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女护士擎起900个娃:在终将抵达的信仰里浪掷一生

2021-09-23文海霞

知音·下半月 2021年9期
关键词:福利院妞妞孩子

文海霞

朱智红第一次到见到被弃的病残儿童时,命运就被改变。为救助这些被遗弃的残损的生命,朱智红付出了一切。被质疑,失去家庭,都没有打倒她。幸而一路向前,她终于遇到了同路人……

莫名的缘分:女护士为孤儿“众叛亲离”

2004年5月,母亲节前夕,朱智红成为中华骨髓库的捐献志愿者。也是在那天,她第一次去福利院看望孤残弃婴,此后十几年来,她说:“一直忘不了孩子们的眼神!”

朱智红的童年里有太多遗憾。她出生在河南省许昌市,家里有五个孩子,父母忙着讨生活,很少陪伴,遑论温柔相待。带着遗憾,她从河南省煤炭卫校毕业,去了平顶山市一家医院,在感染科当了护士。

2001年,朱智红和黄治国结婚,两年后生下女儿妞妞。在那个家里,很多事都是婆婆说了算。慢慢地,家里氛围有些微妙。休完产假返岗,感染科内病患的无助和痛苦,令朱智红无比压抑。这次偶然与几个小生命相遇,激发了她最深处的柔软。朱智红开始隔三差五往福利院跑,内心也越发平静。

去的次数多了,朱智红觉得,她和这些孩子之间有了割不断的缘分。

2006年,朱智红和大姐在福利院见到7个月大的女弃婴党政。小姑娘患有严重的先心病,初相见时,她瑟缩在床上,小脸青紫。朱智红的大姐后来说:“党政的眼睛看着我,好像在说‘救救我。”见到党政的第二天,朱智红的大姐将党政抱回家特别看护,同时联系医疗资源,请求手术救治。

几经辗转,朱智红联系到清华大学爱心妈妈。在对方的帮助下,党政得到儿童希望救助基金会的援助,顺利完成手术,康复后被爱心家庭收养。此后,朱智红开始同二姐朱永红、三姐朱喜红和弟弟朱圣忠陆续参与到福利院病残弃儿救助的公益活动中去。

2007年10月初,朱智红和大姐接两个患先心病的孩子肺炎治愈出院,因为有心脏病,孩子即使出院后,仍会有反复感染的可能,孩子们仍需特别照顾,姐妹俩将孩子抱回了娘家。父母胆战心惊地说:“你们这是在自找麻烦啊。”

无奈,朱智红姐妹几个凑钱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旧房子,将两个孩子安顿了过去。2007年10月19日,朱智红姐妹自发成立了“爱之家”,义务帮助需要特殊照顾与护理的病残弃婴。“爱之家”成立不到一个月,就接了8个需要特殊护理的孤儿。奶粉不足,人手不够,到了交租日,连租金都交不上。

父亲大声责骂:“自己的日子还没过好,养什么孤儿?”为了阻止女儿们照顾孤残弃婴,父母还搬来亲戚当说客。大姐夫甚至下了最后通牒:“要么要家,要么离婚。”

“爱之家”困境重重,朱智红去摇篮网爱心公益论坛等处求助。许多爱心人士邮寄了奶粉、日用品等物资。为了病残孤儿能及时得到治疗,朱智红陆续对接到北京上海的慈善资源,专门帮助需要申请去上级医院救治的重病弃婴孤儿。救治好的孩子,会返回福利院,由福利院为孩子们安排收养家庭。

因为“爱之家”,朱智红经常请假,调班。护士长几次觉得朱智红“不务正业”,一度打算开除她。但当她见到疲累不堪的朱智红,忍不住一阵心疼,又默默地收回了决定。受朱智红感染,护士长也开始默默支持她。

“爱之家”的运作需要钱,朱智红不能丢了工作。周围人也风言风语,揣测她沽名钓誉,利用残障孤儿赚钱。朱智红从不解释。在她的生命里,有太多小生命需要得到帮助和支持。

黄治国原本没反对她做公益,但她几年如一日扑在“爱之家”上,连孩子和家都顾不上,他没办法接受,夫妻之间生了嫌隙。2012年冬,朱智红深夜回到家,发现黄治国在喝闷酒。女儿见她回来,抱着她哭:“妈妈,你不能只照顾那些孩子,你也要看看我呀。”在女儿的哭诉里,朱智红才知道,黄治国已经失业很长一段时间了。

朱智红应该给丈夫关心和鼓励,可有一个先天性脐膨出的婴儿危在旦夕,她必须尽快找到医疗救助资源给孩子手术。联系妥当后,她又马不停蹄地带孩子去北京做手术。动车上,孩子双眼望着朱智红,那一丝绝望求生的挣扎,深深刺痛了她。她强忍住内心的焦急,轻声安抚:“一定要活着,好好的。”孩子仿佛感应到了,眨了眨眼睛,一直撑到顺利抵达医院。那一刻,朱智红坚信,她的选择没有错。

