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中共早期领导人沈泽民

2021-10-12钟桂松

百年潮 2021年8期
关键词:泰戈尔革命

钟桂松

沈泽民

沈泽民(1900—1933),浙江桐乡人,字德济,笔名明心、希真、冯虚、成则人、直民、罗美等。是中共一大前参加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成员,是在《新青年》和五四运动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年轻革命家,是活跃在上海的新文学战士,曾当选中共中央委员、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担任过中共鄂豫皖省委书记,是鄂豫皖苏区的领导人之一。在他短暂而充满革命激情和坚定理想信仰的一生中,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作出了积极贡献。

从古镇走来的青年才俊

1900年6月23日,沈泽民出生在乌镇观前街17号一个小商兼中医家庭。沈泽民的祖父是秀才,父亲沈伯藩也是秀才,母亲陈爱珠是乌镇名中医陈我如的女儿。沈泽民的胞兄沈德鸿,就是后来在上海参加革命的沈雁冰,笔名茅盾。

沈泽民幼年时,沈家已经由小康坠入困顿。沈泽民6岁时,父亲沈伯藩去世,年仅34岁。母亲将沈泽民交由自己的弟媳妇陈宝珠即沈泽民的舅妈帮助照顾。陈宝珠是个贤惠、善良、聪明的人,膝下无儿,视沈泽民为己出,她教沈泽民识字并料理其生活起居。

左起:沈雁冰、张闻天、沈泽民

沈泽民小学是在乌镇的国民初等男学和植材高等小学度过的,学习成绩和胞兄茅盾一样,一直名列前茅。当时在乌镇和桐乡没有中学,小学毕业后,只能到杭州、嘉兴、湖州三个地方去读中学。1912年暑假,沈泽民小学毕业,考取了在湖州的浙江省立第三中学。1915年,15岁的沈泽民以“直民”的笔名,在上海《礼拜六》上发表讽世小说《侏儒》。1916年暑假,沈泽民中学毕业,按照父亲的遗嘱,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在南京的河海工程专门学校,立志学习河海工程,当个工程师。

在南京读书期间,正值马克思主义开始在中国传播,沈泽民开始关注社会革命。1919年5月,五四运动爆发,沈泽民和同校张闻天等同学走上街头。在《新青年》的影响下,沈泽民和茅盾以及桐乡的一些年轻人组织“桐乡青年社”,以交流读书心得,出版《新乡人》杂志,抨击旧文化、旧思想,宣传新思想、新文化。11月,沈泽民和左学训、杨贤江等12人成立少年中国学会南京分会,并成为其中坚定的左派中坚力量。与此同时,沈泽民在五四运动和《新青年》的影响下开始翻译文学作品,创作《墙角里的人》等新文学作品,关心妇女解放等社会问题。

当时沈泽民和张闻天等进步学生领袖在南京的革命活动,受到南京军阀当局的关注,当局“欲逮捕之”,幸亏同情学生的校长许肇南知道后,让沈泽民他们连夜离开学校,才幸免于难。

党的早期组织成员之一

沈泽民和张闻天先后离校,到上海寻找革命道路。当时全国各地的革命精英先后聚集上海,他们以《新青年》为阵地,宣传马克思主义,鼓吹社会革命和妇女解放。沈家兄弟茅盾、沈泽民也参与其事。

1919年下半年,沈泽民到上海后,与张闻天一起住在上海南洋公学斜对面的“松圃”(蔡锷旧居)内,从事《少年世界》校勘、出版事务。沈泽民同时翻译莫泊桑的小说,撰写《妇女主义的发展》等妇女解放的文章。

渴望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沈泽民,知道日本出版了许多马克思主义的著作后,决心去日本学习马克思主义。沈泽民母亲拿出留给沈泽民结婚用的几千元,资助他去日本学习。1920年7月14日,沈泽民和張闻天一起去日本,住在东京小石川区大冢洼町二十四番地松叶馆。

