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抓捕女匪首赵洪文国经过

2021-10-12都爱国石京秀

百年潮 2021年8期
关键词:什邡红白解放军

都爱国 石京秀

赵洪文国,辽宁省岫岩人,满族,本名叫洪文国,后来随夫姓,称赵洪文国。九一八事变后,赵洪文国全家积极抗战。全民族抗战爆发后,赵洪文国与儿子组建了“华北国民抗日军”,最多时发展到2.5万多人,以游击战的形式在敌后同日军周旋,对日军起到了牵制作用。

因为在抗日中的英勇表现,1940年春,蒋介石邀请赵洪文国到重庆并隆重接见了她。赵洪文国腰插双枪与蒋介石的合影被报纸刊登后,“双枪老太婆”的名号迅速传遍大江南北,加之其长子在抗战中牺牲,她成为全国人民称道的巾帼女杰。

抗战胜利后,赵洪文国被蒋介石利用,选择了错误的立场,走到了人民的对立面。1949年末,全国大部分地区陆续解放,赵洪文国追随蒋介石逃逸到西南,蒋介石国民党政府封她“冀热辽边区反共游击队第二路绥靖司令”。赵洪文国领了蒋介石、阎锡山赠的武器、弹药、电台、汽车、经费和反共宣传用品,沿途收编国民党溃军、起义部队叛乱分子、地方惯匪等武装,辗转逃入成都北部山区准备长期打游击,并将番号改为“中国国民党反共救国军”,自任总指挥,其子赵连仲任总司令。赵洪文国匪股人数在册1441人,实际人数为在册的数倍,多时达到4000多人,对我新生人民政权危害极大。

威胁新政

蒋介石溃逃台湾后,台湾特务机关通过电台指挥大陆的叛乱活动。赵洪文国死心塌地为蒋介石“反攻大陆”卖命,其匪部有明确的政治纲领,指挥部有宣传科和政工处等。她在什邡与彭县交界的天台山三家沟安营扎寨,大量印发《赵老太太告四川父老同胞书》,大肆咒骂共产党,恶毒攻击我党主要领导人,等待美国友邦帮助“蒋总统反攻大陆”。赵洪文国匪部所到之处,除散发反动传单外,还在街头巷尾贴满污蔑人民政权的反动标语。

1949年12月27日成都和平解放,一个多月后的1950年2月5日,随着成都市东北龙潭寺暴乱一声枪响,川西地区爆发大规模匪患。赵洪文国以为机会来了,在什邡县境三河乡以国民党中央大员的身份发号施令,对前来投靠的匪徒随意封官许愿:“司令”“团长”“队长”封了百十号人,不少匪特都自称归赵统辖。

赵洪文国正式扯幡的第二天,她就将三河乡20多名农会干部和工作人员杀害,并亲自指挥匪徒活埋我10多名征粮队员。据后来的统计,赵洪文国叛乱期间,杀害人民解放军小分队队员、下乡征粮干部及不愿从匪拥护人民政府的群众300余人,在红白乡烧毁民房200余间,抢走老百姓耕牛105头,猪、羊、鸡、鸭不计其数,抢夺粮食近400石。赵洪文国匪部还攻击我解放军部队。什邡县志记载:“赵部与人民解放军大、小作战达七次。”她指挥的匪部盘踞什邡一带勾结地方土匪,组织反动武装同我军进行决战。其中一次包围解放军一个连,致我七名战士牺牲。

重点驻剿

赵洪文国匪部活动的主要地区什邡县,是国民党起义十六兵团所在地,离国民党九十五军起义部队所在的彭县也不远。十六兵团起义后,又发生了三七九团三、七两个建制连和八连一部叛变投赵的事件,不及时扑灭该匪股,不利于稳定十六兵团、九十五军起义部队官兵的情绪。

