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北方的姑娘:好久不见,再也不见

2021-09-23晓月

知音·下半月 2021年9期
关键词:洋洋酒吧音乐

晓月

民谣歌手张小九很特别。写稿,开公司,玩演出,与很多民谣歌手守着“穷”不同,他一直致力于拼出自己的精彩。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切精彩,都跟一个北方的姑娘有关。

北方姑娘,这首歌为你唱

张小九喜欢音乐。11岁学吉他,13岁创建乐队,15岁发行了第一首原创歌曲。充满个性和思想的民谣,从那时就刻进了他的DNA里。

在机关工作的父亲和当全职太太的母亲,对这个1994年出生的独生子,有着传统的读书传家的希冀。然而,张小九对音乐的热爱势不可挡。

2013年9月,张小九阴差阳错考进了吉林省通化师范学院音乐表演专业,学校在一座小山上。没有去到理想的城市和学府,张小九有些失落。

军训期间,张小九在校园贴吧里结识了一个叫“五月芳菲”的姑娘,互相加了QQ。两个人聊得特别投机,便相互留了电话。但他们害怕见光死,会破坏美好的想象,便约定不要轻易打电话。但缘分就是缘分,这个奇葩的约定,在一个月之后被莫名打破了。

那天,张小九和室友下山去吃馆子。他有些感冒,向来比普通人更易感知情绪的他,有些伤感。正思乡情切时,室友们忽然惊呼:“哇,女神!”张小九一抬头,一个气质卓尔不群的女孩闯入他的视线。

被美暴击的瞬间,张小九想到了“五月芳菲”。张小九鬼使神差地拨打了“五月芳菲”的电话。铃声响起,长发女神接了电话。“原来是你!”几乎同时,两个人惊喜地喊出来。

戏剧化的初遇,注定这会是个浪漫的故事。

“五月芳菲”叫付洋洋,吉林省长春市人,是食品与制药系的系花。她那通身的气派,身兼校女生部部长、舞蹈队与礼仪队队长和校外兼职主持人的能力,令张小九沉迷。张小九说起音乐,眼睛里有星辰大海。付洋洋喜欢他的歌,更欣赏他的梦。那时,张小九有去酒吧弹唱的打算,增加演出经验,同时也增加收入。付洋洋非常欣赏他这点:“我就喜欢上进的你,青春是用来奋斗的。”

张小九顺利应聘到了两份酒吧弹唱的工作,学习工作两不误,夜里还能写歌。2013年年底,张小九和付洋洋一起策划、组织了通化啤酒节活动。一起战斗的青春和爱情,多么酷!

2014年4月,付洋洋的生日,张小九送了她一块白色真丝手帕,还为她弹唱一首专属于她的歌。付洋洋回赠一堆礼物:耳机、笔记本、围巾、羽绒服,都是他需要的。她还为他制作起生日相册,邀请好友为他写上满满的祝福。

那年初夏,张小九和付洋洋去吉林省通化市金江花海游玩。途中遭遇蜂群,“逃亡”路上,张小九只顾护着女友,不小心摔伤了,鲜血淋漓。付洋洋拿出真絲手帕给他包扎。

那天,两人迷路了。天黑了,又下起雨,山里气温骤降。好不容易找到路,却没有人经过。张小九决定导航自救。他把丝帕解下来,将两人的手腕捆在一起:“我们不能失散,要一起走出去!”夜里十一点多,他们才受助,回到学校。那时,他们认定,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恋人,永远都不会分开。

2014年秋天,张小九和付洋洋与朋友一起,在通化市中心开了一家酒吧,取名“好久不见”。

张小九为音乐而生,痴迷民谣,做独立音乐唱作人是他的终极梦想。他的嗓音,创作才华,吸引了很多同好。同好多,朋友多,饮料酒水管够,还不收钱。次数多了,付洋洋有些不乐意:“生意不是这么做的,管理也有规章要执行,不能这么随意。”付洋洋事业心强,做事讲究章法,她想将酒吧做大,做强。最初的互补,变成了经营上的不对付。

吵架,从酒吧经营理念的差异,吵到彼此生活中的琐事。张小九被女粉丝当众示好,付洋洋被追求者告白,张小九接女同学电话时间长了,付洋洋收到仰慕者的问候,都成了吵架的素材。