在日本学习一段时间后,沈泽民于1921年年初回到上海,住在上海南成都路新乐里177号,从事革命活动。就在沈泽民在日本寻求革命真理时,茅盾1920年10月由李达、李汉俊介绍加入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开始秘密从事共产党工作,陈独秀去广州后,老渔阳里陈独秀的住所不能作为经常的秘密活动地点,党的支部会议及活动有时就在茅盾家里进行。1921年4月,沈泽民在茅盾宝山路鸿兴坊家里的支部会议上,由茅盾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共一大之前的党员之一。

加入共产党以后,沈泽民更加积极地投入革命活动。他参加李达主持的马克思全书、列宁全书等丛书的编写和翻译工作。列宁的《论策略书》就是当时他以“成则人”的笔名翻译出版的。1921年,沈泽民还翻译发表了不少文艺作品并撰写了大量关于青年社会问题和妇女解放的文章,引导青年投身社会革命。如俄国安特列夫的《七个被缢死的人》《邻人之爱》,法国莫泊桑的《归来》等。妇女解放方面如《女子经济独立问题的简要说明》《妇女真要经济独立必须改革经济》《世界妇女运动底两大潮流》《现在的男女社交为什么这样》等。后来沈泽民接受党组织安排,由恽代英、蒋光慈介绍去安徽芜湖五中担任算学老师,在芜湖培养青年革命力量。沈泽民不负重托,在芜湖短短两个月期间,和同在芜湖的高语罕等一起,创办了“芜湖学社”和《芜湖》半月刊,组织青年学生阅读进步书刊,关注社会热点。沈泽民在《芜湖》半月刊上发表了《谈谈中国国民性》和译作《恋爱的自由权》,还在《芜湖学生会旬刊》上发表文艺作品《阿那倍儿李》,在芜湖燃起革命的火种。

国共合作后,1924年沈泽民被选为中共上海地方兼区执委会委员,参与领导江浙沪地方党组织工作。2月下旬,沈泽民担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宣传指导干事。1924年6月23日,青年团江浙皖区兼上海地方委员会成立,沈泽民担任宣传部主任。1924年夏天,发生右派势力雇佣流氓打手,闯入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机关殴打邵力子事件,当时正在上海的毛泽东、恽代英、施存统、沈泽民等联名上书孙中山,控告叶楚伧“主持不力,迹近纵容”。

沈泽民与张琴秋结婚时合影

同时,沈泽民和邓中夏、瞿秋白在沪西小沙渡举办工人夜校,创办小沙渡工人俱乐部,在工人阶级中宣传革命理论,培养革命力量。沈泽民还去爱国女校义务讲课,在这里他遇到了同乡张琴秋,开始和张琴秋相识相恋。

1923年沈泽民根据上海地方兼区执委会的安排,到南京建邺大学任教,主要是建立和发展南京地区的党团组织。建邺大学是五四运动以后徐世阶创办的私立大学,地点在南京清凉山下蟠龙里,徐世阶还同时创办了建邺中学。此时张琴秋正好考取南京美术专科学校。于是两个意气相投的年轻人有了更多相互了解的机会。张琴秋上学不久便患了伤寒病,在沈泽民的悉心照顾下,张琴秋的病情才稳定下来,但无法继续在美术学校读书,只好休学回到家乡石门湾养病。沈泽民在南京一边教书,一边为建立南京党团组织日夜忙碌。很快,南京地区党团组织建设有了新的进展。据以刊载党内文件、报告为主要内容的《中国共产党党报》记载,上海兼区党组织在给中央的报告里写道:“南京党务比前此略有起色,现拟合浦镇成立一地方会”,对沈泽民在南京地区的短时间工作给予肯定。

沈泽民从安徽芜湖回到上海以后,一方面义务去党创办的平民女校教书,一方面和施存统、俞秀松、张太雷一起在霞飞路新渔阳里六号编辑团中央的刊物《先驱》,他对五四运动以来的新文化的宣传不遗余力,尤其是在参加文学研究会以后,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创作和翻译的热情日益高涨。这一时期出版的《第三国际议案及宣言》,成为我们见到的最早的第三国际文献汇编。

