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下载

亲历郑州暴雨:齐腰洪水中,我爸逆行找我妈

2021-09-23周晓凡

知音·下半月 2021年9期
关键词:洪水爸爸

周晓凡

河南省郑州市的一场暴雨,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郑州的柳云,在和父母失联24小时后,徒步去重灾区米河镇接父母,一路惊心动魄,又感人至深。

暴雨来袭:与重灾区父母失联

柳云,35岁,郑州市一家公司的普通职员,住在离市区三十多公里的上街区。

2021年7月19日大雨,她上班必经的立交桥无法通行,所以7月20日,她请假在家,陪着7岁半的儿子。

7月20日上午9点多,郑州暴雨。当时,柳云的爸爸在15公里外的河南省巩义市米河镇,而且就住在米河边上,他一开窗就能看见宽阔的河面,还发来视频,笑称:“你们没见过这么大的水吧?”

虽然河水不断上涨,但他们都以为再怎么涨,也不可能超越路面。

然而,没多久,洪水就像脱缰的野马冲过路面,向着村子的方向袭来。

一个小时后,柳云在爸爸发来的视频里看到了洪水的全貌:河流决堤,地面汪洋,汽车眼看浮了起来。她慌忙给爸妈打电话,却无人接听。跟她一样陷入巨大恐慌的,还有姐姐、弟弟。

柳云的姐姐住在河南省荥阳市,弟弟远在江苏。姐姐弟弟还安慰她,北方干旱缺水,一年下不了几次大暴雨,所以一定不会有事。

柳云也安慰自己,爸妈住五楼,不会有危险。下午3点,她看到越来越多的视频出现在小区群、老家群,洪水也一次比一次凶猛。她想再次给父母打电话,却发现他们手机已经打不通了。与此同时,柳云所在的小区也停水停电。紧张和恐惧如洪水般袭向柳云。她一遍遍拨打父母的电话,还是一直打不通。

柳云看着暴雨发愁:不知道腿脚不便的父母是否转移到了安全地带。更担心洪水再次泛滥时,他们该如何撤离。这时,柳云的老公提前下班回了家。

柳云顾不上听他唠叨外面积水多深,提出马上回去接父母过来。老公坚决拦住了她:“你看看路况,咱们这边很多车辆积水熄火,更不用说那边了。”

下午5点左右,不知道谁发出一条求救信息,说米河镇的水已经漫过了一层楼,居民正在向上转移,但楼里大多是老人和孩子,希望有关部门抓紧救援。还有人发出困在水中的老人和孩子的照片。看着照片,柳云无数次拨打父母的电话,都没有接通。

晚上8点多,有人发视频说,有关部门已经派出了救援部队,正赶往灾区救助。柳云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他们快点到达父母所在的地方。

晚上10点,身在荥阳的姐姐给柳云打来电话,问她有没有联系上父母,得到否定答案后,姐姐差点急哭,身边两个孩子也在“姥姥、姥姥”地叫着。

柳云只能安慰她,说自己一定会联系上父母。

从下午3点多开始,到晚上11点,柳云不知道拨了多少次电话,只记得手机发烫,一直警告“电量不足”。晚上11点,柳云的老公在小区群里看到有人说“附近的酒店能借到充电宝”,他抽了把伞冲了出去,总算借到了充电装备。

这一夜,注定无眠。所有一切都在证明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大暴雨,而是一次百年不遇的大灾难。暴雨还在下,曾经辉煌的大郑州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考验,有人困在地铁中,有人困在高铁上,有人滞留在公司,还有无数人浸泡在雨水中……

7月21日凌晨3点,柳云正望着窗外发呆,老公走过来,递给她一杯热茶。“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啊?”“哎,也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柳云老公一句话,让柳云心底的防线几乎崩塌。“天一亮,我们就回去,就是走,我也要走回米河去!”柳云流着泪咆哮。柳云老公點点头,说:“好,我陪你一起!”