2015年7月,张小九即将大三,而付洋洋面临毕业。她问张小九:“北方的冬天太长了,我想去南方,你愿意跟我一起吗?”张小九没有正面回答。

暑假,张小九回河北省邢台市老家,将恋情告诉了家人。父母不同意:“你们都是独生子女,两个城市又相隔这么远……”张小九告诉付洋洋:“我不能跟着你去南方。”付洋洋心凉了。

绕啊绕啊,那座城在南方

后来,酒吧生意滑坡严重,“好久不见”被迫转让了出去。它像一个悲伤的信号,为他们的爱情埋下了伤感的伏笔。

有一天,两个人又因为琐事争吵起来。疲于应对的张小九没好气地说:“你爱事业爱奋斗,可我只想做个随性的穷歌手。你不满意了,烦我了,想分手就直接说!”付洋洋愣住了,负气道:“到现在我都没资格成为你父母认可的女友,我是烦了!”

第二天下午,张小九打电话给付洋洋,提出了分手。付洋洋平静地回答:“好。”

分手第三周,张小九后悔了。可是,他没有勇气联系付洋洋。付洋洋毕业离校那天,室友通知了张小九,可张小九没有去送别。

他永远成为不了都市精英,去匹配她超强的事业心和精练能干。不再相见,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创作,唱歌,成了张小九疗伤的良方。2016年3月,他发行了首张个人专辑《张小九的民谣工坊》,其中一首《北方的姑娘》在网上被广为传唱。

张小九想通过这首歌告诉付洋洋,亲爱的北方姑娘,他后悔了。

2016年8月,张小九发行EP《南方南方》,广受好评。有乐评人制作《让人欲罢不能的民谣界十大“毒药”》榜单,《南方南方》高居榜单第四。乐评人和乐迷们都说,《南方南方》唱出了隐藏至深的思乡伤感,可只有张小九知道,付洋洋一心想要去南方……

之后,张小九开始全国巡演,一把吉他走天涯。

2016年底,张小九在长春演出。演出完,朋友跟他说,付洋洋来了他的演唱会,听完了一整场演出。她戴着黑帽子和墨镜,不声不响地来,又不声不响地走了。张小九百感交集。

那晚,在剧场门口的酒吧,张小九在自己对面放上一只空杯,喝了一夜酒。他坐的位置,窗户正对着剧院的大门。他多希望,一抬头,透过窗户,看见那个北方的姑娘出现在剧院门口。

有一次,在浙江杭州的机场,张小九看到一个白裙长发的纤瘦背影,女孩的手腕上系着白色的真丝手帕。他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可眼前出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庞。他又一次认错了人。

“若不是有离别,怎么会重逢?”张小九摇摇头,自嘲道,“自己提的分手,也没有勇气去打听她的消息,又怎么有资格期待人海里的重逢?”

2017年,张小九无意间从同学那里得知,付洋洋毕业后在上海工作,毕业三年就做了管理层。那一刻,张小九知道,他和付洋洋之间隔着的,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电话了。

两年全国巡演下来,从最初的只有6个听众,到成百上千的听众,且场场爆满,张小九的梦想达成了。每到一座城,有民谣圈的朋友来捧场,还有各地的乐迷在等候。唱歌,聊天,喝酒,所有的快乐和洒脱都发到微博上,只把悲伤留在了心底。

张小九去了无数个城市,唯独上海,他必然绕过。绕啊绕,那座城在南方,是他不敢踏足的远方。

2018年底,张小九和词作者卡夫合作,创作发行新歌《余香》《邢雨谣》等,火遍全网。乐迷知道《余香》写的是卡夫的爱情故事,却不知,张小九写的是朋友的故事,唱的是自己的心事。好友说:“这些年,为什么不去找她?”张小九说:“有了音乐成就再去找她。”老友问:“一辈子也没成就呢?”张小九说:“那就一辈子不去找她。”

2018年,张小九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成为年轻的音乐经理人。而此时,他打听到,付洋洋已经成为国内知名企业的副总裁。她的职场成绩,跟大学老师预测的一样——职场精英,女强人。

