依然常常陷入苍凉与孤寂的情绪里,常有抑制不住的悲凉绵绵而来。我知道,这不是我缺少了生命的激情,而是因为我走进了思想灵魂的家园。

我一直在用心靈写作,每天都在啼听自然的天籁,在尘世的边缘玄想,希望能具有那一颗包容人类全部苦难的大心。

秘鲁作家胡安说“作家不可能成熟,他们应当永远追随孩子”。这话我完全认同,一个杰出的作家,写出的文字,永远是人生天真的初稿,如果有了狡黠、虚伪、世故这些所谓的成熟,就不可能有伟大的作品。

(摘自“鲁先圣”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