徒步寻找:满目疮痍满心伤悲

天终于见亮,早上5点多,柳云和老公带着还没睡醒的儿子,开车到了中原西路,因为公婆所在的杨桥村也受到了一定灾情,所以他们准备先回去看公公婆婆,然后再回米河。到达中原西路的时候,通往杨桥村的那条路被倾倒的电线杆横腰拦下,车根本过不去,柳云老公只能选择走回去。

这期间,柳云一遍遍拦下遇见的行人,不停地跟他们打探路况,看有没有有用信息。中途,她遇到同样要去米河接人的老乡,对方说,唯一保险的路线是沿着铁轨走到米河。有个骑摩托车的大哥过来跟柳云说,310国道已经冲断,原有的那些路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米河镇区的几座桥几乎都已经垮了,还有一座能到达的桥被淹没,已经禁止通行,开车回米河镇根本不可能。柳云含着泪向他致谢,满身泥浆的大哥摆摆手,继续向前走了。

等老公回来时,柳云看了下手机,已是上午11点半。她和老公商量:“既然开车行不通,你就带着儿子先回家,我从小在米河长大,路比你熟,我去。”柳云老公看了她一眼,沉默片刻,点头应道:“你路上慢点,不管多晚回,我都在这等你!”

就这样,两人约定下午三点,在此会合。

老公孩子走后,柳云沿着中原西路向西出发,向着父母家的方向一步步走过去。路上遇到的行人她一个都没放过,不知道讲了多少话,问了多少人,柳云只记得嗓子已经沙哑,但还是在心里快速汇总了所有人讲的信息。最后,她选择沿着铁路线往家的方向走,毕竟铁路道基高,被淹没的可能性小。

这一路上,几乎都是向外撤的人,只有她一个逆向而行。有个婆婆问她:“姑娘,你是来玩儿的吗?下这么大雨,你怎么还往重灾区走啊?快回去吧!”柳云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她来不及解释。是啊,要不是她最亲的人被困在重灾区,这个时候她怎么会往危险的地方跑?

经过一个被洪水淹过的村庄时,有人抬着一具尸体从柳云身边经过,她知道,那是洪灾中的受害者。走出没多远,又一群人抬着另一个遇难者匆匆而过。有一瞬间,她忘了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忘了脚下深一脚浅一脚的淤泥路,也忘了要往何处去,只有脚机械地走着,心底有个声音在喊:“别停下,向前走!”泪水伴着雨水,在柳云脸上不断落下。

有风从耳边吹过,往年的夏天正是村庄最美的时候。可如今,一夜之间,熟悉的家乡面目全非,满目疮痍,柳云站在它面前,不敢轻易相认。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看到街头熟悉的招牌,心里想:“终于到家了!”可眼前满是被洪水冲断的路基残片,被撞得七零八落的汽车,还有货物横七竖八地散落着。柳云看见一个人,向他们打听父母的下落,不断有人摇头,也有人说去学校,还有地势高一些的地方看看。有个熟人跟她说了几个安置点,柳云就那样顺着千疮百孔的道路,一点点翻越障碍,也不管那些铁片和碎玻璃是不是割到了脚。

就这样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找过去,柳云终于在米河镇政府找到了父母。当听到有人喊着“老柳,你女儿来接你们了”时,柳云悬在嗓子眼儿的心才慢慢落了下来。她看见父母从人群中慢慢走出来,几天不见,他们憔悴了许多,身上还穿着湿漉漉的衣服,看上去那么单薄,那么苍凉。

柳云瞬间红了眼眶,一时间千头万绪汇集心底,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哭是因为,这一天一夜隔着长长的时光隧道,随时都有说再见的可能;笑是因为,她终于在失联了将近24个小时之后,找到了牵挂的人。

周围的人,看上去都很疲惫,他们这二十多个小时,应该都是在担惊受怕中度过的,大家都是急匆匆被转移过来,没有多余的衣物,也没有充足的食物,更别说有地方睡觉。政府已经尽最大努力把他们安置在安全的地方,还要救助那些在洪水中没来得及撤出的人,所以他们现在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见到柳云,父母自然是激动不已。只是,一开始,他们并不愿意跟女儿回去,说要留下来等洪水全部下去之后,跟着村里的人一起清理街道。可柳云哪里肯让他们留下?最后,旁边的人跟着劝,柳云的父母才同意跟女儿回去。