好久不见,过往适合收藏

2019年10月,《余香》火出圈,张小九成了当红民谣歌手,并签约了音乐公司。他自己的公司发展势头也良好。

张小九决定,去上海见付洋洋。

他辗转找到付洋洋的联系方式。拿到电话号码的那一刻,他有些愣神。她的手机尾号是7,他记得,她喜欢数字7。或许,她没变,他们还有可能。

做了半小时心理建设,张小九终于拨通了付洋洋的电话。电话响起的第三声,她接了。张小九说:“洋洋,你好吗?好久不见,我是张……”

“我知道是你。我还好,你好吗……”付洋洋语气自然得像是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张小九说:“我过几天刚好要去上海出差,能见一面吗?”付洋洋说:“来吧,好几年不见了,一起聊聊。”放下電话,张小九自嘲道:“明明是专程去看她的,为什么要撒谎呢?”

四天后,是个周末,张小九降落上海。来之前,他特地买了一只萝卜丁口红。据说,这支口红的造型是女王的权杖,很适合付洋洋。大学时,他就想送给她,但还没来得及送,两人就分开了。

那天,在上海黄浦区的咖啡馆,张小九见到了付洋洋。电视剧里演绎的浪漫重逢,没有发生。他们像多年老友一般和风细雨地交谈。

付洋洋学生时代就是个干练典雅的女孩,如今,褪去那时的青涩,她越发成熟优雅,从容自如。聊天时,不断有工作电话打进来,每一件事她都能举重若轻地处理好。他们断断续续地聊着彼此的生活、工作。付洋洋称赞张小九:“艺术之路很不易,你能坚持到底,我佩服。”张小九淡淡一笑。与很多民谣歌手守着“穷”不同,这些年,他开公司,做老板,玩演出,都跟她息息相关。可此刻,他无法开口告诉她这些。

张小九小心试探:“佩服什么呀,大龄单身大叔一个。倒是你,才华横溢,活得从容自如。”付洋洋无奈笑道:“我也是被催婚的老阿姨了,跟你一样。”张小九内心一阵悸动。

晚饭后,张小九送付洋洋回住处。有些勇气,在豪宅出现的那一刻就烟消云散了。临别,张小九说:“赶紧找个精英嫁了。”付洋洋说:“你也是!”见付洋洋要走远了,张小九还是鼓起勇气说出了心里话:“明年今日,若咱俩还都是单身,就结婚吧。”付洋洋笑着说:“好。”

回酒店的路上,张小九临时决定约见一波在上海的老朋友。这样,付洋洋就不是他约见的唯一了。

回到北京,张小九感觉自己的心像被掏空了。他喝酒,写歌,失眠。凌晨时分,半梦半醒间,他仿佛穿越到了2016年底的长春。那天的演出,现场人潮涌动。他抱着吉他坐在台上,唱着《北方的姑娘》。他看到一个身形高挑、气质卓尔不群的女孩,戴着黑色时装帽,墨镜,不声不响地来,又不声不响地走了……看着她离开,他疑惑不解:“这个片段,究竟是谁告诉我的呢?或许,这个片段本来就是个梦。这次见面,没有问问她……”

凌晨三点,张小九醒来,发现枕头湿了半边。

再也没法入睡了,他干脆起来,开车出门。一个人看日出。旁边,一对小情侣在闹分手。女孩走远,男孩坐在一边生气发呆。张小九冒昧地跑过去,跟男孩说:“若还喜欢,就去哄哄她,别赌气,别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看着男孩跑去追女友,张小九觉得自己如同一位白发老翁。

潮来潮去,日出日落,都是寻常。这一场重逢,算是给了自己一个交代。过去,几乎所有的歌里都有她的气息,以后,歌里应该给别的人与事留点空间了。2021年年初,《腐坏》全网发行。张小九和他的音乐都是全新的。

前不久,张小九清理旧物,居然翻出来一张旧照片。照片里,20岁的张小九站在“好久不见”酒吧里,举着一张大奖状,笑对镜头。奖状上写着:“张小九同学在所有年度所有学期,被评为中国好男友。时间:2014年11月21日。”

张小九淡淡一笑,将照片收进了储物盒。

编辑/张亚萍

猜你喜欢

洋洋酒吧音乐
奇妙的“自然音乐”
The end of British pub culture? 英国酒吧文化已日薄西山?
混进酒吧的小偷
宋就浇瓜
美酒吧枪击案13人死亡
洋洋兔 编绘
一鸣惊人
音乐
为难
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