川西军区组织了以茂县军分区副司令兼参谋长门国梁为前线指挥的“茂(县)温(江)绵(阳)三分区结合部剿匪指挥所”,专门负责对赵洪文国匪股活动区进行清剿。赵匪部在茂县境内无法立足,流窜到茂县、什邡、彭县交界的山区。为此,门国梁率一个团进入什邡地区;位于灌县的第六十二军独立师副师长吴少康,也率四个营进入彭县、什邡交界地区,配合门国梁部队;起义的第十六兵团也派出有第一整编委员军代表掌握、指挥的两个加强营参加剿匪。

对赵洪文国第一次清剿是在1950年1月27日。吴少康奉命率领一个团,并一八五师五五四团一个营共四个营的主力,在十六兵团起义部队三六四团的配合下,对集结在什邡、彭县、绵竹的赵洪文国匪部合围清剿,1月30日,解放军对赵洪文国匪部发起全面进攻。由于受到大雨的影响只歼灭土匪数名,赵匪分股逃窜。不久,赵洪文国总部又窜回红白场地区继续危害百姓。

对赵洪文国匪部第二次清剿是在1950年2月24日。剿匪部隊以三家沟、红岩子、红白庙三地为重点,采取四面包围、中心突破、驻地清剿的战术,将赵匪部围困在红白场地区。战斗打响后,各参战部队从四面八方冲杀过来。一七九师五三七团一营营长李佑军率领穿插分队走小路,翻大山,行50余公里,进至红庙场、白庙场附近。听到红庙沟南侧枪声激烈,李佑军判断匪徒已与友邻部队展开战斗,命三连的一个排为突击排,由连长刘志全带两个班悄悄摸近竹索桥,沿桥猛攻。他们搭人梯翻过敌匪司令部的院墙,与敌匪开展激烈战斗,经过十几分钟战斗,捣毁赵部指挥中心,匪首赵洪文国乘混乱逃走。这次战斗参战部队共毙伤匪徒1000余人,俘敌3000余人,重创赵洪文国匪股,连长刘志全在战斗中牺牲。

川西军区对赵洪文国匪股的清剿计划是驻剿,划区包干,不彻底消灭赵洪文国匪股不得撤兵。门国梁、吴少康两支部队一北一南,展开反复清剿。我军在军事打击的同时,又大力开展政治争取工作,土匪阵营开始瓦解,携械向我投降的日益增多。

我军从俘匪口供中得知赵洪文国又窜回红庙子藏匿。门国梁命令位于红庙乡的连长何建基率部对红庙乡划定地区进行反复拉网式清剿。何建基是起义的第十六兵团第一二二师第三六四团一营一连连长,起义后积极靠近我派驻做整编教育工作的军代表,拥护我党我军的剿匪政策,被选中率本部参加剿匪作战。他恪尽职守,对赵匪可能藏匿的地区开展反复搜索。

赵洪文国溜进位于红白场白场天齐宫右侧斜对面水巷沟上面余某某家中,哀求余某某为自己提供藏身之处,声称只要躲过这一劫,会重金酬谢。余某某吓得脸色铁青,迫于赵的淫威,余某某将赵洪文国转移到自己屋下的水巷沟内,水巷沟从街面下即余某某屋下川流而过,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水巷沟除了涨水时,平日均没有流水。赵洪文国窝藏其中,解放军挨家挨户搜查,都未查到,但剿匪部队坚信赵洪文国还躲藏红白场的某个不易被发现的角落里。当时,解放军攻打北场,封锁了所有的路口,赵洪文国行走不便,行动靠坐滑竿,难以趁势逃走。解放军一边继续搜查,一边大力宣传,放手发动群众,鼓励知情者揭发。