坚定的新文学倡导者

在20世纪20年代的文学革命倡导中,沈泽民可以说是新文学健将!对文坛上的复古现象,沈泽民和茅盾一起,口诛笔伐,反击复古势力对白话文的攻击,撰写了《文言白话之争底根本问题及其美丑》,简明扼要而又旗帜鲜明地提出,“文字有就系日常用语之必要,所以我们主张废止文言,改用白话”。在革命文学的建设上,沈泽民以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战斗姿态,旗帜鲜明,掷地有声地表明自己的文学主张。在《我们需要怎样的文艺》一文中指出:“怎样可以发挥我们民众几十年来所蕴蓄的反抗的意识,怎样可以表现出今日方在一代民众心理中膨胀着的汹涌的潜流:换一句话说,我们要一声大喊,喊出全中国四百兆人人人心中的痛苦和希望;再换一句话说,我们需要革命的文学。”“革命,在文艺中是一个作者底气概的问题和作者底立脚点的问题。”沈泽民在这一篇文章中,对鲁迅的见解格外精辟,他说:“鲁迅,艺术上我不能不说他是中国第一,他底范围也广阔,但是不幸,他是站在高一层向下看的,他看的很清楚……”沈泽民在《文学与革命的文学》一文中,以诗的语言,充满激情地宣告:“一个极大的变动正在涌起:社会的全组织正在瓦解;旧的阶级已自己走到他的消亡的道路,新的阶级正在觉醒起来凝聚他自己的势力。像罗丹所雕刻铜器时代的人一样,世界的无产者正从沉睡中醒来,应着时代的号角的宣召,奔赴历史赋予他们的使命。从黑暗到光明,从苦痛到解除苦痛;这一个暴风雨的时代啊!正是自有人类历史以来最富有色彩,动作,和声音的时代—一个大活剧的时代!”

在五四运动影响下,沈泽民四处演讲,宣传新思想。1922年,他去浙江白马湖的春晖中学,向那里的师生演讲:“我觉得,单是学校的家庭化还不够。还得把这种兄弟似的精神向四面扩张出去,我看白马湖虽然僻在群山中间,四周都有许多村庄,春晖在这里仿佛是一个知识蓄水塔,而在一般农民,春晖也是唯一的同情者和指导者。农民沿着向来阶级的旧观念是不大敢和他(你)们接近的;但你们却该当我们自己家中叔伯兄弟,在校假日过去和他接触,一面交通感情,一面传达他们有用的知识。将来,不但合春晖为一家,且合白马湖全体为一家。再推而广之,全上虞,全宁波绍兴杭州的人民和你们都恍若一家,这岂不是人群幸福之极致了么!这大事业我看定可以从你们春晖学校起首了!”沈泽民充满激情和理想的演讲稿,后來发表在1923年2月6日《民国日报》副刊《觉悟》上。

1921年3月,文学研究会成员茅盾、沈泽民(左一)、郑振铎(左二)、叶绍钧(右立)在上海半淞园

沈泽民还先后到家乡桐乡演讲《近代新思想》,应邀去苏州的江苏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演讲《文学与革命》,为革命文学呐喊!

在五卅运动洪流中

1925年的五卅运动,是中国现代史上波澜壮阔的反帝爱国运动。在这场革命洪流中,沈泽民和其他的年轻革命者一样,全身心地投入进去,为伟大的反帝爱国运动鼓与呼。

风起云涌的反帝爱国运动,在上海的报纸上竟然平静如镜!于是中国共产党决定立刻创办《热血日报》,报道五卅运动的真实情况,唤起全国舆论的支持。党中央决定由瞿秋白任主编,沈泽民、何味辛、郑超麟为编辑,6月4日出版第一张报纸。

