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网


空心村治理需加强“政策瞄准”

2019-11-06 03:11:13 公务员文萃 2019年10期

陈明

有些人谈空心化而色变,总把空心村看成是農村发展的问题甚至痛点。这种认识是肤浅的。空心化是城乡融合发展的一个必经过程。在城镇化的大趋势下,村庄的消亡与壮大、城市的崛起与没落,都是人口布局和经济格局变动所带来的自然历史过程,不必为之伤感。我们更应关注的是人的安顿与人心的安放。空心村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我们对待空心村的态度及政策上。不得不说,近年来部分地方针对空心村的政策确实存在一些问题。其一,推进乡村基础设施建设不宜违背人口布局规律;其二,村庄撤并搬迁不宜搞“一刀切”,不能忽略了一部分专业农户需要靠近农场居住;其三,乡村人才振兴不宜“一哄而上”,乡村振兴需要人才,但我们要把真正需要的人才识别出来。

总体看,近期发布的一系列政策文件对部分地方的工作偏差具有一定的校正作用。不过,要想真正实现乡村振兴,现在的一系列政策还需要在政策瞄准和精细化上狠下功夫。

比如说空心村剩余人口的迁移问题,中心村恐怕不是人口迁移的最终目的地。当前的城乡人口布局与经济要素配置的规律不相匹配,如果以城乡收入均衡作为一个基本衡量指标,还要有数亿人进入城市,而不是停留在中心村这个层次。谁要进城、谁不进城、进什么城,这些问题还要有细化的政策设计。

再说乡村产业问题。产业兴旺是一个大尺度概念,是就乡村产业全局而言的。当前,我国乡村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城中村、城郊村和经济发达村;二是典型农区村庄;三是生态脆弱地带村庄。所谓空心村主要出现在后面两类村庄。从世界通行规律而言,这两类地区的产业主要是规模种养业。而这些年已显示出的一个趋势是:规模种养业中,专业农户开始崛起。所谓延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健全供应链等措施,受益者主要是这些人。据我的估算,未来专业农户数量还会有一个较大幅度提升。但即便如此,更多的处于留守状态的居民将何去何从?如若不能让劳动者稳定进入经济分工系统且逐步获得平均水平的收入,任何产业政策都不具有持久性。这不是一个单纯的乡村产业问题,而是涉及一个国家产业发展的全局性问题。

总之,空心村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而是农业农村现代化道路上种种过渡性问题的集中反映。无论是强化乡村治理,还是发展乡村产业,都要把政策瞄准对象搞清楚。这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摘自《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