清剿赵匪的李佑军营长

3月2日,我三六四团第一营第一连,回到红白庙场进行招抚善后工作。何建基清查户口时,在余某某家中发现一个医药口袋,内装有赵洪文国名片数张,当时引起极大怀疑,即向余某某讯问,余态度失常,支吾地说:“是从街上捡的”,又说是“别人丢在这里的”。何连长当即带领战士在他家详细搜索,最后剩下一座没有梯子的高楼,无法上去,何连长随即带领战士从隔壁老乡的房上爬上楼去,在黑暗的竹夹壁中,发现一个老太婆头罩白布,身穿蓝大衫,盖着棉被,一言不发,一副病态。何连长拿出赵洪文国的照片对照,认定确是赵匪,遂问她“你不是赵老太婆(赵之外号)吗?”赵洪文国无法抵赖,只好承认。近看赵洪文国很白净、富态,像个地主婆,不像个土匪。她见何连长是起义部队,企图诱惑和软化何连长,一方面又表示坚决不走,并说“要死的可以,要活的不行”,何连长见此情况,认为武装解送会增加许多麻烦,于是便假装对她同情,回去换了便衣,声言:“我们要负责把你秘密送出去。”赵洪文国答应后,何连长将队伍布置好,于当日夜晚从红白庙场出发,将赵洪文国送到绵竹县人民政府,后转送到兵团司令部。赵洪文国是有名的女匪首,当时用十辆卡车,把她从什邡运送到成都北教场军区司令部,解放军派出四名狙击手,四挺转盘机枪掩护车队。

坚决镇压

赵洪文国于抗日有功,所以被俘后我军完全优待她,要感化她。部队首长交代:一对她的生活给予照顾;二监视她的行动防止她自杀;三是做她的思想工作,劝她给她的儿子和众匪写信,放下武器缴械投降。她被安排住在位于北较场西面院子里,开始并没有关她,她的房间门开着,想睡就睡,想坐就坐。部队选派几位女同志与她住在一起,轮流陪她,有人专门照顾她,给她洗澡,还给她吃中灶(团级干部标准)。她一开始不说话,给她送饭她也不吃,后來饿了还是要吃,照顾她的同志告诉她想吃啥就说,让厨房给她做。还给她送报纸、毛主席著作,她不看,而且非常傲慢,说:“我不看这些。”

1950年7月4日,什邡召开公判大会判处国民党反共救国军总指挥赵洪文国死刑

在看管赵洪文国期间,我军敌工部韩彩云同志反复做她的思想工作,对她讲:共产党、解放军是解放人民的救星,深得人民的拥护,你应该跟我们共产党、解放军走。蒋介石是人民的公敌,剥削残害人民,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蒋介石政权已经完蛋了,你为什么要跟他去杀老百姓呢?你应该给你的部队下令不要再杀害老百姓了,赶快放下武器投降吧。赵洪文国提出必须见贺龙总司令员,此外要投降还必须答应她三个条件:一是马上给她的部队每人发一双鞋,因为他们在山上没有鞋穿了;二是要给她的部队划出一块地盘;三是她的部队要由她自己管理。条件提出后,我军敌工部同志告诉她,第一条和第二条我们可以答应,但是第三条绝对不行,因为起义部队必须由我们统一集中、统一教育,这是我们的政策和规定。敌工部限她三天考虑时间,让她写信给她的部队下山投诚,但是赵洪文国迟迟不写。1950年3月29日,解放军在郫县与崇庆交界的山里生擒赵洪文国儿子赵连仲,赵洪文国匪部被全部歼灭。

提审赵洪文国期间她还幻想出去开一个被服厂,她当厂长,请我军同志当政委。在监狱里还忘不了给人封官,讨好我军同志。她不想死,但是老百姓纷纷请愿要杀她,尤其是当初被她杀害的百姓的家属,不杀不足以平民愤。1950年7月4日,赵洪文国在四川什邡被枪决,时年71岁。

毛泽东亲自作了批示,要善待其家属,已经被抓的人只要没有重大错误的都释放。赵洪文国曾经和人民站在一起,所以造就了她的传奇;最后她背叛了人民,受到了历史的惩罚。

(责任编辑 杨琳)

猜你喜欢

什邡红白解放军
什邡板鸭
红白皆喜
马祖道一禅学思想背景下的什邡文化旅游
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