参与《热血日报》的编辑工作期间,沈泽民不仅要编,还要撰写有关文章,郑超麟回忆说:“每日社论都是瞿秋白一人手笔,我和沈泽民写一般的论文,兼编辑区委和总工会交来的新闻,何味辛专编辑新闻,有时仿《十八摸》《孟姜女》一类小调写些反帝国主义歌词。”沈泽民不分昼夜地工作,在《热血日报》存在的短短的20多天里,发表了十多篇文章,如《请看外国报纸破坏我们的言论》《斥〈文汇报〉记者》《字林报的谬论》《字林报之污蔑中国人》《我来代替学生答复》《日本报纸自五卅以来的态度》《圆滑狠辣的外交政策》《造谣卸责虚伪的中日亲善》《什么叫“恢复常态”?》《字林报宣布段祺瑞的罪状》《畏垒的排外主义》等。沈泽民的这些文章,大都尖锐、犀利,富有战斗力。他在《请看外国报纸破坏我们的言论》一文中,用血腥的事实,驳斥西方报纸的谎言,指出:“五月三十号先施公司门前的惨杀,明明是巡捕房下令放枪,反说学生围攻巡捕。反要公使团向中国提起抗议。”“这几天外国巡捕房尽量的屠杀上海市民,上海的外国报纸受了外国工部局的指挥,便尽量的来颠倒事实,造作谣言,破坏我们中国民众的团结。”沈泽民这些掷地有声的文章深受上海市民的欢迎。

《熱血日报》是我们党自己办的第一张公开报纸,尽管只存在20多天,但是在中国共产党的传播史上却流传久远!它在揭露五卅运动真相,唤醒民众的反帝意识方面功不可没!沈泽民的激情和才华,在《热血日报》这个平台上,进一步得到发挥。

在波澜壮阔的五卅运动中,沈泽民和董亦湘一起,介绍张闻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为中国的“泰戈尔热”开了清醒剂

1924年春天,中国文化界为迎接世界文坛泰斗泰戈尔的来访,着实热闹了一阵子。由于泰戈尔的声望,文化界不少人对泰戈尔思想全盘接受,甚至对他的那种玄学味以及冥想观,也产生不少共鸣。根据中共中央意见,对泰戈尔来访,需要在报刊上写文章,表明我们的态度。于是,沈泽民深入研究了泰戈尔的作品和思想,发表了三篇有深度的介绍性文章,其中在《泰戈尔之生涯与思想》这篇文章中,沈泽民一方面充分肯定泰戈尔的伟大贡献,称他为“印度诗圣”,另一方面又对泰戈尔的思想进行有重点的介绍,认为他的哲学思想“带有多少森林气息”,“他是浸濡在印度的精神方面,而同时吸收基督教的精神,以成其一派的思潮的”。沈泽民还深刻指出:“生之实现是包含着泰戈尔的世界观与人生观的;人格是包含着他的人生观、艺术观和妇女观的;国家主义是包含着他的东西文明观的。”后来,沈泽民又写了一篇《泰戈尔与中国青年》,提醒中国的青年,对泰戈尔的思想“我们决不可含糊接受,因为他对于中国青年思想的前途,是有害无益的”。这一篇文章,无疑是当时泰戈尔热中的一副清醒剂!

青山有幸埋忠骨

1924年11月,沈泽民和张琴秋在上海举行了新式婚礼,没有高朋满座,两个年轻人走进照相馆,拍摄了一张新婚合影,纪念这人生大事。结婚以后,沈泽民常常鼓励张琴秋,学习工人阶级的革命精神,警惕自己身体里的封建专制思想时代的遗毒,引导张琴秋走上革命道路。当时,沈泽民和张琴秋在成都路福煦路口的家,也是当时年轻的革命者常常聚会的地方。

1925年10月,沈泽民和夫人张琴秋根据党中央的安排,先后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深造,在莫斯科,沈泽民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发生了质的飞跃,成为莫斯科中山大学和苏联红色教授学院学生中的佼佼者。

1930年,沈泽民学成回国,进入中共中央宣传部工作。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任中央宣传部部长。1931年2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任沈泽民为鄂豫皖中央分局书记,委派他和夫人张琴秋一起去鄂豫皖苏区工作。