柳云带着父母回了一趟五楼的家,柳云妈妈收拾了几件衣服,说要拿给年纪大的老人,他们撤离的时候都没带东西,有的还光着脚,冻得瑟瑟发抖。

劫后余生:一场逆行全城感动

回来的路上,柳云通过妈妈的讲述,还原了那失联后的二十几个小时。

20日上午10点左右,柳云爸爸发完视频,就去帮一楼的邻居转移物资了。

11点多,村子里的干部包括小区负责人,都在一遍遍喊着让大家转移,可柳云妈妈上午去时代广场做理疗,一直都没有回来。柳云爸爸不敢走,担心妻子回来找不到他,更担心她在洪水中冲散。直到迫不得已必须要撤离的时候,还是没有看到妻子回来。邻居劝他先走,柳云爸爸摇摇头,蹚着齐腰深的洪水去时代广场找妻子。

从家到时代广场,平时走路也就15分钟的路程,可当时洪水很深,路上还有各种杂物,年轻人走过去都费很大劲儿,更别说六十多岁的老人。柳云不知道爸爸一路有没有跌倒,更不知道他一路的心情。因为爸爸不善言辞,讲述这段经历也是云淡风轻。只有柳云妈妈,在说到夫妻俩最终牵着手一起蹚着水,走到安全地带的时候,语气中有了些许踏实。柳云心想,这可能就是老一辈的爱情,平日里小吵不断,可在大难来临时,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对方。

回去的路上,一片狼藉,就连那座连通铁路的高架桥都被冲断,有一截桥梁耷拉下来,看上去岌岌可危。柳云带着父母从下面的铁路边缘一点点往前挪,旁边就是几乎和路平齐的水面,一不小心就有掉下去的可能。

将近16公里的路程,开车不到半个小时就能到达的地方,那天下午他们走了整整两个多小时,衣服鞋子上布满了泥点子。

返回约定地点,柳云的老公远远地跑过来,把老人一一接到车上。回到家里,他们换下泥泞的衣服,吃了一顿热饭。只是,两位老人并没有开心起来。尤其是柳云妈妈,仿佛把魂儿丢在了老家。她说,一闭上眼睛就是大水冲过来的场景,还总是念叨“家里那么多東西都没有了”“应该把贵重的东西先转移出来”“这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啊”……柳云爸爸也总是沉默,担心给女儿添麻烦。

7月23日下午,在湖北电力公司的援助下,柳云所在小区已经恢复了用电,生活一点点步入正轨。

听说米河镇也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援助,街道上的淤泥也正一点点被清理,家乡正在慢慢地复苏。

7月24日上午,大雨过后,天气即将转晴,柳云爸爸不顾女儿的劝阻,在交通依旧被隔断的情况下,又只身走回了米河。他说:“别人家都有人参与灾后清理,我们不能拖后腿!”

劫后余生,柳云和朋友、亲人相互报着平安,说着感谢的话。感谢那些慷慨无私的救援,感谢党和政府给予的温暖,也感谢那些陌生人在视频中一遍遍喊着“河南加油”“郑州加油”,以及那么多奔赴灾区救助的可爱的人。

这段经历,终将烙在柳云和她父母的记忆深处。但她相信,中原儿女是坚韧的、不屈的,也一定能早日走出这片阴霾,找到属于他们的光明之日!

编辑/王茜

猜你喜欢

洪水爸爸
蹊跷的洪水——从高考试题的“真情境、真问题”谈起
爸爸的“洪水”暴发了
救爸爸
胖胖一家和瘦瘦一家
我和爸爸
该做的和不该做的
筑起堤坝,拦住洪水
猛兽威力无比
可怜的爸爸
情有可原