等朱智红忙完,一切都变了。黄治国提出离婚。朱智红净身出户,自知无法给女儿更多爱,她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夜深人静时,独坐在“爱之家”的朱智红,收到了前夫的信息:“你在做的事并没有错,你要坚持下去啊,女儿我会照顾好的。”朱智红哭了,心里也释然了。

朱智红原以为,余生就和这些孩子守望一生了,谁能想到,那个同路人出现了。

天选同路人: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离婚后,朱智红便一心扑在“爱之家”上。2013年1月,河南省兰考县一家民间福利机构发生火灾,导致7名儿童罹难。朱智红也被卷入舆论风暴。好在,朱智红苦心经营多年,打造了专业的管理团队,第三方记账,账目清晰,每一分善款实打实花在孩子身上。工作人员也都考取了育婴师资格证。她用良心和清白守住了“爱之家”。

因各种原因,“爱之家”没有完成注册,资金紧张,但是“爱之家”依然为周边区县福利院义务服务,照护需要帮助的孤残弃婴与儿童。朱智红积极筹款筹备物资,资金接不上,就自己贴钱。“爱之家”跌跌撞撞,蹒跚前行。2013年春,福利院开始支持给每个孩子每月800元的生活费,这大大缓解了“爱之家”的资金难题。

又要上班又要管理“爱之家”,朱智红终于累倒了。2014年夏季的一天,朱智红的胃病又犯了。这次,病痛来得猛烈,她虚脱得连伸手拿手机求救的力气都没有。她像个溺水者,渴望有个人能抓住她,拖她上岸。

过去两年,说媒的不断,但朱智红都委婉谢绝了。疲倦时,她也想有个肩膀靠一靠,但“爱之家”的孩子,没有男人能接受。这次差点出事,她才勉强同意跟家人介绍的男人接触一下。

他叫蒋安明,比朱智红小两岁,是湖南省邵阳市人,中学未毕业就到广东打工。如今,他在深圳富士康从底层员工做到线长。十多年来,他支援两个哥哥蓋房娶亲,自己却耽误了。

蒋安明听说了朱智红的事迹,也在她朋友圈里看到许多孩子的照片。他被朱智红打动了。蒋安明学历不高,在工厂上班,但他谈吐不俗,朱智红对他刮目相看。一来二去,两人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只是,一南一北,相隔万里,成年人的好感,太容易流失。一直到2016年8月,朱智红出差到深圳,两人才相约见了面。

那天中午,在深圳光明高铁站,朱智红一身素衣,一头长发,飘然而至,蒋安明怔住了。初见蒋安明,朱智红也眼前一亮。他高瘦白净,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气质儒雅,神色温和。

初次相见,两人一路畅聊,又很自然地去菜市场买了菜。蒋安明说:“我平日都是自己做饭,省钱又卫生,今天让你尝尝我的手艺。”蒋安明租的房子在一栋握手楼里,只有小半边窗户能照进阳光。这间陋室被他收拾得温馨舒适。他的床头上还放着一本《王阳明心学》。朱智红大为震撼。

很快,房子里飘满饭菜香气,久违的家的味道,引得朱智红鼻头泛酸。吃完饭,蒋安明带朱智红四处走走看看。他们从黄昏走到夜幕升起。在大梅沙,蒋安明郑重地说:“让我去‘爱之家做志愿者吧,你如果同意,我明天就辞职。在流水线上待了十多年,我找寻不到人生的意义。可如今,我在你身上寻到了。我愿意为你和孩子们做任何事。”

蒋安明目光灼灼,令朱智红不敢贸然直视。朱智红询问道:“你想好了?打这份工可没有工资。”蒋安明淡然一笑:“不怕!这么多年我一直单着,亲友们觉得奇怪,我自己也觉得奇怪。可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知道,是老天安排我在这里等你。”

朱智红抬头看着天上闪烁的星斗,笑了。此时此刻,她也觉得,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翌日,蒋安明辞了工作,退了房子,和朱智红回了平顶山。朱家二老对蒋安明很满意。

朱智红收获的,不只是爱情。2016年9月初,妞妞气喘吁吁地跑到医院,给她递上一个心形蛋糕,得意地说:“妈妈,给您的特别奖励。”原来,妞妞初一开学,班主任在资料上看到了朱智红的名字。那天,班主任在班上讲了朱智红的故事,很多孩子都听哭了。妞妞这才意识到母亲是个英雄。

这块心形蛋糕,解开了母女俩的结。朱智红介绍蒋安明和妞妞认识,两人很快就处成了朋友。在亲友和妞妞的祝福下,2016年9月9日,朱智红和蒋安明领证结婚。

为了生计,蒋安明找了一份快递员的工作,方便灵活关照“爱之家”。蒋安明去“爱之家”的第一天,看到孩子们,一阵阵心酸。或许因为很少见到男性志愿者,8岁的安安看到蒋安明,立即冲上去抱着他的腿,一声“爸爸”脱口而出。他的心瞬间柔软。他不嫌脏,不怕累,帮残障孩子装康复椅、站立架,包揽了维修搬运的杂事,还送孩子去北京上海看病。跟着朱智红照顾孤残儿童多年的张阿姨,对蒋安明赞不绝口。朱智红心里甜甜的。