在沈泽民夫妇秘密去往鄂豫皖苏区的路上,即3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张国焘去鄂豫皖中央分局担任书记,沈泽民改任鄂豫皖中央分局常委、鄂豫皖省委书记。沈泽民对自己的职务改变没有丝毫抱怨,依然充满革命激情。由于当时的环境,沈泽民在鄂豫皖苏区执行过“左”的错误,但是他又敢于对张国焘作当面批评和斗争。鄂豫皖革命根据地陷入困境时,沈泽民在根据地坚持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并重建红二十五军,为苏区红军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1924年,沈泽民(后排中)与张琴秋(站立者左二)、杨之华(站立者左一)、恽代英(站立者右二)等

在艰苦的斗争中,沈泽民是我们党当时从“左”倾路线中最早觉醒的高级领导人之一,他看到“肃反”给苏区带来的严重危害,如实向中央报告因“肃反”而造成苏区干部大量缺乏的事实。及时挽救被错误打击的同志,为鄂豫皖苏区红军保存了一批优秀同志。徐海东就是当年沈泽民保护下来的鄂豫皖苏区红军领导。

红二十五军重新组建后,取得不少胜利,在庆祝郭家河战斗胜利时,老百姓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们贴出一副对联:“白军来了鸡犬不宁,红军来了鸡犬不惊。”沈泽民看到这副对联,非常高兴,并与省委和红二十五军领导商量,规定了一条纪律—今后红军任何人不得吃鸡。沈泽民带头执行这副红军纪律。1933年10月间,沈泽民病情严重,警卫员去老百姓那里买了一只鸡,想给他补一下身体。沈泽民知道后,严厉批评警卫员,并让他们把买来的鸡送回去。还要求省委处理警卫员,认为他们的行为违反了红军纪律。11月,沈泽民病情已经非常严重,当时在光山南区担任妇女部长的夏紫忠去看望沈泽民,问他想吃点什么?沈泽民艰难地回答说,别的都吃不下,想喝点南瓜汤。夏紫忠她们就带了便衣队去弄了个老南瓜,用脸盆给沈泽民熬了汤喝。1933年11月20日,沈泽民牺牲在鄂豫皖苏区这块红色土地上,年仅34岁。

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五军重建地

沈泽民牺牲的消息,由成仿吾辗转带到江西瑞金中央苏区。党中央得知消息,十分重视,为失去这样优秀的革命同志而惋惜。1934年1月19日,中央苏区《红色中华》上专门发表《追悼沈泽民同志》一文,给予他高度评价。指出“自从红四方面军向四川远征后,沈泽民同志仍在鄂豫皖苏区艰苦的环境中,带领广大工农群众与强大的敌人进行血战,为保卫鄂豫皖苏区而斗争,直到他停止最后一口呼吸的时候”。认为“沈泽民同志的死,对于革命是一个很大的损失,尤其在我们党内,他是一个最坚定的忠实的布尔什维克。为着纪念他的伟大,我们不仅要表示无限的哀悼,而且要在实际的工作中,继续他的精神,为苏维埃的胜利而奋斗”。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人民委员会第四十八次会议决定将由瞿秋白任校长的苏维埃大学,改名为“国立沈泽民苏维埃大学”。1963年4月15日,为了缅怀先烈,湖北省红安县人民政府将沈泽民的遗骸移葬于红安县烈士陵园,董必武题写了“沈泽民同志之墓”的墓碑。20世纪80年代,在编辑《沈泽民文集》时,陈云题“泽民文集”书名。人民没有忘记沈泽民这位1921年入党的革命先驱。

(责任编辑 姚建萍)

猜你喜欢

泰戈尔革命
机械革命Code01
[印度]泰戈尔《飞鸟集》
泰戈尔的眼泪
中国的出行革命
中国的出行革命
泰戈尔的眼泪
如此理解
粉红革命
掀起秋冬潮流革命
颜色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