“爱之家”的运作常需要朱智红和姐妹们一起想办法。她经常在网上发布物资需求信息,总有爱心人士帮扶。一次,爱心捐赠物资齐齐涌来,远超“爱之家”的需求,朱智红让蒋安明把物资分头送给附近的福利院。蒋安明推着三轮车,一车一车往各个福利院送。那天送完东西,蒋安明累坏了。想到妻子这么多年,又要上班又要到处联络资源,还要安排物资,她一个女人,该是吃了多少苦,蒋安明对妻子越发敬佩。

帮扶900个娃:为了终将抵达的信仰

2017年,熬夜工作的朱智红,一觉醒来,右手臂无法动弹。经诊断,朱智红操劳过度,肩颈劳损严重。幸得送医及时,才避免中风。

妻子脸色蜡黄,蒋安明忍不住埋怨:“你得先照顾好自己,才能救治更多的孩子呀。”来“爱之家”近一年,蒋安明深度参与到妻子的事业中后,才真切了解到她究竟付出了什么。

心里埋藏着很多话,那日,蒋安明一吐为快:“医生说你操劳过度,思虑过多。‘爱之家事务繁多,你认识那么多有能量的朋友,让他们帮个忙,利用手头资源开发新业务多赚些钱,起码不用发愁孩子的吃喝拉撒和工人工资吧?一个人跑这儿跑那儿,还不时要贴钱,你要再伤了身子,孩子们怎么办?”

朱智红说:“人心叵测,为了孩子,我只想简简单单,能帮一个就帮一个。”蒋安明委屈地反问道:“那帮到什么时候呢?你也不是铁打的。”朱智红说:“帮到帮不动的那天吧……”蒋安明忍住眼泪,不再说话,也不再提拓展新业务的话了。

成为朱智红的左膀右臂,帮她撑起“爱之家”,在那一刻,成为蒋安明最大的愿望。

“爱之家”很多孩子都是病患儿,蒋安明自学护理知识和育儿知识,努力争取考相关资格证。有各项技能傍身,才能更好地守护妻子和孩子们。

2018年4月初,朱智红接到一家福利院的紧急电话,一个艾滋抗体阳性的孩子,需要马上送往郑州做相关检测。朱智红立即打电话给蒋安明。蒋安明抱着孩子上了前往郑州的大巴。福利院院长常说朱智红像孩子们的亲妈,在朱智红看来,蒋安明比她还要上心。朱智红特别欣慰。

途中,蒋安明被误认为是人贩子,被警察带走。朱智红与警察解释,微信提交相关证明资料,一个多小时后,才澄清真相。给孩子做完检测,蒋安明回到家时,已是深夜。朱智红满脸歉疚,蒋安明却没事人一样笑着说:“平生第一次进‘小黑屋,还抱着个孩子,也算是一份独特的经历了。万幸没耽误孩子做检测。”朱智红眼眶发热。他是有多喜欢孩子呀!一个别样的想法萌生了——她想给他生个孩子。

因各种原因,像“爱之家”这样的民间公益机构,一直没办法合法注册。2018年6月,朱智红收到通知,关闭了“爱之家”。

蒋安明陪朱智红将孩子挨个送回福利院,但私底下,朱智红仍旧帮孩子们联系公益医疗。

一个月后,朱智红收到通知,“爱之家”注册为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所有的事务由二姐朱永红来担当。

这么多年,“爱之家”走出过许多优秀的孩子。2018年,从“爱之家”走出去的炳鑫,成功考上大学,立志要做一个老师,像朱智红一样帮助更多的孩子。经历过多次手术的叛逆少年阿乐,也顺利考上大学,给朱智红发来喜报。很快,朱智红和蒋安明也迎来了他们的喜讯。

2019年1月,朱智红怀孕了。朱智红原本身体虚弱,如今42岁高龄再孕,简直是大冒险。每一次产检,夫妻俩都提心吊胆的,幸好有惊无险。为了朱智红的健康,蒋安明要她停下工作,朱智红不肯,说:“有你在我身边,怕什么?”

2019年11月,朱智红生下女儿。妞妞为妹妹的出生雀跃欢呼:“妈妈,以后我们就是‘铁三角了。”蒋安明在一旁插话:“别忘了,还有我,‘金牌铁骑护卫。”一家人笑成了一团。

2020年秋天,妞妞顺利考上心仪的师范大学,立志像母亲一样,将来帮助逆境生存者。

截至2021年7月,“爱之家”帮扶的孩子超过了900名。朱智红就像提灯的天使一样,用微弱的力量接引孩子们来到光明世界,去有尊严地活下去。

(文中黄治国为化名。)

編辑/张亚萍

猜你喜欢

福利院妞妞孩子
大喊大叫
福利院的孩子
BABY,COME BACK
妞妞和牛牛
日本儿童福利院频传性侵丑闻
妞妞的羊
咕噜牛和小妞妞
孩子的画
孩子的画
爱相随:走进儿童福利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